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七章 各怀心肠
章节列表
第十七章 各怀心肠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不是五场,而是一场。”

皇甫仁胸有成竹的笑道。

“哦?”

在场诸位少年弟子均是一愣,来此之前,他们都下好了功夫,查阅了有关五流三界之赛的详细事宜,武棋琴经术五样,应是一样不差的,怎么会变为一场?

“我已与三界门人楚仙来商讨过,把以往的五样比试化为一场,只比武技。”

这话一出,顿时惹起了纷纷议论。

“师兄,擅改祖制,这和规矩不和吧。”

一位林家弟子言道。

“就是。”

诸人纷纷点头。

听着纷纷的议论声,皇甫仁面露镇定微笑。

“来此之前,家主曾经亲自与我言道,一切事情酌情处理,这酌情二字,诸位可知何意?”

皇甫凌听了皇甫仁的话,也是一愣,这千年传下的规矩,皇甫仁说改就改?就算是有家主的允许,可其他几个世家怎么想?

这时,一句话未曾说过的林紫宁开口了,她嫣然一笑。

“我父亲来之前也跟我说过,酌情处理。”

听了如此相似的两个字,在座诸人不禁一愣,此处都是五流精英,俱是聪慧之人,自然知道如果济世医家和天命林家两位家主都说出相同的话,这代表其中一定有内情,事情如此诡异,大家都在心中思考,一时忘了说话。

“酌情处事就好,四方家也是同样意见。”

隐在角落里的唐一突然开口。

这次可是三个家族的同样意见,在座的世家子弟,包括面上仍现着镇定笑容的皇甫仁亦是心中疑云顿生,临行前,家主皇甫超尘赠与他酌情二字,后又让他带信前往天命林家,他不知道林成一也给了林紫宁同样的吩咐。

现在连四方杂家也说出了一样的话,这背后,定有一个缘由。

就在此时,一个身影闯了进来。

脚步声惊醒了仍在沉思中的诸位世家子弟。

皇甫凌转头一瞧,是皇甫歌来了。

皇甫歌依旧是那副满不在乎的模样,看到厅内这些人盯着她,一点反应都没有,大概是最近心情不大好的缘故,眼睛扫到了熟人,也是连个笑容都不给,往皇甫凌身边的椅子上一坐,伸手在果盘里抄起一只大苹果,‘喀嚓’一口咬下去,像是在咬着仇人的脑袋。

“怎么来得这么晚?”

皇甫凌在她耳边低声言道。

“哼!”

皇甫歌冷哼着。

“打架了。”

“啊?和谁?”

皇甫凌一惊。

“那个。”

皇甫歌用下巴向门外点了点。

门外的阳光里,跨进来一个人,这人的脚步中,带着奇异的哗啦之声,是种铁与铁的撞击声。

这声音把众人的目光都吸向了门口。

估计所有人看到他,印象最深的便是两样,一是这家伙满脸的笑容,二是他手腕上和脚腕上带着的镣铐。

“这位是?”

皇甫仁站起身来,问道。

“在下是神鬼世家的门人许仙,见过诸位师兄了。”

说着,这许仙拱手问礼。

神鬼门人?

这几个字,风一样吹过了在场诸人的心头,那神鬼世家已经几百年不赴人世,论起神秘,和三界中的紫府仙宗有的比,而如今一个活生生的,自称神鬼门人的家伙站在面前,叫他们如何不惊。

与诸人的惊讶相比,这边皇甫歌的反应倒是大相径庭,只见她又狠狠的咬了一口苹果,喀嚓喀嚓的嚼了起来,这声音,听在她身旁的皇甫凌耳中,有几分毛骨悚然的味道。

皇甫凌也是聪明人,看着皇甫歌的恨意,便问了一句。

“打架……,打输了?”

“哼!”

皇甫歌再一口咬到苹果上。

看她的样子皇甫凌就知道自己猜对了,不禁心中一惊。

皇甫歌现在有多厉害他知道,这丫头原本就是天资纵横之辈,学武速度远超常人。而自从那次从天命林家的夺嫡纠纷中挣脱出来,返回医谷之后,不知道怎么的,她的资质竟然暴涨,若说以前是举一反三,那么以后就是闻一知十,皇甫凌与皇甫歌是一同开始习练医家绝技‘傲世四决’的,结果没过半年,皇甫凌已被皇甫歌远远落在后面。

如此惊人近乎奇迹的习武资质,不仅皇甫凌为之乍舌,医谷内诸位前辈也是震惊无比,称皇甫歌三十岁前有望进窥通神之境。

所以皇甫凌才认为皇甫歌是五流本代弟子中的第一人,当然,这个排名是不算何刃那个怪物的。

而如今皇甫歌竟然输在了眼前这许仙手上?

看皇甫歌的模样,恐怕还是输得没有丝毫争议,她只能用咬苹果来出气。

而这许仙,还是戴着镣铐的……。

“阁下自称是神鬼世家弟子,不知有何凭据?”

皇甫仁问道。

“凭据么……。”

许仙一挥手,一张黑色的请柬飞到皇甫仁面前,皇甫仁挥手接过,打量了一下,上面果然写着神鬼世家的名字,看笔迹,也和他手中的那张相差无几。

“可崎老曾经说过,神鬼世家的门人并未进此园中,不知师兄是何时来到的?”

皇甫仁还是满心疑惑,这许仙来得太巧了,不由得人不生疑问。

“哈哈,我来的时候他不知道,怎么,不欢迎我?”

许仙有点为难的瞅着皇甫仁。

“当然不是,师兄请坐。”

皇甫仁挥手,无论如何,既然请柬在他手中,他就算是神鬼世家的人了,这集会中也算多添了一分光彩,于他这个召集人来说,则是求之不得的。

“许师兄,刚才我们谈到要改了擂台的祖制,由五场决胜变为一场,三界传人也同意了,不知神鬼世家意下如何?”

皇甫仁问道。

“改呀?那就改呗,反正只要五流能胜便成,对吧?”

许仙一副无所谓的模样,皇甫仁看了,不禁对他生出了几分轻视。

“神鬼世家的家主前辈那边,不知有没有什么交待?”

皇甫仁又道。

接下来,许仙的一句话却让他大惊失色。

“家主不就是我么,我没意见。”

许仙还是那副无所谓的模样,这话却如同旱天劈雷,炸得在场诸人惊愕不已。

“你、你说什么?”

皇甫仁半响才冒出这么一个问题。

许仙的表情很无辜。

“我是说,神鬼世家的家主,就是我,有问题么?”

哈,问题多了!

五流的家主,哪位不是称雄一方的人杰霸主,哪位不是从阴谋诡计血雨腥风中爬到最高位的,眼前这家伙看起来也就二十多岁,竟敢自称神鬼一流之主,简直就是胡扯!

“你、你胡说!”

愣过后,便有人指责这许仙,语声愤怒。

“就是,你胡说,神鬼世家的家主怎么会是你?!”

一时间,众人群情激愤。

许仙在这言语攻击中,满脸的不在乎,甚至有闲暇拿小手指挖挖耳朵,这副惫懒模样看得诸人更加生气,有脾气不好,甚至挥拳上前揍这狂妄之徒了。

皇甫凌没动。

这许仙不简单,既然戴着镣铐还能轻松的打赢皇甫歌,那么,也许他说得并不虚言。

“大家静静。”

皇甫凌起身高喝。

人声渐息,都是世家子弟,都有过相当良好的教育与相当全面的训练,知道这么吵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刚才只是一时情急,有人提点,立即警醒过来。

“你说你是神鬼世家之主,不知可有凭证?”

“又要凭证?我说你们这帮家伙也太大惊小怪了,神鬼之主有什么了不起,要不是他们请我当,我还不当呢……。”

许仙咧嘴表示不满,一边嘟囔着,一边从怀里掏出了一把匕首。

这把匕首只有短短数寸,拿在手里如同一个小玩具,稀奇处是它的刀刃,那刃口有若透明,随着光线流转,时隐时现,仿佛钻石制成。

“三寸光阴,这个可以证明了吧。”

在座诸人大多数是不认得这个东西的,唯有一位名为皇甫柔医家女弟子轻声‘啊’了一声,见大家都在看她,皇甫柔俏脸微红,轻声言道。

“这匕首的确是神鬼一族的宗长信物,我在宗族志上看到的。”

在座诸人一听便释然,据说医家流金阁所藏五流之史为几个世家中最为齐全的,若是皇甫柔曾在其中见过这东西,那便是真的。

难道,这许仙真是神鬼一族之长。

皇甫凌知道这皇甫柔平日里最喜欢研读五流之史,她的说法,理应是真,若是如此的话,许仙的身份便不容置疑了。

想及此处,皇甫凌便上前几步,在许仙面前恭身置礼,道:“济世医家门人皇甫凌见过神鬼世家家主。”

虽然年龄相近,但面对宗族之长时,所执的礼节绝不可废,执弟子礼,是必须的。

此刻一见皇甫凌恭身施礼了,室内十几位五流弟子,除了皇甫歌外,均是急忙起身,施了一礼。

皇甫仁也在施礼,但他的眼光,却有些怨毒的盯着皇甫凌,刚才他那一惊,便失了先机,让皇甫凌抢去了风头,不禁让他集会召集人面上无光。

“好了好了,咱们年龄都差不多,都是兄弟了,干嘛对我敬礼。”

许仙急忙推让,这时诸人才各归各座。

“刚才你们说的那个只比武技,我看是不错啊,不过谁能打过那楚仙来呢?他可是已达通神之境的家伙啊,是他提出的只比武技吧,太阴险了,真是过份。”

许仙摇头叹气。

皇甫仁听了他的话却是一惊,他来到此处便开始着手与楚仙来商谈,楚仙来提出只比武技,想到家主给的酌情二字,他想了想便同意了,因为自家人知自家事,这五项比试中,除了武技,其他的五流还真不擅长,没想到那楚仙来竟是通神高手,这、这不是输定了?

看到皇甫仁惊讶的表情,皇甫凌不禁心头也是一愕。

关于楚仙来是通神高手这事,他早就已经禀告了宗家,怎么皇甫仁这主管之人,却像是第一次听说?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皇甫凌首次觉得家主没给他指挥之职,算是一件幸事,这似乎是个黑锅呢。

“你、你说楚仙来是通神高手?”

皇甫仁颤着声音问道。

“咦?你不知道啊?”

许仙也是一惊,随即他面色阴沉了一瞬。

“这、这该如何是好?”

五流若是输了,倒也没什么,可若是输在了他皇甫仁的一个提议之上,他还不被人骂死啊,皇甫仁确实是有点慌了。

“那要想个必胜的法子才好,幸好我早有准备。”

许仙嘿嘿的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