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六章 少年英杰
章节列表
第十六章 少年英杰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砰’。

一声闷响。

韩饮冰耳朵里塞着布,看着昆达用他那钵大的拳头,一下下的砸在门上。

又是一声闷响。

即便是耳朵被塞,韩饮冰也能听到嗡嗡的震撼声,昆达的拳头不可谓不硬,力气不可谓不大,可是在面对着这扇阻住他们出路的门时,似乎没有多大的建树。

昆达收拳,摇摇头,回头,见韩饮冰还在沉思中,不禁有些奇怪。

“想什么呢?小师妹。”

韩饮冰见昆达对她说话,从耳朵里掏出布,“师兄你说什么?”

“我问你在想什么,是在想阿刃么?”

“也不是,我在想许仙。”

“想他?”

“我在想,他手上脚上都有铁链锁着,他怎么穿衣服呢?”

“……。”

女孩子的想法,果然是无从测度的,昆达顿时无语,韩饮冰也不知自己怎么的,想着想着就想到了这。

“对了,那门怎么样?”

韩饮冰努力让自己的思维走上正轨。

“没办法。”

昆达回答的干脆利落,回答完毕后,他几步走到沙发旁,一P股坐下,叹口气,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酒壶,仰脖子灌了几口,灌完后又叹了一口气,韩饮冰听着,怎么最后这一声似乎是满足的叹气声呢?

“师兄,想个办法呀!”

韩饮冰像个小女孩一样,上前摇着昆达的手臂。

“好像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昆达无奈摇头。

“那该怎么办啊?”

既然昆达说没办法,韩饮冰也不认为自己能想出办法来。

“上楼。”

“上楼做什么?”

“上楼看看咱们今后的住处,和那小子留下的好吃的好玩的,看看有没有好酒,我的酒就快喝光了。”

昆达一本正经的言道,此人适应环境的能力真是强悍。

“可是、可是阿刃看不见我,会担心的……。”

“没关系的,你想想看啊,如果我们担心这个担心那个,担心的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我们就能出去么?”

“不能吧。”

“那假如我们吃点东西补充好体力,再睡饱觉养足精神,脑袋比现在灵光了,是不是会想出更好的办法来?”

“应该、应该能吧。”

“那我们现在应该干什么?”

“……吃饭、睡觉?”

“没错!”

昆达哈哈一笑,蹬蹬蹬快步上楼去了,片刻后,韩饮冰听到楼上传来他的一声欢呼。

“这小子真给我留酒了呢!”

韩饮冰无语了,不过她也知道昆达说得的确没错,他们人在此处,担心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仔细观察寻找机会才是正确方法。

心神一松懈,整日来的疲惫顿时涌上心头,这一天里,身体上与精神上都经历了太多,早就已经到了极限,此刻稍微放松下来,意识便有点恍惚,片刻后,韩饮冰伏在沙发上,就那么睡着了。

昆达大步下楼来,手里拎着数个酒瓶,正欲开口讲话,却瞧见了女孩熟睡的身影,他笑了一下,上前将女孩抱起,送到楼上去了。

接着,昆达又下了楼,在墙壁上一寸一寸的仔细摸索着,寻找着出去的路。

刚才那些话,他大部分是为了安慰韩饮冰,他知道,许仙将他们困在这,虽然并没有想害他们的意思,然而这更可怕,如果昆达所料不差的话,这许仙应该是想利用他们的失踪或者拿他们的生命来威胁一些人做一些事。

他究竟所欲何为呢?

阿刃与韩饮冰的双双失踪,在初时,并没有引起皇甫凌的注意,不过,接连几天的探访,都没有看到二人之后,皇甫凌也知道事情有点不妙了。

这两人莫不是私奔了吧?

皇甫凌冒出这么一个古怪念头,随即又暗自摇头,这念头太可笑了,虽然阿刃在两女之中难以取舍,不过这种感情问题,只是小事,而阿刃答应过要在这里住上一月,这小子虽然惫懒,倒还讲信义,答应过的事,很少有更改的。

而且,他的行囊还在。

难道是出什么意外了?

可此处一向是平静的很,从未有过意外发生,更何况有长老团的五老坐镇,有哪个不开眼的敢在这里犯案,再说阿刃也不是易与之辈,想害他也不容易。

奇怪了。

皇甫凌当然不知,阿刃的失踪,正是长老团中两位长老的手笔。

连来几天,确定阿刃的确是不见了之后,皇甫凌便决定去找持皇甫歌寻个主意,其实他想找的是楚仙来,他知道若是阿刃真是出了意外,除了楚仙来之外,其他人恐怕很难有什么作为。

就在此时,怀中手机铃响,皇甫凌接起一听,竟是皇甫仁的来电。

皇甫仁近日已来此处,这点皇甫凌清楚,由于两人之间十分的不对盘,却也没什么接触,不过这次皇甫仁的是做为暂时掌管一切事务的管事来到这里的,他在电话中邀请皇甫凌去参加五流的集会。

“看心情吧。”

皇甫凌冷冷一言,便挂了电话。

他非常不明白为什么家主会把此次医家弟子的指挥权交给皇甫仁,而不是他,这次应对三界传人的挑战,五流像是有什么协议,均没有派出族中长辈来此,只是让族中的少年一辈出面,这样一来,也是他们出风头的机会,结果他反要在皇甫仁手下听命,简直是……。

狗屎!

皇甫凌闷闷的走着,皇甫仁是什么货色他心里清楚,小气,记仇,睚眦必报,这样的家伙竟然要骑在他头上?

不过,不论皇甫凌怎么的恼怒皇甫仁,五流集会他还是要去的,这次集会早在日程之中,主要是商量怎么应对三界传人,如果不去的话,等于放弃了在擂台中一展身手的资格。

皇甫凌想了想,便打了个电话给皇甫歌,皇甫世家的年青弟子中,也只有皇甫歌不在乎皇甫仁,或者说是瞧不及皇甫仁,这丫头最近还功力大进,恐怕是皇甫世家年青弟子中的第一人,拉她做同盟,绝对是股决定性的力量。

“干嘛?”

话筒里传来皇甫歌不耐烦的声音。

皇甫凌把皇甫仁要召开五流集会之事一说,他可以想到皇甫歌的答案。

“没时间,没兴趣,没心情。”

皇甫歌三个没有,冷冷的甩了过来。

“阿刃失踪了。”

皇甫凌祭出了杀手锏。

“什么?”

皇甫歌那边果然动了心。

“他已经三四天不见人影,他的住处没有,他也没去找过任何人,我怀疑他出了意外。”

“怎么可能,那小子武功那么强,他出意外?他让别人出意外还差不多。”

“可他就是不见了啊。”

“……和五流集会什么关系?”

“我怀疑五流中有人暗害阿刃。”

皇甫凌的确是这么推断的。

“理由呢?”

“现在这里只有三界两个传人和五流一大票人马,如果阿刃真有什么意外的话,你说会是楚仙来干的么?不是的话,那会是谁?五流集会,五流的人都会来的,咱们借机查查这帮家伙。”

“……。”

“去不去?”

“去,告诉我时间地点。”

片刻后,皇甫凌合上电话,心道皇甫歌这丫头啊,还是根本就忘不了阿刃,一说阿刃有危险,比谁都紧张。

因为三界传人挑战而进行的五流第一次集会,地点设在五流区域正中央的英雄阁。

这英雄阁建于百余年前,当时外敌入侵中原,五流弟子奋起反抗,无数英雄血撒疆场,其后特在此处建阁以祭之。

整个英雄阁共有三层,说是阁,其实面积远远超出,每层均有千余平的方圆,一楼是聚会之所,二楼是供着战死英雄的牌位,三楼则摆放着英雄们所用过的器物。

时间定在了今天的下午,皇甫凌匆匆赶到之时,聚会已然开始,刚刚踏入阁中,皇甫凌便迎来了数十道诧异的目光。

皇甫凌抱拳微笑,同时心中暗骂,皇甫仁这小子来了三四天,一定是在刚刚到达时便在准备这次聚会,可偏偏不告诉他,非要在聚会已开之时方才通知,分明是不想让他来,即便是来了,也要丢他的丑,真他妈的阴险!

这边皇甫凌银牙咬碎,却是不得不笑容满面的道歉,而那边皇甫仁脸上挂着的却是真正的得意笑容。

“阿凌,你怎么现在才来,大家都等你好一会儿了。”

皇甫仁一副主事者的模样,彬彬有礼的为皇甫凌介绍在场诸人。

场中的座席,倒也没分什么主次,大家都坐着红木椅子,零零散散的围成一圈,每人椅旁均有一个小方桌,方桌上摆着瓜果饮品,看这模样,倒像是某个学校的新年联谊会,不会这次联谊会的参加者,应该全是五流少年一辈的翘楚。

挨着皇甫仁坐着那位少女,是天命林家当代家主之女,林紫宁。

皇甫凌早听说此女与阿刃之间也有过一段纠缠,不禁多瞅了几眼,只见此女身着一身淡雅的休闲装,一头如缎长发温温柔柔的垂在肩头,眉清如水,眼中含笑,略微向他点头示意时,有种难言的雅然之味。

还真是个美女。

皇甫凌暗中撇嘴,心道那块黑似石炭的没品家伙,竟然交往过的全是美女,还真是狗屎桃花运。

林紫宁再往这边,有位独臂的清朗少年,皇甫仁介绍他是林海,林家家主的义子。

皇甫凌记起阿刃也是林成一的义子,那眼前这位就是他的义兄或是义弟了?

这林家之人,还真是多与阿刃有联系。

林海只是微微点头,面无表情,看那模样,似乎有点不苟言笑的意思。

接下来皇甫凌又认识了几位林家的少年俊杰,有男有女,他看这些人的确是林家这一代中的精英,武技皆是不凡,举手投足之间也尽显世家弟子的谦和深沉。

而坐在这边的大部分人都不必介绍了,全都是医家的老熟人。

最后,皇甫凌又认识了一位稀奇人物,四方杂家的子弟,要知这四方家一直只在暗处行走,上得台面来跟大家结识的机会是少之又少,皇甫凌对其极感兴趣,而那人却是没多少言语,报上了名字之后便坐下了,他坐在最外侧的隐暗处,离众人颇远。

唐一?

皇甫凌在心中玩味着这两个字,是代号,或者是名字?

此时,偌大的厅堂里,也只有七个医家弟子,八个林家弟子,还有一个四方门人,所谓的五流集会,难道只有这点人马?也太难看了吧。

“仁少,难为你能把五流的师兄弟们聚得这么齐,小弟真是佩服,不知那药门的师兄,还有神鬼世家的师兄都在哪里?请他们出来一聚可好?”

皇甫凌落座后,便笑而言道。

一听这内含讥讽的谦和之言,皇甫仁暗自皱了下眉头。

“药门的师兄听说已经入了此园,可我并没有找到,这也是一件奇事,另外,听崎老说神鬼世家的贴子已经发出,神鬼门人却还是未到,不过也等不及了,现在比武的时日将近,我们必须有个安排才好。”

“不知仁少想要如何安排?这五场比试,又要哪位师兄上场?”

说是比武,但三界五流的这一场擂台赛,却不限于武技,武技是一,棋艺是二,琴技是三,讲经论道为第四,以及最玄奥的术数之争。

其实讲到这里,皇甫凌也有点明白为什么五流长辈不来此处了,这五项,除了武技自古以来一直在五流内长盛不衰外,其他四样,早已荒废,若是真要比试的话,恐怕也只有败北一途,只派少年弟子来此,败也能败得体面点吧。

不过,那结果怎么算,输了便要隐退这是不可能的,单说济世医家的基业如此庞大,根本就不可能退得了,那这比试还有什么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