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七章 不杀人者,死!
章节列表
第十七章 不杀人者,死!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阿刃打开门,便看到一把刀,迎面劈来,在这一瞬间,他竟然感觉到了一种非常强烈的死亡气息。
阿刃虽然从小习武,但从来没经过真正的生死之战,而那把劈下的刀,毫无疑问是要置阿刃于死地,那凶悍的、毫不在乎甚至可以说是渴望饮到阿刃鲜血的刀刃,像是带着死亡的魔力,梦魇一般降临到阿刃身上,让阿刃惊得手足冰凉,几乎动弹不得。
这一刻阿刃离死亡是如此之近,他几乎听到了从死亡世界传来的呼唤。
就在这时,一阵划破空气的爆响自阿刃耳边掠过。
是一枚子弹。
奇准无比的击在那刀的刃口上,子弹带着的巨大惯性将刀刃击得猛然向后一扬,而握刀那人,臂力极强,竟然猛一振劲之后,硬生生的将子弹挡开。
利刃再扬,又是一刀直砍下来,简直,直接,毫无花巧。
“快躲!”
是林靖的急切呼声,刚才也是他一枪救了刀口下的阿刃。
这时阿刃已经反应过来,他急忙撤步退后,同时一脚踢出了门旁的一张桌子,向那人砸去。
利刃划过,那张厚重的红木书桌被悄然破开,仿佛划破的只是一张簿纸。
借着这个机会,阿刃急忙退到赶上前来的林靖身边,心中阵阵战栗,额头冷汗直冒,刚才,他真的以为自己就要死了。
在真正的生死场上,高深武技能起的作用有限,更重要的是人的心态,阿刃从来没有经历真正的生死搏斗,更没有杀过人,所以他在面对着舍命砍来、只是要他去死的刀刃时,手足无措也是正常的。
而此刻他将要面对的敌人,却就是那么一个完完全全的亡命之徒。
在林靖身边站定,阿刃才有闲暇去看究竟是什么人偷袭他。
只见那人黑巾包头,一身黑衣,绑着护腿,脚上穿得是一双布鞋,左手持着一把刀,那刀的样子很奇怪,三尺长、三寸宽,厚背、簿刃、方头,没有护手刀柄,刃口寒着寒光,这刀的形状表明了它的锋利,这是一把最直接的将人体撕成碎片的凶器,砍手断手,碰腿断腿,阿刃毫不怀疑,假如刚才那一下劈中自己额头的话,自己很有可能被他劈成两半!
持刀的黑衣人,此刻就像是望着猎物的虎狼一般凝视着阿刃。
看着这个人,你根本没办法看清他的相貌,只会记得他眼中传递出的森寒杀气。
那杀意是那么的明显,这个人,就仿佛是一柄出鞘的杀人之刀,只是看着他,视线都会感觉到被割伤的痛楚。
“你是谁?”
阿刃怒问,不过,在这种场合之下,这个问题肯定得不到回答。
只见那黑衣人左手利刃一晃,脚步迅速移动,向阿刃和林靖逼过来,那双眼睛冒着寒意,凶气夺人。
阿刃还是感觉气势不及这黑衣人,可是他从未被人如此紧逼过,不由得怒涌心头,一半是因为眼前之敌太过欺人,一半是因为对自己懦弱的愤恨。
所以,他一声怒喝,就要冲上去。
“等等。”
林靖一把拉住他,同时,一振手中之枪,射出一颗子弹。
那黑衣人脚步一顿,手中之刀横摆,「铛」的一声脆响,林靖射出的子弹被他挡开。
“快走,小姐,危险!”
说出三句话,林靖又射出三颗子弹,虽然被那黑衣人一一挡开,但也将那黑衣人阻在原地。
听了林靖的话,阿刃骤然想起林紫宁和皇甫歌刚刚出去,如果袭击者不是一人的话,那她们岂不是危险!
皇甫歌会武功,林紫宁可是个弱质女子。
想到这,阿刃一阵焦急。
“这里交给我,你快去!”
话声中,枪声不断,转眼间,林靖枪中子弹已空,但他变魔术似的,不知从哪里又摸出一把手枪,子弹声再次呼啸,打得那黑衣人左挡右支。
“好!”
阿刃也不废话,见林靖能应付这人,他立即起身直扑门外。
见阿刃欲走,那黑衣人猛得一声怒吼,不顾性命冲向阿刃。
枪声趁隙再响。
黑衣人一声惨哼,腿部已经中了一枪,冲出的势子一顿,阻拦不及阿刃,眼睁睁的看着阿刃出了门。
林靖趁黑衣人受伤之际,再开数枪,没想到黑衣人竟然不闪不避,在子弹飞来的同时,左手一振,那把三尺长刀脱手飞出,旋成一团寒光,直飞林靖。
这一刀来得突然至极,林靖根本没想到黑衣人会弃刀攻击他,想躲,已经晚了……。
下一刻,黑衣人胸口连中数枪,而黑衣人扔出的刀,也划过了林靖的脖子。
一颗人头。
落地。
林靖只来得发出半声惨呼。
此刻阿刃已经冲出了门,他不知道这一切。
眼前的林家大宅,表面上看去一如往常的平静,但阿刃知道,已经有种特别危险的东西袭卷了这里,究竟是什么人袭击林宅?
这个问题在阿刃脑子里盘旋,他脚下不停,延着碎石一路疾奔,心中祈祷着林紫宁和皇甫歌不要有事。
啊!
一个叫声从前方传来,是林紫宁的声音!
阿刃心头一急,用尽全身力气向那边冲去。
转过一个弯,林紫宁和皇甫歌出现在阿刃视线里。
林紫宁畏缩在一旁,而皇甫歌赤手空拳的抵挡着两个黑衣人,那黑衣人装束与刚才袭击阿刃那人一样,同样是招式简单而凌厉,同样是整个人看上去如同一柄出鞘凶刃。
面对这样的敌人,阿刃一个都很难应付,皇甫歌却能单打两个。
来不及惊讶,阿刃大喝一声,从后面疾冲而至,沾衣八打的「冲」字决尽展,一拳直击其中一个黑衣人的后背。
只见那黑衣人转身,眼神冷漠,不带丝毫人类该有的感情,他也没管阿刃的拳头,举刀,劈下,不顾生死。
我日!
阿刃被这一刀逼得几乎红了眼,真想和这黑衣人拼个同归于尽,但仅有的一丝理智阻止了他,抽拳后退。
逼退阿刃后,那黑衣人步步上前,一刀刀劈向阿刃,横扫竖劈,刀刀不留后路,阿刃被他逼得怒火直冲头顶,却是不得不闪,因为他还珍惜自己的小命。
“小子!”
皇甫歌此刻应付一个黑衣人,那黑衣人虽然也是毫不留情,但皇甫歌却像是对他的刀式很熟悉,应付的轻松自在,还有闲暇看看阿刃。
“你打得过他,别害怕!”
害怕?
我在害怕?
阿刃心中一醒,突然明白了自己真是在害怕,眼前这黑衣人,武技也只是平常,就那么几个招数横来竖去的,而自己被逼得这么紧,全是因为自己太珍惜性命,也没应付过这样的敌人。
这时,阿刃躲过了黑衣人的一刀,伸掌作「逆水行舟」之式,直拍黑衣人胸口。
黑衣人仍是不闪不避,回转刀口,直扫阿刃的头部。
我日你!
阿刃暗道我跟你拼了。
掌式不变,反而又重了几分。
这一瞬间,在阿刃的意识里,仿佛过了一年。
他出招在先,一掌击在黑衣人胸口,掌中劲力汹涌而出,阿刃用足了十成十的力道来击出这一掌,那力道足可开山碎石,他几乎可以听到黑衣人胸骨迸裂心脏碎开的声音。
而就在这时,黑衣人的刀刃也停在了阿刃脸旁。
冰凉的寒意划破了阿刃的脸。
这一刻在阿刃生命中是一个很重要的时刻。
他险些被杀。
也第一次杀人。
轻轻一推,看着眼前这具没有生命气息的身体「扑通」倒地,同时,脸上被刀刃划开的伤口滴下了鲜血,淌进嘴里。
粘粘的、有点腥。
阿刃恍然,这就是自己的血的味道。
一个生命消失在自己手里,阿刃并没有太多感觉,只是明白了一些事。
首先,杀人是很容易的。
其次,自己也很容易被杀。
最后,为了自己不被杀,自己应该先去杀了要杀自己的人。
就在这时,那边传来一声惨叫,阿刃抬头看去。
只见那个黑衣人已经倒在皇甫歌脚下,皇甫歌用脚抵着黑衣人的脖子,轻轻一踩,黑衣人在地上抽搐几下,不动了。
皇甫歌也杀人了?
阿刃没法想像那么天真的皇甫歌竟然也会杀人,而且踩死个人就像踩死一只鸡一样,面上不动声色。
再看看林紫宁,阿刃发现亲眼看着他和皇甫歌都杀了人,林紫宁竟然也是没有什么异常,只是跑到阿刃身边,非常关切的询问着阿刃的伤要不要紧。
看着身边的皇甫歌和林紫宁。
阿刃发现,自己以前根本完全不了解她们,也根本不知道「五流」这些世家究竟是什么,而现在,自己刚刚往那个世界里踏进了一只脚,以后,自己能走多远?还有多少个令人惊讶的真象在等着他呢?
“阿刃,现在怎么办啊!”
林紫宁的慌乱惊醒了阿刃,阿刃想了想,整理下思绪,问道。
“你知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义父以前有没有留下一些应付敌人的措施?现在林家有多少人?都在什么地方?”
阿刃的几个问题提醒了林紫宁。
“对了对了,爸爸曾跟我提过,到了最危难的时候,大家会集中在主楼抵御外敌,可是家里所有的长辈都不在啊,敌人怎么会挑这个时候来?”
的确,阿刃想到,义父和两位长老、还在林家里抽挑了部分好手离开了,这时候恰好敌人来袭,其中必定有什么联系。
可是现在最主要的是应付敌人,想不了那么多。
阿刃想到这,立即带着两个女孩向主楼奔去。
临走时,皇甫歌从两个黑衣人手中拿下了那把奇形的刀,给阿刃一把,并且告诉阿刃。
“他们是「金子来」。”
金子来?
那是什么东西?
阿刃一边走,一边问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