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章 天命宗主
章节列表
第一章 天命宗主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林成一行事雷厉风行,做出决定后的第二天,便带着阿刃和林紫宁皇甫歌,还有几个林家弟子离开了林家大宅。
而其余的林家弟子,将在几位长老的带领下,对「金子来」展开最激烈的报复行动,阿刃欲替皇甫歌找凤凰寻仇,因而是非常想留下的,可是林成一毫无转圜余地的拒绝了他。
阿刃也知道自己的要求不太合理,毕竟自己现在的身份大不一样,便也不再争辨。
林成一包了架专机,带着阿刃几人直飞另一个城市,那个城市是这块大陆的中心,是这个国家政治经济文化军事等领域最集中的要害之地,繁华兴盛自然不必说,只是这座城市自身带的一种气度,一种身拥数朝皇城的王者之气,就让从来没出过远门的阿刃看傻了眼。
这份惊讶一直持续到下了飞机,在机场,有本家派来接林成一的人,这些人穿着统一的黑西服,往人堆里那么一聚,真是要多惹眼有多惹眼。
这让阿刃体会到了林家的做事风格,张扬,外露,咄咄逼人,与济世医家隐忍于世的沉稳风格完全不同,这也许和林家历代以来经历的次次动荡有关吧,怪不得皇甫歌称林家为暴发户,这么看来,的确有那么几分嚣张处世的意思。
见林成一几人来到,那些接机的林家子弟上躬身一礼,动作齐整,姿势利落,这让周围的人们纷纷低声议论,猜测难道是某某黑社会的老大?
林成一经历了太多次这样的场面,也不管其他人的议论,只是微微点头示意,然后那些人便带着林成一几人出了机场,坐上了早就准备好的车里。
一路上,林成一都很沉默。
阿刃倒是很有兴趣的瞧着车外的景物,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独特的气韵,阿刃所生长的那个城市,虽然这几年发展迅速,也算是颇具气魄,但与眼前的大都市相比,却仍是显得太小家子气了,阿刃看着这个城市,觉得它够大够热闹够繁华,几乎是一见面,阿刃就喜欢上这里了。
皇甫歌在一边叽叽喳喳的替阿刃解释刚刚经过的建筑物是什么,随后又掰着手指头历数这城市有多少多少名胜古迹,最后话题不知怎么就跑到了吃上,皇甫歌说这里的烤鸭棒极了,接着便绘声绘色的描述起那烤鸭长得什么样来,讲得阿刃口水直流。
林紫宁看着皇甫歌的热闹,有些生气似的呆在一边,不置一词。
这一路,倒也不寂寞。
半个小时的车程后,车停在了一座高耸的摩天大厦前,阿刃下车,抬头看看,眼前这大厦气势宏伟,可并没有多少标志性字迹,只在大厦的楼身上有两个不大不小的「林氏」二字。
“这就是天命林家的本家,这一代的。”
林成一在阿刃身边说道。
其实「天命林家」并不像「济世医家」那么固守传统,除了一次夺嫡之战是必须进行的之外,其他的并没有太多规定,家主几乎有决定一切的权利,像在城市的黄金地段盖个大楼做林家本家这种事情,只是小意思,几乎每代家主都有自己的特殊嗜好,设计的本家形状也大不相同。
而看着眼前的摩天大楼,就可以想像得到,林家的这代家主一定是个不寂寞的人。
阿刃一边在心中猜测那个濒死的林家家主是什么样子,一边随着林成一进了大厦。
进门就有一个林家弟子通知林成一,家主要见他以及他的「胜负师」。
性子挺急的。
阿刃做出如上评价。
家主,自然住在最顶层,阿刃与林成一乘电梯到了顶层,一出电梯,阿刃才明白什么叫做富贵豪奢。
不说那整个一层、上万米还带上下楼层的超大居住面积,也不说那铺满整个地面、据林成一说是世界上最昂贵的一块地毯,也不说那室内的保龄球场网球场健身馆游泳池,只说此位家主用黄金做纹饰宝石为点缀在天棚上镶出的那片星图,阿刃就觉得他一定应该被世界上所有的穷人鄙视至死。
带着惊叹,阿刃跟着林成一在这大片区域内左转右拐,走了十几分钟,才见到了林家家主。
这是一间略显阴暗的大屋,靠墙摆着一张大床,除此之外没有任何摆设,而床后的墙壁上,镶着一个形状奇怪的图形,似乎是一个圆环围着一个八卦,这图案也不知是用什么材质制成的,在暗室中,不住闪烁着莹莹的黄光。
床上,躺着一个老人。
这老人虽是静静的躺在那里,仍显得身形颇壮,看着他,让人不禁想像起他站起来气宇轩昂的姿态。
“成一啊。”
床上老人叹着气,语声中透露着一种疲乏,仿佛是历经了人世间的一切沧桑,而对生命本身产生了厌倦。
“父亲。”
林成一恭敬的略一欠身,阿刃从未见到林成一对谁如此恭敬过,不由得也对床上老人有了几分敬意。
“让我看看你的「胜负师」。”
“是。”
林成一应声,对阿刃点点头。
阿刃向前走了几步,越是靠近那个老人,越是觉得紧张,而且,还有一种很奇怪的气息的周身萦绕,那气息仿佛在探听摸索着他的一切,这让他很不自在。
走到床前,那气息越发的肆无忌惮,阿刃突然直觉似的明白了,这气息是从床后墙上那个图案中延伸出来的,对这种想要侵犯自己的东西,阿刃不由得心生愤怒,他狠狠的盯了那个图案一眼。
这一眼瞪去,那环形猛得一黯,仿佛是被风吹过的烛火,抖动一下,又恢复到原本的亮度。
那种肆无忌惮的气息却是不见了。
这是一个很奇怪的东西啊,阿刃真觉似的知道这东西不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