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八章 始动
章节列表
第八章 始动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迎着早上**点钟的金黄太阳,许仙哼着小曲,摇摇晃晃的向斗场走去,所谓斗场,就是在三界五流共尊为‘先师’的那位前辈的建议下,建起的一个竟技场,供三界五流比试使用,那位前辈的意愿是将争斗局限在这个小小的范围内,以减少伤亡和无谓的牺牲。

斗场有个好玩的名字,叫‘天秤’。

传言中若是某个宗派的弟子在这个‘天秤’上取得优胜,打败了所有的对手,那么将在其门派的‘天运’上加上一块重重的法码,进而让其门派在势力上压过其他几派,在世间独秀。

天运?

许仙想起这两个字,嘴角不禁露出一丝微笑。

那份绝秘资料上显示,‘天运’的根本在于青石板下的‘气脉’,那八道气脉各对应着八个宗派,谁抑谁扬,全看青石板上各宗弟子的本事。

胡扯……。

许仙根本就不相信这回事,在他看来,这全是那是智能通天的‘先师’,为了分离崩解八派势力做作的努力,八派千年来的实力,对凡人的世界来说,显得有些恐怖了,‘先师’的这个‘天秤’之策,成功的将这些力量转为内斗,而且是不波及外界的内斗。

有了此‘天秤’以来,三界不再是铁板一块,五流之间亦是不再合谐,两股敌对的势力突然间没了凝聚力,于是只好各自为政,八个宗派之间,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一时间谁也不敢妄动,几百年的时间,就在这样的默契的和平中走过来了。

一个聪明绝顶的计策,就保了几百年和平,那位‘先师’还真是了不起啊,不过,再了不起也是几百年前的陈年旧事了,新的时代,应该有新的英雄,而只有乱世才能出现英雄,今天,就是和平的结束。

让乱世快一点到来吧。

想着明天就将迎来铁血飞扬的激情年代,许仙的步伐又轻快了不少。

今天理应是个特别的日子,一个值得记念的日子。

八点半左右,许仙来到了竟技场。

比足球场还大的青石场附近,人影却是寥寥无几,许仙远远的便看到这时没有几个人在,他还有点不相信,这种热闹,三界五流决定气数的比斗,在园内的五流弟子理应是不想错过才对,怎么就这么几个人?

走近一看,许仙才确定自己果然没有眼花,此处真是只有小猫两三只。

只见青石擂台的边缘,站着不到十个的五流少年子弟,这些人许仙都认得,有六七个是天命林家的门人,济世医家只有两人,而四方杂家呢,更夸张,只有一人。

这可真是奇怪。

四方杂家还好说,他们的计划是来个爆炒七道,用炸药将其他流派的门人子弟炸个七零八落,只来一人也算正常,想必其他的四方家杀手正在不远处埋伏着,等待着捕杀漏网之鱼。

天命林家来此的人数相比之下要多一些,许仙在人堆里看到了林海,他朝林海笑笑,林海却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继而转过头去。

那也是一个弃子啊……。

许仙讪讪的笑了,摸着自己的鼻子,他再左右看看,却是没见到林紫宁的踪影。

她去哪了?

做为这个计划的执行者,林紫宁应该是不会缺席的,可她又不会武功,那么,一定会躲在某个安全的地方,偷偷观察吧。

林家对各种科学技术一向是相当热心的,在雄厚资金的支持下,某些技术在他们手里亦是有了长足的进步。

弄一些监控器材、甚至间谍卫星来监视场中的动向,对他们来说,只是小意思。

林紫宁身无武技,理应是不应该出现在这种凶险之地的。

这就可以解释林紫宁为什么不在了,而这个举动,林紫宁并没有通知许仙,做为盟友来说,这种表现还真是显得有些冷淡啊。

许仙叹了一口气。

这说明天命林家对于自己的站位还是没有确定,是倒向济世四方的两家联合,还是倒向擎天阁,林家自己都不太确定吧。

也正该如此,因为擎天阁并没有表现出让人信服的实力,准确的说,除了许仙之外,擎天阁根本什么都没有拿出来。

但如果因此而小看了擎天阁的话,那就是大错特错了,天命林家应是对擎天阁略有了解,才会对许仙表现出一点诚意,没有把他那异想天开的计划拒之门外。

可是林家不知道,擎天阁是个以强者为尊的世界,它根本就没有重视什么三界五流的比斗,在它看来,实力才是一切,拳头大就是硬道理,什么气数天运,都是狗屎,而把许仙派到这里来的目的,不是为了夺得什么运道,而是派他来送死的。

许仙是权利斗争的牺牲品。

擎天阁的实力远不止这么一点。

如此想着,许仙突然咧嘴冲天一笑,接着大嘴几张,像是在说些什么,却没有声音发出。

半里外的一座七层高塔上,林紫宁面前的屏幕,出现了许仙的这个怪异举动。

“他说的是……。”

旁边一个能够读唇语的林家弟子正欲解释,林紫宁却笑道:“不用说了,我知道,他说的是‘早上好’”。

那林家弟子一愣,心道林大小姐什么时候也会读唇了?

是啊。

早上好啊。

林紫宁看着远处的许仙,心中思量着,不知道场中的那些人,有多少人能看到明天的太阳……。

擂台边。

看到许仙来到,青石擂台边上,几个世家子弟都恭声的称呼道:“宗长。”

哦,对了。

许仙总会忘记自己的宗主身份,他是神鬼世家的宗主啊。

想起得到这个宗主身份的过程,真是有点莫名其妙。

老头明摆着已经是个废物了,武功被废,又被囚在暗无天日的水牢里,却仍有本事预测到未来的某些事,还说得奇准无比,他说许仙能替他报仇,能颠覆擎天阁的统治者,许仙虽然自己拥有这个念头,但被人说出来了,总会是有些吃惊的,再加上那老头帮他渡过了几次危局,许些也有些折服,便接下了神鬼世家宗主的这个烫手名号。

当然,还有两个赠品,一是那把名为光阴的小刀,二是一个大秘密。

为了这个秘密,许仙才会来到这里。

意识里再次确认了自己的身份,许仙努力摆出身为宗主应有的尊严,干咳一声,向那个济世医家的弟子开口问道。

那医家弟子,应该是名为皇甫凌吧。

“医家的其他几位呢?怎么就你们两个人在场?”

两个人,指的是皇甫凌和皇甫歌。

皇甫歌认识许仙,应该说不止认识,还交过手,皇甫歌还可耻的输了,输得莫名其妙,因此对于眼前这个怪异家伙,皇甫歌爱理不理的白了他一眼。

皇甫凌可不会如此无礼,对于许仙的问题,他是这样回答的。

“其实我也不太知道,昨天晚上本家突然发来信息,要所有弟子,立即起程返回医家,不得有片刻耽误,除了我,嗯,十五妹是自己要求留下的,没办法。”

皇甫凌一边说,一边觉得这答案真是怪异,明明是重要的比斗在即,医家竟然做出此等行迳,等于自动放弃了战斗,虽说几个医家弟子在武技上不及三界传人,但也不能如此轻易的放弃啊。

这所谓的比斗,从头到尾,都是如此的怪异。

“哦。”

许仙心中亦是疑惑不已,他并不知道林家与医家在背地里达到的协议,不过场面话他还是说了一句:“也许是医家有事吧。”

“大概吧。”

皇甫凌点头同意,两人心中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医家此举,摆明了是为躲避一些什么。

许仙早听说医家当代家主是个老狐狸,诡计多端,难道他知道了今天将有的变故?

“奇怪的是,四方家也只来了唐一一人。”

皇甫凌瞅瞅立在角落里的唐一,低声道。

“也许四方家的本家也有事吧。”

许仙毫无诚意的猜测着。

“园内有近百五流年青子弟,竟然没有一个来观战的,也是很奇怪。”

皇甫凌又道。

“也许大家都有事……。”

许仙看看周围,想想资料里提及的,以往三界五流比斗之时,比武者数十,围观者逾千,再瞧瞧此刻的冷清,除了有三界五流已然末落的感慨之外,还一脚踩空时那种空荡荡的讨厌感觉。

似乎有人在算计什么呢啊……。

但是无论如何,既然已经走到这一步了,就再无退路可言,要么就此拿到可以翻身的赌本,要么一注输得干干净净,没有第三条路可走。

这种生死关头,许仙却莫名的兴奋起来,他生来就是一个赌徒,越大的赌注越喜欢,结果并不重要,他最享受的是在把一切全都押上后,色子旋转时,输赢不知,这一刻,无与伦与的刺激啊,他喜爱这种感觉超越世上的一切。

这一边许仙在兴奋着,而那一边,皇甫凌却凑到了皇甫歌身边,好言好语的商量着。

“十五妹,听我说,你还是回去吧,家主的命令里,特别提到了你的名字,说你必须回去。”

皇甫歌斜了皇甫凌一眼,没理他,转过身去,给皇甫凌一个无情的背影。

“十五妹,你不回去,我不好交待啊,仁哥儿都已经失踪了,如果你再有什么意外的话,医家可真是损失惨重……。”

皇甫仁失踪,这是昨天晚上的事,医家本家那边在信息传达不到皇甫仁手里后,才把命令下达给皇甫凌,那一纸命令,短短的几句话,但字里行间,都透着一股决然的味道,这让皇甫凌有了一种不妙的预感。

是皇甫仁的失踪才促使医家下的这道命令么?

那这小子岂不是凶多吉少了?

虽说皇甫凌与皇甫仁一直交恶,但那都是人民内部矛盾,真是外敌到来的话,皇甫凌自信能够尽弃前嫌共同对外的,此刻皇甫仁骤然失踪,皇甫凌心中确实有几分担忧。

“知道老头子为什么强调我必须回去么?”

皇甫歌转过身来,突然问道。

“为什么?”

“因为他知道我不会回去,所以才会说这种废话。”

“啊?”

“但是废话再多也是废话,加重点也是一样,明白了吧?”

“……。”

真是很无赖的作风,皇甫凌知道自己拿她没办法,这世上又有几人能奈何得了皇甫歌呢,算了。

不过……。

皇甫凌上下打量了一下皇甫歌,这丫头今天扎了两只横向的扫帚辫,象征着她这几天越来越火爆的脾气,几绺头发垂在额前,因为遮了眼睛,所以皇甫歌狠狠的将它们撩到了耳后,眉毛高高挑着,弯弯的眼睛瞪得老大,眼里全是不耐烦,她这副模样,就差在左边脸蛋上写‘我很烦’,右边脸蛋上写‘别惹我’了。

似乎处于暴走边缘啊,这丫头。

皇甫凌掐着下巴,若有所思的想着。

查觉到了皇甫凌窥探的目光,皇甫歌挑畔似的回瞪着他。

“怎么着,没见过美女啊!”

呵呵。

皇甫凌干笑着,移开了目光,他可不想做为名为‘暴走丫头’的人形暴力机器下的牺牲品。

沉默了一会儿,皇甫凌心中的疑问越来越大,他看了看皇甫歌,终于忍不住开口。

“十五妹,你坚持留下,不会是……为了何刃吧?”

这句话一出口,皇甫凌就有点后悔,但是他知道自己必须要问,眼前这个丫头,是他在医家最亲近的人之一,医家之人虽然同姓皇甫,但族系不同,也就有亲疏之分,自小便少有母亲照顾的皇甫歌,几乎可以说是和皇甫凌一起长大的,虽说两人年龄相近,但皇甫凌总认为自己比皇甫歌成熟许多,事实么,也是如此。

所以,皇甫凌看着她,就如同看着自己的亲妹妹。

对于自己这个不太懂得人情事故的妹妹,皇甫凌心中全是怜爱,而最近她与何刃之间发生的事,更让他一想便觉得纠心。

这男女之情,谁对谁错,皇甫凌自己不甚明白,也不想去评说,但既然何刃已经做了决定,皇甫歌便不应该再继续沉迷下去,如果此次这丫头真是为了何刃才留在的这,皇甫凌自觉应该好好劝劝她。

听了皇甫凌的问题,皇甫歌的有一瞬间的失神,下一刻,她的表情立即锋利起来,像是一把出鞘的刀。

“没错。”

皇甫歌给出的答案很干脆,也很冷静。

听了这个干脆的答案,再看看如此冷静的皇甫歌,皇甫凌才觉得这丫头的态度不太正常,正因为冷静,所以不正常。

“你真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何刃他已经放弃了你……。”

“我知道!”

皇甫歌高声叫道,心里,或者是身体里某个地方,有闪电般的痛楚划过。

“我知道他的选择是什么,我、我也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他现在失踪了,我不能不管他你懂不懂,我们、我们就算不是那种关系,我们还是好朋友铁哥们啊,你懂不懂!”

懂不懂?

你自己才不懂吧。

皇甫凌黯然,执迷不悟四个字是这丫头此刻状态的最好形容词,明明已经被伤透了心,还是放不下,说是兄弟情谊,能骗得过谁呀?也只能骗骗自己而已。

这个笨丫头。

“你……,好自为知吧,如果何刃再伤你的话,我一定不会放过他。”

皇甫凌看着倔强的妹妹,心中也不知是什么滋味,但是无论如何,他还是希望她幸福的,必要的时候,他不惜用某些手段来帮助她获得这种幸福。

皇甫歌咬着嘴唇,双手插在牛仔裤里,昂着头,一声不吭。

此刻已是早上九点。

本来只是约定今天进行比斗,可是没说几点,但按照以前的规矩,是以场边立着的一根日暑为基准,当暑针停在特定的时刻——大概是现在的八点,便百鼓齐鸣、鞭炮彻天、众家弟子齐声高唱,迎来这一场犹如盛大节日般的擂台赛。

而如今,没鼓声没鞭炮也就罢了,竟然连比斗的参与者都缺了一方,这叫此次比斗的名义司事高崎如何不郁闷。

一个高高瘦瘦的老人,正站在高崎左侧,这老人穿着一身黑色唐装,面上有一层淡淡的死灰色,即便是站在太阳底下,也给人一种看不太清楚样貌的异样感。

这老人正是五老之一的渡边,他练得是万流归宗中的焚木一篇,几年前走差了路子,得来了这副犹如死尸般的面容。

渡边抬眼看看太阳,又瞅瞅高崎,冷哼了一声,开口道:“高崎,三界传人怎么还没到,时辰已经过了,你这个司事,是怎么办事的?”

他的声音干涩刺耳,犹如指甲刮过黑板,听得人浑身汗毛倒竖。

“脚长在那小子自己身上,他要是怯战不来,我有什么办法!”

高崎心中火气也是不小,这一次比斗的策划上,事事不尽如人意,五流均反对模仿以前盛况大事铺张也就罢了,现在场边的各流弟子也只来了那么几个,这真叫他这名义上的司事面上无光。

“别吵别吵,万事以和为贵、以和为贵。”

这和稀泥的矮胖老头,便是三位仲裁的最后一位,成方圆。

成方圆的确人如其名,可方可圆,不论情势如何变化,他均是笑颜相对,大嘴一咧,红光满面,颇有几分大肚弥勒佛的乐天模样。

他练得是万流归宗的覆水一决,水利万象、厚德载物,久而久之,人也成了这副无所谓的模样。

哼!

高崎与渡边均是一声冷哼,相互盯了一眼,各自别过头去,不看对方。

“别让小辈们看了笑话啊……。”

成方圆从怀里掏出一抹绢帕,不安的擦着自己额头上的汗,一边擦,一边向远处望着,突然他神情一振。

“来了来了,楚仙来到了!”

成方圆长老的热烈期盼中,楚仙来终于翩然登场。

看着楚仙来悠悠闲闲的到场,许仙心中暗气,本来他以为自己来得够晚了,没想到楚仙来架子比他还大。

真是令人气愤。

走近了,许仙这注意到,楚仙来今天还是一身月白色长袍,长幅宽袖,飘逸若仙,一条莹绿若一泓秋水的腰带围在腰间。

许仙注意的,第一是楚仙来是单独一人来的,他的妹妹楚自瑶并未同他一起来,那女孩也是一个麻烦呢,许仙开始猜测起,是没来,还是来了正在某处埋伏着呢?按理说不应该,无量界做事以光明正大出名,从来不屑得用一些猥琐手段,这也正是他们这些年来逐渐末落的原因。

第二,许仙把目光落在了楚仙来腰中围着的那条腰带上。

准确的说,这不是一条腰带,而是一把剑。

眼儿媚?

脑子里闪过这个熟悉的名字,许仙情不自禁的咽了一口口水。

这眼儿媚,可不是一般意义的兵器,而是一把传自古时的神兵。

现代许多人都有这样的想法,那就是科学在进步,锻造技术日新月异的发展着,古代那些所谓的神兵利器拿到现代来,未必及得上自家厨房里的那把破菜刀。

也的确如此,古代的普通兵器,的确很烂,可若是神兵,那就不一样了

在擎天阁的武技资料中,记载着许多种非常神奇的锻器法门,以身养剑、以血砺剑、以命成剑,这些看似无稽的传说,应是确有其事的,甚至有专门为锻剑而创的通神武技,当然,以上种种神奇妙法,最终都流落在岁月的长河里,消失无踪,给后人留下的,只有许多个名字,以及一些无坚不催的传奇。

眼前这把‘眼儿媚’,就是传奇的一部分。

泓若秋水,折千器而自身不损一毫。

拥有这样的评价,怎么能不让许仙流口水。

修炼到通神境界的武者,这世上已经几乎没有可以执着做为武器的东西,寻常物件儿,也实在是不堪大用,庞大的内气在其中经过几回,便能够将其轻易震断,更别提通神武者的内息各有特色,有烈如火的、有可以腐蚀万物的、有强极无匹有若洪水爆发的,更是加快了催毁手中武器的速度。

唯有古时遗下的上古神兵,那种专为通神武者制造的武器,可以经得起这种折磨,再高级一点的,专为某种武技锻造的超级兵器,甚至能将原本武者十成的力量,发挥到十二成或者更高。

楚仙来此刻腰中围着的这把‘眼儿媚’,就是专为无量界秘技‘风莲剑歌’设计的神兵。

以上信息自许仙脑中掠过,许仙心头一冷,随即开始强烈的嫉妒起楚仙来。

奶奶的,咱们名字里都有一个‘仙’字,凭什么我自小就受欺负被众人排挤,长大了还要被人往陷井里推,当炮灰使用,你却拥有整个无量界的支持,这种宝贝都拿在手里。

不公平!

老天不公,看老子把它纠正过来!

许仙这边正恨着,远远的,楚仙来向这里望过来,许仙立即堆出满脸笑意,望了回去。

许仙和楚仙来,两个人的目光一碰,转瞬便分了开来,之后,楚仙来笑意在嘴角蔓延,许仙却是不再笑了。

这时,楚仙来大步上前,走到青石擂台上的高崎面前,抱拳道:“崎老、渡老、成老,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别说废话了,开始吧。”

高崎冷哼一声。

“好。”

楚仙来又是一礼,接着便转而望向五流众弟子。

“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