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八章 金子来
章节列表
第十八章 金子来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入侵到到林宅内的那些黑衣人,他们是「金子来」。
「金子来」这个名字源自这块陆地上的一条江,在很久以前,那江中湍急的江水里,处处皆是黄金,据说随便从江底捞出一筐石头来,其中必定有鹅卵石大小的金块。
无数人为这条江疯狂,黄金,是能改变命运的东西,而那时这块大陆上大多数人的命运都在不幸中徘徊。
这些淘金者渐渐分为几个势力,为了挣夺一段江流的淘金权,他们会派出一些人去杀了对方,而对方也会派出这样的人,于是,这种撕杀渐渐规范在了固定的范围内,就是双方各派出一些人来相互砍杀,胜利者就可以拥有一段江域的采金权,这是一个无序世界的有序规则。而这些只为杀人而存在的人,他们不用去淘金,却能享受到最好的东西,也能给自己帮派的淘金者带来黄金,他们就有了一个特殊的称呼。
「金子来」。
到了那条江中只剩下鹅卵石,再也没有黄金的时候,所有人都离开了那里,却了传说中另一块满地都是黄金的地方。
而这些「金子来」们,他们有最快的刀,有最狠的命,却无法生活在和平的社会里。
于是有人带着他们,来这个世界上淘金。
他们还是「金子来」,他们还是以杀人为生,他们的刀一挥,仍能为自己带来黄金,甚至数量要比以前更多。
现在情势危急,皇甫歌无暇与阿刃细述「金子来」的来历,只与阿刃言道这些人是一个只认钱财的杀手组织,阿刃明白了,既然这些人是杀手,那么,什么人给了这些杀手怎样的利益,才能趋动这些人来袭击实力强横的天命林家呢?是不是义父之外的另一个家主继承人?还有,皇甫歌为什么知道这些?
“我的一个熟人是「金子来」,我也差一点成了「金子来」。”
皇甫歌的这个解释让阿刃一惊,可还没来得及细问,前方突然闪过三个黑衣人的影子。
“臭小子,杀了他们,要不他们就会杀了你。”
皇甫歌平静的说道,左手用力从衣服上扯下一块布条,把那柄刀和自己的右手紧紧缠在一起。
这时,三个黑衣人已经来到近前,看着他们,仿佛是看着荒野里的一群恶狼,一双双眼睛里没有任何感情。杀了你!这是他们行为动作表情中透露出来的唯一信息。
没有任何先兆,三人来到近前,同时举刀劈向靠前的皇甫歌,动作简单直接不留后路,一刀下去,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皇甫歌退后一步,闪开了两把刀,同时手中利刃一抬,挡开了第三把。
随后,面对着三个亡命之徒,她一声冷笑,一展身扑了过去,刹那间刀光疾闪,皇甫歌一人一刀,同样是不要命的刀法,一把刀被她舞得杀气冲天,竟然有压过三个黑衣人气势的凶悍之意。
阿刃看着皇甫歌比「金子来」还要亡命,不禁心中一急,一步冲到离自己最近的黑衣人之前,举刀,沾衣八打的「落」字决融入刀式中,疾快无比的一刀劈下。
那黑衣人盯着阿刃,眼神如同一潭死水,毫无感情,也不顾阿刃劈下的刀,一抬手,伸刀疾捅阿刃的胸口。
还是这种无赖招数!
阿刃心中嗤笑,他这招本就是虚招,只见阿刃刀势猛得一收,身形疾转,绕开了眼前黑衣人的一刀,这是沾衣八打的「圆」字决,绕过去之后,他已停在那黑衣人身后,手中之刀一展,「冲」字决施出,一刀就要送这黑衣人归西。
然而,这毕竟是阿刃第一次要将刀**别人的身体里,是他第一次主动的,去夺走别人的性命,在刀刃及到黑衣人身体的那一刻,他犹豫了。
这一刻的犹豫,几乎要了阿刃的小命。
那黑衣人迅速转身,同时回转过来的还有那锋利的刀口,阿刃几乎是本能的一退,但在刀刃掠过时,仍感觉到胸腹处一凉,衣服已经被这一刀划开。
好险!
刀刃再进一寸阿刃就要被开膛破肚!
“小子你搞什么?”
看着阿刃因为犹豫险些被杀,皇甫歌急了,这一急,招数顿乱,本可躲开的一刀划过她的肩头,立时割开一条口子,鲜血涌出,染红了衣衫。
“丫头!”
看皇甫歌受伤,阿刃怒气上涌,他在心里骂着自己,操的不就是杀个人么,你他妈的手软什么?!
再盯着眼前的黑衣人,阿刃的眼神全变了。
你是野兽,老子比你还野兽。
黑衣人一刀劈下,冷静下来的阿刃发现这一刀要速度没速度要架式没架式,除了凶狠之外可说是无一是处。
杀!
这次阿刃学足了「金子来」的架式,不顾头上劈下的刀,「怀抱天下」内息一动,沾衣八打的「冲」字决让他的身形快若离弦之箭,一揉身,就扎进那黑衣人怀里,手中之刀亦是深深的插在黑衣人的胸口。
去你妈的!
一刀割断了敌人所有生机,阿刃甚至生出一种快感,杀人,原来就他妈的这么简单!
阿刃一脚踢开自己刀上的尸体,鲜血自刀口处喷出,溅了阿刃一身。
抹了抹脸上的血,阿刃回过头,快步奔向围攻皇甫歌的那两个人。
皇甫歌持刀右臂受伤,似乎全然不影响她的动作,只见她一把刀耍的花样百出,打得两个黑衣人左拦右支,破绽四露。
这时,皇甫歌突然伏身一脚,干净利落的放倒了一个黑衣人,再顺势一个空翻,劈开了另一个黑衣人的刀式,人头下脚上翻在空中之时,手腕用力一抖,手中利刃直飞而出,寒光闪过,下一刻那刀已经扎在被放倒黑衣人的胸口,将他钉在地上,那黑衣人一声惨叫,手脚抽搐几下,便没了声息。
仅余的一个黑衣人想要追击皇甫歌,刚刚抬步,却发现自己胸口多了一样东西。
是一个从后背直透前胸的刀尖。
嘿嘿。
阿刃在他背后轻笑着。
手腕一翻,刀尖在黑衣人身体里搅动,捅破了黑衣人的心脏后,阿刃抽刀而退,这时他已经晓得要将身子避开,免得被鲜血溅到。
黑衣人「扑通」倒地。
“丫头,你怎么样?”
解决了敌人,阿刃急忙询问皇甫歌的伤势。
“没事,一点小意思。”
皇甫歌满不在乎。
“还说小事,流了那么多血!”阿刃叫着。“找什么东西包一下啊!”
这个时候,还是女孩子有办法,只见一旁的林紫宁从裙子上撕下一条布来,上前就要替皇甫歌包扎伤口。
皇甫歌似是不愿受林紫宁的情,正要拒绝。
“丫头!”阿刃怒喝。
哼!
皇甫歌冷哼着,还是乖乖的站着那让林紫宁把她的伤口包好。
处理了皇甫歌的伤口,三人忙向主楼处行去,主楼在林家大宅的北侧,距离这里也有十多分钟的路程,在这十多分钟里,阿刃他们却遭遇至少十个以上的敌人,也在遇敌时碰见了几个遭袭的林家族人。
阿刃学会了杀人。
他甚至开始有点喜欢看到自己刀下敌人鲜血横飞的样子。
皇甫歌面对着她说她曾经差点加入的「金子来」,但在面对那些黑衣人时,也是毫不留情,看着皇甫歌挥刀时没有任何表情的脸,再想想皇甫歌平时里大咧咧的样子,阿刃无法想像她以前经历过什么,才能养出她这样奇特的性格。
林紫宁虽然也见识过杀人,但眼前这血肉横飞,残肢断臂满地的场面,显然已经超出了她的承受范围,她脸色煞白的被一个林家人扶着,跟在阿刃和皇甫歌身后。
在阿刃和皇甫歌的刀口下,围攻的黑衣人均是一触即溃,他们一行人渐渐逼进了林宅北部的主楼处。
前方传来阵阵砍杀声和枪声,很明显是在经历一场很惨烈的搏斗。
阿刃要往前冲,皇甫歌却一把拉住了他,并且示意身后的林家人和林紫宁不要过来。
“怎么?”阿刃疑惑。
“你看前面那人。”
皇甫歌指给一个人,不远处,有个人站在几个黑衣人中间,望过去,一眼就能看能她,因为她的一身红色衣服在那些人黑衣人中间是那么的惹眼,阿刃知道这是个女人,因为他可以看到她长长的头发直抵小腿。
“她是凤凰。”
皇甫歌轻声道。
“她一定是这次袭击行动的负责人,我们只要杀了她,这里就没事了。”
凤凰是谁?是皇甫歌提过的,金子来里的熟人么?
阿刃听着皇甫歌的话,脑中掠过这样的疑惑,不过,现在的情势容不得他多问。
站在阿刃这里,可以看到有不少林家人正被黑衣人围在前面,林家虽然人数上占优,但是因为仓促遭袭,在黑衣人的凌厉攻击下,反而处在劣势。
擒贼擒王,这倒是个好办法。
阿刃点头表示同意。
皇甫歌示意林紫宁和林家几个人等在这里,便与阿刃掩身而上,借着路边的灌木丛,直逼那红衣女子凤凰所在。
走到近处,可以看出那凤凰果然是领导者,她不断发着号令让「金子来」们上前战斗。
阿刃和皇甫歌对视一眼,点点头。
阿刃指指凤凰,指指自己,再指指凤凰周围的两个黑衣人,握了一下皇甫歌的手。
皇甫歌知道阿刃的意思,用力反握了一下阿刃的手,松开。
此刻,两人距凤凰所站处只有十余米,凤凰一直背对着他们,没有注意到身后的危险。
上!
阿刃皇甫歌心意相通,同时扑出。
皇甫歌直扑一个黑衣人,同时,手中利刃飞出,掠起一道寒光,飞向另一个黑衣人。
阿刃则是脚下劲力用足,短短十余米距离一纵而过,手中长刀一展,暴声喝中,沾衣八打的「落」字决对着凤凰当头劈下,其势如同天河倒泻,无可抵御!
这时,刀锋下红衣女子猛得回头,阿刃看到了一张绝美的面孔,还有一抹凌厉的刀光。
两刃相交,金铁交加声猛贯全场。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引到这边来。
看到这边的场景,黑衣的「金子来」们顿时一惊,毫无表情的脸孔也有了惊慌,林家人却是面露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