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章 朝闻道
章节列表
第六章 朝闻道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一只手指上,缠绕着黑色雾气,另一只手指上,却是艳红色的焰状气息。

阿刃得意的将两个手指举成V型。

“不错,黑土决、离火决你已经可以同时施展了,短短半月能有如此成就,还算不错。”

弼十力微微点头。

“什么叫还算不错,小爷我是天才啊!”

阿刃嘿嘿笑着。

哼。

弼十力一晒,对于阿刃的厚脸皮他早已习以为常。

“万流归宗的五决各有功用,你可知道?”

“当然。”

阿刃点头,万流归宗有点金、焚木、覆水、黑土、离火五决,分别藏于五流之中,阿刃在药门得到的,便是那黑土一决,黑土决的特性在于吸纳吞噬,此决若和覆水决配合,可结成地水无常之势,可攻可守,可以纳取敌人力量反攻对手。

可惜的是,南之远精通的是离火决,而弼十力呢,却是和阿刃一样,用的同是黑土决。

离火决代表的是滔天攻势、是无穷无穷的后劲,星星之火可以燎源,只要有一点气息不灭,便可以再整旗鼓,短时间内恢复战力,嗯,就像打不死的圣斗士一样难缠。

说起来,能将含蓄内敛的黑土决修练到咄咄外露、纯以力大胜人的境界,可见弼十力在黑土决上的修炼已至极境。

阿刃曾问过弼十力既然能收集万流归宗的五张残篇,为什么不将五法练齐,真正达到万流可归宗、亿法无不同的随心所欲之境呢?

弼十力的答案很无奈,像他这样沉浸在某一武技心决中已经数十年的人,想要改练其他法门,除了要有衡心毅力以外、还要有功散人亡的心理准备,因为某种心法已经在体内根深蒂固,甚至把修炼者的体质都已经转为了五行中的某一行,若是强行修炼了,等于在油锅里烧上一锅水、或者是在水盆外升上一堆火,能五行相济合谐并存的机会相当渺茫,更大的可能是,爆体而亡。

园内长老团的五老皆是如此。

这世上也只有以四方生死鉴为源头的阿刃,可以毫无顾忌的修炼五决了吧。

说这句话的时候,弼十力的表情……,嗯,怎么说呢?很正经,很无奈的那种,就像是一个正常人。

阿刃回头想想,却怀疑其中有鬼。

因为弼十力毕竟不是他的师父,不是药王,甚至从某一方面来说,他们还是对头。

透露了如此之多的五流秘决内幕,其中有一些甚至连药王爷爷都不知道,这么珍贵的资料,弼十力随口就告诉自己了?

别忘了,那是敌人。

而且,这老头的表情太做作了,没有了那种阴险的冰冷感觉,反而让人觉得不像真的。

以后如果真有机会拿到五流的每一份残篇,还真要小心一点,别急着修炼,这其中可能有陷井。

阿刃心中思绪百转,表面上却是一如常态,侧耳聆听着弼十力的教诲。

“黑土决与离火决,这两决一为内收、一为外放,在五行的生克之中,似乎并无关联,但是若是仔细琢磨,你会发现其中有许多奥秒之处……。”

说到这,弼十力却突然闭口不言。

阿刃听得正感兴趣,却猛得没了下文,看着弼十力悠然自得的样子,阿刃心中怒骂着,你个死老头,玩我!

这老头是不是在等着自己开口求他呀?

那是作梦!

阿刃对于弼十力摆谱的反应只有一个。

“死老头,说那么多废话干嘛!来战吧!看小爷将你轰至渣啊!”

“唔?”

弼十力眯着眼睛正在装腔作势,却见阿刃已经抡起两只拳头,飞扑过来。

“没耐性的臭小子!”

口中哼了一句,弼十力右手自腰间虚握,有握棍之姿,继而直挥击出,一阵猛烈劲风扫过,犹如怒海生波、狂澜疾卷,直扫阿刃面门。

嘿!

阿刃清喝一声,右拳疾挥。

在空中,这一刻,阿刃缠绕着黑色雾气的拳头与虚空中的某种东西撞在一起,竟然响起了如同闷雷滚动似的炸响。

弼十力的虚空之棍,力大势沉、开山辟石不在话下,但交手至今,阿刃却从来都不闪不避,只是硬接。

这一下弼十力未用全力,神态从容不迫,阿刃却面上青筋暴起,虽然交手过后双方均是稳稳的立在当地,高下之别,一眼立分。

弼十力感觉着阿刃的劲力虽然强绝,但是并不持久,不禁心中暗暗一叹,眼前这小子虽然天资卓绝,际遇也着实不凡,但还是缺少历练啊。

“妈的!”

阿刃恶狠狠的咬着牙齿,怒吼一声,右拳猛冲,将弼十力的虚空之棍荡起,再乘势上前,左拳作猛虎偷心之势,直击弼十力胸腹。

“今天挺卖力啊。”

弼十力还有闲情调侃阿刃。

他也的确有这个本钱,在阿刃势若疯狂的攻击之下,他只是轻轻的抽手回防,右手当胸而横,犹如铁锁横江,将阿刃的攻势牢拒在外,不留半点破绽。

“小子,你还差得远呢。”

一边用棍式将阿刃扫开,弼十力一边淡淡言道。

“是么?”

阿刃为避弼十力的锋芒,后退一步,同时,他的嘴角浮起一丝笑意。

“尝尝这个!”

说着,阿刃右拳一振,原本缠绕着黑色雾气的拳头,却骤然黑尽赤生,犹如火焰缭绕。

“为什么你这么死老头能一直压着我打,我终于明白了,咱们用的都是黑土诀,你练了几十年,我才练了几年,这他妈的根本不成比例,现在尝尝小爷的黑土离火无敌拳吧!”

此刻阿刃右拳赤如火,左拳黑似土,口中叫嚣着一个莫虚有的招式名称,大步前冲,嘘得弼十力一愣。

那四方生死鉴的阴极气,本是无形,只不过阿刃将其转化时用的是黑土决,因此显现出来时亦是黑色雾气,而如今用离火决转化时,自然也就化成了火焰状。

弼十力看着阿刃随心所欲的转化着内气,不由得心中涩然,那四方生死鉴真是天才至宝,竟能供给武者无止尽的内气,眼前这小子真他妈的福份不浅!

其实也正如阿刃所言,他和弼十力,使用的都是万流归宗中的黑土一决,弼十力沉浸此道已有几十年,所得所悟均非阿刃可比,就算阿刃再天赋异禀,再身负天材地宝,可经验这东西,绝对是需要后天积累得来的,就像是一个拿着宝剑的小孩子,无法战胜一个拿着菜刀的大人一样,阿刃在短时间内,是绝对无法战胜弼十力的。

那么,黑土离火两决合一,这个黑土离火无敌拳,就能打得赢弼十力么?

答案还是否定的。

弼十力与南之远相交多年,对彼此的武技了若指掌,如果阿刃能祭出覆水黑土的无常之势,或者点金离火的无定之势,还有可能给弼十力一个意外的惊喜。

这黑土离火无敌拳,却是无形无路,纯粹扯蛋。

啊!

阿刃一边吼着,一边左右开弓的一拳拳击出,架式不同凡响,战果却是廖廖。

弼十力一边游刃有余的在阿刃的拳头下左挡右突,一边猜测初次两决并用的阿刃,会在几招后阴极气入脑,发疯而止。

在这一点上,弼十力有点拿不准阿刃现在的水平,记得半月前初次试招的时候,三招之下,这小子便成了疯子一个,那时候弼十力便觉得这小子已经到了通神境中山水一境的中段,这让弼十力十分惊喜。

要知山水一境共有三段,一段山水相依,二段望山断水,三段非山非水,在第一段山水相依的境界中,武者的内气还是缘自养气时积存的内息,只是略微与天地万物共通,可以凭着自身的努力,调配万物的气息。到了第二重,望山断水一境,则是彻底将原本的内气丹田等东西抛弃,内腑中化出一个天地,与外界万物相合谐,从而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当然,这只是境界上的描述,弼十力经过这一境界自然晓得,所谓的呼风唤雨只不过是内气外现的一种形式。而到了非山非水这一境界,则是体内再无任何经脉气穴,彻底化为虚无,内气从心所欲,体内一片混沌,手化虚空之棍?那只不过是小把戏罢了,弼十力此刻的实力已经非常人所能想像。

然而这一切,都只是量的变化,若想质变,必须化蝶。

所为化蝶,必是体内虚无一片,方可化为纯婴之体,纯婴之体禀天地而生,无所为、无所不为,举手投足间便有莫大的威力,已经超脱了武技的境界,那是神而形之的一种至高境界。

可山水的三重境界本就难以突破,弼十力几十年的修炼才达到了山水极境,到了想身化纯婴之时,却又是十几年无所作为,可见这通神一路是何等的艰难。

阿刃身具纯婴之体,所以弼十力判断阿刃潜力深不可测。

而阿刃的表现,却让弼十力有点迷惑,初次交手,阿刃便显示了山水中断的实力,以后的日子里,两人又交手不下五十次,阿刃虽然一次比一次更有进步,能坚持更多的回合才让阴极气入脑,但是他每次显露的实力,均是没有超过山水初段。

或者第一次是意外,或者这小子在藏拙。

弼十力如此判断。

眼前这一次,这小子同使离火黑土两决,只瞧这气势,再看看他身周的冽冽风声,弼十力便知这绝对是山水中段的力量。

所以弼十力有些见猎心喜了。

喝!

乘着阿刃脑子还清醒,弼十力提聚内气,避开阿刃飞身锤下的双拳,双手持棍猛得自下而上狠力撩起,疾风劲起,与棍式相随。

“死老头你想让小爷绝后啊!”

半空中的阿刃急忙扭腰后翻,避过这一棍,稳稳落地。

“只是七分力。”

弼十力淡然一句,跨步上前,再一棍落下。

阿刃知道弼十力所言是真,这老头习的是黑土决,黑土决的特质在于吸纳,若是老头全力施为,棍式绝不会有如此之大的声势,应是无声无息的才对。

就是因为知道,所以他才恼火。

“去死吧!”

虚空之棍又与阿刃的双拳相交。

不过这次有点特别,阿刃先是右拳离火决与棍子相接,再是左拳黑土决,双拳并落后,阿刃理应力竭,但他的身形却非常不合常理的,猛然再起,犹如离弦之箭,直袭弼十力而去。

好!

弼十力几乎想高声喝彩了。

由于二人用的均是万流归宗中有吸纳性质的黑土决,所以这特性特于没有,因为两者相吸,谁也得不着益处,现在阿刃先是一拳离火决,再趁着弼十力改变内息应付之机,以黑土决吸纳离散的内气,所以理应势尽的阿刃,又凭着这点吸纳来的内气,可以暴起扑敌。

如果是同等水平的对手,这一下绝对会让他措不及防之下身受重伤。

可惜的是,弼十力的水平高出阿刃太多。

这一次巧妙应用两决的突袭注定了是无功而返。

就在此时,意外发生了。

弼十力本摆出架式要应付阿刃的突袭,却发现阿刃人在半途,便颓然落地。

怎么?

弼十力心中讶然。

只见阿刃突然间变得很奇怪,落地后,茫然失神的站了一会儿,颇像阴极气入脑时的状况,细细一瞧,却又有点不一样,阿刃的双瞳,此刻是一只纯黑、一只赤火,又过一瞬,连带着他的面色也奇怪的变幻起来,脸色忽黑忽红,仿佛京剧里的变脸绝技,然后,极端痛苦的神情出现在这张脸上,他张大嘴,猛得发出一声惨吼,扑通一声倒在地上,身子蜷得像只虾子,并且在不住的颤抖着,惨叫声连连,不绝于耳。

走、走火入魔!

弼十力惊讶的张大了嘴。

这怎么可能!

传说中那纯婴之体不是百无禁忌无所不能的么?所以阴极气就算再怎么入侵他的脑袋,也能恢复过来。怎么可能有这种内气运岔的现象出现在他身上?而且还是如此的严重!

不过此刻已经没有时间多做考虑了,走火入魔是一种内息运岔的极端情形,若不能及时救治的话,恐怕会出大乱子。

纯婴之体虽说不应该出现这种情形,但是如果出现了,就表示内功尽废甚至危及生命这种严重后果一样会出现。

救,还是不救?

弼十力面临着两难的选择。

将一个走火入魔的武者从死亡边缘拉回来,所需的是一个武技水准比他高,并且与之没有任何猜忌的亲近之人。

前一个条件弼十力符合,后一个条件就大有问题,这可不是普通的疗治内伤,而是以全部的心神内气甚至生命去做赌注,救回一个人的性命,如果两人能合作无间还好,如若不然,轻则走火入魔那人挂掉,重则两人一起挂掉。

弼十力只思考了一瞬,便现出决然的表情,他一手拉起阿刃,扒掉他的衣服,一手贴在他的背上,内气缓缓注入。

阿刃面上的痛苦立即有所减轻。

弼十力却显出迷惑的神情。

时间流逝着,在弼十力的意识里好像过了一年,其实只有半个小时而已。

在他的全力帮助下,阿刃体内的气息已经渐渐平复,让他奇怪的是,内气的繁乱与冲突,只是气脉内的表现,而是阿刃的内腑深处,依然是平静如常。

或许这是纯婴之体的特点,这么看的话,弼十力心想即便自己不去救这小子,不久之后,他也会恢复如常的。

不过,现在就有一个诱惑摆在弼十力面前。

以四方生死鉴为核心的纯婴之体究竟是怎样的?

用心神去窥探阿刃体内最深处纯婴之体的秘密,那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无奈的是,即便知道这种危险,如果有机会的话,他还是忍不住会去做,化蝶之秘,对于以武道极限为目标的他,是一个多么大的诱惑啊。

弼十力没办法拒绝这种诱惑,他知道,所以他从来不会用内气去探测阿刃的身体。

那很危险、非常的危险,动辄便会堕落到万劫不复的境地。

这是质的差别,山水境界的他,对化蝶之境的身体,在理论是没有丝毫抵抗力的,如果弼十力的窥探引起了阿刃体内纯婴之体的敌意,那么,就像是一只小小的飞蛾扑进了烛火里,顷刻间便会化为灰烬。

当然,以上那些均是最危险的考量,实际上现在阿刃处于走火入魔的昏迷状态,他没有可能去运转纯婴之体,即便是他有意识想去推动,他也没有这个本事,这段时间阿刃的表现均被弼十力看在眼里,只能达到山水初段的他,就像是一个坐拥宝藏而不自知的小孩子,完全不知道自己拥有多么宝贵的财富,更别提去运用它们了。

可纯婴之体究竟是怎样的,谁也不知道,在拥有者无意识的时候,它会不会做出反击,更是没人知道,这也是弼十力一直不敢去接近阿刃的理由。

心头无数个念头掠过,弼十力犹豫着。

朝闻道,夕可死矣。

这七个字突然从他脑子里浮现出来,弼十力猛得有想笑的感觉,在这一刻,他明白了一些东西,这是机缘、是天意,武者通神之境须上合天道,眼前就有一个机缘摆在眼前,怎知那不是上苍的旨意?

于是,他毫无犹豫将心神窥进了最深处。

那是一个广阔无比的空间,内气各行其道犹豫星辰运转,一红一黑两道气息绕着最中心的核,徐徐而动,那核,是一个气旋,它的排列方式……。

弼十力完全沉浸在了纯婴之体的奥秘中,心神内气情不自禁的全部投入其中。

那是一个黑色的诱惑。

“对不起了。”

原本双目紧闭的阿刃,突然嘴角微动,吐出了一句话。

与此同时,阿刃睁眼,猛出右掌,用最大力量,一掌拍在了自己的胸口上,如同巨石锤胸,阿刃登时面色惨白、一口鲜血喷出,可他的脸上,却满是笑意。

与此同时,弼十力身形猛抖,口角溢血。

这是一个陷井。

在弼十力将绝大部分的心神与内气用来窥探阿刃体内纯婴构造时,阿刃虽然没有办法驱动四方生死鉴做出反应,那是达到化蝶之境才有的能力,但是他可以伤害自己,让四方生死鉴本能的动起来。

那时阿刃的身体,就如同一个庞大的有巨大吸力的黑洞,将弼十力的心神内气卷了进去,虽然弼十力反应机敏,侥幸争脱了一些,但是,这种伤害是最根本处的伤害,就像是挖了一棵参天大树的根基。

虽然此刻弼十力表面上看去依旧安然,不过阿刃看到了他翻天覆地般的毁灭性伤害。

这是一场无声无息的、极度不公平的战斗。

弼十力,已经完了。

阿刃站起身来,弼十力的手没了支撑,整个身体都颓然倒地。

此刻他还有一丝意识残留在体内。

“好小子,好手段。”

他喃喃自语着,声音弱不可闻,与此同时,一丝笑意却浮现在他脸上。

纯婴之体的秘密,已然尽在掌中,几十年来日日渴望的奇迹,已然发生,真是朝闻道,夕可死矣……。

“也许我该谢谢你吧。”

阿刃蹲在弼十力的身边,脸上的表情很奇怪。

“你给了我万流归宗的残篇,又帮助我克服阴极气的反噬,你知道么,现在我使用山水初境的功力时,已经不再烦恼这个了。”

弼十力嘿嘿笑了一声,他明白了阿刃为什么一直不施用山水初境以上的功力,原来他在学着适应,那么,这个陷井是从他来这的第一天起,就开始搭建的了?

怪不得这小子总是与南之远过不去,总是要气走他,原来,一切都在他的计算之中啊。

“你武功太高,我拿你根本就没办法,下毒?不行,你是医家的老前辈,打架就更不用提了,我打不过你,可是,你给了我太多有关通神境界的知识,让我明白了质与量的区别。

“另一件很奇怪的事,就是在我阴极气入脑疯掉的时候,你从来不接近我,那可是一个纯婴之体啊,你梦寐以求的东西,毫无防备的放在你面前时,你竟然不去一探究竟?这让我开始猜测,你是不是怕我身上的某种东西呢?那是什么?很多次对话中,谈到我体内的四方生死鉴,谈到我的纯婴之体,你的眼神总会变得很奇怪,这让我又有了一个猜测,也许……。”

“于是我同时使用黑土离火两决,因为你提过,普通人使这不能相济的两决,会有走火入魔的危险,可是我不会,那是你猜的吧?所以当我装着走火入魔的时候,你还是想救我,而且,和我想的一样,你忍不住窥探了我体内的秘密,虽然我没有能力驱动四方生死鉴,可是我可以自已打自己让它做出反应啊。”

“你九成的内气与精神,都消耗在了摆脱纯婴之体的反击上,现在你虚弱的如同一个婴儿,我小看了自己体内蕴藏的力量,你也小看了吧?”

“结果,你就输了。”

“呵呵。”

弼十力笑了,他努力仰起脸,满脸的尘土让他看着有些狼狈,不过,他的淡然却有着几分超脱生死的意味。

“好深的心机,小子,我小看你了,接下来、接下来是不是要杀了我呢?”

“本来是想的。”

阿刃叹着气。

“消耗掉的,总会恢复的,我不知道你在我的身体里看到了什么,可是根据你现在的表情,我知道你已经得到了你想要的东西,化蝶之秘啊,也许一年两年或者十年八年,你会达到这个神奇的境界吧,到了那天,你还会找我麻烦的,那时候你就是一个非常巨大的麻烦了,对吧?”

“呵呵。”

弼十力也不否认。

“其实,你的行动已经决定了我是不是应该杀你,我那时已经想好了,如果在我装做走火入魔的时候,你立刻就来救我的话,我就不杀你,如果你迟疑了太长时间,就表示我应该杀你,而你给我的答案是,只迟疑了几秒。”

“这就有点难办了。”

阿刃笑着,从怀里掏出一把匕首,毫不犹豫的插在了弼十力的胸口上,再拔出来。

血,立刻就渗了出来。

弼十力哼了一声。

阿刃拿起他的右手,帮他放在伤口上,又帮他转过身,趴在地上,这样弼十力可以利用自己身体的重量来压住伤口。

“这个伤口,会在半个小时内流干你身上所有的血,如果你按得紧的话,这个时间将延长到一个小时,如果南之远能在一个小时内回来,你就不用死,如果回不来的话,报歉,你就死定了。”

阿刃的声音很平静,弼十力却笑了。

“小子,你很蠢,不杀我的话,你将会有两个敌人,我和南之远都不会放过你。”

“我只是做自己觉得应该做的事,至于是否愚蠢,那不归我管。”

阿刃摇摇头,回身走了。

“你的死活,就看天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