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章 如烟往事
章节列表
第二十章 如烟往事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那一年,医谷之中有两个无法无天的女孩,皇甫歌十二岁,皇甫凤十八岁,两人的性子都是那么顽劣,她们加在一起,随时可以把小小一个医谷弄得鸡飞狗跳不得安宁。
可是医谷实在是太小了,医家的规矩也太多,又要习武,又要学医术,很闷。
有一天,两个女孩就商量着偷偷的溜出医谷,去外面的世界玩玩。
当她们来到外面的大千世界时,发现这个世界是如此的精彩,没有任何的规律可以束缚她们,她可以尽情的疯玩,有这么好的地方,她们不愿意再回到沉闷的医家去。
一次偶然的机会,有人发现了医家这两个叛逃出谷的丫头,他很简单的,提出要带她们去玩一些很刺激的东西,并且给她们演示了他玩刀的本事,便带走了这两个喜欢新鲜刺激的女孩。
这个人就是「金子来」的首领。
两个天资绝佳的女孩,成了他的继承人。
以后的日子里,一次次训练中,年少的皇甫歌渐渐开始讨厌起那些「金子来」们,她觉得他们只是一些为杀人而生的行尸走肉。而皇甫凤,却喜欢上了这种手起刀落、人头落地的刺激生活,她认为,与之相比的话,医家那千年不动的平闷生活简单要让人发疯。
皇甫歌欲离开,并告诉了皇甫凤,皇甫凤将这个消息通知给「金子来」的首领后,两人竟然策划了一个极其狠毒的计划。
皇甫凤假意答应皇甫歌,当两人回医谷时,皇甫凤的背后跟着「金子来」的人。
进医谷时,皇甫凤偷袭制住了守卫的医家弟子,放「金子来」们入谷。
这一场遇袭,可能医家百年来第一次遭遇外敌,面对着「金子来」们不要命的攻击,医在一阵慌乱后,展现了它的强横实力,「金子来」们的袭击就仿佛是一颗扔进大海的石头,顷刻间消失无踪。
不过,「金子来」策划这起袭击的目的也不是为了对医家造成什么伤害,而是为了皇甫歌皇甫凤这两个女孩。
引外敌入谷,就是叛徒了,他是想绝了她们回医家的路。
在医谷遭袭时,还是个小姑娘的皇甫歌完全吓呆了,袭击失败,当皇甫凤对她伸出手,要带她离开医谷时。
仅有十三岁的皇甫歌,还是做出了一个最正确的选择。
她没有去接皇甫凤的手,而是选择留在医家,等候家主的处罚。
家主皇甫超尘面对着皇甫歌时,却没有任何责备,只是说了一句「欢迎回来」。
而对待皇甫凤,皇甫超尘却是出乎寻常的严厉,不但将她逐出家族,还剥夺了她的姓氏,于是,医家长女皇甫凤消失了,只剩一个叫「凤凰女」的金子来。
而且,对于敢捋虎须的「金子来」,医家展开了激烈的报复行动,连续一年的不断打压,将「金子来」的实力压到历史最低点,之所以没有绝了「金子来」的根,也许是皇甫超尘对凤凰还有一点情谊吧。
之后的几年,「金子来」的实力迅速恢复,这应该与皇甫立言的支持有关系,毕竟凤凰是他的女儿,而他又有可以借助「金子来」的地方,双方可以说是一拍即合。
而如今「金子来」袭击林家,和皇甫立言恐怕脱不开干系,或者说,皇甫立言这一系已经介了林家的夺嫡之战中。
就是这样。
皇甫歌用一种很平静的表情说出她和凤凰之间的过去。
看着如此平静的皇甫歌,阿刃突然有种心疼的感觉,忧愁这种情绪,真的不应该出现在皇甫歌这样的女孩身上,她就像是上天赐于人世间一块最无暇的美玉,无论顽劣也好,任性也好,那都是出乎天然本性,这种不加掩饰的个性才是皇甫歌最吸引人的地方。
而当皇甫歌懂得了什么叫忧愁,就是阿刃最心疼的时候。
“别想了。”阿刃紧紧的将皇甫歌搂在怀里,“那个凤凰那么可恶,下次我一刀劈了她,替你报仇。”
“还说呢!”皇甫歌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从阿刃怀里挣脱开来,气呼呼的,用手指着阿刃的鼻子,“白天那一刀,你是不是看凤凰长的漂亮,没舍得砍?我都看出来了,你明明能一刀杀了她的,最后竟然停手了,你呀你呀!”
「你呀你呀」这一句,就配合了动作,皇甫歌伸手就要来揪阿刃的耳朵。
“哪有?!”阿刃一边躲着皇甫歌的手,一边叫起了撞天屈。“我为了躲凤凰的飞刀,刀砍歪了,砍下去也要不了她的命,我只好制住她。再说了,凤凰她再漂亮,哪有丫头你漂亮,跟你一比,她哪里算得上凤凰啊,根本就是猪圈里的黑乌鸦。”
女孩子哪有不愿听别人夸自己漂亮的,即便明知是假话,皇甫歌也听得心里美滋滋的,也就饶过了阿刃这一遭。
两人又说了一会儿话,没什么甜言蜜语,也没什么海誓山盟,对阿刃和皇甫歌来说,对方就像是自己最亲密的伙伴,可以为对方去挨刀子,可以无条件的信任对方,至于这是不是所谓的爱情,他们不知道,谁都不知道。
皇甫歌伏在阿刃怀里,困意渐渐的涌上来,说话也像是梦吃一样。
“臭小子,你千万不要像别人一样骗我,你要是骗我,我就杀了你……。”
“丫头,我这辈子都不会骗你。”
阿刃笑道,正想再说话,却感觉到怀中皇甫歌似乎已经睡着了,他低头一看,只见皇甫歌闭着眼睛,脸上还挂着一丝笑意,安安静静的,仿佛一只小猫,找到了最舒服的窝。
呵呵。
看着这样皇甫歌,阿刃哑然失笑,同时心中涌起一种很温馨的感觉。
他把皇甫歌放在床上,替皇甫歌盖上被子。
然后,阿刃静静的出了门。
这时已是深夜,月光遍撒大地,轻柔的银色光华之下,阿刃看到一个人静静的站在他的门口。
“姐姐?”
是林紫宁,林紫宁这么晚找他有什么事?
林紫宁面上一阵慌乱,不知在想些什么,接着,还是不知为什么,她又突然恼怒起来。
“姐姐!我就是姐姐!皇甫歌是什么?嗯?”
说完这话,林紫宁一顿足,冷哼一声,转身去了。
这……?
什么意思?
阿刃被林紫宁搅得一头雾水。
正在迷惑着,又有一个人,从黑暗中走出,来到阿刃面前,轻轻笑了一声。
“义父。”
阿刃叫道。
“你这小子。”
林成一无奈的瞅着眼前的傻小子,自己早就应该猜到,女儿会喜欢他,可这小子虽然聪明,在感情这种事上却是糊涂的要命,女儿啊,你可有的受了。
阿刃被林成一含笑的责怪表情弄得一愣,自己做错什么了?
“阿刃。”
这种事情还是他们小孩子自己去处理的好,林成一想了想,决定不插手,然后,他说出了自己来找阿刃的目的。
“刚才的会议有了决定,要把你和宁儿还有十五丫头转移到另一个地方去,这里已经暴露,太危险了。”
哦?
“去哪里?”
“林家的本家,也就是林家家主那里,现在那边是最安全的地方,而且,根据情报,你在那里可以见到你的对手,林家的另一个「胜负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