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九章 儿戏
章节列表
第九章 儿戏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说是五流众弟子,其实也就那么十来个人,楚仙来抱拳示礼时,才注意到这边的人马着实少了那么一点。

一、二、三、四……十?

只有十个人?

虽然已经与天命济世四方三家宗主商议过故意放水输掉比斗的事,但楚仙来心中仍是有点不安的嘟囔了一句:这做得也太明显了吧?

看许仙向这边抱拳请战,五流弟子均是回礼。

“咳!”

高崎高声干咳了一声,将诸人目光都吸引到自己身上后,他才开口道。

“因五流各宗主以及无量界的意见,把古时‘天秤演武’的规则改了一下,由五场决胜改为一场,以武技高低决定胜负,现在五流可以各派一位代表上台来与无量界传人楚仙来比试,若是五流任何一人能胜,则胜者即为五流,若是楚仙来胜,则胜者为三界。”

青石擂台上的比斗,在古时有个独特的名字,名为‘天秤演武’,天秤,指的是这方擂台,演武,除了指以武论英雄外,还有‘演五’的含义,五艺决胜。

昔日那位先师费尽心机创立了比斗的条目规则,这五艺,兼顾到了三界五流各自善长的绝技,可算是一种绝佳的平衡。

恐怕先师没有想到的,几百年后这规则会被人改成这副简陋模样吧。

“现在,比斗开始!”

随着高崎的一声沉喝,沉寂百年的天秤之上,将迎来新一轮的胜负之战,这场貌似简陋的比斗,背后却掺加了太多的心机和算计。

“谁先来?”

高崎向五流弟子问道。

五流弟子们相互望望,在场之人虽少,但十人之中,也有着济世天命四方神鬼这四流的子弟,可算是近年来五流之间一次空前规模的聚首了。

这些青年人都是世家子弟,从小便被灌输了世家荣誉和利益高于一切的道理,虽然这次比斗看起来有些儿戏,但他们仍是代表了各自的世家,谁也不想丢了自家的脸,因此都不想妄动。

“我来!”

皇甫歌见身旁众人皆是一副胆小模样,不禁心头鄙视,高呼一声,就要上台。

这时,一人拦住了她。

“师姐,还是让我先来吧。”

那人正是四方家的唐一。

皇甫歌从来没有礼让的习惯,因此她用很凌厉的眼神盯了唐一一眼,口中干干脆脆的蹦出两个字。

“让开!”

唐一笑了笑,他的长相很普通,是扔到人堆里再也捡不回来的那种,应该说,四方家的年轻弟子均是这副模样,但他笑的时候,却显得特别的诚恳。

“师姐你武技比我高强,正应该押后做大将才对,小弟我先上去替师姐试试他的实力,到时师姐也能多几分胜算。”

皇甫歌是出名的吃软不吃硬,一听唐一自贬夸她,虽然心知这是唐一的恭维话,但是仍觉得心里舒坦,也就不好和唐一争夺谁先谁后的问题了。

“好吧,你打头阵。”

皇甫歌小手一挥,将军似的命令自己的士兵先上。

“谢谢师姐。”

唐一可真是恭敬到家了,向皇甫歌抱拳一礼后,这才从青石擂台旁的台阶上走上了擂台。

这擂台只有一米半高,只要是练过几天武技的,都可以用漂亮的姿势飞身而上,而这唐一,却是老老实实的从台阶走上。

楚仙来看到唐一的举动,不禁有了几分戒备。

武者最难练的就是心态,一个心态平和、不焦不燥的武者,至少不是寻常对手。

待唐一来到面前,楚仙来抱拳道。

“无量界楚仙来。”

“四方杂家唐一。”

唐一亦是抱拳回礼。

“请!”

楚仙来笑道。

“好。”

唐一点点头,拉来架式,双足一前一后,右拳回收,左掌虚伸,面容肃然。

楚仙来看着唐一的架式,心头略有些疑惑。

四方杂家善长武技的只有逆火一脉,而这逆火族系是以盛产杀手闻名于八道之间的,他们有一种名为‘大暗杀术’的奇异手段,传说其中包罗万象,有一千八百种致人于死地的神秘手段,种种皆是厉害无比。

这唐一,摆出的架式虚不着力,处处皆是破绽,难道是什么奇门绝技的起手势?

如此想着,楚仙来便打起精神,以心神锁定眼前的对手,只要唐一稍动,楚仙来便自信可以用雷霆手段击败他。

心神锁定,是通神武者才有的气息感应,普通武者只能查觉到对方的气息强弱,而通神武者的心神锁定,却是可以了解到对方一举一动的先兆,进而占尽先机。

楚仙来虽然武技已至通神之境,自信世间少有敌手,但这次比斗事关重大,不由得他不小心。

可是,唐一不动。

面对着楚仙来无孔不入的心神锁定,唐一却是不为所动,任凭楚仙来的心神在自己身上来来回回的巡视,也不阻拦,也不抵抗。

两人不言不动,三位长老能看出楚仙来的高明,亦是猜不透唐一的后招,但台下的几个人却是看不懂。

看两人自从抱拳见礼开始,便拉开架式大眼瞪小眼的傻站着,都已经站了足有五分钟,皇甫歌有些不耐,便双手围在嘴旁,聚成喇叭状,喊着。

“楚小子,别傻站着啊,揍他啊!揍他啊!他吓唬你呢!”

此言一出,周围几人不由得用诧异的眼光盯着她,心中都冒出一个问题。

这家伙是帮哪边的呀?

皇甫凌不由得额头冒汗,抓住皇甫歌的衣角,狠狠的拉了一下。

“丫头,注意点时间场合好不好?”

他在皇甫歌耳边低声言道。

皇甫歌武技不高,纯粹是主观上的臆测,却道出了事实的真像。

听了皇甫歌的话,楚仙来猛然醒悟,为什么他猜不到唐一的后招,不是因为这小子高深莫测,是他根本就没有动手的意思。

换句话说,唐一从头到尾,就是拉开个莫名其妙的架式,然后站在那,等着被人识破。

竟然被空城计给忽悠了!

楚仙来不禁心头冒火,他举步、挥掌,正要手底下见个真章,却见那唐一猛得后退几步,收足恭立,拱手。

“无量界传人果然厉害,我败了!”

啊?

楚仙来一愣。

搞什么?

他脑袋里冒出几个硕大的问号。

他不解,几位长老亦是不解,台下诸家弟子更是莫名其妙。

猜测却是有了一大把。

“这唐一挺厉害的呀,竟然能和楚仙来打上五分钟才输,而且还输得一点伤都没有,真是高手!”

“什么打上五分钟,他们瞪眼睛瞪了五分钟吧,哪里动手了?”

“高手过招讲得是气势,楚仙来是通神之境的绝顶高手,这唐一,恐怕也在同一境界吧!”

“……是么?”

这是林家几个弟子间的窃窃私语。

而在台上,几位长老均是高手,略微愣了一下之后,随即想明白了一切,两人之间没有交过手,那唐一纯粹是在玩心理战术,却把楚仙来给吓住了足有五分钟,赚足了面子。

……真是乱七八糟。

高崎无奈摇头。

“第一场比试,无量界传人楚仙来获胜,下一个。”

他只有这么说了。

楚仙来立在擂台上,看着唐一走下擂台去,虽然这场比斗的胜利者是他,但他却有点挫折感,想着刚才唐一玩的虚张声势之计,他恼火之外,还有几分欣赏之意。

这唐一,不简单啊。

高崎喊下一个的声音刚落,便有一道身影窜上台去,这人的身影去势绝快,倒像是想抢在什么人之前一样。

待此人在台上站定,台下诸弟子才看清,这人竟是皇甫凌。

看到皇甫凌在出现在台上,正欲抢身上台的皇甫歌顿时跺足不已。

“卑鄙!”

刚才皇甫歌正欲起身,便被皇甫凌在背后一指点在腰部穴位上,皇甫歌浑身酸麻了两秒,这时皇甫凌已然趁机上了台。

“济世医家门人皇甫凌领教阁下高招。”

皇甫凌没理台下跳脚大骂的丫头,而是对楚仙来拱手道。

“请了。”

楚仙来回礼。

皇甫凌倒是没耍什么花招,老老实实的打起了医家‘傲世四决’中的‘逆水行舟’之拳。

这套拳法势大力沉,也算是上品的武技,可是在面对着楚仙来时,却是丝毫威胁没有,因为楚仙来的段数实在是高出皇甫凌太多。

楚仙来也没有用出‘风莲剑歌’等通神武技,而是陪着皇甫凌走了一趟拳脚功夫,毕竟两人也算是旧识,楚仙来也不想让皇甫凌输得太难看吧。

不过,皇甫凌最后关头施展出的‘十方棋’这套武技,也给了楚仙来一点惊喜。

他是通神武者,自然能看出这套以心神寻找敌手气机虚弱处、进而一击致命的厉害招数,其本意就是在模仿通神之境,让‘练气’级别的武者可以用出类似通神境界的武技,这种奇思妙想,实在是令人惊叹。

祭出了自己的最高水平‘十方棋’,却仍是徒劳无功,看楚仙来轻松自如的神色,皇甫凌已知二人之间的距离实在是天差地远。

既然如此,也就不用比了。

皇甫凌暗叹一声,略退一步,拱手道:“阁下武技高强,在下自愧不如。”

“承认了。”

楚仙来笑而回礼。

皇甫凌下了台,迎接他的,是名为‘皇甫歌之怒’的狂风骤雨……。

这时,台上高崎已然再次宣布。

“第二场,也是无量界传人楚仙来获胜,楚仙来,你要不要休息一下。”

“不用。”

楚仙来微微摇首,这两场,他一点真功夫都没使用,就如同小孩过家家一般轻松自在,哪里用什么休息。

“下一个。”

高崎懒洋洋的喊了一声。

也不怪高崎提不起兴趣来,这次比斗实在是乏味至极,楚仙来的武技如此高明,五流年青一代中自然难逢敌手,偏偏五流对这次比斗的态度暧昧不明,似乎全是应付,强弱之分如此明显,的确让人看得无聊。

四方杂家与济世医家的弟子已经上过台,擂台下只余天命林家与神鬼世家,偏偏这两个世家的弟子都没有上擂台的意思。

沉寂了三分钟。

高崎忍不住问着:“你们究竟谁先上台?”

“林家的师兄们先来好了。”

许仙双手抱胸,两眼微闭,神态悠闲,似乎在晒太阳,听了高崎的问话,这才悠悠的来了一句。

林家几个弟子相互看看,这才有个男弟子略显尴尬的言道:“林家的代表还没到,还是神鬼世家先来吧。”

还没到?

高崎听了这话顿时火冒三丈,这帮兔崽子们是不是架子太大了!这他妈的算什么‘天秤演武’,一个个的都像是来演戏的明星大腕,来得一个比一个晚,上台后的表现却是一个比一个差!

他此刻真想撂挑子甩手不干,不过看看身边渡边那嘲笑的眼神,和故意的嗄嗄笑声,却明白自己现在是骑虎难下了。

“林家的代表什么时候到!”

高崎强忍怒火,冷着声音问道。

“……不知道。”

几个林家弟子均是躲避着高崎锋利若刀的噬人眼神。

“神鬼世家先来吧!”

高崎对着许仙言道。

“我现在状态不佳,正在调整,不能开打。”

许仙依旧是满脸的悠闲。

高崎却是气得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他一边在心里告诫自己不要发火,不要让渡边看了笑话,一边用尽量平静的语调问许仙。

“你,什么时候能调整好状态!”

“快则半个时辰,慢则三五个时辰,不定。”

许仙的表现真是如同大爷一样,甚至连眼睛都不睁。

冷静、冷静。

高崎觉得自己就要爆炸了!

“你、慢、慢、调、整、吧!”

一定一顿的说完这句后,高崎转身便走,一路上,清脆的石头碎裂声传进在场诸人的耳朵,诸人愕然看去,只见高崎走的这一路,每一脚落下留有石头的龟裂纹,这一脚一脚的,怕是脚脚均有千斤重吧。

这老头要气疯了……。

“那我先来吧。”

一个清越的声音传进在场诸人的耳朵里,大家循声望去,只见一个全身黑袍、面罩遮脸的瘦弱人影,正站在擂台的另一边。

看见他,林家几个弟子都是松了一口气。

几位长老也见过此人,所以他们心头略微有些疑惑,这人不是天命林家的圆命师言盟么?

几天前他还分别拜访过三位长老,对于此人,几位长老均有印象,让他们疑惑的是,这言盟似乎不会武技啊。

在众人的疑惑目光中,言盟慢慢的走到擂台这边有台阶的一侧,再一步步的走上擂台,这时已经不止是几位长老看出来了,皇甫凌等人也看出此人绝对是身无武技的。

他上去干什么啊?

大家均是满头的问号。

只见这言盟,上了擂台后,并没有直接走向楚仙来,而是环着擂台,慢慢悠悠的转了一圈,在几个位置上稍停了一下,俯身扔下了一些东西,再走到三位长老面前,对他们各自恭身一礼。

最后,言盟这才来到楚仙来面前,抱拳,然后用略显疲惫的嗓音道了一句。

“天命林家认输了。”

此言一出,所有人皆愕然,高崎当即暴走,他几大步跨到言盟面前,声音中全是愤怒。

“你这小儿,怎可如此儿戏!”

“不儿戏又怎么样,场中之人,谁能打得过他。”

言盟声音平静,他指着楚仙来,“此人已至武道极境,就算三位长老,也未是他的对手。”

扔下这一句,言盟绕过高崎,走至擂台边缘,他并没有走下擂台。

高崎被言盟的话吓了一跳。

三位长老,也未必可以击败楚仙来?

这时,只听一声昂然长笑。

“终于该我出场了!”

发出笑声的,是许仙,他自认此举有几分英雄豪气,但是,听在别人耳中,怎么听怎么像是小人得志时的笑声。

一边笑着,许仙一边走上了擂台。

看着许仙,楚仙来的目光顿时庄重起来,高手间自有气机感应,这所谓的神鬼世家宗主,是个劲敌啊!

许仙登上擂台,是一个引子,牵动了原本潜伏的局势,在这一刻,所有人都有了动作。

唐一微微退后几步,消失在树丛里,这时,早就注意着他的两名林家弟子,悄悄跟了上去。

其余的天命林家五名弟子,亦是轻轻的移动着,走至擂台旁。

皇甫凌从怀中掏出一物,那是一只青翠环佩,宗家传给他的任务只有一个,就是将这环佩交于擂台上的最后胜利者。

擂台边上的言盟,紧紧的握住了怀里的九九圆命盘,那白玉盘中,上空浮着的朦朦尘灰已然聚成五色,赤绿黄蓝紫,在盘面上的悠悠浮动着,犹如五条小鱼。

而此刻,刚才言盟驻足停留的两处位置,亦有微微的莹光闪现着。

许仙哈哈大笑着,上了擂台,他手上脚上的铁连,叮当作响。

“楚仙来,打个赌吧,你猜猜你腰上围着的‘眼儿媚’,能不能斩断我这地火熔铁所铸的‘天囚’。”

“天囚?”

重复着这两个字,楚仙来眼中现出凌厉的光。

“你是擎天阁的人!”

“你应该早就知道的吧,就算你猜不到,你那个号称小天才的妹妹也应该能猜到吧。”

许仙微微笑着,嘲笑楚仙来的迟顿。

“有那么一点。”

楚仙来手按腰间,一声如同凤鸣九天的清啸后,他手中已经有了一把美丽的夺人心魄的长剑。

那就如同将一汪碧水持在手中,剑上流动着莹莹的波光,那光,无比清郁,微微抖动时,向四周泛着水波纹一样的涟漪,这剑是……活的?相信第一眼看到此剑的人,都会有这种疑惑。

“真幸运,我拿着此剑杀的第一个人,竟是擎天阁的魔头,这一身武技,总算没有白练,这把神剑,也总算没有辜负。”

楚仙来的恨意流露无遗。

“谁杀谁还不一定呢。”

许仙嘿嘿一笑。

两人这边自顾自的说着话,场上的三位仲裁却是愣了,怎么回事?这许仙难道不是神鬼世家的人么?怎么突然变成了擎天阁的弟子?

这两人无论是谁胜了,不都是三界胜过五流了么?还有必要再比下去么?

高崎心中仍然思量着比斗的事情,他却不知道,从此刻开始,那个所谓的‘天秤演武’,已经彻彻底底的成了一个笑话。

没人在乎它。

许仙与楚仙来慢慢走到一起,两人眼中均是火花四溅,眼见交战在即。

而在这时,台边的言盟,用一只被割破的手指,正欲向九九圆命盘中按去。

已经凑到擂台附近的天命家弟子,亦是伸手向怀,欲掏出暗藏的东西。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

却突然有个响亮的声音大声呼喊着。

“慢点慢点,打架怎么能忘了我!”

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声音,对场上的大多数人来说,都显得非常熟悉。

是他?

有人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愕然望去,便见到了阿刃,一个本不该在这种时刻出现的家伙,一个没在任何人计划中的棋子。

于是,一切可能都朝着未知方向开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