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章 打落水狗
章节列表
第二章 打落水狗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几分钟后,诸人落坐在屋中,阿刃为昆达和韩饮冰介绍林紫宁,说这是自己的姐姐,再向林紫宁介绍二人,一个是大师兄,一个是女朋友。

女孩子的直觉很是犀利,虽然阿刃用了‘姐姐’这个称呼,但韩饮冰望着文静娴淑、犹如画中丽人的林紫宁,还是涌起了阵阵的不舒服感觉。

倒是林紫宁表现的颇为大度,欣喜的叫了一声‘我们阿刃也有女朋友了’之后,将韩饮冰亲亲近近的拉在身前,好一阵打量,一边打量一边满口称赞,什么‘阿刃真有是好福气啊’‘那个臭小子怎么配得上你啊’等等等等,俨然一副热心姐姐看到弟媳妇的模样,片刻间便将韩饮冰的敌意驱散的一干二净,再拿出几件珠宝饰物与其做了姐妹间初见的礼物后,韩饮冰已将林紫宁当做最要好的闰中密友看待了。

阿刃看着林紫宁的这翻表现,心中有点黯然,也有点庆幸。

韩饮冰与皇甫歌一见面便火花四溅,惹出了许多是非来,而与林紫宁的见面却是一团和气,看那模样,韩饮冰恐怕已把林紫宁当做她的亲姐姐看待了吧,几句话加一点小礼物就把这嫉妒心极强的女孩弄得服服帖帖,自己这个干姐姐,还真是不简单啊。

可以前的林紫宁不是这个样子的,没有这么深沉的心机,没有那么多言不由衷的话……。

两个女孩在那里叽叽喳喳的说着悄悄话,林紫宁说起了阿刃的糗事与坏毛病,听得韩饮冰睁大眼睛,笑得合不拢嘴。

阿刃看着两个女孩凑在一起,一个娴静典雅,一个乖巧可人,本应是一副赏心悦目的画面,他却是心中莫名其妙的起了一丝燥意。

“弟弟呀,我和阿冰商量好了。”

林紫宁笑嘻嘻的挽着韩饮冰的手,走了过来。

“哦?商量好什么了?”

阿刃颇感兴趣的望着这两个女孩。

“我和阿冰姐妹相称,对吧,阿冰?”

“对。”韩饮冰乖巧的点着头,“姐姐你好。”

“妹妹你也好。”

两人笑嘻嘻的,面对着面,同时稍退一步,左腿往后撤一步用左脚面磕一下右脚跟,在磕的同时,双腿关节微屈略带一点,如果阿刃没认错的话,这分明就是西方女子的屈膝礼。

两人装腔作势的各执了一礼之后,终于忍不住抱在一起,‘咯咯咯’的笑成一团,两张如花笑颜,清脆犹如风中银铃的笑声,好像把这间屋子带到了春天,那个百花盛花的美丽季节。

莫名其妙……。

阿刃只剩这个感觉了。

好不容易等这二人止住了笑意,林紫宁转头对着阿刃,肃然道:“以后呢,你就不是我的弟弟,而是我的妹夫了。”

原来就为这啊,这些称呼上的圈圈绕绕……。

阿刃看着林紫宁和韩饮冰一本正经的面孔,不禁莞尔。

“唔?”阿刃笑了,“这么快就把我清出家门了,还真是喜新厌旧啊。”

看着阿刃装出来的一脸委屈模样,两个女孩又笑得不可开交。

不管怎么说,无论是否真心,可眼前这一幕令人开怀的温馨场景是很难得的。

这时,敲门声传来。

林紫宁起身去开门,门外有人低声说了几句,接着,林紫宁关上了门,手中多了一个黑色的文件夹。

阿刃看到了那个文件夹,心中一凛,他知道林家内部相互之间传递的信息,轻重等级以颜色划分,越深的色彩,表示事情越紧急,此刻林紫宁手中的文件夹却是黑色的……。

出了什么事呢?

林紫宁手拿着那个文件夹,面上依旧笑意盈盈。

“妹妹,姐姐那里有好多衣服,都是好漂亮的,你挑几件怎么样?”

她指着那个小房间。

“好啊!”

韩饮冰欢喜的去了。

林紫宁看看闲坐一旁的昆达,再看看阿刃,眼里有循问的意味。

阿刃知道林紫宁这是要与商量某些重要事情,再问他昆达是否可信。

他点点头。

“这是刚才发生的那次爆炸,与此园中一直以来的发生的所有事件的总叙报告。”

林紫宁一边说着,一边将那几页报告浏览了一遍,再伸手将文件夹递向阿刃。

阿刃与昆达交换了一个惊奇的眼神。

首先是惊讶于林家的办事效率之高,现在距爆炸发生,也不过才短短的两个小时而已,报告便已经到了手上。

二是讶然于林紫宁为什么把这么重要的信息交给他们,刚才昆达交药门弟子名册于阿刃的时候,林紫宁可是亲眼见到的,无论林紫宁与阿刃二人以前的感情多么的深厚,现在的现实却是,两个人已经在代表着不同的势力与利益。

她现在这个做法,难道是在向药门示好,有联手的意思么?

阿刃是聪明人,所以他看向昆达的一眼,已经表示了他在征求昆达的意见,他知道昆达虽然小事糊涂,但大事上绝不含糊,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之后,昆达微微点头。

与林家联手,对隐世已久的药门来说,是个绝大的助力。

阿刃也知道这一点,于是他伸手接过了林紫宁递来的文件夹。

两人间的眼神交流,林紫宁看在眼里,于是,有点悲哀的感觉自心底泛起。

曾经是多么亲密无间的两个人啊,现在却连一个小小的交流,都要拼命算计得失与利益,更加悲哀的是,与阿刃相同,她的心里也在时时刻刻的计算着。

阿刃随手翻开了文件,快速的浏览了一遍,接着又将文件交给了昆达。

这个报告中,对于各个世家在私底下的动作倒是没有多说,只说了直至此刻,各个势力的得失情况。

总体来看,没有多少伤亡,没有多少利益损失,各个未参与此事世家都保持了隐忍的态度,只有最后的爆炸显得有些突兀。

报告上指出,此次爆炸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为四方家所为。

“四方杂家干的呀,那帮家伙疯了么?”

阿刃若有所思的用手指敲着桌子。

的确,弄出这么一个爆炸来,对四方家来说并无好处,退一步来说,如果参加此次比斗的尽是三界五流的精英的话,弄个爆炸出来打击打击其他世家的后继力量,还在情理上说得通,可是当那次爆炸发生时,台上台下也有十余个人,其中无量界擎天阁各一人,长老团长老三人,林家弟子几个,皇甫家兄妹二人,都不算是世家里的中坚力量,除此之外,便是阿刃与言盟了。

按照刚才报告中所说的,三位长老在爆炸中伤势严重,以长老们的倔强个性与自尊心态,是绝对不屑于让林家来救治的,此刻已然不见踪影,想必是觅地潜修去了。

如果四方家的目标是三位长老,那他们算是达到目的了。

所以阿刃说出了自己在的推测。

“如果他们的目标是长老团长老?”

“四方家与五流长老团?无论从哪方面来说,两者间都并无冲突。”

林紫宁微微摇着头。

“长老团已经十余年不理世事,也不算是一股势力,况且长老团的成员均是达到通神境界的不世高手,这样实力不可惴测的武者,是各个世家最为头疼的对手,这也是为什么几个世家几十年来一直倾尽人力物力来供养他们的原因。四方家应该不会蠢得对长老团下手,一旦失手的话,即便是只余一个生还者,他们都会麻烦缠身,被通神高手盯上可不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

林紫宁分析着,条理清楚,论点正确,推理出来的自然也是正确结果。

“如果说,四方家的目标是你呢?”

昆达突然对阿刃言道。

“不太可能吧。”

阿刃也考虑过这个可能,但他是突然出现在擂台上的,在那之前一直被弼十力困在山崖上,四方家根本就不可能知道他的行踪与出现时机,更别说设下陷井了。

“那只剩楚仙来和许仙这两个人了,要么四方家的目标是他们,要么四方家的确发疯了。”

林紫宁断言道。

四方家策划的这次爆炸,将完全的惹怒天命林家隐世药门甚至济世医家,这也是阿刃与林紫宁为什么说他们疯了的原因,一次性的惹上三大世家,对于四方家来说,等于惹来了灭门之灾,如果不是有巨大的得益在背后驱动着,只能说四方家疯了。

“文件里提到林家监视四方家的B组,有一个幸存者,能不能从他那里得到一些信息?”

阿刃想到了一个突破口。

“你说的是林海。”

听到这个名字,阿刃一愣,他当然记得这个名字,两个人在还有着一层义兄弟的关系。

“他现在仍在重伤昏迷中,医生说他有可能醒不过来。”

林紫宁的语气淡淡的,丝毫没有伤心的意思。

阿刃听了心中不悦,可接下来林紫宁的话,又将他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被人欺负了,我可没有忍下来的好脾气,你呢?”

林紫宁笑意盈盈的看着阿刃,阿刃却从她眼里看出了几分狠辣无情。

“我也是。”

阿刃也笑了。

对付四方家的同盟,自此结成。

这时,那边的房间里走出了韩饮冰,一身米色淑女衣裙穿在她的身上,把她的小脸映得如出水芙蓉,清丽无边。

“好看么?”

她拎着裙角,轻盈的转了一个圈。

林紫宁立即拍手称赞,昆达也双眼放光。

“好看。”

阿刃赞道,嘴角现出一抹笑意,这笑意是发自内心的,只有在对着像韩饮冰这么简单的女孩时,他才能露出这么真心的笑容。

林紫宁不经意间,看了阿刃一眼,她的笑容便有些落寞了。

“我再去换一件。”

韩饮冰非常满意大家的表现,蹦蹦跳跳的回到那个小房间里。

“对了,阿刃,有件事我想要你知道。”

林紫宁看着韩饮冰消失在门后,开口言道。

“哦?”

“天命林家与三界中的无量界,一直有着某些层面上的联系,所以对于无量界近年来的状况一直很关注。”

怎么又扯到三界身上去了?阿刃心中猜测着林紫宁话中隐藏着的东西,想起无量界,便想起了楚仙来,天命林家与无量界之间应有着某种交易吧。

“无量界是一个避居世外的家族,很少有外人可以进入他们的族系,也正是因为如此,无量界一直人丁单簿,但他们实力很强,有多强呢?无量界几乎每一代都会出现三个以上的可以达到通神境界的天纵之才,可以说是一个盛产武技天才的家族了。”

林紫宁用闲谈般的语气,悠悠的说着话,阿刃却听的很专心,他知道林紫宁不会在这种时刻谈起无关的话题。

“尤其是在上一代,共计有七人达到通神之境,一个家族在百年间涌现了如此之多的高手,可算是前无古人了。”

七个?

开玩笑吧。

阿刃心中涌起难以置信之感,他知道冲破那层藩篱有多难,而同一族系中竟能在同一时期拥有七个这样的高手,那简真神话一般的事情了,也是一股可以横扫天下的实力。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如此实力的世家不可能一直陌陌无闻,的确,即便是世家一直抱着隐居世外的宗旨,但这些天纵之才们,也不可能个个甘于平淡,练着一身通天武技却无用武之地,这种寂寞应该是很难受的吧。”

“无量界没有族人出现在尘世,不是因为他们不想,是因为他们不能,一个比他们还要强大的世家一直是他们的敌人。”

“那个世家拥有恐怖的实力,即便是盛产天才的无量界,与他们为敌时,也是不敢轻忽,除了倾尽全族的实力外,还找了一个实力不弱的盟友。”

“无量界的盟友是五流中的神鬼世家,敌人便是擎天阁了。”

尽管大约的猜到了林紫宁口中的各个势力所指是谁,当真正的听到了这几个名字时,阿刃还是心头微微一震。

“然而就在三年前,神鬼世家却被擎天阁所灭,神鬼宗主被掳,这几乎算是灭族之祸,那一战应该是惊天动地的,我们这些外人却是无缘一见,无量界擎天阁神鬼一族这三个世家,均是隐匿于世外的神秘势力,三个世家的恩恩怨怨已经持续了近百年。”

“在神鬼一族被擎天阁突袭时,无量界肯定做出了反击,战果应是不容乐观,因为在那一战后,无量界传人楚仙来便到了林家,与林家订下了一项协议,之后便有了这次三界对五流的挑战。”

终于弄清了此次比斗的原委,阿刃突然想到,济世医家在这里又扮演着一个怎样的角色呢?

“阿刃,我想跟你说的,就是擎天阁很强,而且,假如神鬼世家与无量界均被他所灭的话,他的面前就没有了可以一搏的对手,那么强的实力,不会放在自己家里白白生锈吧,所以,总有一天他会走到你我面前的,那个时候五流面临的可能就是灭顶之灾,该如何应付,你应该仔细想想。”

林紫宁说完了她想说的话,便坐在那里,静静的看着阿刃。

阿刃笑了笑,笑容里是飞扬的神采。

“现在已经不是动拳头比谁力气大的时代了吧,一个只凭着力气打了几十年才把对手打败的古董世家,估计脑袋早就僵掉了,我们应该怕他们么?”

呵呵。

听了阿刃的话,林紫宁笑了,阿刃的话怎么和她父亲林成一的话那么像啊。

一直隐居在世外的三界,除了紫府仙宗已经几百年不见踪影,林紫宁无缘一见外,其他两家的作风林紫宁均是见过,也真是不敢苟同。无量界传人死板僵化不知变通,把一个传说当做救命稻草,傻呵呵的送出命去,擎天阁只认武力,传说其内部社会结构完全是一个以武力为尊的原始社会,此次出现的许仙虽然狡猾多计,但看那手无一兵能用的可怜模样,也只是一个脸上写着炮灰两个字的马前卒,有如此人才不知重用,看来擎天阁的掌权之人亦是个嫉能妒贤的无能之人。

实在是不足为惧。

“来说说看咱们怎么报仇吧。”

阿刃现在的兴趣在四方杂家身上,既然四方家不开眼,惹上了所有不该惹的人物,那么连同二十年前的那一笔,新帐旧帐一同清算。

然而就在这时,‘砰’一声闷响,屋门被一股大力撞开。

阿刃三人愕然转头,便看到原本应守在室外的一个林家弟子,满脸迷茫之色的站在门外,一只脚还悬在空中,似乎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无缘无故的将门踹开。

接着,一个满面惶急之色的少女从这名林家弟子身后抢出,夺门而入,出现在三人面前。

女孩看着三人,正要开口,便看见了阿刃腰中围着的‘眼儿媚’。

这神剑阿刃拿在手中后,还没来得及收起,便学楚仙来将它围在了腰间。

女孩面上的惶急之色,立即转为愤怒,就像晴空里猛得飘来了蔽日遮天的乌云。

“是你!”

女孩怒声,她的声音很好听,且与常人说话的节奏有异,像是遵循着某种特别的节奏。

不过,此刻这种好听的嗓音,却成了催命的咒言,一连串语意莫明的句子自女孩口中吐出,阿刃昆达林紫宁三人顿觉如同大锤擂耳,脑中嗡嗡乱响。

是无量界的夺命‘天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