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五章 天命之名
章节列表
第十五章 天命之名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林成一口中的训练,究竟是指什么?
一天后,阿刃的疑惑得到了答案。
那时他人在林成一为他安排的一幢小楼里,这个小楼布局很怪,整个一楼,诺大的空间里没有任何隔断,乱七八糟的堆着很多阿刃从未见到过的稀奇东西。靠着北墙的那三只巨大书架,上面摆满了品类繁多、让人眼花缭乱的各种书藉,南边有一个宽大的实验台,试管、各色试剂、各种不同的实验器材堆了满桌。屋子正中央还摆着一架钢琴,钢琴向西,好大一片区域内放的是各种各样的乐器,这些乐器中阿刃能叫上名字来的只有几样,品类之全让人惊讶,甚至还有一溜编钟在最角落处。东边似乎是悠闲区,摆着很舒服的长条沙发和一台巨大的电视。
阿刃呆呆的看着这一切,心中有很不妙的预感。
起初林成一跟他提起这个训练时,他以为不过是体能武技方面的,现在看来,似乎事实不是这样……。
这时,林成一走了进来,他并不是一个人。
林成一身后跟着几个人,这几人都上了年纪,或胖或瘦,但都是花白头发,戴着眼镜,均有一种沉浸在知识中多年形成的儒雅气质,让人看了心中顿生尊敬之意。
看着这些人,阿刃更加怀疑,而且还有几分害怕,他宁可应付十个百个小流氓,也不愿意去跟一个这样的老头说话。
这是无知的人在面对知识时,一种本能的恐惧。
“义父,您……这是什么意思?”
阿刃的畏缩表情引得林成一想笑,他干咳一声,掩饰自己的笑意,道:“阿刃,这几位将是你的老师,他们会在最短时间里让你接受尽可能多的知识……。”
“等等等等。”
阿刃急忙挥手,然后上前几步,拉着林成一躲到角落里,小声,但是很急切的抱怨着:“义父,您知道我没上过学,大字都不认几个,您这么搞不是要搞死我么,那个什么鬼训练究竟是什么啊?”
“阿刃。”林成一笑着,“你不明白,你现在所要学的,都有可能是那次比试的内容。”
“啊?”阿刃一阵惊讶,“那个什么比试,不就是打架么?”
林成一微微摇头,娓娓道出了林家家规中关于这次比试的规则。
整个比试是很简单,当代族长出示一个题目,这个题目就是比赛题目。
就这么容易。
问题是谁也不知道这个题目是什么,甚至连个大略的范围的都没有,在林家家族志上记载,曾经有过各种稀奇古怪的题目,包括治理一次洪水,或者收集一定数目的财富,或者在世界范围内找一个人,甚至有一次是以灭亡一个小国为目标,看比赛双方谁能对其造成更大的伤害,当然也有单纯的武力比试,不过按照概率来说,和其他机会一样渺茫。
这些稀奇古怪的题目不知道是从哪来的,也有人说是当代家长所设计,不过这种说法不可信,因为曾经有一代异常古板的家主,他出示的题目竟是让两位少年去追求当代一个以美艳闻名的女子。
这些题目虽然荒诞,但千百年来的经验告诉林家族人,不要怀疑这些题目背后的意义,也不要怀疑这些题目给林家带来的好处。
比如,治理洪水那次,成功的林家子弟被当时的统治者赞赏,让林家在朝中的势力进了一大步。收集的那些巨大财富,被用来雇用兵马置办粮草,有了这些后勤保障,才退去了外敌,抵御了一次覆灭危机。而在世界范围内找到的那个人,竟然是全世界最后一个圆命师,请他回林家后,这个古老的职业便在林家继承下来,也让林家有了「天命」之名。为灭亡那个小国,林家顷尽全族之力,得到的回报更是无法想像。
最有趣的,是两位少年追求的那位美艳女子,也不知她施了什么手段,竟然让两位才华横溢的少年和平相处,而且不止如此,在他们共同回到林家之后,三人竟密谋推翻了当代的家主连同两位继承人,奉了那美艳女子为当代林家家主,此事虽然在当时看来是大逆不道,但后世林家弟子给那女子的评价却是非常之高,可以说林家能有与其他四流同等的位置,全凭着这位女子的盖世手段与无双权位。那段时期,天命林家在这块大陆上显赫一时,完全压下了其他四流的锋芒。而在林家的支持下,那位女子也爬上了举世无人能及的位置。
因此,每次夺嫡之战,两位继承人之子的战斗,其结果对林家都是一个大转折,故而这次比试中的两个参与者被林家子弟称为「胜负师」,在林家地位极其尊崇。
一次次的夺嫡之战,一位位胜负师,只要有这样的战斗,只要有胜负师在林家,无论经过多少次多么重大的挫折,林家都会如同浴火凤凰一般重生于世,所以,林家不怕任何敌人。
“胜负师……。”阿刃听着林家的历史,口中念着这个有传奇色彩的名字,心中亦是一阵激动,“那我现在就是您这一方的「胜负师」?”
“也是,也不是。”林成一微微摇头,“因为还要经过家主的考证,不过自古以来,继承人举荐的「胜负师」没有通不过家主这一关的。”
“所以,基本上你现在就代表着我。”
“现在你明白我为什么要你多学一些东西了吧?”
“无论武功、或是心机,我相信林家弟子中很少有人及得上你,但你的弱点就在于知识,没有经过系统的学习,你脑子里根本没有一些东西的基本概念,我现在就要把这些东西大略的灌输给你,让你在碰到一些难题时,至少懂得它问的是什么。”
唉。
听了林成一的这些话,让阿刃有叹气的冲动,本来以为如果是武力较量的话,他自信不惧任何人,没想到弄出了一个「胜负师」,又弄出这些乱七八糟的题目,这让他怎么应付啊。
“两位长老本来是想让宁儿做「胜负师」,如果抽到武力方面的题目就主动放弃,我一直没同意,因为我不愿意把自己的女儿放在危险之中,林海的遭遇让我有些害怕……。”
一直那么睿智从容的林成一口中竟会吐出「害怕」二字,这让阿刃有点惊讶,不过想想他对林紫宁的感情,当初为了救治林紫宁就可以屈尊向一个垃圾堆里的穷小子苦苦哀求,也就能够理解了。
“我不同意你做「胜负师」,也是因为同样的考量,如今真的把你牵扯进这事中,不是我所愿啊。”
林成一叹着气,面有自责之色。
“义父。”
阿刃有些感动,他看着神色黯然的林成一,竟看到义父的头发中已经有了几丝斑白,这让他对林成一突然有了另一种感觉,以前望着这个武功高强身家亿万的成功男人,阿刃总是仰视的,看着他,就像是看着一个永远挺立的巨人,现在,那种崇敬感觉不减,在此之上,却加了几分别的东西,那是一种子辈看着父辈处于危险时的同情和难受。
如此想着,阿刃不由得把手放在林成一的肩上,用力一压,像是要把自己的信心传递给他。
他发现义父与自己原来是同样身高,甚至,他还比义父要高上几分。
像是感觉到了阿刃的情绪,林成一神色振奋起来,他望向阿刃,道:“既然这样,阿刃,以后就全靠你了。”
“是。”
“现在我来给你介绍这几位老师。”林成一向那几位已经有些不耐烦的老者走去,阿刃随后跟着。
“这位是林教授,林教授是生物学界的权威,这位是许老师………。”
阿刃的常识训练课程正式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