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章 内鬼
章节列表
第四章 内鬼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据三界五流比斗之日,还有三天。

白玉京之内。

何饮冰穿着上面绣着小熊图案的睡衣,脑袋上戴着睡帽,一边打着哈欠,一边自楼上踢踢踏踏的走下来。

“大师兄,干嘛呢?”

揉揉惺忪的睡眼,何饮冰问着。

在楼下,昆达正卧在宽大舒服的沙发上,身边摆着一堆酒瓶子,面前是一个很大的电视,电视上似乎正在播放着球赛。

“臭球!”

昆达没听到何饮冰的招呼,他的注意全部集中在电视上,看着那帮自称国脚的运动员们拿脚踢出了幼儿园大班的水平,不禁怒吼一声,伸手将一个酒瓶甩在了电视上。

轰。

一声爆响。

可怜的电视被这一下打得浑身冒烟,眼看是不活了。

“呀!你又砸电视!这是最后一台了呀!我晚上拿什么看电视剧呀!”

一听电视机临死前发出的惨叫声,何饮冰当即清醒了,她噔噔噔跑下楼,一边喊着,一边准备拿脚踹昆达。

昆达急忙站起身来躲着何饮冰的小脚丫。

“别闹别闹,小师妹,这玩意我会修。”

“总说自己会修,也没见你修好过一台,你已经砸了八台电视了啊,气死我了!”

何饮冰飞出一只拖鞋,直砸昆达的脑袋,并且命中了目标。

“嘿嘿,我忍不住么,那帮家伙踢得太臭了,被泰国队灌了个一比零,我忍不住……。”

拖鞋自昆达脸上划下,露出一张尴尬的笑脸。

“没耐心还看中国队!你这个笨蛋!”

何饮冰一蹦一跳的穿回自己的拖鞋,倒坐在沙发上。

“唉,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呀!”

总体来说,被困在白玉京内这二人完全没有囚徒的自觉,想想看,他们被困在这里已有半个月,按照平常人的标准来说,虽然不至于发疯但也至少得有点忧患的情绪吧,但是,在昆达粗重坚韧若海底隧道的神经线下,这种叫天无路问地无门的困境完全没有影响他的乐天性格。

前几天里,他还有意识的寻找出路,在几天的努力之后,确认单凭着自己的实力,根本无法出去之后,他便放弃了这一举动,转而飞快的适应起这里的环境来。

这就是昆达,一个乐天主义者的标准反应。

而何饮冰,原本她还时不时的有点担心,担心阿刃找不到她会着急,但是在昆达那种洗脑式的乐观主义影响下,小小的忧虑总是会在片刻后消失无踪。

昆达是这么问的:

你在这里发愁就能出去么?不能吧,那为什么要发愁?

这种论调是没有丝毫破绽的,所以,被困的二人此刻唯一的烦恼就是,没了电视,该拿什么看球赛和电视剧。

据三界五流比斗之日,还有两天。

屋是茅舍,前有小桥流水。

此刻正是黄昏,夕阳斜照,小溪婉婉而流,金色波光澜澜。

“真烦人,有水的地方就是蚊子多。”

对美景视而不见,只会从实用角度评价一切的家伙,就是许仙了。

这里是阿刃的住处,这种时候,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只见许仙推开篱笆的门,走进院内,轻车熟路的进了何饮冰当初的房间,那房间内的布置相当简单,除了一竹塌一桌一椅,还有墙上的几幅写意山水外,别无其他东西,只有桌上的口红胭脂还有一面小镜,表示着这是一个女孩子的房间。

“虽然做了不一定有用,但是如果不做的话,心里总会觉得不安。”

许仙喃喃自语着。

他先是从手中拎着的袋子里掏出一只小口袋,然后站在那里比划了一会儿,像是在寻找角度,接着,手一甩,那小口袋便破了,红色的涂料状东西撒了满地。

看上去,倒像是一捧鲜血撒在地上。

“只是一个信息,也许瞒不过他,但他会知道我想要他做些什么。”

许仙还在喃喃自语着。

接下来,他在屋子某个部分的墙壁上拿小刀吭吭哧哧的划了半天,许久才满意的拍拍手,站起来欣赏自己的作品。

墙上是十几道深深的刻痕,遍布上下,像是某种类似于暗器的东西用很大力气扔出去造成的。

“唔。”

许仙左右打量一翻,不太满意的皱起了眉。

“时间不太够,不完美……。”

如此想着,许仙拿起了桌上的口红,似乎准备在墙上写些什么,不过比划了半天,还是没有落笔。

杀人者……。

唉。

许仙摇摇头,把口红扔回桌上,这么做不符合他的美学原则,把一切**裸的摆出来实在是大煞风景,还是算了。

彼此都是是聪明人,如果他真能及时赶到的话,这屋内的一切就会告诉他该怎么办。

许仙转身推门而去,留下一间犹如经历过一场血腥战斗的房间。

据三界五流比斗之日,还有一天。

明天便是既定的比斗日期了,皇甫仁却没有丝毫的兴奋感。

原本他还以为这是自己一展身手,将自身实力展现给医家上下观看的机会,没想到一来此地才知道不是那么回事,这场比斗,嗯,怎么说呢?就好像是一幕已经定好了演员台词结局的话剧,根本就没人重视比斗的结果是什么,因为那个是已经定下来的,而他费尽心机去联络各个宗派,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每个人心里都有秘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计划,更别说每个宗派了。

医家根本就没把最重要的情报给他,他,皇甫仁,就是棋局里最小的那颗棋子,自以为过了河就所向无敌了,其实随便哪个子都能吃了他。

心头烦闷,皇甫仁便开始四处闲逛,逛着逛着,便走到了明日的比斗会场之前。

那是临前那座圣山前的一处石坪,紧挨前高耸入云的圣山,石坪足有三百米的平方,呈长方形,是以一米见方的青石板铺成,石砰最中央,有一处高约一米的圆柱形石台,石台上刻着繁复的图案,一眼看去,便会注意到其中的七处凹痕。

此处石坪在古时有个特别的名字,天秤擂。

最中心的圆柱形石台,是仿量秤的中心点所立,便为定盘心。

定盘心上的七处凹痕,应是八道中除了紫府仙宗以外,与其他七道的各持的一个信物相对应的。

传说中古时擂台上的胜者,可将自家门派的信物放入定盘心中相应的凹痕,可保本派气数长盛不衰,直至定盘心中换入其他门派的信物。

能有此神效,是因为这擂台下藏着八道的气脉,气脉与定盘心相连,谁强谁弱、谁抑谁扬,全看定盘心上谁家的信物在。

纯粹是胡扯……。

皇甫仁走至擂台上,手抚着一个个凹痕,面露讥笑。

什么天数气运都不过是骗人的把戏,正因为八道中人都抱着这个相法,这个所谓的‘天秤演武’之擂才会沉寂百余年,无人提及。

八道啊……。

八个凹痕,本是在定盘心上围成一个正圆的,但在东边的角落,却少了一个,那处光滑润手,仔细看去,才能看到依稀的、一个月牙状的缝隙,似乎是把一块月牙模样的石头塞进了原本的凹痕中,添平了那处,以至于八道缺了一角。

这月牙应是紫府仙宗的信物。

皇甫仁想到了一个传说,一个举派飞升、直投仙界,自此世间再无紫府仙宗之名的传说。

这传说是很可笑的,但紫府仙宗的确已经几百年不踏足尘世倒是真的。

千年的门派,还一直抱着隐世的原则,实在是太老太老了,也许已经自行灭亡。

不过,既然无量界能够突然冒出来,也许某一天三界中的其他两个世家也会出现?

谁知道呢?

皇甫仁心中思絮万千,正茫然的立在定盘心近前,意外就发生了。

他骤觉后脑一痛,心中一个糟了的念头还没闪过,便是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

皇甫仁呻吟一声,动了动手脚,意识渐渐的回到了体内,摸着自己疼痛的后脑,张眼一看,这才发现天色已黑,而眼前枝叶交错,身下亦是润湿冰冷,转动着僵硬疼痛的脖子,左右瞧瞧,才发他是躺在树丛中,往东边瞅,能看到擂台的影子,他知道自己应是身在擂台西边的树丛中。

谁把他放在此处的?

而且,此刻已是黑夜,而自己来到擂台那时才是中午,自己晕了足有半天?

心中咒骂着是哪个王八蛋在背后偷袭他,待略微清醒一些,皇甫仁这才想起,若是那人能在不知不觉间走到他背后,可以轻易的打昏他,自然也可以轻易的杀了他?

如此想着,冷汗就出来了。

皇甫仁开始庆幸自己仍然活着。

就在这时,一阵响动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弄好没有?”

一个低沉的、有些不耐烦的声音传进皇甫仁的耳朵。

“已经埋好了。”

“哼,都已经埋了半个月,还埋不好的话你们不如去死。”

“唉,我们是按你说的,只能在深夜行动,要不然怎么会这么慢。”

“别废话了!不在深夜我怎么替你们瞒住其他人!”

前一个低沉的声音有些急燥,而第二个声音还是安静平和,甚至不带感情,皇甫仁觉得这个声音很熟悉。

“是啊,幸好有你这个内鬼,要不然根本瞒不过。”

第二个声音言道。

“不许叫我内鬼!”

“你知道自己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