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章 飞火
章节列表
第三章 飞火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一叠照片,‘啪’一声,被甩在了宽大的红木办公桌上,十几张照片散落一桌,还有几张掉在地上,照片上,赫然是一次大爆炸的截影。

与这暴燥动作相应的,是夹杂着愤怒的责骂声。

“你知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发出责骂声的,是一个中年人,精瘦干练的脸庞,微微有些上挑的眉毛,一双细长眼睛中的阴阴眼神,不怒自威的气势,这一切,都表明了他是一个久居人上的上位者。

这样的上位者,理应是喜怒不形于色的,而今次的这个糟糕事情,却让他的隐忍没了用处。

中年人难得一见的暴燥,让被责骂者觉得自己有些无辜。

唐一坐在中年人办公桌对面的一桌椅子上,他手上缠着纱布、吊在胸前,脸上也有青紫伤痕,似乎受了不轻的伤,面对中年人的指责,他张张嘴,想要辩解,却又觉无话可说。

“为什么要制造那起爆炸!你昏了头了!惹上天命济世这两个家族,对你有什么好处!”

中年人仍在愤怒中,的确,这次的事情实在是太大条了,四方家近年来势力渐弱,论起手中掌握的实力,与风头正健的天命济世两家根本就不在同一水平线上,躲他们还来不及呢,可是这死小子竟然一次惹上了两家,这不是找死么!

“对不起。”

唐一道着歉。

与其说是唐一的道歉让中年人冷静下来,不如说是多年来处理种种危局养成的良好心态让他知道,发怒没有用处,怒气如果能解决问题或者对解决问题有帮忙的话,你可以尽情的发泻,如果不能,那请你呼吸几口新鲜空气,安静一点。

“说吧,究竟是怎么回事?”

中年人冷冷的看着唐一,“四方家的处事准则你是知道的,如果你不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我只好把你做为元凶交出去,给天命济世两家一个交待,你明白吧?”

“明白。”

唐一用讨论今天天气好不好的口气讨论着自己的生死问题。

“你看看这个东西。”

一张信纸,被放在桌上,墨色信纸的右下角,用朱红的颜色,勾勒出了三簇跳动着的赤红火焰,中年人看了一愣,接着他疑惑的眼神便望向了唐一。

“‘飞火’……。”

唐一解释着。

中年人自然知道这是什么,‘飞火’,是四方族逆火杀手一系的最高级命令规格,此令一下,即便命令内容是让你杀了自己的亲娘老子,凡是逆火杀手也必须无条件无疑问的执行!

信封上火焰的多少代表着命令的紧急程度,三簇是十万火急的标志。

可问题是这种规格的飞火传迅,此时在逆火一系中只有他自己有资格发出,而眼前的这封信,却不是从他手中发出的,他清楚的记得自己没有发过‘飞火’给唐一。

疑惑中,中年人展信一阅,看后神色中更是惊疑。

“信中的字迹,都是你的,后面加有印章……。”

唐一继续解释着。

中年人愣了半响,猛得面现怒容,把信重重的按在了桌子上,这一掌按得无声无息,红木桌上却有了变化,只见他按下那处,悄无声息的塌陷了手掌大小的凹洞,粉末状的碎屑悄然散落,整个过程没有发出丝毫声响,就像是在用烧红烙铁去烫化积雪,更令人惊讶的是,直接接触到他手掌的那封信却是没有异常,依旧完好无损。

唐一看了这一掌的威势,眼中掠过一丝讶然。

“你的笔迹,你的印章,还最高规格的‘飞火’信纸,容不得我不信吧?”

唐一看着中年人,嘴角现出一抹无奈笑意。

中年人双手按桌,眼睛狠狠的盯着唐一,唐一毫不畏惧的与他对视着。

“有人假造‘飞火’传迅,指示你策划了这次爆炸,虽然不是你的错,但是,你仍然该罚,应受家规一百,你服不服?”

中年人沉声道,他的眼神凌厉,似乎只要唐一说出半个不字,便要取了他的性命。

唐一静了片刻,这才开口。

“我服。”

家规一百虽然足以叫他卧床数月不起,但也比丢掉性命强上许多,按照四方家的族规,失败的杀手可以不死,但若是失败了还将敌人引到家里来,那是非死不可,现在的这个处罚,已经是轻之又轻了。

自认为冷血的领导者,心中也是有一处软弱的地方呢。

想到这,唐一忽然咧嘴笑了一笑。

“谢谢,父亲。”

中年人冷冷的盯着唐一,对于这个称呼和这个谢意,没做任何回应。

半响,中年人不经意的扫了一眼唐一身上的伤痕。

“你的伤是怎么回事?”

“呵呵,意外而已。”

中年人一提,唐一又想起了爆炸前与独臂林海的决斗,噢,不,那根本就不是决斗,而是一次人与野兽间的撕杀,他是人,林海是野兽,他已经想不出用什么言词来形容林海当时的疯狂了。

林海的疯狂,添平了他与唐一间的实力差,所以唐一手中的起爆器才会被他夺去,而做为代价,林海也受到了足以致命的伤害,唐一估计林海即便是能够活下来,也必定武功尽废。

可无论如何,林海却实是如愿引爆了炸药,而他,杀手唐一,似乎是输了。

这种事实在是羞于人提,杀手向来是习惯了以弱胜强,习惯了舍命搏杀的,如今唐一却被一个比自己弱的人击败,他有点没脸见人的感觉。

“对了,这是我在路上收集到的一些情报,和隐世药门有关,相信你有兴趣。”

唐一随即转移了话题,他从怀中掏出几张皱皱巴巴的纸,递给中年人。

中年人皱皱眉,接过那纸瞅了一眼,接着便右手一握,将那几纸攥成粉末。

哦?

唐一有些疑惑的看着中年人。

“消息都已经传到了你的手上,我怎么可能收不到。”

中年人冷哼一声。

“你知道了?”

唐一的心情似乎很愉快,他很感兴趣的问着:“隐世药门有了继承人,你打算怎么做?”

“不止如此,最新的消息是他已经来到新京,只有区区三人,好胆色啊……。”

中年人右手轻轻的敲着桌子,眼神变幻莫测,唐一与他相处这么久,自然知道他这个习惯动作是有了相当为难的事情时才会有的。

不过一想那个药门继承人竟然来了本市?他意预何为?这的确是个很难回答的问题。

新京市,也就是唐一与中年人现在身处的城市,是四方家经营了几十年的本命重地,就像是隐世药门在拉萨的份量一样,在这个城市里,唐天斩跺跺脚都足以让新京市的地面抖上一抖,新出炉的药门继承人刚一上任,便如此着急的赶来这里,是赶着来送死的呢?还是另有什么企图?

“他来新京干什么?”

唐一想了半天,也不得要领,只得张口问道。

“一只兔子跑到狼嘴里,是为了什么?”

中年人唇边浮现出一丝阴冷的笑意,这让唐一明白他要动手砍人了,想想也对,药门和四方家有着难解的过节,仇人见面,自然是份外眼红才对,不过,何刃那小子……,怎么看都不像是一盘容易下咽的美味佳肴。

“何刃那小子可不简单,他是已至通神之境的高手,而且根据以往的资料显示,这小子生性狡猾诡计多端,这次白白送上门来,怎么看都像是有什么阴谋……。”

唐一提醒着中年人,而中年人听了却是一晒。

“阴谋?那个黄毛小子懂得什么叫阴谋,我玩阴谋的时候他还没出生呢!唐一你记住,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阴谋诡计都没有施展的余地,只有在双方实力对等或者近似的情况下,计谋才有相当程度的辅助作用,但是永远不要依赖它,用绝对的力量来压倒对手才是永远的必胜之法。”

中年人不是阴谋论者,他信奉绝对实力压倒一切这个理论。

“是。”

唐一恭然答道。

“通神高手?我们四方家就没有通神高手么?而这些年来死在决斗或者伏击之下的通神高手还少么?现在已经不是蛮力可以主宰一切的原始社会,打架时,要靠脑子。”

中年人背着双手,起身,走到宽大的落地窗前,这是一幢四十层大厦的最高层,从此向下望去,芸芸众生尽在脚底,如蝼蚁一般。

与此同时,在相同的城市,不用的高楼上,阿刃也在用相同的姿势俯看着街上忙忙碌碌的人们。

不过他心中想的却是另外一回事,一个武技上的难题

蓦的,他的右拳缓缓伸出,炽红的火样颜色一点点染上他的右手,爆炸性的气息在空气中荡漾着,拳头在触到玻璃之前停了下来,无法宣泄而出的离火决骤然回卷,在阿刃的臂部经脉中汹涌澎湃,犹如怒海狂澜。

经脉中内息波动,带来了如同刮骨般的痛楚,不过阿刃连眉头都没皱一下,‘痛’这种感觉他经历的实在是太多,多到了已经不在乎的程度。

内息骤然而变,由离火决转为黑土决,一股阴柔无息的内气取代了爆炸如火的炽热内气,并且把所有的爆裂气息吸纳分解,凭空壮大了一

倍。

右拳疾伸而出,目标当然不是眼前的落地玻璃,而是十米外窗旁的一株盆栽。

相距十米,隔空出拳。

下一瞬,那株盆栽便无声无息的碎了,化为了一地的碎末,且碎屑大小均等,倒像是用某种利器故意切割出来的。

若是有个武技高手在侧,定会对这一拳的威势感到震惊。

一个武技高手,就等于一把人形兵器,空手碎石之类的只是小把戏,可是如果达到内气外放,可以将无形之气化为有形之物,进而隔空碎物,这就不是一般高手所能达到的程度了。

更何况是相距十米?

要知对于内气来说,空气是最差劲的传导介质,外放而出的内息,每前进一米,都会衰竭数倍,十米外能够推动一张桌子的力量,足够让手掌接触时拍碎一块千斤巨石。

而十米外能够让一株盆栽无声碎裂的力量,近距离时爆发的威力,足够完完全全的拍碎一个人,头发、骨头、血液甚至人体人最坚固的牙齿,都会在这一掌的强大力量下完全湮灭,被还原成最基本的粒子。

实在是杀人放火、灭口毁尸的必备武技……。

这种掌法威力不凡,阿刃用出后,却摇了摇头。

伤害力虽然高,但缺点也同样明显,那就是太慢了。

让其势不可阻的离火决含而不发,离火决自然会反噬,内息转成黑土决乘势吸纳,这一掌击出,等于有两个阿刃同时出击,力量自然不同凡响,且两决相应,以黑土为表烈焰为里,两种互不兼容的内气被强制压抑在一起,爆炸时就有了将近十倍的力量,这一掌足有山水中境的实力。

可到了生死决斗时,哪有时间让你慢慢的激荡内气再吸纳出击,这内气变换虽然只是一瞬,但也有几秒的时间,这点延迟,就让它成了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因为与武技低于自己的对手交战时,根本用不着破坏力这么强的武技,而同高手相斗时,这点运转内气的时间,足够让同等级的敌人将你的项上人头取去了。

实在是中看不中用的武技创造啊。

用来偷袭倒是不错……。

阿刃捏着下巴考虑什么时机能用出这种招式。

水土无常、金火无定……,真想见识见识传说中的五行互济之决啊。

万流归宗的五决,每决均有相应的招数,这招数就在各个法决之中,随着各人悟性不同,悟出的招数也不同,那弼十力就在黑土决悟出了力可翻天的棍法,阿刃则是悟出了一套拳法。说是‘悟’,其实也不尽然,阿刃是将黑土决运用在了济世医家最入门的招数‘沾衣八打’上,初时阿刃习了黑土决后,只觉唯有小巧灵动的‘沾衣八打’最适手,而到了山崖之上,经弼十力一点拨,阿刃才知自己是以‘沾衣八打’为根基,练出了属于自己的拳法。

可自从打南之远身上弄出了离火决后,这套拳法已经不能再发挥出阿刃拥有的全部力量。

阿刃一直在研究如何能够让两决相济,弄出一套前无古人的武技来。

可两者虽不是水火不容,但也绝没有相济之象,阿刃试验了许久,也就才利用二者各自的特性,弄出这样一个自残吸纳的掌势来。

这种优点与缺点同样的明显的招式,根本就不适合用在实战中……。

阿刃是越来越渴望见到弼十力口中说过的无常无定之掌了,那互生互济的决法,可以让人的实力平空提升十倍以上,将是多么强大的力量!

就在这时,阿刃忽闻怀中手机铃响,拿出一看,屏幕上显示出了一个很熟悉的号码,这号码最近正以每天五次以上的频率出现着。

无奈的摇了摇头,阿刃接起电话,冲耳便是一句甜腻腻可以滴出糖来的问候。

“阿刃哥哥,这么久没听见我的声音,有没有想我啊?”

阿刃抬头看了看时钟,“离你上个电话打来才不到一个小时,哪里久了……。”

“人家想你么。”

尾音拉得好长,阿刃可以想像电话那一边韩饮冰的娇嗔模样。

“好了好了,我也想你,还有事要和大师兄谈,不说了。”

阿刃说出这句话,是因为他正好看到昆达推门而入,他朝昆达做了一个无奈的表情,昆达就知道和他通电话的是谁了,他开始咧大嘴,无声的给了阿刃一个嘲笑。

“嗯,你忙去吧。”

这句很乖巧,下一句就变了味道。

“千万不要乘我不在就胡思乱想,除了公事外,不许和楚自瑶多说一句话,不许……。”

“不许单独与她同处一室,不许对她有任何不良企图,知道了知道了。”

阿刃赶紧承诺着,将韩饮冰定下的‘三不’准则重复了一次,那边韩饮冰才满意,允许他挂了电话。

“哈哈。”

见阿刃挂了电话,昆达这才笑出声来。

“刚才你怎么不笑?”

阿刃白了昆达一眼。

“被小师妹听到我就有麻烦了,我才不敢惹她。”

昆达笑得更开怀了,他这个小师妹虽然温柔若水,但也爱使小性子,还护短,若是被她知道了自己正嘲笑阿刃怕老婆,非过来好好抓挠他一顿不可,那丫头小爪子锋利的很,他可不想惹祸上身。

韩饮冰还有一个特点,就是生性好嫉,被她喜欢上的人,就做好温柔缠身不离不弃的准备吧,她是非要保证阿刃心里只有她,没有放置别人的空位才好。

自从大家商议好计划,由林紫宁带着韩饮冰离开,阿刃昆达与楚自瑶另行一路之后,韩饮冰便一天七八道问询,生怕她家的阿刃被楚自瑶拐跑。

阿刃想及此事,不由得无奈摇头,他一无潘安宋玉那样可让女孩子倒追的容貌,二无沾花惹草的闲心,而且那楚自瑶,是个灵秀至极的女孩子,不仅聪明灵秀,而且骄傲,这样的女孩子岂是寻常人物能配得上的。

“别笑了,说正经事,现在什么状况?”

阿刃懒洋洋的坐在了沙发上,将烦心事甩在脑后,问起了他们正在进行的计划。

昆达依旧是那副满不在乎的模样:“四方家应该已经得到消息了,唐天斩虽然做事狠辣,但为人十分谨慎,摸透咱们的底牌之前,他应该不会有什么大动作。”

“做事狠辣,为人谨慎,这是药王爷爷对他的评价?”

“没错。”

昆达点头。

“这么说,是一个不太好对付的家伙啊,缺点呢?”

“事前多谋,临事妄断。”

听到这八个字,阿刃现出一种玩味的神情。

“没错啊,既然做事狠辣,就不可能太谨慎,这两个词有些矛盾呢,两种有些矛盾的个性集中在一个人身上,那他做每件事的时候都会有破绽,事前多谋,临事妄断……,有趣。”

想着想着,一丝笑意浮现在阿刃嘴边。

“对了,药王爷爷有没有对我的评价?”

阿刃突然有些好奇的问道。

“算是有吧。”

昆达模模糊糊的回答着。

“什么叫‘算是有’?”

阿刃来了兴趣。

“他说你小子命犯桃花,易为感情所累,然后又嘀咕说如果你对不起小师妹的话,就把你拆骨扒皮熬成人肉萝卜汤喝,你觉得这算不算是评价呢?”

昆达一边笑一边刺激阿刃。

“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撒谎的水平只停留在幼儿园阶段?”

对于这种一点可信度都没有的污蔑之词,阿刃不屑一顾。

“嘿嘿。”

谎言被揭穿,昆达一张老脸不红不白的,嘿嘿笑着。

“其实有那么一句,是师父在无意间说的。”

“哦?”

阿刃懒洋洋的半躺在沙发上,翻白眼瞅着昆达。

“只有五个字,狠得下心去。”

这评语有点诡异,也有点意味深长,阿刃相信这是药王爷爷口中说出的话,因为以昆达的文学水平,说不出这么有喻意的话来。

“狠得下心去……。”阿刃有点琢磨不透,“什么意思?药王爷爷是在什么时候说得这话?”

“前段时间吧,那次我听见他和别人通电话,只听见这一句,他说‘阿刃这孩子啊,能狠得下心去’,然后就没了。”

“没了?”

阿刃不相信。

“呵呵……。”昆达尴尬的摸摸鼻子,“实际上我是被师父骂了,骂我没礼貌,还罚我敲了三个小时的门,门差点没被我敲散架了……。”

阿刃无语,他当然不是想听昆达的被罚经历,他想知道的是药王爷爷在和谁通电话,这世上有资格称为药王朋友的人少之又少,能与其谈起自己的人就更少了,会是谁呢?

不过,这疑问在阿刃脑子里一晃即逝,有问题等以后当面问药王爷爷就好了,现在更重要的是眼下的局势。

和四方家的大战在即,虽然不能说一切都在掌握中,但对于将来的局势会如何发展,阿刃心中已经有了一个轮廓,可是,这里面还有一个变量。

“那个野蛮女怎么样了?”

“你是说,楚自瑶?”

阿刃点头,记得当日离开园子前,楚自瑶找上门来,看到了阿刃手中的‘眼儿媚’时,楚自瑶二话不说,当即动手,阿刃终于见识到了与异术‘诸天化身’并称的无量界‘天籁’之音,这是直指人心的异术秘法,阿刃一时不查,几乎着了道,幸好韩饮冰在关键时刻出手,‘诸天化身’力拼‘天籁’之音,绝对是难得一见的盛景,两种异术均有以音惑人的特效,两音相激,震荡而来的余波,直接震毙了百米内的所有飞禽走兽,附近的几个林家弟子几乎被弄得精神失常。那时阿刃正在全力护住林紫宁的心神,以何保她不受异术所害,根本无暇分身,最后是昆达拼着内腑受伤才将楚自瑶打昏,现在,昆达虽然表面上无恙,但身上仍有隐患,短时间内是不能进行激烈搏斗了。

一切都被楚自瑶搞得乱七八糟。

韩饮冰为救阿刃,几乎是不顾性命的祭出‘诸天化身’,她的功力本不如楚自瑶远矣,以命相搏时却占了上风,待看到昆达制服了楚自瑶,精神一松,五内俱创,压抑的伤势顿时爆发出来,当时她的模样凄惨至极,眼耳口鼻均在滴血,看得阿刃心痛欲死。

不过韩饮冰的伤势却远比在场的几个林家弟子要轻得多,那几个林家弟子在两种直指人心的秘术冲击中,精神完全被击溃,时哭时笑,成了疯子模样,送到医院时,医生说如果状况好的话,一两年内可以恢复到正常人的水平,但是绝不能再受惊吓,否则将成为无可救药的疯子,也就是说,即便能够治好,他们的武技也被废了。

对着这个残局,阿刃心中怒气勃发,几乎想一掌劈死这个不分青红皂白便胡乱伤人的冲动女孩,不过林紫宁制止了他,林紫宁极力维护楚自瑶,说她失兄心切,才做出这种不智举动。

林紫宁的举动很奇怪,林家几个弟子武功被毁,人也不知能否恢复神智,她应该是最气愤的才对,为什么会维护楚自瑶呢?

无论如何,在林紫宁的维护下,楚自瑶是没有受到任何惩罚,待她醒来后,林紫宁又将当天的监控录像放给她看,让她明白并没有人害她哥哥,而且以楚仙来表现出的无敌力量,也没有人为难得了他,阿刃手中的‘眼儿媚’,是楚仙来入密洞前赠与他的。

楚自瑶看了这一切,呆了半响,痛哭出声,那种咧大嘴仰天干嚎的哭态让林紫宁和阿刃都为之一愣,半响林紫宁才上前去劝解,楚自瑶哭哭涕涕的说出她哥哥下地底是去要舍身毁掉擎天阁气脉的事,这时阿刃才明白楚仙来最后的赠剑之举,想来是不愿这柄神物与他同埋地底吧。

而后,不知楚自瑶从哪里得来的消息,竟然知道了阿刃将与林紫宁合力对付四方家,她便缠上了阿刃,非要与他一同前来,阿刃当时倍觉郁闷,心想这女孩也着实是不知好歹,他没追究她胡乱伤人的罪过都已经够宽宏大量的了,现在又来纠缠,真以为他好欺负啊!

结果呢,本来阿刃觉得自己不可能同意的事情,最终他竟然同意了。林紫宁对楚自瑶的极力维护是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就是楚仙来赠与阿刃的神剑,自从得知楚仙来是抱着必死之心下到秘洞之后,阿刃便明白了,楚仙来的赠剑之举,有托孤之意,至于这个‘孤’是什么?有可能是楚自瑶,有可能是无量界中他的家人,或者两者皆是。既然阿刃接下了这柄神剑,就要为楚仙来做些什么,照顾楚自瑶,便是其中之一。

无形中接下了这么一个重担,阿刃真觉得无可奈何,但受人之托不可轻忽,对信义二字,阿刃极为看重,无可奈何也就无可奈何了,事情,还是要做的。

于是,楚自瑶便跟来了。

可是对于这个女孩究竟在心里想着什么,阿刃还是有些拿不准,让她跟在身边,终究是一个不安定的变数。

“我去看看她,明天就要干正经事了,得把她的底摸透。”

阿刃正色道。

“第二条,不许单独与楚自瑶共处一室……。”

昆达面无表情,背书一般。

“大师兄!有空比划比划吧,我们已经好几个月没较量过了,我的拳头好痒,估计你的脸也痒了吧?”

“……不要太嚣张了,臭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