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章 联盟
章节列表
第五章 联盟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低声的、不解其意的对答,就发生在皇甫仁身前不远处,皇甫仁心中大奇,伏身向前几步,极力凝目看去,只见两个身影正在那里站着,两个人影看着均是很熟悉,皇甫仁是习武之人,黑暗中也视物如常,他功凝双眼,仔细打量,这才愕然发现,正面对着他的那人竟是四方家的唐一。

唐一为什么会深夜出现在这里?

和他说话的人又是谁?

皇甫仁虽是心中疑惑,但却是不敢再靠近了,唐一武技不差,他不敢冒险,再仔细听去,那两人却又不说话了,只是唐一口中冷哼一声,喃喃的说了一句话,声音微小,皇甫仁只听到其中有‘一网打尽’的字样。

皇甫仁不傻,他立即明白了所谓的一网打尽,目标绝对不会是飞禽走兽,难道?四方家背地里的算盘就是要将明天所有的与会者一网打尽?

想到这,冷汗就再度冒出来了。

又略微停留了一会儿之后,唐一与那个看不清面貌的人便无声无息的消逝在黑暗里。

由于两人去的方向与皇甫仁所卧位置相反,因此皇甫仁仍未看清另一个的相貌,不过,那人走运之时皇甫仁才看清,他分明是缺了一条胳膊的!

这园内有些特征的人只有一个,莫非是他?!

皇甫仁心中怀疑,但仍是竖起耳朵,确定两人已走,便急忙冲出伏身的树丛,开始在石砰周围寻找起来。

四方家想用什么方法把所有人一网打尽?

半响后,皇甫仁找到了一处看起来略微有些异常的土,看来应是今天新翻过的,寻物辨迹,是医家子弟必学的功课,这处新翻之土掩饰的不错,能瞒得过普通人,却瞒不过经过迅速的皇甫仁。

想来,翻开这些土,里面便就是答案。

一个黑色的小箱子,连着导线,导线向左右延伸,应该是周围的还有类似的东西。

炸药?

还真是干脆利落的方法。

冰冷的寒意爬上皇甫仁的心头,如果今天晚上他没有发现四方家的异动,那明天五流弟子齐聚,岂不是惨祸一场,如此份量的炸药,若是将石坪周围全部埋上的话,足够把所有人送上西天了,四方家还真是狠啊!

不行,要立即通知……。

嗯?

或者,不要通知任何人,自己只需要明天抱病不来就好,到时候天命家将损失惨重,医家的下一代精英弟子也死伤殆尽,自己岂不是可以在医家下一代里独占鳌头了?

皇甫仁嘴角浮现出一丝阴笑。

他不知道,一双眼睛正在背地里悄悄的注视着他,看着他在那傻呵呵的笑,那人不屑的撇撇嘴,心中给了愚蠢、利令智昏两个评价。

皇甫仁正笑着,突然,一个声音传进他的耳朵。

“皇甫仁师兄,你在这里做什么?”

皇甫仁一惊,转身看去,这人是……?唔,是林家的那个残废。

残臂?

皇甫仁立即把眼前这人,与刚才那个看不清面目的人对应起来。

他叫什么来着?对了,林海。

是不是他?

无数个念头在皇甫仁脑子里旋转着,最后化为一个念头,无论是不是他,都是一个字,杀!

是他的话杀了也不冤,不是的话这个秘密不能让别人分享。

他将手伸进怀里,握住了一柄匕首。

独臂的林海自黑暗中走出,疑惑的看着皇甫仁。

“快过来,我发现了一个大秘密!”

皇甫仁语声急切,林海一听,急忙快步过去。

“你看这里,原来四方家要在明天的会场上将我们全部炸死……。”

林海向皇甫仁接近,皇甫仁怀里握着匕首,两人越来越近,黑暗中那双眼睛紧紧的盯着这一切。

林海与皇甫仁凑在一起,下一刻,是一声惨哼。

两个人在黑夜里静静立着,接着,一个人影无声无息的颓然倒地。

“不好意思,皇甫仁师兄,我早就知道了。”

胜利者林海如此言道。

“好!”

随着这声喝彩,一阵劈哩啪啦的掌声也响了起来。

林海顿时一惊,手腕一抖,刚才杀了皇甫仁的那柄匕首便向出声处射去,却如泥牛入海,没有任何声息的消失了。

“别动手啊,我没敌意的。”

一个身影自黑暗中渐渐浮现,林海紧紧的盯着他,半响后,他认出了这个人,他有些惊讶,却又觉得理应如此,不是他还是谁呢?

“是我把这个蠢祸弄到这里的,你果然有够心狠手辣,我没看错人。”

那人嘿嘿笑着。

“许仙,你想怎么样?”

林海静静的问道。

“这句话应该我问才对,不过呢,不问我也知道了。”

“林海,是天命林家林成一的义子,一直隐藏身份,是林成一专为林家夺位之战生死局所培养的胜负师,然而在一次意外中,却断掉了一只胳膊,因此便有了何刃替你上场,不过那次意外的疑点太多了,很像是林成一一手策划的,目的未知。”

“你现在这个举动,是准备报复吧,不过要我说这也实在是太蠢了,就算是借着四方家炸药杀了他的女儿,你猜他会有多心痛?他连自己的义子都可以牺牲,还是连着牺牲两个,这一个女儿,他恐怕更不在乎吧。”

被那人连续说中了心事,林海心头狂震。

“你是怎么知道的?你怎么可能知道?!”

“这些旁枝末节就不用在乎了,重要的是我可以给你报仇的机会,你想不想要呢?”

“哼。”

短短的失态之后,林海已经冷静了下来。

“你自己也不过是一颗注定要被牺牲掉的棋子,凭什么给我机会?不自量力!”

“就因为我们都是弃子,所以才应该联合啊,唔,如果你下手轻一点的话,这个已经死掉的,也会是我们之中的一员呢,这联盟叫什么名字才好呢?弃子同盟?这名字不错诶!”

“……不要算上我。”

“你不喜欢这个名字啊,那我换一个好了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