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章 快乐计划
章节列表
第三章 快乐计划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以后几天,林成一又消失在阿刃的视线里,偌大的林氏大厦中,阿刃住的很是无聊,林成一曾告诉他家主死亡在即,决斗日期临近,叫阿刃不要乱跑,免得有什么意外发生。
一两天里阿刃还能耐得住性子,可过了两天之后,面对着皇甫歌的不住诱惑,那些好玩的、好吃的从皇甫歌嘴里蹦出来,景致美了一倍、味道好了十分,最终,在第三天早上,阿刃投降了。
一见阿刃投降,皇甫歌立即奉了她精心制定的逃脱计划。
太多人跟着不好玩啊。
皇甫歌如此解释着,阿刃也这么觉得。
可是,如果出去玩的话,还要带上一个人,阿刃这么说着,那人就是林紫宁。
林紫宁这几天情绪低落,总是不言不语的,看到皇甫歌和阿刃在一起就避开,有时阿刃看着她那落寞的孤单影子,心里总会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似的疼起来。
阿刃觉得,可以借着这个机会让她高兴一下。
“不带她行不行?”皇甫歌眨着眼睛和阿刃商量着。
“丫头。”
阿刃静静的看着皇甫歌,坚持自己的意见。
“好吧好吧。”皇甫歌这两天无聊透顶,能出去玩的话,也不在乎身边都有谁了。
阿刃去找林紫宁。
林紫宁这时正在她自己的房间里,一个人,站在落地窗前,看着外面的世界。
“姐姐。”
阿刃轻轻招呼一声。
林紫宁回过头,阿刃看到她脸上那抹淡淡的忧愁。
“阿刃啊。”
林紫宁笑了笑,“有什么事?”
“我想出去转转,这里好像挺好玩的,一起去吧……。”
阿刃随口解释着,但他的心思,却停留在林紫宁眉目间的忧虑上。
“算了,我不去了,你们去吧。”
林紫宁回头透过宽大的落地窗俯视下面的世界,语气淡然,心思仿佛仍在挣不脱的烦恼中。
阿刃上前几步,与林紫宁并肩站着,也向外望去,这里是整个城市比较热闹的区域,现在正是中午休息的时间,从上面可以看到,楼下街道上人潮拥挤,许多人在那里匆忙的行走着,也许他们各自有各自的生活,但此刻从高处俯看,只能看到两种人,一种是往左边走,一种是往右边走,是的,从高处看,这世界就是这么简单乏味。
站在这里,俯看大千世界,让人有一种自己不是普通人的优越感。
“我很希望,自己是他们其中的一个,每天上班下班的忙碌,平淡,有规律,也很幸福。”
林紫宁的话,阿刃听着很不以为然,他曾经身在社会最底层,那样的日子,根本不是什么平淡规律幸福,而是一种悲哀。如果你每月只拿一点能够添饱肚皮的工资,买个苹果还要担心是不是占用了晚上的饭钱,你还怎么幸福?如果规律只是早出晚归,每天无休止的跟砖头水泥较尽,这规律你能忍受?如果日子过得没有一丝滋味,所谓的平淡不是一种折磨么?
的确,现在楼下忙碌的人们要比阿刃当时的境遇要好,可是,阿刃不认为他们会很满足,每天的辛苦拼搏,也不过是为了心中那添不满的欲望。
现在的林紫宁,也只不过是一个未食过人间烟火的九天仙子在向往凡世间那看似多彩其实很肮脏的生活。
可是,不管怎么样,林紫宁的忧愁,似乎也是阿刃的忧愁,看着烦恼的林紫宁,阿刃也高兴不起来。
看着神情黯淡的林紫宁,阿刃有将她拥在怀里的冲动。
“你在担心什么?”
阿刃问道。
“我爸爸。”林紫宁轻声道。
“义父?”
“爸爸现在很危险,我曾经劝他放弃,可是他不听,我真的很害怕,我害怕明天一早起来,就听到有人告诉我,爸爸已经不在了,我真的好怕啊……。”
林紫宁双肩颤抖,为想像中的险恶情势而恐惧。
的确,林成一在参与一个生死赌局,押上去的不止是自己的全部身家,还有性命,赢了,就是权势无双的林家家主,若是输了,输掉的恐怕不止是他自己的性命,身在局中,此刻林成一也是被许多人推着走吧,他怎么可能放弃。
望着几乎要落泪的林紫宁,阿刃终于耐不住心中的怜惜,一伸手揽住她柔弱的肩膀,这时候他才发现林紫宁是如此的瘦弱。
林紫宁挣扎了一下,便不再动了,父亲不在身边,她此刻也需要一个人来安慰她。
“不用担心。”
阿刃将林紫宁拥在怀里。
“我保证能将义父送上林家宗主之位。”
对着林紫宁,阿刃发出了的誓言,可是他凭什么说出这样的话,他也只不过是这盘生死棋中的一个棋子,虽然是至关重要的那一颗,但是否能赢,三分凭命,四分靠天,他能做的,只不过是那一点点。
阿刃也明白这一点,于是,他脑中有了一个模糊的念头,那念头告诉他有一个可以推翻整个棋盘、将胜利抢在手中的办法,至于怎么实行,他还不知道。
而且,对林紫宁立下的承诺,阿刃还有一句话没说出口,那就是「不惜任何手段」。
“真的?”
林紫宁听阿刃语气笃定,不禁心头一松。
“没问题。”
阿刃向怀中的人儿笑道。
有人来分担她的忧愁,林紫宁只觉得困扰她很久的恐惧似乎消失了,她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
阿刃看着林紫宁精致的面容,感觉着她近在咫尺呼吸,不由得心念一动,视线有些燥热,盯着她看。
林紫宁凭着女性的直觉,感觉到了气氛的变化,对着这一切,她有些慌乱,有些期待,几丝红晕爬在脸上,微闭眼睛,看起来像一朵娇羞的雨后海棠。
阿刃的呼吸有些急促,他看着林紫宁那娇嫩的嘴唇,感觉是那么的漂亮,那么的有吸引力,这种美丽似乎点燃了他心头的一把火,让他整个人都烧了起来。
一点点的靠近。
气氛,旖旎。
然而就在这关键时刻,「碰」的一声闷响,一个人踢开房门冲了进来。
这世界上,阿刃认识的人中,从来都是用脚开门的人只有一个。
皇甫歌。
阿刃一惊,林紫宁也是一惊,她急忙推开阿刃,面色羞红,手脚都不知往哪里放了。
“你们怎么还在磨蹭啊!”
皇甫歌大叫着闯了进来。
一进屋,她就看到阿刃和林紫宁颇不自在的站在那里,不禁心头一阵疑惑。
“你们,在干什么?”
大咧咧的皇甫歌也感觉到了气氛的诡异,不禁开始怀疑。
“没事啊。”
阿刃矢口否认,同时暗暗可惜。
“咱们走吧,姐姐已经答应和咱们一起去,现在就出发!”
听到可以立即去玩,皇甫歌脑中的疑惑顿时被抛到九霄云外。
“走啦走啦!”
皇甫歌一手拉着林紫宁,一手拉着阿刃,用足力气往外跑。
林紫宁本欲挣扎,可是她看到阿刃冲她笑笑,然后还用手指在嘴唇上比划了一下,她小脸一红,也不再动了。
皇甫歌的计划是甩开所有人自己去玩,这计划看起来挺复杂,其实说起来只有两句话和一个动作,因为,再麻烦的计划皇甫歌根本就想不出来,也懒得想。
这两句话是,「让开!」「别跟着我!」
那一个动作就是,出门随便找一辆车,开着就走。
在电梯里,皇甫歌舌灿莲花的解释着她计划的伟大之处。
阿刃现在身为「胜负师」,在林家地位尊崇,除了家主和林成一之外,可以不卖任何人的面子,他只要喝出话来,没人敢不听。
所以呢,有了这两句话和一个动作,他们就可以出去玩了。
阿刃听了撇撇嘴,林紫宁听了皱皱眉头,都感觉到这所谓的计划跟伟大一点不靠边,并且缺乏智慧的光华。
就在这时。
电梯里角落里,一个出人意料的声音响起,他说的是。
“你们要出去玩吗?带上我好不好?”
三个愕然回头,便看到了他们忽略掉的一个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