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三章 化蝶
章节列表
第十三章 化蝶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林紫宁面前的屏幕上,如实的展现着此刻擂台上发生的一切。

一个角落里,是三位长老与言盟,言盟静静立着,不言不动,似乎能永远的支撑下去,三位长老各自盘膝坐地,想来刚才一阵乱动被阵势的反击气流伤得不轻,正在调理内伤。

另一个角落,楚仙来、许仙、阿刃三人正在缠斗。

一个小屏幕滚动着一连串的数据,这是对战斗中三人的实力评估。

这世上的一切都可以用数据来解释,即便是通神武者,他们拥有的力量也可以通过某个方程式来换算成准确数值。

在林紫宁后方,几个中年人正在埋头操纵着机器,一份份数据报告,就从他们那里,传送到林紫宁面前的小屏幕上。

楚仙来的名字后面,是一个数字,‘S234’。S代表着通神武者,是武者中最顶级的表示字母。再往后则是一个他战斗中展示出力量的波形图,波形图中段很突兀的拔了一个高,达到了‘1000’这个数字,其后骤然下滑。

许仙名字后面是‘S12’,后面有一个绿色显示的‘+0.5’字样,表示许仙的实力正在稳步上升。

而阿刃的数字最奇怪,不时的变幻着,在‘S10’与‘S50’间飞快闪动。

“谁能给我解释一下这些莫名其妙的数字!”

林紫宁‘砰’一声拍在桌子上,面色不善。

一个中年人,一边擦着汗,一边凑到林紫宁身边。

“我们测算武者实力的原理是通过各种仪器测算他们动手时的伤害力,第一种是客观对象的,像是对于周围空气的压力、对于坚固物体的损坏程度等等,第二种是在有了对照物后的观测,主要是目标对于其他人的伤害能力。这两种中,第一种比较适合普通的武者,而对于屏幕里那三位,第一种就只有借鉴意义,最重要的还是要对比他们对彼此的伤害力……。”

“别给我上课!我只问你,这些数据是什么意思?两个实力加起来不到一百的人,能和实力曾经达到一千的人打得不分胜负?”

也不怪林紫宁如此恼怒,她现在要评估场中三人将能产生的战斗结果,进而根据这个评估做出决择,现在这些数据一点借鉴意义都没有,叫她如何不怒。

“这个……。”

林紫宁发起怒来的样子不怎么吓人,如果在阿刃看来,可能还有几分可爱的意思,但这些在她手底下的林家人却不敢那么想,他们只能感觉到林紫宁长久以来身居上位的威势,这威势是令人胆寒的,那中年人颤抖着嘴唇,拿下眼镜来擦擦额头的汗,嗫嗫的说着话。

“楚仙来的实力曾经接近一千,这是没有问题的,他刚才的招式,小姐您看……。”

屏幕上重放了楚仙来祭出‘流水’一决时,水样的固体内息滞空而留。

“在资料中,这是只有山水极境的最高级通神武者才能有的能力,一千这个数字很合理。”

“那你怎么解释这个?”

林紫宁指着许仙与阿刃一前一后自流水杀阵中冲出的影像。

“这个……。”

那中年人额头上又冒汗了。

“其实是楚仙来的这一招由于操纵不够灵活,一千的实力平分到十个点上,每个也就只有一百,小姐您看当何刃与许仙两个人凑在一起的时候,他们的数字总会飙升,所以、所以会有这个结果……。”

“好了好了……。”

林紫宁以手掩额,心中烦乱

“告诉我,最终的结果是谁会赢?”

“这个……,楚仙来胜算仍然比较大。”

好吧,一切还在预料之中。

“林海那边有没有消息?”

林紫宁问着,林海是负责监视四方家B组人员的组长,半个小时前失去联系后,就一直没有消息。

“没有。”

得来的答案有点令人失望,四方家会有什么动作呢?林海不会出事吧?

就在这时,屏幕中的青石擂台上出现了一幕奇影。

擂台正中的圆柱突然旋转起来,由慢至快,越转越短,片刻之后,这圆柱已然完全缩回了擂台的青石中。

只留下了一个黑黝黝的洞穴……。

屏幕转到了这个莫名出现在洞上,只见其中黑沉如雾,似乎是一个直通九幽的洞穴,不知道会有多深。

“竟然是真的……。”

林紫宁喃喃自语着。

她以为那个传说中是骗人的,什么气脉什么先师遗物,都是假的,现在却有一个事实摆在了眼前,这个冲击不可谓不大。

而在擂台不远处的树丛中,两个不应该同时出现的人,却站在了一起。

独臂的林海,与默默独立的唐一。

他们的脚下,横七竖八的躺着几具尸体,如果林紫宁在此的话,一定会认出,这此都是与林海同组的B组人马,还有几具尸体是四方家的,看样子林家弟子的确是实力超群,即便是有林海这个内应,唐一也花了不少代价才把他们全数放倒。

唐一与林海俱是身染血迹,看样子也是有伤在身。

“时候差不多了。”

林海言道,他的目光,盯着唐一手中的黑色小盒子,那盒子上有个按钮,按下它,他的仇就报了一半。

“我说了,不行。”

唐一静静言道。

“不行?”

林海哈哈笑着,笑容里已有几分疯狂之意,他的脸在刚才的杀戳中溅上了许多的鲜血,这一笑,更显狰狞。

“我背叛了林家、背叛了林成一、背叛了一切,就是要亲手杀了他!现在你说不行!”

许仙猜错了,林海最恨的不是林紫宁,或者说,林海心头黑名单的第一个位置,是有三个名字在并列的,林紫宁、林成一、阿刃。

是阿刃取代了他胜负师的位置,拿走了本该属于他的荣耀,是阿刃让他在林成一眼里没了价值,所以他才会像一个只能使用一次的废物似的,被林成一用做激励阿刃的工具,更丢了自己的肩膀,自从那一刻起,在强者为尊的林氏家族内,他就成了一个废物,一个彻彻底底的废物,在林家有多少人在嘲笑他,他这三年是怎么熬过来的?

嘲笑、谩骂、背后的窃窃私语……。

把仇恨当做最后一丝希望,也是最后一点精神寄托的他,用仇恨抵御着命运的不公。

如此熬过了三年,林海已经不再是那个沉默寡言的温温君子,而是变成了一个心里装满仇恨的炸弹……。

他恨林成一,恨林紫宁,恨林家的一切人,也恨阿刃。

可是他不敢去动林成一,自小时起,林成一就用一种催眠式的教育方法将忠诚灌输在他脑子里,而林成一对付敌人时的霹雳手段亦让林海胆寒。

林海虽然不承认,但是他绝对是没有勇气去面对林成一的。

对林成一的畏惧,让他在林家时表示的忠心耿耿,但只要是离开了林成一的身边,仇恨便成了他唯一拥有的东西。

林海好像是人格分裂成了两个人,一边是尽心尽力,犹如工具一样的他,一边是私底下无时无刻不想着仇恨,把仇恨当做生命唯一动力的他。

林海将仇恨转移到阿刃身上,或者是林紫宁身上。

作为B组的负责人,四方家在擂台下埋伏炸药的举动被他偶然间发现,于是他知道自己获得了一个机会。

他先是想设计林紫宁,却发现林紫宁不会以身涉险,而在此时,阿刃正好出现了,阿刃也是他的目标。

“是家族要我在擂台下埋炸药的,这个行动本就愚蠢,即便能毁了你们几家的精英弟子,也会引火烧身,可如今台上台下就那么几个人,就算炸死了他们,对他们各自的家族又有什么损伤?我为什么要动手,你告诉我。”

唐一静静言道。

“我说炸就炸!”

林海吼着。

“不行。”

唐一作势欲走,林海怒吼一声,飞身扑上,两人立即战作一团,顷刻间便已血肉横飞,几招过后,唐一愕然发现,这林海,是不要命的!

此刻,擂台上的决斗,也已经到了战斗最激烈的时刻。

许仙与楚仙来看到擂台中央洞穴绽开,不约而同的下定了决心。

“何刃,帮我。”

许仙大吼,他后退一步,将楚仙来的招式完全扔给阿刃,返身便走。

“留下!”

楚仙来绝不允许许仙进入秘洞,他手中‘眼儿媚’猛递,满天青莲绽现,逼得阿刃退后几步,进而身形疾展,向许仙追去。

“缠人的家伙!”

许仙为了保住自己的脑袋,只得转身迎敌,说起来这楚仙来也真够狠毒,招招均往他的脖子上招呼,倒想是真想试试他有没有脑袋掉了也可以起死回生的本领。

阿刃正欲追去,忽然一个声音传进他的耳朵,那声音微弱不可闻,却是一个熟人的声音。

“危险,快带我们走……。”

是言盟的声音。

阿刃一愣,看着仍在擂台那边仍在与三位长老处于僵持状态的言盟,不知道言盟怎么能隔着这么远将如此微弱的声音传进他的耳朵,而他所说的危险,又指的是什么?

“爆炸……,杀掉一切的爆炸,所有人都会死。”

言盟的声音传进了阿刃的耳朵,阿刃立即明白了,这个据说能看透世间一切因果的圆命师,看到了一个可怕的未来。

可是,许仙与楚仙来仍在战斗中,他离开的话……。

接下来,言盟的一句话让阿刃下定了决心。

“我知道韩饮冰在哪里。”

此话一出,阿刃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

他扫视全场,只见有几个林家弟子仍然卧在擂台上,他立即肩抗手提,把这几个人连同皇甫凌与皇甫歌,一起送下了擂台。

“何刃,帮忙啊……。”

那边许仙看着阿刃不理他,正在自顾自的忙着救人,不禁欲哭无力,他自己如何应付楚仙来这样的变态高手。

阿刃没理他,任由他在那里大哭小嚎,威胁谩骂。

林家圆命师有多神奇阿刃知道,既然言盟说他知道韩饮冰的下落,那就表示他不用再受许仙的威胁。

救完了已经失去战力的闲杂人等,接下来的,便是最为难的言盟了。

“你怎么样?”

阿刃凑到言盟摆下的阵势面前,问着。

此阵已有明显的松动,气息摇摆不定,似乎会在下一刻垮掉,看样子只要言盟一分神,这阵势便将不攻自破,这也说明情势的确到了最紧要的关头,要不然言盟怎么敢拼着阵势被破也要通知阿刃。

“晚了……。”

言盟微微叹道。

这时,许仙与楚仙来已战至生死关头,论实力,许仙原是与楚仙来相差甚远,可他却弄出了一个帮手来。

那一枚满空飞舞、犹如金色蜜蜂的小东西,让阿刃看了一愣。

这不是七道天心么?

阿刃当然记得自己从医谷地下偷出,后又被许仙偷走的这个小东西。

现在看着这小东西在许仙的指挥下,无孔不入的攻击着楚仙来,楚仙来功夫虽高、武技虽强,但对着这么一个打不着摸不到,却又无比犀利的小东西,却是无可奈何。

转间眼,楚仙来身上已经有了战斗以来的第一个伤口。

鲜血涌出,楚仙来却是一静,稳稳立在当地,如渊停岳立,虽是不动,但当那金针正欲再度攻击,却发现无处下嘴,不由得窒在空中。

‘眼儿媚’当胸而持,楚仙来平心静气的一站,却有诸多的诡异之处,首先,阿刃突然看不清楚仙来的模样了,其次,阿刃也感觉不到楚仙来的气息了,接着,他的心开始‘砰砰’作响,那是一种下意识的紧张,仿佛动物遇到了可以威胁到自己的天敌。

怎么了……?

阿刃不解,而此刻在林紫宁面前摆着的有关于楚仙来的数据,却是在骤然间归了零。

“怎么了?”

这鬼东西一点用处都没有,什么战力测量,都没用,林紫宁在心里决定缩减这一部门的经费问题。

“这……。”

戴眼镜的中年人一边擦汗一边检查,发现一切正常,接着他看着周围的气压以及一切环境因素,突然脸色一变。

“楚仙来似乎、似乎突破了山水之境,达到了化蝶……。”

“什么?!”

林紫宁一惊。

阿刃这是第一次见到达到化蝶之境的高手,在此刻,他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看着楚仙来静静立着,阿刃撮指‘嘘’了一声,那枚金针便嗡一下飞到了他的近前。

“不许胡闹了。”

阿刃言道,像是对一个小宠物在说话。

“你干什么?”

许仙看着自己的东西突然又回到了原本的主人那边,不禁一愕,继而大叫着。

“我的东西,我拿回来了,有意见么?”

阿刃说得轻巧,其实他是用了御神决中有关七道天心的一个小窍门,这才唤回了这调皮的家伙。

不过,许仙是没办法回应阿刃的挑畔了。

因为楚仙来的‘眼儿媚’已经贯穿了他的胸口。

就是那么简简单单的一进身,一挺剑,便将手中长剑**了许仙的胸膛。

再顺势一绞。

楚仙来抽剑昂然而立。

事情发生的太快,以至于阿刃没来得反应,这是……怎么了?

许仙也是莫名,他呆呆的看着楚仙来的剑自他的胸口拔出,再呆呆的看了看楚仙来的脸。

“你……。”

“我杀了你了。”

说着,楚仙来长剑一横,直奔许仙的脑袋而去,看样子是真要割下他的脑袋。

这一剑,阿刃看得真切,却没有发现任何玄奥之处,只是有一种颤栗感,仿佛那个空间中,楚仙来已经成为了主人,任何人在他的地盘上都没有反抗的能力,所以他根本就不用多快、多玄奥的招式。

只要把剑伸过去拿命就行了。

许仙也根本就没办法躲,但他猛得伸出双手,用手去抓楚仙来的剑,两只手臂被轻而易举的割掉之后,他终于赢来了一点时间。

脚下一纵,这一纵,许仙已经拼尽了体内所有残余的力量。

阿刃只见到一具残破身躯,撒落着满天鲜血,向擂台中央扑去,下一刻,便消失在那个洞穴里。

楚仙来也被许仙的狠命吓了一跳,反应过来时,许仙已经消失不见。

他回身看了阿刃一眼,阿刃有种被天敌盯上的感觉,仿佛他只要走过来,就能杀得了自己。

但楚仙来没有走来,他只是在剑上屈指一弹,只见一汪碧水荡漾,接着,碧光一闪,这柄上古神兵,便插在了阿刃面前的青石板上。

楚仙来朝阿刃笑了笑,这笑容异常的从容,随后他身形一纵,如一只白鹤般,落入了那个洞穴里。

阿刃茫然拾起柔若碧水的软剑,不知许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把剑送给他。

也就在此刻,爆炸来了。

像是一捧捧的烟火自擂台周围升起,阿刃先看到白光闪烁,周围像是绽开了许多的白色大花,接着才是轰鸣的爆炸声。

四周的青石板被一层层的掀起,他像是身处在怒滔海上,青石的波浪夹杂着冲天的气流,向他压来。

言盟布下的阵势已破,三位长老均是身形一展,向外冲去。

阿刃立即冲到萎靡倒地的言盟身边,见言盟手中九九圆命盘上仍聚着不少五行极气,心中灵光一闪,立即以指探去,口中法决一念,一圈金色,在顷刻间从九九圆命盘中升腾而起,将他与言盟罩在其中。

这是‘金汤’之阵。

接着,犹如海啸一般的爆炸将一切席卷在内。

(本卷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