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七章 想做个英雄
章节列表
第七章 想做个英雄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清晨的太阳是白色的,一点都不刺眼,温温柔柔的挂在那,楚仙来仰头望着它,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他身后的房门咯吱一声打开了,楚仙来回过头,便看见头发蓬乱的楚自瑶,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揉着眼睛,出现在他面前。

“哥哥……,这么早敲人家的门,嗯?几点了?”

楚自瑶略微有些清醒过来,意识到今天实在是个意义重大的日子,因为三界五流的比斗之日就定在今天啊,想到这,困意立即飞到了九天外。

几点了?几点了!

抬头看看太阳的明亮程度,似乎……。

“六点六十。”

楚仙来颇看兴趣的等待着楚自瑶的反应。

啊!

楚自瑶一声惊呼,眼睛睁得溜圆,小爪子在空中挥舞了几下,似乎想抓住逝去的时间。

“啊!七点!啊!迟到了!”

说罢,楚自瑶回身一头扎进屋子里,楚仙来在外面掐算着时间。

五分钟左右。

梳妆打扮的漂漂亮亮的楚自瑶出现在他面前。

“四分五十六秒,又快了不少。”

楚仙来评价道。

“不许笑话我!”

楚自瑶朝自己的哥哥啮牙,以示威胁。

爱睡懒觉也不是她的错,楚自瑶可以上自天干地支百八十个星宿,下自人体的自然生理结构,给自己找出一千八百种关于睡懒觉并且迟到是正常现象的理由来。

“我没想笑话你,不过,你的扣子扣错位了……。”

“……。”

楚自瑶小脸红扑扑的纠正了自己的错误。

“自瑶。”

楚仙来微笑着,看着楚自瑶的慌乱。

“什么?”

“这个给你。”

说着,楚仙来自脖子上摘下一条项链,是一条红线,拴着一个钥匙模样的坠子,看似普通,还有几分土气,但若是仔细瞧瞧,那红线在阳光下微微的闪着莹光,似乎不是寻常之物,而那钥匙模样的坠子,却像是黑铁铸成,长短约莫半掌左右,表面很粗糙,给人一种沉甸甸的感觉。

楚自瑶看到这东西,愣了一下。

“这个东西我好像见过诶?”

片刻后,一个鲜明的印象浮现在楚自瑶的脑子里。

“这不就是那个什么什么信物,什么只有无量界宗主才能拿的破玩意么?”

“破玩意儿?”

楚仙来嘴角不禁泛起一丝苦笑。

“自瑶,我知道那次你求了父亲一天,他也没把这东西拿给你玩,但是你也不用这么说它吧。”

“谁稀罕!”

楚自瑶小嘴撅得老高,一副白送我我都不要的神气模样。

“那我就把它……扔了!”

楚仙来将链子拎起来,作势要扔。

“别!”

楚自瑶忙抓住那铁钥匙,抓过后才发觉自己失态,小脸一红,喃喃的嘟囔了一句:“扔出去还得让人打扫,太麻烦人家了,我等会儿扔垃圾箱去……。”

楚仙来满脸笑意,看着自己的妹妹,也不说话。

一种暖洋洋的,只有家人之间才有的动人感觉在两人间流动着……。

玉树临风的翩翩公子,微微低着头,眼睛里含着笑,他的妹妹,那个古灵精怪的小丫头,手中正把玩着一把黑色的钥匙,眼睛里闪着光,千百个爱不释手。

太阳把这一幕涂上了一层亮白色的光,若是将其用一副名为‘兄妹’的油画将此情此景记录下来,将是一张佳作吧。

“哥哥。”

“嗯?”

“告诉我吧,为什么?”

“你……。”

“为什么要把不动劫的钥匙给我?为什么在这个时候?你是不是不想让我去参加今天的比斗?那里会发生什么事?哥哥你……会不会出事?”

听着楚自瑶的几个问题,楚仙来面上的笑容僵住了。

“你知道这是不动劫的钥匙?”

“这太明显了。”

楚自瑶用一种晶莹剔透的目光看着自己的哥哥。“

“不动劫是只有宗主才能掌握的秘密,而这把钥匙也是宗主才能拥有的东西,两个加起来,就像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

楚仙来情不自禁的苦笑了,妹妹你的一加一,在别人那里,却是等于高深的数学题啊。

“告诉我,哥哥,我可以保证,不会意气用事,也不会阻拦你。”

楚自瑶非常理智的保证着。

“好吧。”

楚仙来无奈的摇摇头,也是时候让她知道了,毕竟,她是唯一的、可以继承无量界的人啊。

把钥匙交给她,就等于把无量界的未来交给了她,她有权利知道这一切。

“你也知道咱们为什么到这里来。”

“宗门,已经无路可走了。自从咱们的同盟——五流之中的神鬼世家,在三年前被擎天阁完全摧毁,甚至连神鬼世家的族长都被抓以后,无量界就开始直接面对着强大的擎天阁。”

“擎天阁很强,他们的实力深不可测,这三年里虽然擎天阁没有主动攻击过我们,但大家都知道,他们正在休息,等他们恢复了在与神鬼世家交战时损耗的实力,无量界就将有灭门之灾……。”

“不要那副表情,我知道你一直是抱着先下手为强的想法,并且一直指责族内长老太过懦弱,不敢与擎天阁正面相抗。”

“可你注意到没有,为什么族内九位长老相继闭关,至今仍未出关?想到了吧,在擎天阁偷袭神鬼世家以后,无量界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族内的最强战力,七位长老便连袂出动,直袭擎天阁的本家所在,是围魏救赵、也是釜底抽薪,结果……。”

楚仙来现出痛苦的表情。

“没有一人生还。”

楚自瑶捂着嘴,眼中全是难以置信。

“那时全族上下五十六人,妇孺占了一大半,能作为战力的,只有区区二十余人,这就是为什么父亲要我入不动劫的原因,自瑶,你想得没错,不动劫的确有将时间变缓的奇妙功用,劫中一年、世上一日,我在其中苦习武技,终于达到了通神之境。”

“可是这不够,九位长老哪位都是已至通神之境的高人,但他们仍死在了擎天阁内,因此父亲想到了另外一件事。”

“一个传说,这你也知道。”

“传说此处某处藏着三界五流的气脉,气数之脉,每条气脉,都关乎着各族的兴衰,这也是为什么三界五流的擂台赛,在古时无人敢轻忽的原因,因为在那个擂台上的胜者,将可以让本族的气脉压过其他各族,进而称雄一时。”

“我知道你不相信这种没有根据的玄异之说,但这是无量界唯一的一个机会了。”

“我分别与五流中天命家的宗主谈过,我们有了一个交易。”

“林家答应我重开三界五流的比斗,并且负责让其他几个世家都象征性的派出一些青年弟子,故意输给我,长老团的几位长老亦是交与他们来应付,条件只有一个,在我毁掉擎天阁的气脉的同时,将秘藏中的秘密带出来交与林家。”

楚仙来微微低下头,没去看自己妹妹的眼睛,有一件事暂时还是不能让她知道啊。

“本来一切都应该计划好的,可是我总觉得有些不妥,那个平空冒出来的神鬼世家的族长,我虽然没有见过他,但我知道他一定与擎天阁有关,我不知道他在计划着什么,所以我不能让你冒险。”

“自瑶,今天你不能去。”

楚仙来说出了心中所有的话后,很平静很坚决的望着自己的妹妹。

“我可以不去。”

楚自瑶出乎意料的好说话,楚仙来松了一口气,接着又有些诧异,这和她的一惯性格不符啊,果然,楚自瑶再度开口,问了一个楚仙来无法回答的问题。

“哥哥你只要告诉我,如何毁掉那个什么气脉?”

“……。”

沉默了一会儿,楚仙来情不自禁的苦笑起来,心中叹道老天爷为什么不给他一个又傻又好骗的妹妹呢?

“说啊?”

楚自瑶看着哥哥的沉默,就知道自己猜对了,不禁恨恨的问着。

“是血,和用通神武者的性命。”

“……!”

已经预料了几个答案,没想到得到的结果却是最糟的那个,楚自瑶愣了一下,接着眼睛着便喷出了熊熊的怒火。

先前的保证,早被抛到了九霄云外,即便是再聪明理智的人,知道了自己的亲人要去为一个如此荒唐的理由去送命,也会愤怒的难以自抑吧?

楚自瑶猛得上前一步,小爪子拉着楚仙来的衣服,像是想把楚仙来拎起来好好的教训一通,不过身高上的劣势让她的想法成为泡影,她只好象征性的前后摇晃着楚仙来,可看上去还是有几分蜻蜓撼柱的意思。

“你是白痴啊!那种虚无缥缈的话你也信!死了你一个就能救了大家么?你以为你是基督啊!”

“冷静、冷静,妹妹,你听我说,就算我不用性命去换大家的安全,我也活不长了……。”

为了安慰楚自瑶,楚仙来却说出了另外一个他不愿意让自己妹妹知道的事实,话刚刚出口,他便后悔了。

“你、说、什、么?!”

楚自瑶即便是在出离的愤怒中,耳朵也不会忽略掉任何一个信息,听了楚仙来的话,她惊得松开了手,一字一顿的问着。

“没什么。”

楚仙来低下了头,静静的否认着。

“哥哥,你知道我能问出来的,我不愿意对你用‘天籁’,是因为你是我哥哥,但如果这关系到你的生命,我不会在乎的,希望你也不要怪我。”

楚自瑶貌似冷静了下来,不过楚仙来知道她这个样子,正是怒极的先兆,这样的楚自瑶,是什么都干得出来的,而且,正像她所说的,在‘天籁’之术的迷惑下,没人能不说真话。

楚仙来叹了一声。

“自瑶,这世上的任何东西都有代价,在不动劫中之时,我虽然比别人多拥有了几十年光阴,但是这些时间,都要在我的生命中扣除,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我大概还能再活几年吧。”

“不、不可能!”

楚自瑶今天已经被惊吓了无数次,但没有任何一次像现在这样让她感觉到了一种近乎于绝望的恐怖感。

“哥哥你在骗我,一定是的,你的样子还那么年轻,你看看你的皮肤,又光又滑,比我还好,这不可能,不可能的,对吧?”

看着用哀求的眼神瞅着自己,犹如小狗一样可怜的妹妹,楚仙来闭上了眼睛。

“承认吧,自瑶,这一切都是真的,我撑不过十年的,任何人都没有办法救我,因为那是寿数,每个人能活几天是老天爷注定的,我的那部分已经用尽了,至于相貌,也许是种补偿吧,至少我不用像个老头子一样死,这不是挺值得高兴的么?”

“……。”

楚自瑶已经说不出话来了,理智告诉她哥哥说得都是真的,而感情却是一万个不相信,恐惧让她没有办法动弹。

楚仙来温柔的,用双臂抱着自己的妹妹。

“假如我的死,能让父亲和你,还有无量界的族人们得到永远的守护,我就一定会这么做的,你不明白么?哥哥很自私,没经过你的同意就把自己的性命换了出去,是我不对,你能原谅哥哥么?”

“哥哥自小就很笨,还很懦弱,一直被别的小孩子欺负,还记得么,小时候你总是去替哥哥报仇,我还记得你把欺负我的一个家伙推进茅坑,让他臭了整整一个月……,呵呵,妹妹,你比哥哥强多了,无论是智慧还是勇气,你都比我多。”

“有时候你故意上我的当,故意让我责备你,我都知道,你不想让我觉得自己太笨,对吧?”

“别否认,我都知道。”

“你也应该明白我的心思,我一直想做个英雄,一个能在危难之际挺身而出将敌人打跑的盖世英雄,搭上性命也无所谓,因为,所有人都会因为我的死而痛哭流泣,所以我才会进无量界,现在,一个做英雄的机会就在眼前,你忍心让哥哥从小就拥有的梦想破灭么?”

“不……。”

楚自瑶满脸都是眼泪,她毫不在乎形象的咧嘴大哭着,一双手,紧紧的搂着楚仙来的腰,似乎一松手,哥哥就会消失掉。

正因为她明白她无法阻止,所以才会如此悲伤。

“对不起。”

在楚自瑶耳边轻语了一句,然后,楚仙来的手按在妹妹的头上,轻轻的输了一道温醇内气进去,楚自瑶立刻软倒在地。

“好好睡一觉吧,睡醒时,你就安全了。”

楚仙来抱起楚自瑶,将她放回自己的床上,然后,轻轻的吻了一下她的脸,起身,出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