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章 收拾残局
章节列表
第一章 收拾残局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一次突如其来的爆炸,给本次的‘天秤演武’画上了一个并不圆满的句号,也可以说,自此以后,将再没有‘天秤演武’这个名词,这个持续了几百年的盛会,就此消失在所有人的记忆里。

把和平写在脸上,用小范围比武的方式来解决八个世家的纠纷,这种方式可以在短时间内压抑着某些人扩张的野心,但当某一方的实力强大到足以无视规则的时候,规则必然被他踩在脚下。

于是,乱世就降临了。

三界五流维持了几百年的和平局面,从此彻底的打破,八个世家,已有一个名存实亡,被其他势力所灭,待这一场动乱过后,这世间又会有几个名字继续流传下去呢?

爆炸中,阿刃借着突如其来的灵感,利用言盟手上聚集了大量五行之气的九九圆命盘,立下了一个用于护身的‘金汤’之阵。

可时间实在是过于匆促了,‘金汤’之阵并不完备,另一方面,此次爆炸的威力实在是太强,那扑天盖地的光芒与震荡,犹如世界末日一般!

灿灿然的金色光罩,在强烈的气流中犹如一闪即逝的烛火,转瞬便灭。

阿刃只来得及将言盟压在身下,如龙卷风般的气流便袭卷到了他的身上……。

接连不断的爆裂声持续了足有一分钟,冲天而起的烟尘几十里外都能看到,大地在摇晃着,犹如水波纹一般的震荡从中心处向外扩张而去,甚至在半里外的高塔上,都能感觉得到脚下异常强烈的颤抖着。

待灾难过后,张目望去。

百米平方的青石擂台都被完完全全的掀开,就像是一张被掀去了面皮的脸,血肉模糊着,只余下一个焦黑的大坑上面,覆盖着成堆的青石残片。

时间似乎在这一刻静止。

天空中还未散去的黑褐色尘灰、地上似乎还冒着黑烟的土地、一片片散落在四周的残碎石头……。

这个画面,若是画在画布上,应该有个名字叫做‘恐怖’。

林紫宁捂着嘴,难以置信的看着屏幕上的劫后惨状。

怎么会这样……?!

这时,那个焦黑的大坑中央,一堆残碎青石下,一个人影挣扎着爬了起来。

不用林紫宁吩咐,屏幕上面就出现了那个人的脸,是……阿刃。

他的面孔焦黑,身上的衣服残破不堪,站起后脚步不稳,几乎跌倒,踉跄几步才站稳,完全是一副劫后余生的凄惨模样,奇怪的是,他的身上没有伤口。

阿刃挣扎着站起之后,又俯下身去,自脚下架起了言盟,言盟靠在阿刃肩上,脑袋微微垂下,生死不知。

一种莫名的喜悦自心底泛起,林紫宁面容上绽开一丝发自心底的笑容,甚至笑出声来,惹得身旁的几个林家弟子惊讶的看着她。

在这一刻,她忘了算计得失,忘了自己的使命,她也不在是那个操纵阴谋、操纵他人生死的背后黑手,她只是一个单单纯纯的、为自己关心的人能劫后余生而无比欣喜的女孩子。

活着真好。

阿刃抬头望望天,长长的呼吸了一口满是烟尘的肮脏空气,感觉不错。

靠在他身上的言盟微微的动了一下。

“小子,没死吧?”

“暂时没有……。”

言盟的声音微弱,犹如蚊呐。

“挺住啊,你看,有人来救咱们了。”

一阵嗡嗡的轰鸣声接近,几架直升起在空中飞了过来,片刻后落地,从机内奔出数个拿着担架的医护人员。

言盟被放上了担架,皇甫凌皇甫歌兄妹以及五六个林家弟子,虽然被阿刃在关键时刻送下了擂台,但仍然受到了爆炸的波及,看样子也是伤势不轻,分别被送上了直升机。

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要求阿刃也一起去医院,阿刃拒绝了,他知道自己没事。

神奇的体质再一次救了他,也救了言盟。

留在这里,因为刚才言盟透露了一个很重要的信息给他,韩饮冰被困的地方。

言盟说韩饮冰没事,这是唯一一件令人舒心的事情了。

来此处不过二十余天,还不到一个月,就出了这么多事情,三界弟子一一出现,所谓的挑战,只不过是大家商量好的一出戏,而这出戏码演到半途,又有了擎天阁的插手,情势一团混乱,最后的这个爆炸,又是哪位策划出来的大手笔?

许仙……。

想到这个名字,阿刃有种莫名的遗憾感觉,他究竟是谁呢?

起死回生的奇迹除了可能发生在自己身上之外,还发生在了他的身上,只凭这一点,就可以断定两人间应该有着某种联系吧。

可惜的是,许仙如今不但双臂尽断,受了足以致命的伤害,而且与楚仙来一同进了秘洞。

楚仙来恨许仙入骨,许仙就算拥有能够起死回生的奇妙体质,恐怕在楚仙来手底下生还的可能性也是微乎其微吧。

想起楚仙来这个武技通玄的超级高手,阿刃也想起了他留给自己的东西。

手指在腰上一扣,一柄柔若碧水的美丽武器便持在持在了手中。

眼儿媚。

阿刃认出了剑柄上的三个字,手握着这柄名为‘眼儿媚’的奇妙武器,他可以感觉到有种力量正在这柄剑中流淌着,那感觉如同流水,蜿蜒流转连绵不断,细若孱孱之水而又莫可抵御。

如果能善用这种力量的话,能将武技提升到一个相当高的境界吧。

阿刃想起了楚仙来最后一击时的威势,简单、直接的一剑,便完完全全的击溃了许仙。

如此威势,是不是借助了这柄剑的力量呢?

种种思絮在阿刃脑子里盘旋着,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里,有太多的事情发生,阿刃却有大半的时间不在场,一些与他有关的事情,比如许仙的身份、秘洞里藏的是什么、最后的爆炸是何人所为,这些事情他都不了解,但他却又不能坐视不理。

就在他心头繁乱的时候,一个可以给他答案的人出现了。

“好久不见了。”

黑色长裤,白色上衫,林紫宁今天穿得很休闲,不过,黑与白,这种简单色彩的搭配,却正适合她的安静而又典雅的纯粹气质,她就站在那,浅浅的笑着,两个小小的酒窝在嘴角浮现出来,是一种久别重逢的开心笑容。

这张面容阿刃曾在梦里见过很多次,他也曾经想过见到她时应该说些什么,不过,真到了见面的这一刻,他却把一切准备全都忘了。

有种犹如回到家人身边的温馨感觉,让他觉得一切言语都是多余的。

“是啊,好久不见了。”

阿刃笑着,猛得上前一步,两臂一拥,将林紫宁搂在怀里。

“姐姐,好久不见了。”

林紫宁被阿刃的热情弄得一愣,随即,甜甜的笑容浮现在唇边,但听见‘姐姐’这两个字后,林紫宁的笑容窒了一下。

她咬了咬嘴唇。

半个小时后。

这是一个很大的房间,半圆形的别致窗户,宽宽的窗台,想必坐上去是很舒服的,屋内的布置清淡典雅,角落里还有一个小门,打开后,里面是一个大约二十平米的小房间,恐怖的是,这二十平米里挂得全都是衣服,各式各样的衣服。

阿刃伸头进来瞅了一瞅,顿觉眼花缭乱。

“还真是姐姐你的风格。”

阿刃回头冲林紫宁嘿嘿笑着,他记得以前在林氏大宅时,林紫宁的房间里便有一个专门装衣服的房间,那个房间可比眼前这个大多了。

“不许笑话我!”

林紫宁冲阿刃瞪眼睛。

“我哪敢啊,还想吃姐姐做的好吃面条呢。”

说起自己曾经吃过的美味面条,阿刃顿觉嘴里分泌物增加,说实在的,自从上次尝过林紫宁的手艺后,这几年里,他还没吃过那么好吃的面条,真是三年不知肉味啊。

“算你识相,待会儿赏你一大碗。”

林紫宁笑了。

阿刃也笑了。

在这一刻,两人仿佛回到了过去,那些充满温情的日子,如果不是那个阴谋,也许那种日子能够持续到今天吧。

沉默了半响。

“义父……他还好吧?”

阿刃问着,他的表情很沉静,还有那么一点关心。

“他很好,身体不错,一切都很好。”

林紫宁有点想叹气的感觉。

为什么要此刻提起父亲呢?是因为他还没有忘记那次的欺骗么?

“阿刃,有件事情我想跟你说。”

林紫宁看着阿刃的眼睛,希望找出以前那个热心而又冲动的熟悉影子。

可惜的是,她没有找到,她只看到了一双沉静的眸子。

“什么事啊?”

阿刃好似很感兴趣,不过林紫宁却感觉得其中的疏离,她却还想再努力一次。

“关于那件事……。”

林紫宁没有说,不过她相信彼此都知道那指的是什么,林氏的夺嫡之战,林成一把阿刃当做棋子牺牲的那一次。

“父亲曾经提过,他并没有害你的意思,他的目的,是想让你更了解这个世界的规则,弱肉强食、胜者为尊……。”

“还有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对吧?”

阿刃接过话来,他的声音与表情都是如此的平静,以至于林紫宁根本看不清他在想些什么。

“我并不恨他,真的,他只是选择了他认为对的手段来培养我。”

阿刃笑笑。

林成一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做的那一切又有什么目的,随着年龄与阅历的增长,阿刃已经可以理解了。

那时的阿刃的确太天真太冲动,对这个世界的了解只停留在表面上,以为用自己的热情就可以改变一切。

事实,当然不是这样。

林成一用阴谋与血给天真的阿刃上了一课,这就是林成一的教育方法,也许在他看来,如果阿刃挺不过这一关的话,也就不配成为他林成一的儿子吧。

从某些方面来说,林成一还是很爱阿刃的,他认为他该给阿刃一些东西,让他明白这个世界的残酷,方法虽然让人难以承受,但是效果确实良好。

阿刃明白了自己当初的无知与可笑,也懂得了深沉与隐藏,短短几年能将阿刃性格来个翻天覆地的变化,林成一功不可没。

“我明白,我不恨他,但是我仍然不想见他。”

阿刃懂得自己,不管怎么样,林成一对他的背叛,都是他生命中无法抹去的一个伤痕,只有两种情况下他可以无视这个伤口,第一种,他四大皆空忘却一切仇恨可以出家做和尚了,第二种,他的心性已经到了将仇恨埋在心底,不在表面上露出丝毫的痕迹,到了这个时候,曾经那个天真的阿刃就完完全全的消失了。

阿刃不知道那个时候自己会做出什么来,是杀掉林成一么?

林紫宁同是在林成一的这种教育下长大的,这三年中,从一个不谙世事的富家小姐,到一个将人命视做数字、用最小的牺牲来换取胜利的操纵者,林紫宁完成了自己的蜕变。

从自己身上想到阿刃,林紫宁终于明白了林成一在阿刃身上栽下的种子,长出了什么样的果实。

是林成一和她亲手毁掉了阿刃的天真,而现在她却要从阿刃身上找出自己毁掉的东西,这,岂不是一种妄想么?

“你也变了。”

阿刃看着林紫宁,今天林家的作为,林紫宁应该是背后的操纵者吧,做了那些大动作她还能若无其事的与自己见面,谈笑风生,拥有这样的心态,她也经历了许多吧,也不是以前的千金大小姐了。

“是啊。”

林紫宁垂下头,玩弄着桌上的茶杯。

“说起来,义父还真是一个成功的教育者。”

阿刃用一种很好笑的语气说出这句话。

“……也许吧。”

林紫宁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回答。

这时,有人敲门,林紫宁看了一眼阿刃,阿刃知道自己等的人到了,急忙站起身来去开门,在半小时前,他已经把韩饮冰的下落告诉了林紫宁,林紫宁派了人手去接他们。

门打开后,阿刃看清了门外的人是谁,门外的人也看清了他,于是,一秒钟之后,一个娇小的身躯猛得扑进了阿刃的怀里。

“阿刃阿刃我好想你呀!”

韩饮冰把脸捂在阿刃胸口,呜呜咽咽的喊着。

“我也想你。”

阿刃紧紧的搂住了韩饮冰,虽然只是分隔半月,但两人均是几历生死,再次相见,犹如隔世。

“小师弟,我也好想你。”

昆达张开大手,将韩饮冰与阿刃一起拥在怀里,接着,便学起了韩饮冰,将一张长满胡子的脸往阿刃肩头蹭去。

“少来!”

阿刃从来没有跟男人亲热的习惯,他伸出拳头去,准备用这东西跟昆达的脸亲热亲热。

“重色轻友重色轻色……。”

昆达一边嘟囔一边闪过一边。

“大师兄,你怎么和阿冰在一起?还有,既然你和阿冰在一起,阿冰怎么可能被人捉住?”

阿刃看见昆达,便有了这个疑问,昆达的武技水平如何阿刃心里清楚,那是炼气顶级的水平,等闲武者根本近不了身,如果说遇到了太强的对手,以致于打输被困,倒是也有可能……,但那样的话,除非对手是楚仙来一级的绝世高手,否则激斗中昆达必然会受伤,现在看这昆达,红光满面、精气神十足,不但不像受过伤的样子,反倒像是放了大假才刚刚归来,满脸的幸福安康。

“这个……。”

昆达想着如果说自己被人骗了,困在白玉京里足有半个月,这半个月里吃喝玩乐无比悠闲,不知道眼前这小师弟会不会气疯了,为了他的健康与自己的生命安全着想,还是不说为妙。

“对了,小师弟,师父他老人家让我给你带来点东西,说你可能用得着。”

昆达转移话题转移的很成功,阿刃果然被他话中的东西给吸引了。

“什么?”

“就是这个……。”

昆达一边说一边在自己背后的大登山包里摸着,摸着摸着冷汗就下来了。

“怎么了?”

阿刃知道这大师兄有时候糊涂的厉害,但是,药王所托,这么重要的东西,他不会给弄丢了吧?

“我记得在这里的呀……。”

昆达口中的嘀咕证实了阿刃的猜测,阿刃听了这话,冷眼看着他,就像在看一个死人,一个将要被自己掐死的人。

也许是查觉到了阿刃的杀气,昆达有些急了,他向韩饮冰求援。

“小师妹,你见到我的东西没?”

“什么?”

“一个本子,黑色的,这么大,挺厚的。”

昆达用手比划着。

“见是见过。”韩饮冰眨着无辜的眼睛,“上次弄烧烤的时候,你用来引火的是不是它?”

“……。”

昆达愣在当场,一颗颗的汗珠自额头滚落。

阿刃眯起眼睛看着他,屋内杀气纵横。

“骗你的了。”

就在这时,韩饮冰‘扑哧’一声笑了,说出的话救了昆达的小命。

“给你,阿刃,这就是昆达师兄用来点火的引柴,不过被我救下来了。”

韩饮冰递给阿刃一个黑色小本子。

阿刃接过,翻了几页,心中疑惑,那上面全都是一些姓名与联系方式,还有几句简单的评语。

“这是什么?”

阿刃问昆达。

“这是隐世药门的三千名在籍弟子的名册,与隐世药门所有资产的明细。”

“师父把隐世药门完全交给你了。”

昆达正色道。

啊?

阿刃愕然,虽然知道药王对自己宠爱有加,并且在言语间有过要将药王交给自己的意思,不过,药王与他都知道,阿刃如此年轻,不论是威望还是阅历,都不够领导一个如此庞大的门派,所以这事也就是在口头说说而已。

阿刃此次出来,就有增加阅历,做出几件大事,让药王对他刮目相看安心将药门交与他的意思。

“师父说了,此次三界五流之会,诡异之处甚多,皇甫超尘将你骗至此处,恐怕是要借药门的信物来开启一个大秘密,自从与你失去联系后,他老人家便让我日夜兼程赶来此处,并调附近三省的药王弟子时刻待命,待看看此处的形势,再与你商议后,我们布置人手以策平安……。”

昆达说着上面的话时,满脸的肃穆。

阿刃看着他,哭笑不得的感觉自心底升起。

“大师兄,告诉你一件事。”

“嗯?什么?”

“三界五流比斗已在一个小时前尘埃落定,该发生的意外,都发生了,该死的人,也都死了,所以,我告诉你的事就是,你迟到了。”

昆达听着阿刃的话,张开嘴,且有越张越大的趋势。

阿刃掂掂手中的小本子,知道这东西有多重,药王半生的心血尽在其中,可惜的是,来得太晚了啊。

如果能早来半月,如果在自己没有被弼十力掳走前便拥有这些人手,那自己能做多少事啊,至少不用像现在这样狼狈不堪,人在局中不知所处,茫茫然的成了一颗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