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七章 苦咖啡
章节列表
第七章 苦咖啡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凤凰的笑容美艳无边,看得路边行人一阵惊艳,再看看有幸被美女邀请的阿刃,他们眼光中顿时涌出了嫉妒与羡慕混杂的神色。
阿刃当然不会被凤凰的美丽迷惑,这是一朵带着毒刺的玫瑰,他会记得,自己与凤凰之间的敌意。不过,不管是不是带刺,凤凰的美丽毋庸置疑,阿刃还没见过比凤凰更漂亮的女人,和她在一起,只要不靠近,不被迷惑,会很刺激的。
一种混杂着危险与美妙的刺激。
而到了需要砍下这颗漂亮脑袋的时刻,阿刃不会有任何犹豫,相信凤凰也是如此,砍掉阿刃的脑袋,对她来讲应该是一件乐事。
“好啊。”
阿刃应道,在路人的欣羡目光中上了车。
半个小时后。
一家气氛不错的咖啡屋里,虽是已经将近半夜十点,可仍有许多情侣在这里留连,若要这些年青时尚的青年男女中,选出最引人注目的一对儿,标准答案一定是坐在窗旁的那两位。说起来,现在咖啡屋里大多数男士的心思,恐怕都不在身旁的女友或者杯中的咖啡上,他们时不时的,总会偷偷的将眼神瞄过去,看向那个长发及膝的漂亮女孩,像是猫儿在打量一条明知自己吃不到嘴的美味鲜鱼,结果因为偷看的动作太过频繁,以至于被身边的女友恨恨的踩在他的脚趾上。
而这备受众人瞩目的一对儿,他们的关系并非如同大家所想,是的,他们虽然在这种时刻出现在只有情侣才会逗留的咖啡屋里,但他们不是情侣,应该说,他们是彼此想置对方于死地的仇敌,要是两人中任何一位突然抽出刀来砍向另一位,那么被砍的这位肯定不会惊讶,甚至会拎出自己暗藏的片刀与对方互砍。
现在,这一对儿中的男主角,耳中听着优雅的钢琴曲,口中喝着苦得惊人的黑咖啡,心里很是后悔,后悔自己怎么弄了这么一杯黑乎乎的难喝东西,真他奶奶的苦,可是本着自小养成不浪费食物的习惯,他还是掐着鼻子把这东西一口灌下,然后张着嘴,冲着对方的漂亮女孩,很没形象的大口喘气。
“很苦?”
凤凰被阿刃逗得一阵莞尔。
“非常非常非常苦。”
阿刃直咋舌,很不明白怎么会有人花好几百块大元来喝这种东西,现在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幸好不是他花钱。
“喝习惯了,就不觉得苦了。”
凤凰笑着垂下头,轻轻用勺子搅着咖啡。
在咖啡屋淡淡的暖黄灯光映衬下,看着眼前凤凰低垂着头,安静而又温柔拨弄着勺子,那感觉,仿佛是看着一个温柔美丽的邻家女子,有了这种错觉之后,阿刃不禁自嘲一笑,暗笑自己被美色迷昏了头。
“我真是没想到,你居然会带我到这种地方来。”
阿刃开口说道。
“这种地方?”凤凰抬起头,眨眨眼睛:“怎么了?不适合我?”
阿刃点点头,他印象里的凤凰,应该是那个杀人不眨眼,很闹,很漂亮,很乱来的堕落女人,她去的地方,至少也应该是那种乱七八糟的喧闹场所吧。
“皇甫歌那丫头跟你说什么了?”凤凰眼神中带着嘲笑。
“该说的都说了,特别是你害她的事。”
提起皇甫歌,阿刃语气重了起来,他没忘记答应皇甫歌要替她报仇的事。
“我害她?”
凤凰笑了,笑容很是欢快,可是阿刃似乎从这笑容中看出了一些别的味道,一种很苦的味道。
“那个什么都不懂的笨丫头,永远是那么笨。”
这话是什么意思?阿刃心中疑惑。
可是凤凰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优雅的揣起杯子,喝了一口咖啡。
放下杯子后,凤凰美目低垂,静静的说了一句。
“你现在虽然身为林成一的「胜负师」,但是你不知道林成一在做什么吧?”
凤凰说出的话,让阿刃骤然心头一动,似乎……凤凰知道他很多事呢,而他却对凤凰一点都不了解,这么想着,他不禁有落在了下风的感觉。
“知道不知道,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阿刃心中虽觉挫折,但他嘴上一向不输人。
听着阿刃不服气的反驳,凤凰笑笑,也没说话,轻轻的从包里掏出一盒香烟,修长的手指在烟盒里夹出一根烟,抬手放在唇间,另一手拿出了一个小巧的火机。
“小姐,对不起,这里不允许吸烟。”
一个年轻的男侍者见凤凰要吸烟,急忙过来阻止。
哦?
凤凰目中波光流转,略微抬起头,疑惑似的看着那个待者,她的颈子雪白修长,她的红唇艳如桃花,这张绝美的容颜,在刹那间绽放的美艳,足以冠盖群芳,令世间一切美丽黯然失色。
那个男侍者,明显是这罕见的美丽惊呆了,愣在那里,不知道说什么好。
“不可以么?”
凤凰的手指夹着烟,略略一举。
“当、当然……,哦,您、您随意。”
美丽是一种天赋,美丽是一种特权,美丽甚至是一种武器。
一种无往不利的武器。
“哦。”
凤凰笑了,她用那小巧的火机点着了烟,随后想起什么似的问那侍者。
“今天的报纸,给我拿一份来好么?”
那待者一呆,然后急忙点头答应,转身匆匆离去。
“你搞什么?
看着凤凰不知道在搞什么东西,阿刃的耐性渐渐没了。
“别急。”
凤凰唇中吐出几个烟圈,静静的答道。
女人吸烟,要么特别美丽,要么特别堕落,而凤凰无疑就是前一种,她的美丽是变化无穷的,刚才阿刃觉得她像一个和蔼可亲邻家大姐,而现在,却又像是一个寻求慰藉的孤单女子。
和这样的女人在一起,不会无聊的。
片刻后,侍者脚步匆匆的拿来一份报纸,在循问了凤凰没有其他吩咐之后,有些失望的走了。
“你看。”
凤凰把报纸摊开在桌子上,指了一行字迹给莫名其妙的阿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