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二章 风起莲落水自流
章节列表
第十二章 风起莲落水自流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起死复生的许仙,挟持着皇甫歌,阿刃与楚仙来奔至近前,却是不敢妄动。

“黑小子,那个叫韩饮冰的小妹妹,和这个皇甫妹妹,你的两个妹妹全都在我的手上,你是不是应该听话一点?”

许仙手腕上的镣铐紧紧锁在皇甫歌喉头,皇甫歌略一挣扎,便觉透不过气来,只得乖乖不动,人虽动不了,但她的骂声却是不停,一声声的‘烂僵尸’‘王八蛋’直贯许仙的耳朵,许仙见自己的声音都没淹没在她的吼声中,手腕再次微微用力,这次皇甫歌是连话都说不出来了,满腔的愤怒无法脱口而出,小脸被憋的痛红。

“许仙!你敢伤她我活撕了你!”

阿刃一见皇甫歌的难受模样,双眼赤红,几乎要喷出火来。

“我哪敢啊?”

许仙笑了笑,手上的劲道松了点,皇甫歌立即开始咳嗽。

“你要什么!”

阿刃厉声问道。

“我要什么?嗯,也没有什么了,你去帮我看看定盘心上七道的信物摆好了没有,好吧?”

即便是死过了一回,许仙仍是那副漫不经心的无赖模样。

阿刃狠狠盯了许仙一眼,身形一纵,几步间到了擂台中央,见那圆柱上还有一个黑铁五角没有放入凹痕,便抬手将那黑铁五角塞入了其中的一个相应凹痕。

做完之后,阿刃又回到许仙面前。

“放开她,拿一个女孩子做人质算什么英雄!”

“放开她?”

许仙语气中透着疑惑,他嘲笑似的看着阿刃,“这小姑娘你和楚仙来的软肋啊,我怎么舍得放开……啊!”

阿刃看到了,许仙正在说话的时候,皇甫歌猛一扬头,脑袋便撞在许仙的鼻子上,许仙立即惨叫一声,同时两股鼻血飙出。

与此同时。

一抹澄碧流光,荡起,夹着阵阵如水如潮的清吟声,向许仙流去,那光去势极快,顷刻间已到许仙面前。

许仙无奈之下,只得双手一举,手中黑铁细链与楚仙来的神剑‘眼儿媚’交在一起,发出一声清清亮亮的撞击声。

阿刃趁机上前一步,右拳黑气缭绕,以黑虎掏心之势直袭许仙胸口。

“两个打一个,真无耻!”

大叫声中,许仙身形疾退,几个跨步间冲上擂台,楚仙来也没追他,而是一晃手中有若碧水的长剑,缓步向他走去。

皇甫歌脱出了许仙的挟持,却是身形一软,向地上倒去,阿刃急忙一把搂过她,一探她的鼻息,才发现这丫头竟是晕了。

是刚才那一下撞得吧?

想起刚才皇甫歌那一下突然袭击,阿刃不禁有些后怕,被挟持着还做出这么危险的动作,果然是个亡命丫头,幸好许仙手中铁链勒得不紧,要不然皇甫歌非把自己弄伤不可。

不过许仙的鼻子也真够硬的,明明是皇甫歌用脑袋撞他,竟然反而把皇甫撞晕了……。

而此时,楚仙来已走上了台,许仙却是立在了那圆柱旁,一边留神渐近的楚仙来,一边焦急的盯着那个圆柱。

为什么没有反应啊?

不是八道信物聚集,便秘洞大开,先师留下的秘密也将出现么?

此刻,楚仙来已至许仙近前,他也不多话,亮出‘眼儿媚’,一趟‘风莲剑歌’就此递出。

浊浊尘世,青莲绽开。

手持‘眼儿媚’的楚仙来,其‘清莲剑歌’已不如空手时那么声势浩大,但若是论起杀伤力,却是增加了不止一星半点。

清澈若碧水的‘眼儿媚’在白袍翩翩的楚仙来手中,碧白相映,犹如白云间映开的那朵无玷青莲,一朵朵的莲花状气旋,或是横飞、或是直舞、或是遍体相绕,在许仙身周激来荡去,青莲朵朵,临风起舞,宛如天堂,真是一场绝美盛景。

如此景致,许仙却没心情欣赏,那都是要命的东西啊!

稍不留心,许仙便被一朵莲花粘上了右臂,顿时连皮带肉的撕下去好大一块血肉,鲜血飙出,疼得许仙嗷嗷直叫。

“何刃!帮忙啊!”

许仙大吼。

“叫我?”

阿刃才把皇甫歌安顿好,又处理了皇甫凌的伤势,听到许仙叫自己,不由得一愣,不明白许仙为什么还脸叫自己帮忙。

“四方家那个小妹妹的命,你不想要了……,哎哟!”

楚仙来听见许仙的叫声,剑势又逼紧了几分,但见遍天莲花飞舞,生机勃勃的青色已将许仙整个人笼罩住,以青为底色,不时爆开的那朵盛红,就表示许仙再度中招。

“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怪物,竟然能死而复生,如果我割下你的头呢?你能不能再生出一个脑袋来?”

滔天剑势中,传出楚仙来冷冷的声音。

“快……帮忙……。”

许仙微弱的声音传来。

阿刃搔搔脑袋,现在他很为难啊。

韩饮冰在许仙手中,他不能不顾韩饮冰的生死,那么就要帮助许仙打楚仙来,可是他和楚仙来还称得上是朋友呢。

怎么办?

阿刃慢慢跺步到楚仙来与许仙的战圈之外,干咳一声。

“许仙,我也不是不想帮你,可是……。”

“我死了那丫头也肯定没命!”

许仙猛得一声大吼,接着便是一声惨叫,又有一朵青莲在他的胸前炸开,血花四溅。

阿刃听了心中一凛,不管怎样,不能拿韩饮冰的生死开玩笑,可是他又不想和楚仙来为敌。

“我说楚兄啊,记不记得你刚才答应我的一件事?”

“记得。”

楚仙来应付许仙应付得轻松自如,连大气都不喘,可见之前许仙夸口说自己可以应付楚仙来是多么的无知,一个楚仙来,顶得上十个许仙吧。

“那放了他吧。”

“不行。”

“商量商量,要不然砍他一条胳膊两条腿之类的,总之留他一条小命怎么样?”

阿刃这边拿许仙的性命当货物般商量着,那边的许仙却是气炸了肺。

“何刃!”

叫声凄厉狠绝,看样子就快挺不住了。

“没得商量么?”

阿刃有点失望,他真的不想和楚仙来在这种时候动手啊。

“没有。”

楚仙来语气决然。

“那没有办法了,我不能让你杀了他。”

阿刃上前几步,冲进楚仙来织出的青色剑幕中,于是冲天的青色中,又多出了几丝黑气,许仙立觉压力大减。

“何刃,你非要帮他?”

楚仙来的声音传来。

“我有什么办法呢。”

阿刃亦是无奈,被协迫实在不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

“好!”

楚仙来已知无法说动阿刃,手中‘眼儿媚’一振,敛起了满天的青莲剑旋,‘眼儿媚’依旧清澈,莹莹若水的一柄软剑,划空而走,在阿刃与许仙身周划出了一道道持久不散的水样剑痕。

那剑痕是凭空滞留的,仿佛是山间小溪散开的一道道水痕。

凝气成实?

阿刃一惊,这是通神武者达到山水极境时才拥有的本领,他在弼十力手中见过不止一次。

早就知道楚仙来武技高明,却没想到高明到这种程度。

这该如何应付?

阿刃在弼十力手底下吃过不少的亏,如果楚仙来与弼十力实力相当的话,阿刃不认为自己他手里能走得过十招。

“有种把那把破剑放下咱们会平决斗,拿着把剑欺负人算什么能耐!”

许仙厉声吼着。

“就是欺负你,又怎么样?”

楚仙来冷笑着。

说罢,长剑一弹,‘眼儿媚’嗡嗡长吟,吟声中,一圈圈犹如碧波的涟漪自空气中荡漾而去,下一刻,围在许仙和阿刃身周的水流状滞空气息便悠然而动。

仿佛一张罗天之网,罩向网中二人。

阿刃毫不怀疑,如果被那东西割上一下,绝对是割头断头割脚断脚,楚仙来的功夫一日复一日的翻着新花样,从开始的风刃、到刚才的青莲剑旋、到此刻的凝气成水,不但代表了山水之境的三种境界,而且锋利程度也绝对是一次比一次夸张的。

怎么办?

此刻,生死关头,阿刃和许仙第一次交换了眼神。

很难说那是一种怎样的交流,仿佛是两个人的心神可以互通,在一瞬间,就知道了彼此的优点与可以利用的资源,下一刻,办法就出来了。

嘿!

许仙双手迅速的摆出几个姿势,手腕间那条长长的镣铐,便被舞动起来,护住了他的头脸。

阿刃气凝双掌,猛推在许仙背上,许仙立如离弦之箭,向外猛冲而去,阿刃身形一动,随后跟上。

在这一刻,许仙身上有黑色的雾气萦绕着。

疾冲的许仙,与流水状的澄碧气流相状,发出了玻璃碎裂时的清脆响声,许仙一窒,被阻在当地,就在此刻,许仙身后的阿刃,功凝肩头,离火决在体内轰然爆响,他一肩撞在许仙身上,许仙身上便燃着了一股辛辣猛烈至极的焰状气息。

以许仙身上坚固无匹的‘天囚’为盾牌,阿刃先使出万流归宗可吸纳他人气息的黑土决,再以离火决为助,两决相应,像是当初在山间茅屋前对付弼十力的‘黑土离火无敌拳’。

琉璃破裂声中,许仙及阿刃一前一后已从楚仙来设下的流水杀阵中狂奔而出。

阿刃身上倒是安危无恙,许仙却是惨了,身上又是横七竖八的被割出了数道深可及骨的伤痕。

“靠,拿老子当盾牌!”

许仙大骂。

“你同意的。”

阿刃嘿嘿笑着。

这种战斗中的心灵相通,阿刃从未经历过,许仙也是,的确有种酣畅淋漓的快感。

话声中,二人脚步并未稍停,而是一前一后的直扑楚仙来。

楚仙来见自己的杀招被破,不禁一愕,又见两人疾扑而至,便一展手中长剑,与二人撕杀起来。

“你知道,无量界武功的弱点在哪么?”

战斗中,许仙还有心情闲聊。

“唔?”

阿刃躲开楚仙来的一剑,感觉威势不若刚才。

“就是太能装屁了,每次非要弄得那么声势浩大才行,什么风起、莲落、水自生,一样比一样牛叉,一样比一样更大,结果怎么样?打不着对手也就算了,还把自己累得半死,绝对的蠢才!”

许仙忙着操纵着手中的‘天囚’铁链,挡过了楚仙来的大部分攻势,即便如此,他还有长篇大论的话语可说。

阿刃想想,也的确是如此,楚仙来无论掌决剑势,都是如此的漂亮好看,却忽略了实际用处。

“刚才那下你以为他是自己的真本领啊,那是他手中神剑的力量,嘿嘿,结果一下子打不着别人,就累得喘了,现在手底下的活儿怎么弱啊?是不是累着了?回去竭竭吧!”

许仙嘲笑着楚仙来,打着架,口中也不闲着,这许仙真是讨厌至极,阿刃现在算是许仙这边的都有这种感觉,可见楚仙来会能多么愤怒,只见他长剑猛得一抖,凌空划出出一个漂亮的弧形,九朵青莲飘然而至,许仙躲之不及,一朵青莲刮去了他半头的黑发,另一朵在他的手臂上撕了一个大口子。

听着许仙的哀嚎,阿刃生出几分无奈。

“管好你自己吧,笨蛋。”

现在场中处于微妙的僵持状态。

言盟的‘禁锢之阵’将三位长老制住,虽然无法对他们造成伤害,但他们也已无力干涉其他事情,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楚仙来将七道的信物放于定盘心上。

那圆柱之上,七点各色光芒闪过,擂台竟开始微微的颤抖起来。

查觉到了脚下擂台的抖动,激战中的三人均是面色一凛。

现在是许仙和阿刃携手抗击楚仙来,阿刃是通神山水初段的实力,许仙也与他相差不多,对着有时能爆发出山水极境程度的楚仙来,理应是不可能有胜算的,但阿刃和许仙的联手,却让这不可能的事情发生了。

如果说能神山水之境的初段实力有十,那么中段就有一百,到了极境,将得到一千这个恐怖的数字。

楚仙来的平均水平是一百,借用手中‘眼儿媚’的神奇力量时,可能爆涨到接近一千。

风莲剑歌中,‘风起’一决是山水初段,‘莲落’是山水中段,‘水自流’是极境。

楚仙来刚才强用自己并不能达到的实力,是因为情势紧急,他想一举击垮二人的战斗能力,结果却被莫名其妙的破掉了。

这是一个令人惊讶的结果!

单纯用数学理论来计算的话,要有阿刃加许仙再乘以五,才能勉强与楚仙来抗衡。

现在却是得出了十加十等于一百、有时甚至还大于一百的效果,这不是一个奇迹又是什么?

阿刃与许仙合作的是如此默契,一个眼神、一个动作,甚至什么都不用,只凭着感觉,就能知道对方的下一个动作,而且,他们都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那就是在两人合作的时候,每交换一次内气,他们的实力就强上一分。

是错觉吧?

阿刃如此怀疑着,而他们的对手,楚仙来却是真真切切的感觉到了两人正在逐渐的变强。

最真实的证据就是他的‘莲落’剑决,已经渐渐的无法那么轻易的攻破许仙的‘天囚’之链了。

而阿刃变幻莫测的内气,时而侵略如火,时而阴柔吸纳,更让楚仙来觉得难缠。

而秘宝之门将要洞开的震荡,就在此刻荡漾在脚下的青石上。

这促使楚仙来下了一个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