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章 失踪人口
章节列表
第二章 失踪人口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四方家行事作风皇甫凌早有耳闻,看眼前这十来个家伙,正在缓缓移动脚步将二人包围起来,再感觉一下他们身上传来的杀气,毫无疑问,此刻他们心中已有了杀人灭口的念头。

想到这,皇甫凌在口袋里用手机拨了一个号,确定接通以后才把手机从口袋里拿出来。

“喂,仁哥儿啊,我正在四方家的兄弟这边商量一些事情,你要不要过来听听?”

电话是打给皇甫仁的,听着这个电话的接通,唐一神色微变,挥手制止了四方家弟子的移动。

这个电话打出去了,就表示医家已经知道了皇甫歌皇甫凌二人正在此处,若是两人有什么意外发生,医家会找四方家算帐的,唐一心中也明白这一点。

皇甫凌笑笑,又和皇甫仁说了几句,便挂了电话。

“搞那么多无聊事情干嘛!你以为咱们真会打输啊?”

皇甫歌不是笨蛋,自然知道皇甫凌此举的用意,可是她毫不领情。

“我真不明白你的脑袋是怎么长的。”皇甫凌低声吼着,“咱们能打赢么!”

“你才笨蛋呢!”

皇甫歌跺脚,用看白痴的眼光看着皇甫凌,她的话音刚落,皇甫凌便听到一阵脚步声传来,转头一看,却是楚仙来到了,此刻皇甫凌终于有点明白了,自己的确有点笨蛋……。

事情是这样的,以楚仙来和皇甫歌的交情,如果到这里的时候看到皇甫歌正在打架,毫无疑问,他一定会出手相帮,区区十几个四方家弟子,在已达通神之境的楚仙来手里绝对讨不了好。

想来是皇甫歌已经算准了时间,才故意要开打的,结果却被自己拦下了,既然没有冲突,以三界五流此刻的僵持状态,楚仙来自然不会多生事端,这架,也就打不成了。

咦?

皇甫歌这丫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会算计了?

这边皇甫凌在心中猜测着,那边楚仙来一来此处,见冲突仍未发生,他也不是好事之人,便温言劝走了皇甫歌。

“笨蛋啊笨蛋!”

回去路上,皇甫歌一直骂着皇甫凌。

“我就奇怪了,你为什么一直盯着四方家不放呢?难道你真以为他们有实力绑架何刃?”

皇甫凌知道自己笨蛋了一次,却是没有后悔,现在这种紧要关头,绝对是稳定第一的。

“他们或者没有绑架臭小子,但是他们一定在进行某个阴谋,一定的!”

“你怎么知道?”

皇甫凌非常奇怪皇甫歌的判断。

“哼!你看唐一遮遮掩掩的样子,我用鼻子一闻就知道了。”

“唔。”

皇甫凌已经单方面认为四方家是清白的了,因为皇甫歌的直觉从没准过。

那种名为女姓直觉的特殊天赋,大大咧咧的皇甫歌是绝对不具备的。

而此时,众人目光的焦点,那个半月不见,已经被断定为失踪人口的阿刃,正与两个老头处于奇怪的僵持状态中。

“远老头,我要吃北京烤鸭。”

阿刃翘着二郎腿,坐于一张大圆桌旁,圆桌上摆满了各样食物,居中住还有一盆火锅,这满桌的食物,似乎还不足以满足这小子的欲望,他张口要出了一种应该不可能在此处出现的食物。

“北京烤鸭?死小子我到哪去给你弄北京烤鸭,你他妈的是不是故意找碴?”

已经许多年没有开口骂过人的五流长老团长老,南之远,正在破口大骂,他的面色难看至极,天知道他有多辛苦!自从这小子被困在这里,他就成了一个低等杂役,天天应付这小子异想天开的奇怪想法不说,还要贡献武功秘技兼陪练,时不时的还被揍得鼻青脸肿一回,要不是弼十力在一旁压制着,他早就一刀劈了这无法无天的臭小子了!

“别急别急。”

阿刃宽言安慰暴燥的南之远。

“你看啊,世界上没有不可能的事情,北京烤鸭虽然离这里很远,但是我算过了,也就一千多里地,你的武功这么好,跑得这么快,我估计你怎么着也能和汽车较较劲吧,一天跑个百八十里地不成问题,我就算你十天能跑到,来回二十天……,嗯,你最近这么辛苦,就当放个长假了,人家跑马拉松才跑十几里,您老人家自然是与众不同的,一跑就上千里……,哈哈哈哈。”

说着说着,阿刃都被自己满口的胡言乱语搞得笑了,不过,他的听众,另外两个加起来年龄超过他十倍的老头,脸上却没有丝毫的笑意。

所以笑了一会儿,阿刃也自觉尴尬,不好意思的道着歉。

“嘿……,我知道这笑话有点冷,可是现在气氛这么僵硬,我只是想缓和缓和,我们毕竟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么……。”

“闭嘴!”

南之远第无数次对着阿刃大吼了,他怀疑再在这里呆下去,自己会被气出心脏病来,所以他一脚踢翻了桌子,轰然声中,满桌的食物尽覆于地。

阿刃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午餐被糟蹋了,眼眶立刻湿润了。

“除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啊。”

一边念着,阿刃一边想起了劳动人民的辛苦与辛酸与辛勤,不禁扑倒在地,捧起一碗饭,眼泪巴巴的瞅着南之远。

“你!”

南之远看到这小子又在作戏,还玩得有声有色,不禁心头怒火猛涌,几乎淹没了理智,吼了一声几乎要冲上去痛扁他,不过,在将拳头攥了几攥之后,他还是猛然转身,奔下山去了。

“给我带袋包米花回来了啊!”

阿刃急忙在后面高喊,听了这话,南之远几乎一头载倒在地。

冲动的南之远走了,冷静的弼十力看着阿刃。

阿刃七情上脸,正演得高兴,却看见这么一道没有任何感情的目光,不禁有冷水浇头之感。

“玩够了吧?”

弼十力静静言道。

“准确的说,还没有,远老头不太好玩。”

阿刃掸掸身上的尘土,无耐的言道。

“你比较好玩,可惜你不给我玩。”

这话一出,即便是冷静如弼十力,脸色也有点绿了,什么叫“你比较好玩”?早知道这小子不太正常,可是这句话也说得太变态了吧!

阿刃本是随口一句话,可是说出之后,自己再回味回味,猛觉有种非常恶心的味道在其中,也不禁面皮发僵,心中犯呕。

两人均是愣在那里,一阵秋风吹过,拂起几片残叶,在空气中滴溜溜的打着转。

半响。

“……我不是那个意思。”

阿刃忍着恶心,甚至不敢再去看弼十力,他怕看到这外形若猴的老头再想起自己那句话会忍不住呕吐出来。

“……我知道。”

弼十力极其难得的,用一种理解的语气赞同着阿刃。

两人又沉默了一会儿,时间在悄悄的翻着页,命运的巨轮也在加快转动,世间的一切都希望把刚才的那一句恐怖话语彻底抹去,不留任何痕迹。

“离火诀,有几分火候了?”

弼十力言道。

“三四分吧。”

阿刃也用很正式的语气回答他。

弼十力点点头。

“你说五流的万流归宗残篇集中在一起,将能解了你体内的阴极气反噬之患,我也同意,这万流归宗的残篇,也不算是个秘密,世间通晓之人甚多,只是在园内便能集起大半,此事我来处理,你只要安心练武便好。”

“哦,我本来应该说声谢谢的,可是一想弼老头你也只是为了自己考虑,就不说了。”

阿刃被困在此已有半月,这半月里,两个聪明人,弼十力和阿刃均是摸透了对方的底牌,阿刃知道弼十力困住他,只为让他冲破通神的山水之境,然后在这个过程中领悟一些东西。

问题是,弼十力真能领悟到什么吗?

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将自己困在这里本就是个难题,又为他寻找武技之秘,甚至逼得南之远交出了他所学万流归宗离火一篇,这种种作为,只为一个看起来如此虚无的目标?

眼前这老头要么是个脑袋里只有一根筋的笨蛋,要么就是一个除了武技什么都不关心的武痴。

或者应该是第二种吧,阿刃觉得弼十力不像笨蛋。

“弼老头,说实话,我认为呢,你这么阴险的人物,决不会做一些与人为善的好事而不求回报,一想你给了我这么珍贵的武学秘技,而且还要接着给下去,我就觉得有点不妥,你给出来的,一定会加倍收回去吧?”

阿刃挑畔似直言。

“别说废话了,你只要明白,一天你打不过我,你就会被困在这里一天。”

弼十力面无表情的抵挡住了阿刃的试探。

“此处有好吃的有好玩的,还有人供我使唤,我不觉得有什么不好,有句话叫什么来着,对了,此间乐,不思蜀也。”

阿刃摇头晃脑的满足着,还念出了历史上最出名败家子刘阿斗的名言。

“哼!”

弼十力再冷静,也被眼前这小子的惫懒气得够呛。

“对了,山下打起来了么?”

“快了,……!”

说完这两个字,弼十力自知失言,瞪着阿刃,再也没说下去。

阿刃听了呢,虽然面上神色如常,但心中波澜猛起,千百个念头在心头转过。

两人相对无语。

弼十力看着眼前小子,心中警惕不已,早知他狡猾,没想到又被他套出了话,他方才那副没出息的模样,分明就是激自己说出一些自己不愿说出的事情,山下三界五流之间的纷乱,和这小子有莫大的关系,自己本是不愿意告诉他的,却仍是在不知不觉间露了口风,把三界五流比斗之日将近的信息透露给了他,这小子实在是狡猾。

身为长老团的一员,亦是这次比斗的仲裁之一,不过虽然邀请信息已经传递到了弼十力的手上,弼十力却没有前去参与的意思,三界五流谁胜谁负与他有何干系?既然已经进了此园,就表示外界的纷扰再与他没有任何关联,弼十力可不是那个惟恐天下不乱的高崎,在弼十力看来,这世上除了追求武道极致,其他的事均是过眼云烟,不值一丝留恋。

南之远也是如此想法,看来,此次比斗没开始,仲裁者便少了两人了。

阿刃心中想的却是另外一回事,三界五流的比斗,隐世药门是没有参与的,若不是皇甫超尘设计把他弄来,他绝对不会在此刻身处此地,既然没有关系,他应是不担心的,可是韩饮冰等人的安全他却是时刻挂念在心,看眼前这老头的反应,似乎山下此刻的混乱程度远远超过想像,若真是如此的话,那么,还真要快些挣脱这两个老头的纠缠,免得出什么令人追悔莫及的意外才好。

该动手了……。

阿刃看着弼十力,嘿嘿的笑了起来。

他并不知道韩饮冰也已经失踪,若是知道的话,他的反应绝不是如此轻描淡写,这一点弼十力估计的很对。

总之,乱七八糟的局势在进一步混乱着,在这一刻,没人能掌握全局,没人知道这一切该如何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