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九章 绝色凤凰
章节列表
第十九章 绝色凤凰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是偷袭,又运足了十成十的「怀抱天下」之气,阿刃自信这一刀下去,即便是武功强如义父的高手也难以应付。
事实也正是如此。
不过那红衣凤凰的反应是极快的,她骤然遭袭,这么短的时间里,还能回头甩出自己手中兵器,那是一柄短短的方头小刀,寒光一现,直逼阿刃脸部。
利刃飞来,阿刃几乎是本能反应般的一侧身,那小刀便从他脸旁掠过,甚至割去了他耳边的一绺头发,若是再偏上几分,或是阿刃的反应慢上几分,这一刀便会要了阿刃的小命。
躲过这小刀,阿刃劈下的刀也到了,由于刚才阿刃的侧身一躲,这一刀偏离了原来的目标,砍向了凤凰的肩膀。
凤凰根本没机会闪避,她也没打算躲,她朝阿刃笑了笑。
阿刃看到了一张绝美的脸,这一笑,仿佛是无边秋色中绽开了一朵绝顶艳丽的花,刹那间把周围世界都得黯淡了,所有的光彩,都集中在眼前这美妙的容颜上。
凤凰见阿刃一愣,刀也停在了自己的肩膀上,手便悄悄的动了起来,摸向怀里。
“别动。”
阿刃冷然道,同时,手中之刀一横,压在眼前美人儿的脖子上,压得紧了一些,一抹血痕顿时出现在凤凰那修长的颈子上。
“你一动,脑袋就会掉,再漂亮的姑娘脑袋掉了也漂亮不起来。”
听着阿刃调侃似的话语,凤凰脸色一变,果然不再动。
逢此惊变,场内战斗着的几十人都停下了手,视线集中在阿刃和凤凰身上。
“叫那帮家伙放下手里的刀,滚出林家。”
阿刃也不废话,直接要挟凤凰。
凤凰美目流转,仔细打量了一下拿刀威胁着她的阿刃,随后左右看了看,望见皇甫歌时眼睛亮了一下。
“十五妹,这是你朋友啊?”
凤凰不答阿刃的话,反而和皇甫歌聊起了天。
“是又怎么样!”皇甫歌恶狠狠的答道。
“那就快让他把刀放下,都是一家人,打打杀杀的伤了和气多不好。”凤凰笑着,神态之轻松,仿佛是在和皇甫歌聊着家常。
“谁和你是一家人。”皇甫歌冷哼。
“哎哟,十五丫头,我怎么说也是你的大姐,还和你共患过难,你这家伙也太不讲情面了吧。”凤凰看起来很是伤心。
呸!
皇甫歌吐了一口吐沫,仿佛凤凰说她们是姐妹污辱了她,也不再理凤凰,而是向阿刃正色道。
“不用跟她废话,杀了她,杀了她那些家伙没人指挥就是一群废物。”
这……。
阿刃一阵为难,既然凤凰说她和皇甫歌是亲姐妹,皇甫歌也没否认,这叫他怎么下得去手。
皇甫歌看着阿刃的为难,不禁急道:“她是医家的叛徒,还曾经、曾经陷害过我,你快帮我杀她!”
说起陷害这两个字,皇甫歌面露愤恨之色,这让阿刃知道她是真是恨凤凰,于是不再迟疑,手中长刀略一后摆,便要砍下去。
“等等、等等!”
凤凰此刻是真的惊了,她没想到眼前这黑小子这么痛快,说杀就杀,也没想到皇甫歌如此绝情。
“快把刀放下,放下啊!你们这群猪,看着老娘被别人砍了才高兴啊!”
危急时刻,也顾不得风度了,凤凰朝着那群「金子来」们高声喊着。
黑衣人面露迟疑,刀,是他们的生命,也是他们唯一拥有的东西,叫他们放下刀,等于要他们的命。
“放下!”
凤凰再次高喊,语气严厉。
「铛」一声。
一柄刀落地,扔掉刀的那个黑衣人仿佛丢了魂,脸上现出迷茫神色,没了刀,再没有当初的凶悍之气。
随后,几十个黑衣人纷纷扔掉了自己的刀。
场中的气氛顿时一变,「金子来」们拿着刀时,他们是死亡的代名词,而扔下了刀,他们仿佛就成了孤魂野鬼,不知自己应该干什么、应该去向何方。
看着这些黑衣人,皇甫歌露出恶心的表情,低声道:“一群猪。”
阿刃叫林家的人把金子来扔掉的刀收起,然后,他犹豫了一下,杀这些人,现在只不过是举手之劳,可是他下得去手么?这些人杀了不少林家的人,还差点杀了他,生死战斗时,杀多少个他都问心无愧,可是在他们没有抵抗能力的时候……,他自问下不去手。
“滚吧!”
阿刃收回手中之刀,冷喝一声。
凤凰看着阿刃,眼露怨毒之色,随即转身就走,也不理那些黑衣人。
“不能放!”
这时,一声暴喝传进阿刃耳中,是林成一的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凤凰就像是被惊到的鸟,身形急纵,向远处逸去。
几条身影窜入场中,一个人影稍做停留,便起身向凤凰追去,而剩下的那些人,和随便赶到的几十个人,一起杀向那些游魂一样的「金子来」们出手。
别说「金子来」们战意已失,即便他们仍向当初一样凶悍,也挡不住这些林家精英子弟的攻击,战斗几乎在顷刻间结束,几十个「金子来」全部倒地身亡。
林成一并没有参与战斗,而是走到阿刃身边,看着阿刃脸上的伤口和身上的鲜血,重重的拍了下他的肩膀。
“干得好!”
阿刃笑笑,这时才感觉到一丝后怕,刚才经历的一切实在是太过惊心动魄,数次险些被杀,还杀了很多人,这些经历实在太过刺激,刚才情势一直很紧张没有感觉到害怕,此时林成一来到,他像是找到依靠,所有情绪都涌了上来,在心头百般纠缠,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这时,一个身影自远处奔回,是寿长老。
“是凤凰女,没追到。”寿长老面色冷峻。
“「金子来」。”林成一听了寿长老的话,再环顾四周,看着伤亡惨重的自家子弟,一丝怒色出现在脸上,“欺人太甚!”
之后的一段时间里,林成一开始指挥林家诸人对受伤的林家弟子进行救治,并且布置防御,免得再有人趁乱袭击,同时还要处理那遍地的尸体,也幸亏林家地处偏远,周围里许都没有任何住宅,这番撕杀也没引来其他人的注意。
这翻善后工作进行了将近一下午,全都处理好时,已经到了晚上。
这段时间阿刃一直在陪着皇甫歌,他发现自从和凤凰见面后,皇甫歌就一直闷闷不乐,问她为什么,她也不说,这在从来都藏不住什么的皇甫歌来说可是极其罕有的事,她和凤凰,之前一定发生过什么。
凤凰,那个漂亮又狠毒的女子,是医家的叛徒?
这中间又有什么故事?
这些问题都在阿刃心中,可他不能问,情绪低落的皇甫歌也不会回答他。
这时,一个林家弟子来阿刃的房间找他,说林成一有事要他去。
阿刃晓得林成一找他必有重要事,只好离开皇甫歌,随着那林家弟子去找林成一。
林成一此刻正在林家主屋内,屋内灯火通明,福长老、寿长老,还有几个阿刃没见过的人,正与林成一起,静静的坐在一张方桌旁。
没人说话,气氛凝重。
“坐。”
林成一指指他对面的位置,阿刃依言坐下。
“人都到了,开始吧。”
林成一说道,阿刃听了这话,明白这是在举行一次会议,在座的都是林成一这边最重要的人物,研究的,无疑是刚才林家被「金子来」袭击的事。
“我们上当了。”福长老开口道,语言愤然。
“先是调虎离山,再来空城计,最后是一招釜底抽薪,「金子来」在跟我们玩三十六计,而且玩得这么漂亮,玩得我们像是傻瓜一样。”一个面孔狭长的中年人冷笑道。
“我们之中有内奸。”
寿长老开口道,内容很耸人听闻,在坐几人却没人表示惊讶。
“凤凰女虽是医家的叛徒,但她毕竟是她皇甫立言的女儿,「金子来」一直和皇甫立言那一系关系甚密,我们林家现在恰好有一个医家的人在作客,这其中,我看……。”
那长脸的中年人还没说完,阿刃就炸了。
他「啪」一声拍在桌子上,怒声道:“放你娘的狗屁,丫头刚才拼了命替林家打架,姐姐一条命都是她救的,你他妈的说是她是奸细?你还是不是人?!”
中年人被阿刃骂得一愣,随即也是面露怒容,指着阿刃就要开口。
“阿刃,住口!”
林成一的话却说在了中年人的前面。
“快向你三叔道歉!”
阿刃听了这话,冷冷一哼,站起身来,竟然就那么拂袖去了。
看着阿刃的背影,林成一略微张口,却没有喊出话来,他知道以阿刃的性子,若是真是恼了,谁也劝不回来,他只好去劝那中年人:“三弟,别生气,阿刃这孩子脾气倔了一点,而且他刚才又受了伤……。”
林成一这是在点醒那中年人,毕竟刚才阿刃保林家立了大功,还是不要为难他了。
那中年人愤然一哼,不再说话。
阿刃离开后,直接去找皇甫歌。
回到房间时,却看见皇甫歌已经睡在自己的床上,蜷缩着身子,有些可怜的样子。
阿刃在皇甫歌身边坐下,抚摸着她的头发。
皇甫歌像是在做一个噩梦,身子不住颤抖,动作越来越大,手足并用着像是要挣脱什么。
“丫头,别怕。”
阿刃将皇甫歌搂住。
啊!
皇甫歌一声惨叫,骤然惊醒,醒时还不知自己身在何处,拳打脚踢着,想要挣脱阿刃的怀抱。
“是我啊,丫头!别害怕,是我,有我在,不用害怕!”
皇甫歌渐渐清醒,看着眼前阿刃那张熟悉的脸,面上紧张表情一松,随即一头扎在阿刃怀里。
“丫头,告诉我,你究竟怎么了,那个凤凰,又是什么人,你为什么见了她就变成这样?”
沉默了一会儿。
皇甫歌终于开口。
“那时候我才十二岁,妈妈不管我,整个医谷,我和大姐皇甫凤最要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