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四章 大梦方觉晓
章节列表
第十四章 大梦方觉晓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半山腰石台上的茅舍前。

一只炽红如火的拳头,和一只萦绕着淡淡黑雾的拳头,猛得撞在一起。

看两人的来势均是如此凶狠,短兵相接时,却是丝毫声音都无,像是拳头击在了绵花堆里。

阿刃骤觉一股犹如火焰热浪自拳接处猛得向上涌来,漫过手臂,直逼内腑。

嘿!

他一声清喝,丹田中满满盛着几乎溢出的阴极气得到一丝宣泄通道,澎湃而出,将那炽热气息,一扑而灭。

不仅如此,漫延而出的雾状阴极气,逼退了炽热气息,更是得理不饶人,直逼了回去。

远老头一惊,心道这小子怎么功力爆增啊!

他正欲再鼓内气,却见阿刃甩手疾退,退入茅舍之中,只扔出了一句。

“不打了。”

“你个混小子!”

远老头微怒。

身后却传来了猿宗的尖锐笑声。

“你看出来没有?”

猿宗弼十力像是看出了什么似的,语气中透着了然的神气。

“什么?”

远老头不明所以。

“那小子明明打得过你,可是他不敢打,每次用出的力道超过一定范围,他就跑了。”

“谁说他打得过我……。”

远老头嘀咕着,虽然嘴上不服,但他知道眼前这人是近百年来五流中站于武技巅峰上的人物,对于他的眼光,远老头不得不信。

“知不知道为什么他不敢打?”

弼十力没理远老头的嘀咕,继续问道。

“不知道,你知道你就告诉我吧,干嘛还要我猜。”

远老头一向不爱动脑。

“不求上进!”

这线索是从远老头的口中发现的,弼十力认为远老头应该猜得出来,却没想到他根本不去猜,不禁骂了一句。

“都百多岁的人了,还求什么上进,老弼你就说吧。”

远老头是自甘堕落了。

“记不记得你第一次碰见这小子时,你说他在发疯。”

“是,那时候他力气简直吓人,我被他一顿好打,幸好我机警,把他引到陷井里弄昏了他。”

“那他为什么会发疯?”

“他说是犯病了,我才不信呢!”

“对,他撒谎。”

弼十力嘿嘿一笑。

“四方生死鉴在体,他虽然是没有变成没有意识的痴人,但仍然留下了后遗症,在用出的内气量超过一定程度时,就会阴极气入脑,因而才会发疯。”

弼十力果然是武技上的大家,看了几次阿刃的打斗,就推测出了阿刃此时的身体状况,真是厉害。

“这……。”

远老头听了弼十力的推测,却是面露失望之色。

“那咱们还留他干嘛,就算能用他的精气练丹化药,我们吃了,不是也和他一样么?那样就算是能突破山水之境,又有什么用?”

“就因为如此,我们才要留下他,看看这小子究竟能疯到什么程度,看看他疯的时候,能不能突破山水、达到梦蝶之境,如果他真能做到的话,我们倒是真的可以亲眼观摩一下,这是宝贵的经验啊,这小子是我这辈子都没见过的古怪东西,真是幸运!”

弼十力眼中现出热烈的狂热之色。

“说什么也不能放他走!”

“可是那些药材……。”

远老头现出担忧的神色。

“早跟你说过,武技一途,全凭苦练,容不得半点取巧,那些偏门方法,什么灵丹妙药,根本就是一点用处都没有,那些狗屁丹方,全都毁了它!”

弼十力语声严厉。

“……一开始你也同意拿那小子当药引开炉成丹的,现在又来说我……。”

远老头嘟囔着。

从一开始远老头遇见阿刃之日起,他便有了拿阿刃的精血做药引,炼出一味可以增长功力的药来的意图,可阿刃身受四方生死鉴阴极气之苦,他的血,也带着疯狂的不安定因子,不可入药。

因此在喂了许多清神定气的药刃给阿刃,见到早上醒来阿刃的确不疯了的时候,远老头兴奋若狂,以为找到了化解阴极气的良方,他也没有想到,那四方生死鉴几千年来害人无数,从未听说过有人找到过可以治愈的方子,他那几味丹药,就能治了?

而后阿刃说自己没事,是顽疾在体,远老头虽然不信,但狂喜之后,阿刃又清清楚楚的告诉他,他那药根本是无效的,不禁让他异常的失望,也没阻止阿刃的离去。

阿刃走后他便后悔了,无论如何,一个携着四方生死鉴在体的奇特小子,而且还没发疯,那的确是一个非常特异的存在,用他整个人来炼药的话,就等于拿四方生死鉴来炼药,这四方生死鉴可是助人超脱生死之境的宝贝啊。

他将此事与猿宗弼十力一说,武技已至山水大成之境的猿宗也动心了,这猿宗武技已至山水极境,十几年来的苦练却无寸进,一直过不到梦蝶的关卡,凡是有可能让他突破桎梏的,他都想试试,两人一拍即合。遂一边准备药材,一边在山下搜索阿刃,准备拿这小子炼丹。

一翻搜索之后,真被他找到了,恰好阿刃正在诡异的不醒睡眠之中,远老头逢此良机,当然是挟了就跑。

而如今在试了阿刃的功夫之后,弼十力却改变主意了,拿人炼丹可增进功力一说,似乎不那么可信,以弼十力的渊源知识,从来没听说过吃颗药丸子就能成为武功高手的,与之相比,若是能看到一个通神高手怎么跨跃壁垒,直达另一重天,这却是万金难求的经验,即便那是个疯子也是难得的经历。

所以弼十力下定了决心,要将阿刃的全部潜力逼出来,逼疯了他也不在乎。

身在茅舍中的阿刃,却正在苦苦抑制自己体内澎湃如潮的阴极气,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已由人肉药引变成了人肉试验品。

刚才略一展拳脚,施了万流归宗中的某一要决,阿刃顿觉体内如江河泛滥,一发而不可收拾。

虽然明知道实力全开的自己,完全打得过远老头,却也不由得他不抽身而退。

他妈的!

阿刃挥手锤烂了身前的方桌,看那方桌,被阿刃充斥着黑雾的拳头一击,却不是立刻碎裂的,而是慢慢的倒塌,化为了一地的靡粉。

这一拳将阴极气宣泄出去,阿刃终于压制住了体内的气息。

这世上最无奈的事,莫过于空有强大的实力,却是无法施展。

阿刃长叹一声。

心中想起另一桩事,不由得一阵疑惑。

那日在医谷地下的神秘阵法中,阿刃除了偷得一枚济世金针外,还承黄帝他老人家的美意,强记了一篇口决回来。

那几日闲来无事,一边伴着韩饮冰,一边在脑中回忆着那篇东西。

其实用回忆两个字来形容这个过程并不恰当,阿刃当时是用强制记忆法来将口决记下的,所谓的强制记忆法就是不渗杂任何情绪与知觉的去记忆,记下的东西藏在脑子的某处浅层意识中,你自己并不知道那是什么。

想要回忆,按照普通方法来说,只有通过催眠自己,把浅意识中的那一部分释放出来,也就是说,阿刃要把自己变成一台录音机,播放出的东西自己还是听不到,要有另外一个人在旁记录。

不过,阿刃学的可不是普通的催眠术,诸天化身为种种莫测之功,其中有一式自欺欺人之法,正是一种欺已欺人的玄妙法门。

阿刃首先在自己的脑子里虚拟一个人格,这个人格专属那处记录口决的记忆区,这很容易做到,自欺欺人之法的要义正是通过虚拟出各种能够以假乱真的人格来欺人,至于如何让这个虚拟人格与真正的阿刃产生产汇,就要祭出诸天化身三十六法中的另一门绝学。

大梦。

大梦为诸天三十六法中的上界之法,自欺欺人只是中界,其他的百兽、洞若观火之类的小把戏,只算是下界。

这大梦之法,玄妙非常,有一梦千年之说,这个法门与各种技巧想配合,足以调制出令人乍舌的神奇效果。

比如,假如阿刃有心的话,他可以用强制记忆法记下许多知识,然后在梦中研习修行,梦中不知时日迁,一觉醒来,别人看来只是一天,在阿刃那里,可能已经苦读了一年。

若把知识换成武技呢,将一门武技记忆入梦中,勤于练习,诸般变化之处,一觉醒来便可熟记于心,永不忘记。

大梦之法,神奇无比。

可惜阿刃的诸天化身功力尚浅,上界的法门,他施展出来还颇为费力,在梦中辨认出自己强迫记忆下的口决已是极限,而且每次入梦,均要费上极为冗长的时间。

所以次次入梦,次次难醒,即便是被远老头掳跑,也是没办法清醒过来。

而在前几次的入梦中,阿刃已经认出阵中济世神针传下的,确实是一门武技。

于是韩饮冰问他时,他便夸口言道,只要练成,打个楚仙来之流不成问题,他是想来如此,那远古的黄帝,传说中的七道天心之主,能划出如此宏伟的神秘阵法,他的本领岂同一般,简直就是神仙之流了。而这位老人家费尽心力、传承千年才到他手中的口决,那肯定是神奇的足以感天动地,仗之对付一个小小楚仙来,还不是手到擒来。

结果几次梦醒,口决倒是记全了,心中的疑惑却是越来越大。

因为这篇口决竟然名曰,御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