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五章 心有所悟
章节列表
第十五章 心有所悟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御物为何意?驱使物品而已。

若要是能驱个物踏把剑做那青冥九宵之游,倒也不愧为黄帝钦传之名,可阿刃思来想去,这通篇分为八段,每段几言的神奇口决,竟好像是针对某八个特定物品而言的。

就是说,这篇口决,完全是为了某八个东西而作,阿刃想仗之打架,纯属作梦。

这可让阿刃失望至极。

就算是他在八段口决中找出了四方生死鉴的名字,也没让他的情绪有所改观。

四方生死鉴,是宝贝没错,如今他得了口决,可这宝贝也已经入了他的身体,难道还能剖开肚子取出来当做地雷砸出去?

那是不可能的。

阳极炉也有对应的一篇,驱鬼除妖只是其中的一个小小功能,其最大的功用在于,能平空生出琼浆玉液来,可惜也没办法试验了,因为那东西毁了。

七道天心的功效更神,哈,改生易死,超脱凡尘,只要九根集齐,便可令人飞升仙界。

可惜他也只见过其中的七根,好不容易偷出来一根,还被肖小之辈转偷而去,即便是仍在手头,恐怕这单独一根,也没什么神效可言。

这八件物品,好像俱是从黄帝手中流传出去的,嗯,阿刃的意思是,如果那七道天心所划出的人脸,的确是黄帝的脸,那么就是如此了。

总之来说,虽然用大梦之法获得了黄帝传下的口决,也无法对阿刃目前的状况有任何改观,他还因为长睡不醒而被掳来此处,被两个无耻老头困住。

一用通神绝技,四方生死鉴的阴极气还是泛滥若潮,根本没办法控制。

这可如何是好?

想及此处,阿刃又不禁开始细细的回味起御物口决中有关四方生死鉴的用途来。

四方生死鉴是何来历口决中未曾提及,只说是奇物精华,这奇物,应是某种生物。

而四方生死鉴的用途,分为生死两处,用于死者,可以拘魂魄,养鬼气,拟化万物。

拟化万物这一条,阿刃深有体会,那厉鬼偃无双先是用它化为身体,又用它化出了半山的宅院,这东西的功用被其发挥的淋漓尽致,真是物尽其用啊。

而用于生者,却是可以锻肌炼体,直达仙境。

没错,是仙境,阿刃第一次知道原来自己还有成仙的大好前途,不禁自己给自己祝贺了一下,也算是苦中作乐吧。

还可以当武器使用,四方生死鉴,仗之以判生死,就是说扎在人身上生死就由持有者说了算,说得是厉害无比,可要是仔细想想的话,随便拿把破菜刀架着受害者的脖子,生死好像也是由持有者说了算……。

肯定还有别的意思,阿刃如此想着,他现在手里有将四方生死鉴化为武器的口决,却是不敢说,要是这东西突然变成刀枪剑棒,从他体内破体而出,划个肠穿肚烂,又该如何收拾残局?

可那简单的几句口决中,却是没有说过四方生死鉴入体后,受者会被阴极气所缠,导致神志失常的,这是怎么回事呢?

也许这东西在几千年的传承里,有了变化?

正在苦苦思索着,突闻外面远老头高声喊着。

“屋里的小子!”

“干嘛?死老头!”

阿刃随口应道。

“饿了吧,外面有好酒好菜,出来陪老夫喝一杯吧。”

哦。

阿刃推开门一看,此刻东方天际已经现出一抹鱼肚白来,清爽晨光下,只见茅舍前的石地上,不知何时,已经搭起了一张桌子,桌子上酒菜不少,香气四溢,阿刃这一天没沾荤腥的肚子,顿时不挣气的叫了起来。

“我呸!”

肚子服软了,阿刃却没有服软。

“拿这种下三烂的手段来诱惑老子,告诉你,那不可能!”

“还嘴硬呢?”

远老头坐在桌旁,“不吃就算了,老夫就不客气了。”

说罢,远老头先是与弼十力举杯对饮了一口,再伸筷夹起了条好大的……鸡腿。

阿刃直吞口水,他猛咬牙,‘砰’一声将门关上,来个眼不见心不馋。

“小子,桌子上有个绿色罐子,里面装的辟谷丸,吃了能保证你不饿死。”

弼十力的声音从外面悠悠传来。

“小爷有功夫!十天八天不吃饭一点都不在乎!”

阿刃怒哼。

“那你可得吃点辟谷丸了,因为你有可能得在这住上个一年半载。”

弼十力的话音刚落,茅舍的门便突然一下打开了,从内飞出一件东西,挟着唿唿的风声直砸过来,目标不是人,而是放菜的桌子。

远老头身手不凡,一把抄住这件东西,拿在手里方知这是一条长凳。

“想砸老夫的饭碗,小子,你还太嫩了!”

远老头嘿嘿的笑出声来。

“这小子真是好心机。”

那边弼十力突然言道,远老头扔下长凳,不明所以的看着他,只见弼十力的手掌张开,掌中是一方黑乎乎的东西。

“想砸咱们的饭碗也玩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心机太深了点,不是好事啊。”

原来刚才阿刃扔出的不止是一条长凳,还暗地里砸来的这块黑东西。

“这什么玩意?”

远老头差点被阿刃忽悠了,不禁心头冒火。

“这个么……,噫?”

只听得‘扑’一声轻响,那块黑乎乎的东西突然炸了,炸开了许多粉末,黑乎乎的一片,将二人前面的酒菜尽皆笼罩在内。

两个老头一时有点愣。

“哈哈,陈年的观音土一份,送给二位老人家调配美食,请慢用啊!”

屋内传出阿刃的高声欢呼。

原来那黑乎乎的东西,是阿刃从屋角抠出的一块土,暗地里将它扔出去时,阿刃隐了几分内气在里面,这四方生死鉴化出的阴柔内息极为奇妙,弼十力拿在手中也未查觉。

酒菜是不能吃了,更重要的是,两个加一起超过三百岁的老人精,竟然被一个小孩耍了,两个老头的脸色均是有点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