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三章 天大赌局
章节列表
第十三章 天大赌局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一亿就是一后面加八个零。
一般来说,普通人对着超过千万以上的金钱时,脑子里就没有具体概念了,那么,一亿元究竟代表着什么?
这么说吧,就是有个人,每天给你送三万块钱,天天送,下雨也送,刮风也送,他要送上十年才能把这一亿放到你的口袋里。
而阿刃,他以前在工地的时候,一个月上三十天工,才能挣得到八百块,有时候还拿不到工资。
阿刃是很穷的,义父林成一曾经要给他一些零用钱时,被他拒绝了,因为那所谓的零用钱的数目太大,阿刃自认无功,受不得这些好处,面对这个倔强的孩子,林成一也没办法,只好安排人前前后后的给他打点一切,让阿刃无论去哪都不用花钱,这么周到的安排,阿刃无法拒绝。
而一个曾经每个月只挣八百块,现在也很穷的人,面对着上百亿的金钱,他只要点一点头,便能囊入怀中,这又是他长辈的遗产,拿了也是理所应当。
在这种时候,阿刃竟然说出了一个「不」字。
听到阿刃说出这个字,刘总经理以及许律师都惊呆了,用一种怀疑自己耳朵的表情愣愣的瞅着阿刃。
皇甫歌却是神色一黯。
“你们没听错,我说的是不,我不干。”
阿刃把笔扔给许律师。
“你们先出去一下,我有事和丫头说。”
阿刃又道,他的话声中有让人不得不听从的平静。
刘总经理和许律师神情愕然的走了,留下阿刃和皇甫歌在办公室里。
阿刃左右转转,发现办公桌后那张转椅不错,便一P股坐了上去,觉得挺舒服的,便美滋滋的靠着椅背晃了起来,而皇甫歌的眼神,一直追着阿刃,神色里有几分不自在。
室内气氛显得有些沉闷。
半响。
“丫头啊丫头,真没想到。”阿刃突然开口,“没想到你也会跟我玩心眼儿,我以为你那脑袋里就只有一根筋呢。”
这种欺负皇甫歌的玩笑,要是放在平常,阿刃的耳朵就要遭秧了,可是今天皇甫歌的表现很出奇,竟然只是做错事似的在那里站着,像是个听长辈训话的小孩子。
“我也没生你的气,你摆出那副样子干什么?”阿刃奇道,他真的没有生气,皇甫歌的表现让他有些惊讶。
“我算计你了……。”皇甫歌低头认错。
皇甫歌虽然性子顽劣,但她有一点好处,那就是从来不欺骗朋友,对被她认为是敌人的人,她可以用尽一切手段,但是对朋友只有毫无保留的信任,特别是阿刃,她认为自己和阿刃间绝对不应该存在什么欺瞒,此刻她却违背了自己的原则。在她看来,若是阿刃敢骗她的话,她杀了阿刃的心都有,将心比心,她觉得自己错得厉害,态度也就史无前例的温顺。
呵。
阿刃在心底暗笑,自己没把这事放在心上,皇甫歌这丫头倒是先认错了,这事可少见,这态度也少见,有难得一回农奴翻身作主人的滋味,可要好好品尝。
“说吧,你怎么算计我了。”阿刃故意淡然道。
“我想用钱来引诱你签了那份东西,签了之后你就算是医家弟子了,就算是你自己不愿意,五流之间约定俗成的规矩也会把你认定为医家弟子,然后,你就绝对没资格介入天命林家的纷争,阿刃,我是真不想你插手你义父的事,太危险了,而且林成一又是处于劣势的那一方,动辄就有杀身之祸啊。”
本来阿刃也猜到了,天上掉馅饼这事也有,但想要捡它就必须付出代价,哪有那么好的事,平白就有人送个百八十亿美金给你,想来也是有代价的。仔细想想,继承了爷爷在医家的资产,那自己就算是医家的人,自己再无赖,也不可能白花别人的钱。而拿自己的自由来换钱,这买卖划得来么?即便那串数字上再添几个零,自己的回答也就只有一个不字。
阿刃想皇甫歌这么引诱自己,也算是为了自己好,所以不太生气。
而听了皇甫歌的检讨之后,才发现事情没有这么简单,皇甫歌欲让阿刃入医家之门,竟是为了阻止阿刃纠缠进天命林家的纷争之中,而且听皇甫歌话中的意思,那事情还是异常危险,动不动就要有杀身之祸的。
皇甫歌一定知道天命林家,也就是义父身上发生了什么事。
想到这,阿刃神色一凛,肃声道:“丫头,义父究竟牵扯进了什么事情之中,你知道,就请你告诉我。”
皇甫歌也不犹豫,静静的讲出了天命林家的一段辛秘。
天命林家,虽是五流之一,但其历史在五流中是最短的,与其他四流几乎和人类文明历同龄的古老家规相较,天命林家有个算得上残忍的家训,那就是在上代家主让出族长之位以前,要在族中挑选两个有资格继承族长之位的下一代,这两个人之间,经历很多较量,不单是指武力上的,也包括其他很多方面,最后成王败寇,失败一方必须去死,而胜利者,则拥有一切。
这规矩很残忍,天命林家也因为这个规律每隔几十年就会发生一次大动荡,在次次较量中,虽然难免会让天命林家元气大伤,但也保证了林家的每代家主都是绝对的强者。
如今隐世五流中只有济世医家和天命林家还算活跃,其他三流已经末落。济世医家是因为他拥有的神奇医术始终为世人崇敬,而天命林家,却是因为这个家规让家族保持着旺盛的活力。
近年来,林家当代族长渐有不支之象,于是这场举世无双的赌博就又开始了,不单是林家族人在押宝,就连一些与林家相关的其他势力也在下注,这就跟猜测美国总统的选举结果一样,中了,就会有百倍的收益,而输了的话,赌总统选举只是输钱,赌林家继承人是谁就有可能连性命一并丢掉。
而两个继承人之中,就有阿刃的义父林成一。
林成一权谋实力虽然皆属上选,但他有一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他的女儿林紫宁。
决定林家拥有者的诸多较量之中,一场决定胜负的比试名为「生死局」,参与双方是两位继承人的下一代。
林紫宁自幼多病,不能习武,亦没有精力去学习其他东西,若是参与较量的话,必定会输。
也正是因为如此,在比较了双方的实力后,投注者们得出了另一人胜算较高的结论,于是许多人纷纷倚靠过去,这让这些年累积实力超过对方的林成一处在了弱势。
皇甫歌讲出了这一切,她已经知道阿刃了解这些后会有什么反应,但是,她决不隐瞒。
“我可以代替姐姐么?”
阿刃的问题果然是这个。
“理论上不行,但是实际操作起来可以。”
这话从何说起?阿刃疑惑。
“从林家家规来看,说的只是继任者的下一代,并没有提及亲疏之分,而被内定为继承人的两个争夺者,早就已经开始在这一方面着手,他们一般都会选择一个天资聪敏的幼儿,从小陪养,当作亲子来看待,我不知道你义父为什么没有这么做。”
“从这些条件来看,去外面随便挑一个少年认做自己的儿子来参加战斗也并无不可。但是有两个难点,一是这个随便找来的人未必有那么好的条件,毕竟林家是千年世家,他们尽力陪养的人才将远远超过普通人。二是找来已经成年的少年,相互之间的信任问题无法解决,如果在比试中他故意输掉,输得可就是继承人的脑袋。”
“而这两个问题,你和林成一之间都没有,你武功不低,天资又聪敏,在林家内也未必找得到能和你媲美的,而你和林成一之间的信任程度……,这你自己知道。”
“林成一不让你知道这事,可能就是怕你一定要参与进来,毕竟如果让你的纠缠进这事的话,万一输了,你输掉的,将是自己的性命。”
“说实话,我总觉得有点不对劲,林成一百般阻饶你知道这一切,我却有种你早晚会知道的感觉,到那个时候,你只会做出一个选择。”
“所以,我想让你入医家,可惜你这家伙太聪明了。”
“是的,你说得没错,我知道这件事后,只会做出一种选择。”
阿刃笑了,笑容很是兴奋。
“加入赌局,好好玩玩,看看敢为难我义父的是什么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