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一章 奇迹之战
章节列表
第十一章 奇迹之战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阿刃蹲在浑身浴血的许仙身边,伸手探了探他的脖子,触手之后,不禁一愣,他感觉到许仙脉膊跳动的十分猛烈,完全不似一个将死之人,甚至远超普通人平时脉膊运动可能达到的强度,这种状况,只能某种疾病、或是在服用了剂量超大的兴奋剂时,才有可能出现……。

这是怎么回事?

阿刃心中疑云顿起,许仙此刻伤势极为严重,他的双臂完全被打烂,一团模糊的血肉中,臂骨白生生的裸露在外,奇怪的是,在子弹及身的那一刻,许仙抬起的双臂,竟然是护着脸而不是护着胸的,以至于他此刻脸上一丝伤痕都没有,胸部却是被那种威力极强的爆裂子弹打得惨不忍睹,像是豁开了数个直贯至背部的大口子,透过伤口,甚至能看到心肺等内腑器官……。

这种伤势之下,没有任何‘人’能够生还。

可他的身体机能为什么会在突然间变得如此旺盛?

阿刃百思不得其解。

就在这时,阿刃忽闻叱咤之声,抬眼一看,只见那边林家弟子竟在舍身袭击三位长老,转眼间,三位长老已轻易的将那几名林家弟子放倒在地,阿刃惊见,却没来得及阻止。

不管怎么说,阿刃也曾与林家有过一段渊源,那几个倒在尘土里、生死不知的林家子弟,有两个与阿刃还是旧识,阿刃不知道林家为什么会在此刻暴起发难,目标范围还如此之广,包括着三位长老与许仙,但阿刃却不想自己亲眼见到相识的人死去。

因此他觉得自己应该做些什么。

就在他身形方动,要去渡边脚下救那两位林家弟子时,他的耳中,传来了言盟的沉沉低语之声。

言盟的声音缓慢而低沉,似乎说这几段口决似的东西要花费上浑身的精力。

场中的所有人,没有人知道言盟在干什么,但是阿刃知道。

他听到言盟念出的口决,如遭雷击,愕然愣在当场。

这、这是‘大衍术数’?!

阿刃在医谷地下得来一段功法,其名为‘御物决’,又名‘御神决’。

诀分九段,讲述了九件远古遗宝不可思议的能力与用途,其中有一诀应着林家至宝‘九九圆命盘’的,便是这‘大衍术数’。

‘大衍术数’实为阵势之法,九九圆命盘是阵眼,持盘之人以自身为基,可筑九层奇阵。

阿刃只知口决,却从未想过在‘大衍术数’真正发动时,威势竟会是如此的惊人。

只见场中五色光芒劲闪,犹如五只闪动着矅目光焰的火堆,虽是一闪即灭,但阵势已成,阿刃用心神感觉过去,便觉那边空荡荡如同一物不存,甚至感觉不到那几人存在的生命气息。

好奇妙的术数阵决,竟能将几人的存在感完全抹去,若非睁着眼睛看到言盟与三位长老确实存在,阿刃只凭内气感应,只会感觉到前方空无一人。

接下来,高崎所遭遇的一切,让阿刃知道,这阵势的功用不止是掩饰几人存在,那只是一个附加效果而已。

那高崎反应速度也算不慢,知道被算计之后,便直扑言盟,他却不知此刻言盟已成阵中平衡之点,而他、渡边、成方圆三人,与言盟遗在地上的两样东西,便构成了五行的五个顶点,任何一个顶点,都不可能与阵眼相近,高崎一动,阵势便相应而转,他那一扑,实际上是让场中几人飞快的转了一个圈。

现在所说的转圈,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移动,而是一种玄妙至极的空间转移。

现在若是将这四人所处的擂台一侧用色彩画分出来,那便是五种颜色各占一区,挤满了几十米的方圆,言盟,就是最中心的那个点,任何一种色彩微微一动,那处方圆之地便波澜大起,片刻后又恢复如常,每个区域中多余的气息,都通过言盟这个点宣泄了出去。

此刻,这第一次袭卷整个擂台的波澜,全是由高崎自已拉动的,所以阵决顺势而动,而由言盟处倾泻而出的气劲,全由他一人承担了。

他一掌击出时,不但必然打在空处,而且既然阵势已动,其他二位长老将要被强迫移动,这虽是一种空间意义上的神奇转移,可二位长老俱是通神武者,在那一瞬间,这二人本能反应似的做出了反击,这两股力量当然不会由作为阵眼的言盟承担,作为阵眼的他,现在是一个平衡点似的存在,除非阵势被毁,否则阵中之人没人可以对他造成伤害。

两股力量,在高崎没有防备的时候,透空而出,全部的击回在了他的身上。

高崎只觉两股很熟悉的力量凭空出现,前后夹击,他只来得及用内气守护住内腑,便觉一阵剧痛,前心后背全被击中。

一口鲜血喷出!

高崎惨哼声中,啷跄几步,差点跌倒。

“崎老头?”

渡边虽与高崎不合,但此刻处境相同,也未免有点担心他了。

“高崎你没事吧?”

那边成方圆却是急忙纵身向这边跃来。

他这一跃,又牵动了阵势。

不仅没跃到高崎身边,还顺势牵出了渡边的攻击,成方圆在高崎遇袭时便早有戒备,因此被阵势导来的渡边的内气,被他回身一掌击散。

“渡边,你偷袭我!”

彼此相交多年,谁的武技什么样,都是心里有数,成方圆一接便知这内气是渡边独有,不禁愕然出声。

渡边被冤枉的莫名其妙,虽然知道自己为抵抗某种奇怪的力量发散了一些内气出去,但怎么可能会被转到成方圆那边呢?

“你傻的啊!我离你这么远,怎么偷袭你!”

渡边口中叫着。

成方圆刚才激动之时口中便喝,喊过后自己也觉不对,隔空出掌,还拥有如此劲道,这不是渡边可以达到的实力啊!

此时渡边心中满是疑惑与莫名其妙,他变看出场中的一切异常皆出于那个穿着一身黑袍的言盟,便吼了一嗓子‘你小子别跑!’,随后身形一动,向言盟奔去。

“渡边!停步!”

这边高崎才压下低下翻涌的气血,他已经略微猜出了这是怎么一回事,猛见渡边又要冲动,立即高声喝止。

渡边却从未有听人劝的习惯,他的身形也着实迅捷无比,一动,便如夜鸦掠水,脚尖轻轻一点地,人已疾驰到言盟身边。

不过,言盟却已不在原地了。

渡边一把抓空,愕在当场,这时背后一股劲道袭来,那力道似水泻地、无孔不入,有浩浩荡荡之势。

他不禁怪叫一声:“成方圆你偷袭老子!”

……。

一团混乱。

在阿刃与楚仙来看来,此刻场中几人的动作变幻,整个场面,就像是放映着的一格一顿的幻灯片,明明是此人在这,下一个画面,却到了那边,中间没有任何的动作及过程,就像是场中四人处在一个与当前维度完全不同的破裂空间,时间与空间都被莫名其妙的打断了。

真是异常诡异的画面。

阿刃却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可以说,场中除了言盟,只有他了解这一切,而对于这个阵势的认识,阿刃了解的甚至比言盟还要多一些。

言盟口中念出的,加上场中涌动的五股纯粹至极的五行极气,让阿刃知道,言盟祭出的阵势,是为‘禁锢之阵’。

所谓禁锢,是指将阵术目标化为术数的某一边角,比如三才的天地人、或是五行的金木水火土,像此刻,言盟便将高崎渡边成方圆三位长老,化为了五行中的三行,再加上场中另外两处闪动着光芒的替代物,便完成了五行的根基,现在,术数一定,阵中的五行之数便构成了一个绝对合谐的术数空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区域,五个区域里的气息相对稳定,哪个区域或增或减,有异平衡之时,阵眼便能调配那个区域的能量流。

人在阵中,若想破阵,则必须有以单独一行压倒其他四行的力量,那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这是一种缚人阵法,原是用在囚禁犯人。

此阵的破法也相当简单,只要破了其中的一行,五行缺一角,阵势便不攻自溃。

不过阿刃还想不出自己要救这三位长老的理由。

自从设计了那个猿宗弼十力后,五流长老团应该是与自己结仇了吧,阿刃掐着下巴考虑着,如果有可能的话,还需先下手为强,借着‘禁锢之阵’让这三位长老体内一气盛极的绝佳时机,给他们以重创,那就一劳而永逸,不怕他们寻仇了。

思绪几转,阿刃又把注意力放回到了眼前的许仙身上,虽说身体状况怪异,但除非他有蟑螂一般的生命力,要不然肯定是已经死透了,阿刃只得放弃从他身上问出韩饮冰下落的想法,转而来到几名受伤倒地的林家弟子身边。

那个又胖又矮的老头下手很轻,他打倒的两个林家弟子只是晕了,而倒在那僵尸脸老头手下的两个人就有点麻烦,阿刃内气一探,便知有股阴冷至极的内气正在他们体内大肆破坏。

真他妈的阴毒!

阿刃心中骂了一句,撮指成针,几指下去,暂时护住了这两人的心脉,想要治好的话,需要一处安静之地以‘偷天针决’医治才行,此时此地,如此混乱,也只得先稳住他们的伤势了。

这撮指成针的方便法子,是那几天里弼十力教与阿刃的,这法子看似神奇,其实只要偷天针决练得熟了,内气也充裕到一定程度,便如水到渠成,其中道理一点即透,阿刃只是闲暇时间略各一问,就有了一些心得。

那边阵势中三位长老仍做着不懈的努力,高崎厉喝渡边不要妄动,渡边不听,三道人影走马灯似的乱窜,方盟稳稳立在当中,看样子一时半刻的也不会有什么结果。

阿刃一时间成了场中最闲的人,他不知这帮人都在打什么主意,也不知自己该做些什么。

其实,看此情况,天命林家可说是出尽八宝,又是神秘武器,又是远古阵法,这几样东西是林家的压箱底宝贝了吧,此刻一股脑的扔了出来,想必将能取得的收益应该是很惊人的。

问题是,由谁来拿呢?

杀许仙,困三位长老,却是还有一个楚仙来,这楚仙来实力仍未见底,林家是准备再祭出更大的法宝杀了他,还是,替林家拿到利益的,就是楚仙来呢?

阿刃不禁注意起了楚仙来,自从擂台上言盟展开阵势以后,楚仙来便开始在擂台上闲逛起来,直到此刻,他终于有了动作。

只见他一步步走到擂台中央的圆柱近前,伸手中怀中掏出一枚圆球,那枚圆球约有半拳大,向外散着柔柔的淡金色光芒,似是黄金所制。

楚仙来伸手,将那黄金小球按在了圆柱的一个凹痕之上,小球立刻陷了进去。

接着,他又从怀中摸出一物,那是一个蓝色的棱形东西,透明如水晶,同样将此物按进石柱的凹痕后,楚仙来抬头朝阿刃笑笑。

“这两样东西,一是无量界的信物,一是天命林家的信物,何兄,你是药门弟子,不知药门长辈是否曾经交与你一些与此类似的特别东西。”

阿刃并未曾听说过八道气脉的传说,自然也不知道楚仙来所指是何物。

“信物?”

看着阿刃疑惑的眼神,楚仙来微微皱起了眉,开启秘洞,七道的信物缺一不可,而林家曾保证过七道均有人携着各自门派的信物到场,药门的东西如果不在何刃手里的话,还会在哪?

“那应该是一株三叶草模样的翠玉,何兄你确实没有么?”

“三叶草……。”

阿刃愣了一下,从怀中取出一物,正是一株翠玉制成的三叶草,此玉色泽润绿,清翠欲滴,造型又别致,一望便知是个宝贝。

“你怎知我有这个东西?”

此物是阿刃离开拉萨前,药王特别交与他的,言道以后用得上,难道这比武之事,药王也知?

如果药王爷爷也知道的话,为什么不告诉他呢?

阿刃心头几个念头掠过,越想越是疑惑。

“正是此物。”

楚仙来眼中现中兴奋之色。

“何兄,此物可否借我一用,日后必有重酬。”

“用用倒是可以。”

阿刃想起一事,嘿嘿笑了,“我也有一事请你答应。”

“请讲。”

“只是一件事,现在还不好说,但肯定是在你能力范围内的,当然,不是杀人放火、也不是打家劫舍,怎么样?”

“这个……。”

楚仙来脸上泛起苦笑,“此事本无不可,但我也不知自己能否活过今日,若是应下何兄了,到时我再一死了帐,何兄岂不骂我无信?”

楚仙来语调悲凉,阿刃听了心中讶然。

“你说,你要死了?”

“生死由命。”

楚仙来一笑,“不知何兄能否换个要求?”

听楚仙来差开话题,阿刃便知他不愿多谈此事,便忍下心中疑惑,笑了笑。

“就这么定了,如果过了今天你我之中有一人死了,这事便算了,如果都没死,那可就定了。”

“也好。”

一听楚仙来答应了,阿刃便将手中翠玉三叶草扔了过去,楚仙来接过,随手按在石柱了,又是严丝合缝、丝毫不差。

阿刃在旁瞧着,看到圆柱上还有五个凹槽。

做完这一切,楚仙来又抬步来到已经死透的许仙身边,蹲下身去,也不顾血污染身,伸手在许仙身上一阵摸索,片刻后,摸出三个小盒。

可怜啊,费尽心机反为他人做了嫁衣裳……。

看着果如林家所说,许仙集齐了神鬼世家、四方杂家以及擎天阁的信物,楚仙来不禁冷冷的笑了笑。

三个盒子中,一个放在许仙胸口,已被刚才的爆裂子弹打碎,楚仙来自残破的盒子里摸出一个似是黑铁铸成的五角形扁铁片,又从其他两个小盒中分别取出了一串红光盈盈的手链和一只白玉手环。

阿刃虽不知那白玉手环和五角形黑铁片的谁家的信物,但那手链他却认得,分明是韩饮冰常戴在腕上的‘七情六欲链’。

“七个信物,都是用秘法制成,火山喷发也损不了其一毫。”

楚仙来声音悠闲,向阿刃解释着。

说完,楚仙来又转头望向台下正在观望、并且被一系列变化弄得有些目瞪口呆的皇甫凌,笑而问道。

“皇甫世兄,医家的信物,应是在你手里吧?”

皇甫凌被楚仙来问得一愣,随即想起宗家传递来信息中的吩咐,便从怀中掏出一个紫色环佩,那环佩中空、呈圆形,与医家各弟子证明身份用的环佩一模一样,不过在颜色上有所差异,实际上,皇甫凌还从未见过紫色的玉。

伸手将环佩扔于楚仙来,算是宗家交待的任务已经完成,皇甫凌开始思索起自己的处境来,刚才一阵眼花缭乱的情势变化,许仙被伏击身亡,三位长老被言盟所困,许多酝酿以久的阴谋一一浮出水面,皇甫凌终于明白了这里实在不是一个好玩的地方,也怪不得宗家会急召本家子弟回去。

现在呢,应该如何应付,皇甫凌虽是明知此刻最好是抽身离开,但心中的好奇心却是异常强烈,台上这几人筹划了如此之久,究竟是为了一个什么样的秘密呢?

皇甫凌在这边思考着生死攸关的大事,那边皇甫歌却是被这一连串变化晃得目眩神迷,实在是太好玩了!

她一直注意着场中发生的一切,看言盟与三位长老相斗,好玩的如同看电影,接着,一个异常的变化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她看到,本来躺在地上向外飙着血的许仙,身上出现了一抹奇异的颜色。

血么,本来应该是红的,许仙身上那么多的伤口,鲜血从这些孔洞里面一直向外狂飙,这么半天功夫儿,已将周围的青石染成了红色,然而就在这一大滩红色里,却骤然有了另外一种颜色。

金色。

那金色犹如海中荡漾的太阳光,一闪一闪,波光遴遴。

皇甫歌揉揉眼睛,确定自己没有看错后,‘啊’的一声叫了出来,又惊又喜。

惊的是恐怕又有一件诡异的事情要发生了,喜的也是终于又发生了一件诡异的事。

“什么!?”

身边的皇甫凌被她吓了一跳,转身拿眼睛瞪她。

“你看你看!”

皇甫歌指着那原本是许仙尸体的东西。

现在,金色已经将许仙的尸体整个罩住,皇甫凌看过去时,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诡异景像。

皇甫凌亦是一惊。

不过,让他惊讶的还在后头。

只见那具遍布着金光的尸体,突然蹦了起来!

没错,就是蹦了起来,而且还蹦向他们,忽啦啦的夹着风声。

一具尸体,突然扑向任何人,不管是普通百姓也好、武技高手也好,都至少会愣上那么一两秒,像皇甫凌这样。

皇甫歌呢?

僵、僵尸?!

皇甫歌当时就晕了,从这丫头的属性来说,应该是一个有暴力加成的全免疫狂暴女战士,免疫虚弱、迷惑、晕眩等一切负面状态,对她使用挑畔技成功率为百分之二百,游说技能成功率百分之零,除此之外,遇到僵尸、蜘蛛、抱着腿乞讨的漂亮小男孩时,防御率为零,攻击力为零,且处于僵直状态三回合。

许仙的尸体距皇甫兄妹颇远,足够皇甫凌从惊愕状态中迅速反应过来,匆忙间回头撇了一眼处于僵直状态的皇甫歌,皇甫凌大喝一声,运足十成十的力道,一拳击向浑身金光的许仙尸体。

“滚开!”

这声音是许仙的,听到这个声音同时,皇甫凌只觉一股无法抵御的巨大力量涌来,那力量有种催毁一切的爆裂味道,皇甫凌只觉像是空手抓住了一只正在爆炸的手雷,脑中的轰然响声中,身体一轻,已被击飞,落于十米开外的地上,挣扎了几下,却是无力再起。

许仙伸手便将皇甫凌放倒后,已至皇甫歌身边,他略一伸手,双手之中的铁链已将皇甫歌的脖子圈住。

“何刃、楚仙来,别动!”

他高声喊道。

刚才楚仙来自许仙怀中取出三样东西后,便走向中央的石柱,正欲将东西放下,许仙那边异变已生,楚仙来的反应极为迅速,听到皇甫歌的叫声,便脚下一点,人已掠了过去,而与他动作同样迅捷的,是阿刃,阿刃亲眼见看到了许仙的莫名暴起,稍微愣了一下后,已见到许仙扑向了皇甫歌,他也身形一展,扑向许仙。

许仙以皇甫歌做威胁,叫着‘别动’的时候,这二人已到了许仙的近前。

“别动哦。”

许仙双手铁链圈在皇甫歌脖子上,做势欲勒,楚仙来与阿刃担心皇甫歌的安危,急忙住足,两人俱是紧紧盯着许仙,眼中全是讶色,他们不明白为什么受了那么重伤的许仙仍能活着,而且还是如此的活蹦乱跳,而仔细看了许仙之后,二人又是一惊,只见这时的许仙,身上身上的伤口已然复原如初!

手臂上、胸口上均是光滑如旧,除了衣服的破损表示出那里曾经受到过足以致人于死命的打击外,其他的,没有一丝痕迹。

“你?!”

阿刃与楚仙来看清他的状况后,均是愕在当场,如同看到了一个不应生在人间的怪物。

而在半里外的高塔上,亦是沉浸在一种带着惊愕的诡异安静中。

“把刚才的画面再播放一次。”

林紫宁的声音有点涩然。

“……是。”

一名林家弟子操纵着手下的按钮,刚才那一幕,又重新出现在几人面前的屏幕上。

许仙浑血是血的趟在地上,阿刃走开,接着,鲜血似乎流尽了,接着,许仙体内便开始涌动着一种奇怪的金光,是由内而外喷发出来的……。

“停!”林紫宁言道,“慢一点。”

画面再度回转,一点一点的金色涌出,放慢了便可看清,原来那不是金光,而是一种带着金色光泽的液体。

这种金色液体将许仙身体上的破漏处全部充斥,许仙此刻就像是一个用金子补起来的机器人,然后,这个金色人体跃起,跃起过程中,变化仍在继续。

金色液体变成了正常的人体皮肤,虽然只是表面的变化,但是可以想像,里层中亦是化成了真正的血肉。

“立即将这段信息传回本家,叫他们对于R字文档一号,找出异同之处。”

林紫宁淡淡的吩咐下去,看似平静,实际上,她的手却在微微的颤抖着。

熟悉的金色血液、曾经发生过的起死回生……。

许仙和阿刃,究竟是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