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章 转折
章节列表
第十章 转折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阿刃竟然来了!

皇甫歌眼睛睁得老大,小嘴微张,又惊又喜的叫了一声,在这一瞬间,多天来的担忧消失无踪,她突然发现空气那么清新、天空也蓝得那么漂亮,总之,一切都很美好。

正欲交手的楚仙来与许仙都停在那里,楚仙来显出了释然的表情,而许仙,愕然之余,竟有几分慌乱。

半里外的一座高塔上。

林紫宁口中发出一声惊呼。

“阿刃!他怎么在这……?等等,通知大家行动暂时终止。”

“这怎么可以……。”

林紫宁身边的一个年青人愕然的望向她。

“我说停就停!也通知言盟,暂时不要出手!”

阿刃的突然出现,打乱了所有人的计划,林紫宁是不知道阿刃也在此处,许多人向她隐瞒了这个消息,而许仙虽然做了种种准备,但是没想到在这种紧要关头阿刃会凭空的冒出来,因此也愕然无措。

丝毫不知道因为他的出现而搅乱了一切局势的阿刃,身形急纵,几个起落间,已然蹦上了擂台。

上了擂台后,左右瞧瞧,看到擂台下人数少得可怜的五流弟子,再瞧瞧站在擂台角落的言盟,最后又看看正欲大打出手的许仙和楚仙来,阿刃也一时搞不清楚状况。

“我说,你们在忙什么?”

阿刃向所有人问道。

这个问题虽然简单,还真是不好回答,一时间所有心里有鬼的人们都是哑口无言,只有皇甫歌,听到阿刃的问话后,大声回答了他。

“打架啊,三界五流的大比武!臭小子,你去哪了?害我担心了好多天,你真是太可恶了!”

皇甫歌的关心是发自内心的,阿刃听了颇有几分感动,但这她的问题回答起来要费上许多时间,此时此刻,也不便多说。

“这事说来话长,我也真他妈的倒霉,丫头,回头再跟你细说。”

说着,阿刃走到了擂台中央,楚仙来与许仙站的地方。

他向许仙一抱拳。

“这位兄弟,我比较急,能不能……让我和他先打。”

说话间,阿刃望向了许仙的脸,许仙也望向了阿刃,在这一刻,两人竟然都有些恍惚。

那是一种无法言喻的感觉,就像是碰到了自己生命中本该拥有、却缺少了的东西,或者说,是看到了镜子中的自己,这张脸,很熟悉,是自己却又不是自己,看着他你会有怀疑自己是否存在的不协调感。

阿刃的话顿了一顿才说出口。

而许仙呢,他面上现出一丝奇怪的笑容,也说出了一句奇怪的话。

“果然是你呢。”

“什么?”

阿刃一愣,虽然感觉有些面熟,但是,自己见过眼前这小子么?

“没事。”

许仙脸上的笑容突然变得无比亲切,并不是他习惯挂在脸上的那种假笑,而是一种实实在在的高兴所引发的微笑。

说完这句,许仙便摇摇晃晃的走了,一边走还一边低声笑着。

神经病么?

阿刃脑子里冒出这么一个想法,不过,在听到叮叮铛铛的铁链声,阿刃猛然回头,仔细打量一下许仙,这才看到他手上脚上拴着的链锁。

‘最奇怪的是,他手上脚上都带着铁链子,好像犯人一样!’

韩饮冰曾经说过的话语在阿刃耳边响起。

“等等。”

阿刃沉声道。

“什么事啊。”

许仙转过身来,嘴角的笑容还在。

“你是谁?”

阿刃的表情很严肃。

“在下名为许仙,擎天阁弟子,兼认神鬼世家宗主,现年二十四岁,身高一米七八,体重一百四十斤,相貌英俊,未婚,未有女朋友……。”

许仙似乎心情异常的开怀,嬉皮笑脸的开起了玩笑。

若是在平常,碰上这么一个好玩的人物,阿刃也会跟他说笑几句,可是现在,他却没这个心情。

“是不是你教唆阿冰自杀的?”

阿刃的声音可以用冷冽来形容了。

“自杀?那可不是自杀,那个可怜的小木偶被你们锁上了几十重心锁,我可怜她,这才帮她解开,怎么能算是自杀呢?”

“果然是你!”

阿刃从牙缝里蹦出这四个字,接下来,他又问出了一个奇怪的问题。

“她现在在哪?”

“在她该在的地方。”

许仙似乎知道阿刃在问什么。

“真的是你!你想怎么样?”

“你知道的。”

两人似乎在打哑谜,但是彼此都知道对方在说些什么。

阿刃看着许仙,双拳紧握,心里怒火翻滚,他想杀了这小子!可是他不能,阿冰还在他的手里……。

用计埋伏了弼十力后,阿刃下山便回到了自己的住处,结果发现了一幕令人惊骇的情景。

满地的血迹,以及乱成一团似乎有人打斗过的室内。

阿刃初见之下,立即以为韩饮冰被害,在那一刻他几乎气疯了,冷静下来之后,仔细检查了一下,才发现诸多诡异之处。

那血迹并非人血,而是猪血,稍微一尝便可知道,墙壁上以及家俱上的痕迹,虽然像是楚仙来的拟风为刃的独门功夫留下的,但若是稍微留神,便可发现那是仿造,似乎是用利器划成。

这是一个破绽百出、有些自作聪明、并且很让人觉得多此一举的布局。

阿刃立即分析出来,眼前的场面,表示了三个信息。

第一,一眼便能看出伪造打斗痕迹,反而证明了韩饮冰虽然被掳,但是仍旧安然无恙。

第二,掳走韩饮冰那人,希望阿刃去对付楚仙来。

第三,这人很无聊,一封信就可以解决的问题,他非要费这么一翻功夫来布置,如果不是有着异于常人的阴谋美学的话,那就是这家伙存心想吓阿刃一吓。

现在,这个可恶的家伙就在眼前,阿刃却知道自己不可能立刻去爆打他一顿,因为韩饮冰在他手里。

“我打赢了他。”

阿刃指指楚仙来,又道:“你就放了她?”

“不是打赢,是打死。”

许仙压低了声音,说完这句,他抬眼看看阿刃脸上的愤怒,又急忙改口:“不过我想你也没这个实力,这样吧,你缠住他就好了,他要是离开擂台一步,那个女孩就没命,怎么样?”

“多久?”

阿刃咬着牙,强迫忍下一拳把这张脸打得满面桃花开的冲动。

“时候到了你自然会知道。”

许仙笑着看了阿刃一眼,转身离开。

阿刃在他身后比起了中指!

“好久不见。”

楚仙来清朗的声音响起。

“嗯……,好久不见。”

阿刃回过身来,看着楚仙来。

“隐世药门何刃,请指教。”

楚仙来见阿刃话也不多,直接见礼就要开打,不禁一愣。

“何刃,你真要和我打?刚才那人是擎天阁的弟子,擎天阁一直对五流虎视眈眈,是个绝大的威胁,你身为隐世药门的弟子,理应与我站在一起才对,为何要帮他?”

“没办法,我是被迫的。”阿刃无奈摇头,“如果你想让我帮你的话,就站在台上不要动,无论发生什么事,之后我们一起找他算帐。”

“什么?”

楚仙来愕然。

这时,林紫宁那边却在忙碌着,几个林家子弟在拼命翻着资料,因为林紫宁下了一个命令给他们,要他们在五分钟内根据许仙与阿刃的对话,推测出他们之间发生过什么。

五分钟,转眼便过。

“结果。”

林紫宁冷冷的问出一句。

“是这样的……。”

一个林家弟子站了出来。

“应该是一个名为韩饮冰的女孩正在许仙手里,被他用来威胁何刃,前段时间这女孩是与何刃一起失踪的,本以为他们是在一起,原来是被许仙掳走。”

这样啊……。

林紫宁点点头,既然阿刃与许仙站在一起并非出于本意就好。

“通知所有人,启动计划。”

而就在这时,许仙已然走下了擂台,方下擂台,他便已做出了动手的暗号,却没想到林家众弟子根本没有反应,他愣了一下,干脆拿出手机,一个电话打到林紫宁那边。

“喂,大姐,快动手啊,这边有何刃缠着楚仙来,咱们的胜算又多了几分,这么好时机,怎么不动手?”

原本定下的计划里,是许仙缠住楚仙来兄妹,林家趁机暗算几位长老,现在只有三位长老到席,医家子弟也是廖廖无几,许仙前段时间布置下的手段也引来了阿刃,可算是情势一片乐观,胜算大增。

可是,林紫宁为什么不动手?

“没什么,一切仍照计划进行呢。”

林紫宁的语气淡然,许仙听了却是犹如背后爬上了一条冰冷的毒蛇,悚然大惊。

“什么计划!”

许仙大叫。

“杀你的计划。”

那边林紫宁的语气淡淡然有若闲聊,许仙听了却是如闻雷鸣。

“你、你根本就没有诚意与我合作!”

许仙冲着手机大吼,忘了注意四周,他的近前,却已有几个林家弟子围了上来。

“原来是有的,不过,你知道,女人善变啊。”

林紫宁将一个毫无诚意的理由甩给了许仙。

许仙额头冷汗津津,原来所谓的计划与合作均是骗他的,原来林家根本就没有诚意与擎天阁合作,原来一切的承诺不过是为了安抚他这个傻瓜……。

“动手,目标许仙,计划歼灭,不惜任何手段!”

说最后这句,林紫宁已经合上了掌中的电话,她的话,是对自己身边的一个青年人说的。

“是。”

那青年人恭然道。

“目标许仙,狙杀,不惜任何代价!”

青年人的命令从无线通讯装置中传到每个林家子弟的耳中,顷刻间,所有人都有了动作。

已凑许仙身前的五名林家弟子,立即从怀中掏出了一柄样式奇怪的枪。

那枪约有微型的冲锋枪那么大,样式很怪异,枪管极粗,倒像是一根圆筒,仔细看去的话,还能看出圆筒中的蜂巢状结构,与粗圆的枪管相比,握手处却是太短了。

拿出枪的第一时间,五只黑洞洞的枪口,都瞄准了许仙。

“背信弃义的臭女人!”

许仙仰天大叫,他身形急纵,并不是向场外逃逸,而是迳自冲向了正在擂台角落静立的言盟。

在这个过程中,连续五次暴响,只见五名林家弟子的枪口中,各自爆出了灿烂的火光,火光中,一捧捧如同沙砬般密集的东西已经喷射出来,将许仙全身笼罩在内。

这是一种新型的霰弹枪,专门为对付武技高手研制的武器,还未完全研制成功,每枪只能发射一次,但其威力不可小视,对普通的战争来说,它的威力大了些,造价也太昂贵了一点,有多贵呢?这么说吧,虽然不及萨达姆手中那只黄金的AK-47那么夸张,但那是因为这些家伙个头太小,若是将其分解开来,计算每立方分米的价格的话,两者相近。

这是天命林家这几年来秘密研制的成果,主要就是为了对付一些寻常枪械难伤的武技高手。

今天许仙算是第一个尝到这只螃蟹的幸运家伙。

那些发躲出去、犹如蜂群一样的小东西,全都是穿透力极强的爆裂子弹,一触即爆,虽然由于体积原因伤害力不太够,但一枪几百枚,五只枪数千枚的钉上去,就算是蚊子,也能把人叮死了吧!

枪声一响,许仙便知不对,此刻他刚刚踏足青石擂台,匆忙间回身撇了一眼,便被满天罩来的子弹吓了一大跳。

妈的,新式武器!

许仙也学习过相关的枪械知道,知道近代史上绝对没有这么奇怪的武器,想来是天命林家研究出来专门为对付武技高手的。

真他妈倒霉!

许仙反应也是极快的,足下发力,刹那间便挪了个位置,窜出数米之远,这一手身法使得间不容发而又迅捷无比,看得台上阿刃心中一惊,心中估量着这许仙恐怕也是已至通神之境,这一手玩得真是漂亮。

接下来,却发生了诡异的事情,那些子弹竟然也追随着许仙逃出的轨迹,在空中拐了个弯,如一群黑压压的蜜蜂一般,罩住了许仙。

竟然是热敏追踪的……。

许仙心中叫苦不迭,刚才那下漂亮身法已是他能力的极限,匆忙间绝没有可能再来一次了,他只来得及用双臂护住头脸,便觉身上一阵一阵、犹如赤身站在刀林剑雨中的钻心痛楚!

臭女人……。

这边许仙正哀叹自己的时运不济,那边阿刃却是看傻了眼。

本来他以为许仙让自己把楚仙来缠在这,是有什么大计划,现在一看,难、难道这计划就是别人要枪击他?

楚仙来也是一愣。

许仙现在就如同一个破沙袋,被打得四处皆是孔洞,鲜血一股一股的,喷泉一般从许仙身上飞溅四散,甚至有些地方被炸出了白花花的骨头……。

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两人都有点胆寒,他们虽然都是通神武者,自问在这种武器的暴起袭击之下,恐怕仍是非死即残。

阿刃愣了一下,这才想起韩饮冰的下落还在这个人手上,身形一动,便要抢到许仙身边,这个举动倒不是因为想救下许仙,想救也来不及了,阿刃是想过去听听许仙有没有什么遗言,都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也许他会把韩饮冰的下落告诉自己吧……。

阿刃身形方动,却已有三人抢在了他的面前。

正是身为仲裁者的高崎、渡边、成方圆三人。

情势发展如果迅速,三个老人家一时没反应过来,阿刃的突然出现,楚仙来换了对手,高崎本想干预的,一定阿刃自报家门说是隐世药门子弟,便也没多言,然后便是下台的许仙高声骂了一句,接着林家弟子便抽枪出来埋击了许仙。

现在,被打得破破烂烂的许仙,浑身鲜血流淌,烂麻袋一样倒在擂台上。

身为仲裁者的三个长老,立即怒了。

园内的治安是由长老团负责的,平常日子可说是夜不闭户路不拾遗,一派太平景象,谁敢犯事?

而如今这么重大的场合下,竟然敢持枪伤人?!

三位长老虽然平时意见不合,但遇上麻烦事,还是能一致对外的。

“林家小儿,你敢在此伤人!”

他可不管倒在地上生死未知的是不是三界五流的公敌,他只知道,到了他的地盘儿,都归他管。

高崎长老大喝一声,便要跳下台去擒拿伤人者。

那五个持着武器的林家弟子呢,在打伤许仙后,却表现的有些异乎寻常,他们非但没跑,反而冲向擂台,在高崎要跳下来的时候,他们已经迎了上去。

好家伙!有不怕死的!

高崎当仁不让的一掌拍向迎面奔来的一名林家弟子,这一掌中,还留了几分余力,他不想要人命。

一掌拍实,高崎听到胸骨断裂之声,那弟子惨号一声,比来势还快的飞跌出去,跌在地上,激起一片尘土,口角溢血,眼见是内伤不轻。

这战果是正常的,高崎是何许人也?那是超级高手,收拾一个小小世家弟子还不是易如反掌。

就在这时,高崎突然觉得手掌有几分异样感。

抬起右掌一看,高崎皱了皱眉,他掌中出现了一抹莹绿,似乎是某种涂料,是在那名林家弟子衣服上染到的?

是毒药?

高崎并不担心,武技修炼到了他这种境界,世间已经没有多少种毒物能伤得了他,而例外的毒药,却全部都是是必须进入人的身体才能起效,像武侠小说里那种一沾即死的神奇东西,不好意思,现实里根本没有。

击飞了这名找死的林家弟子,高崎左右望望,只见其他四名林家弟子也被渡边与成方圆二人打倒。

有两人躺擂台下十几米远以外,生死不知,还有两人倒在渡边脚下,这两人均是浑身微微颤抖着,像是得了臆症。

不用说,那肯定是渡边的杰作。

这家伙的‘焚灭掌’阴毒无比,中者如赤身裸体立于酷寒极地,生不如死,苦楚难当。

“崎老头,你这两年武技落得太远了吧,输了我一个。”

渡边阴阴的声音传过来,似笑非笑的神情如此讨厌。

高崎本不想理他,但是眼睛余光中扫到的东西,却让他一惊。

渡边的胸口、成方圆的肩头,也有着两抹鲜艳颜色,渡边那抹是艳红色,成方圆则是黑色。

“你们身上的东西?”

高崎一惊,随即有了不妙的预感。

“什么。”

渡边与成方圆正在自己身上仔瞧,那边却有一种奇怪的声音传进三人的耳朵。

“土掩水、金克木、火焚木……。”

声音是自静静立在擂台边的黑袍少年口中发生。

高崎即知不妙,虽然不知错在哪里,但此刻台上唯有此人最为怪异,遂身形暴起,欲扑言盟。

言盟不动,似是不知危险已在眼前。

他的九九圆命盘已然拿出,凝脂白玉般的盘子,此刻却是温温光芒四射,玉盘上的灰尘已然化为五色,其中三色如球,两色如鱼,悠悠而动,玄异莫名。

“生克之道本天成,天道无形,落于吾身……。”

念到此句时,高崎已至言盟身前,他毫不迟疑,一掌击向言盟肩头,这掌若是击实,恐怕无武技护身的言盟,有九条小命也不够死的。

诡异的事情就在此刻发生了。

高崎明明觉得自己是一掌击向言盟肩头,待掌势一至,却骤然一空,抬眼一看,言盟却在三太外!

这小子会什么时候移动的位置?

高崎大惊,而这时渡边喊出的一句话,却让他知道不是言盟动了,而是自己根本就没瞄准。

“崎老头,你跟空气有仇啊,打它干嘛?”

这时,言盟的最后一句已然念出。

“吾命通玄,吾命蕴五行,以吾命知言,五行可定!”

于是,奇妙的事情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