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二章 丫头的诱惑
章节列表
第十二章 丫头的诱惑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喂、喂、喂,懒猪起床了!”
清晨…,噢,不,几乎可以说是凌晨时分,阿刃便被一只充满活力的小公鸡吵醒了。
揉揉惺忪的睡眼,阿刃迷迷糊糊的坐起来,看着眼前神采飞扬的皇甫歌,愣愣的发呆。
他记得自己昨天晚上夜探义父的秘密会议,然后被一只猫搅了局,义父仍不肯告诉自己事情的真象,自己愤愤而归,回来时,皇甫歌仍在进行一种名为「思考」的伟大脑力活动,自己当时以为这丫头终于改性了,终于开始反醒她十九年的野蛮人生了……,怎么现在又恢复老样子了呢?
“起床!起床!起床!”
皇甫歌喝着口号,掀起了阿刃的被子,又把阿刃的衣服扔给他,阿刃呆呆的把衣服穿上。
“走了!”
被皇甫歌拉着,出了门口,微凉的晨风抚过阿刃的脸,阿刃这才清醒过来。
“喂,丫头,你带我去哪?”
“有很重要很重要很重要的事情。”虽然说是很重要,但皇甫歌的语气却不是那么回事。
“丫头啊,天大的事也得让我洗洗脸刷刷牙再去吧,再说,我还没吃早饭呢……。”
抗议无效,在皇甫歌憋足了劲去做一件事的时候,任何杂音都入不了她的耳,这次也不例外。
现在大约凌晨四点多,天色蒙蒙发亮,世界的每一个角落都笼罩在灰与白的色彩交汇处。
林家的宅子很大,在宅内走动一般都需要借助那种小型的电动车。
阿刃和皇甫歌乘着这种车子到了林宅大门口,守卫认得阿刃,道了一声「少爷早」之后,给两人开了门,开门后,那守卫还好心的问阿刃是否需要车。
皇甫歌道了一声不用,便拉着阿刃冲了出去。
连车都不用?估计去的地方很近吧。阿刃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如此想着。
可是他想错了,出了林宅,便见到一辆加长的黑色轿车静静的停在山边公路上,那车旁守着一个穿着工作服的司机,见皇甫歌出来,那司机急忙拉开车门,口中道了一声「小姐您好」。
皇甫歌拉着阿刃一头扎进车里,司机关上门,片刻后,车便开动了。
“你总该告诉我,要带我去哪吧?”
阿刃无奈的看着皇甫歌。
“一个属于你的地方。”
皇甫歌的回答很神秘。
阵阵困意涌上脑际,阿刃一阵迷糊,也懒得问那么多了,索性往车内宽大的后座上一躺,头枕着皇甫歌的大腿,见周公去了。
其实做为一个习武之人,对于睡眠的要求不是那么高,阿刃以前在爷爷的监督下习武时,每天的睡眠时间不超过五个小时,而且就算连续几天不睡也是神采奕奕,可自从他体内「伏养心决」退散,化为「怀抱天下」心法后,阿刃就变得很嗜睡,每天八个小时睡眠是必须的,如果有机会,阿刃觉得自己能睡上一周。
于是短短的一个多小时车程里,阿刃也可以舒舒服服的睡个回笼觉。
“醒了,醒了。”
皇甫歌轻轻敲打着阿刃的脸。
唔。
阿刃迷迷糊糊的坐起,跟着皇甫歌下了车,四处打量。
周围的景致很熟悉呢,特别是眼前耸立的这座大厦,那五十层的高度,豪奢的门面,还有霓虹灯映着的几个大字。
「亚邦酒店」?
看到这几个字,阿刃清醒了,他在这里当过清洁工,自然记忆深刻。
“丫头,你带我来这干嘛?”
阿刃疑惑的问着,皇甫歌还未答话,早就候在那里等着他们到来的一个中年人已经迎上了来,到皇甫歌面前恭然一礼,道了一声「小姐好」。
“这是刘总经理。”
皇甫歌向阿刃介绍眼前这个中年人。
哦?
阿刃看着这个「刘总经理」,总觉得很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
那刘总经理看着阿刃的神情也有点奇怪,似乎也见过阿刃,但又不敢确认。
“许律师到了吗?”皇甫歌问刘总经理,得到肯定答复后,又道:“哦,那带我们去你的办公室,咱们办一下手续。”
“是。”
刘总经理的态度像个下人。
三人走进亚邦酒店那宽阔明亮的大堂,阿刃左右望望,有点难以言喻的感觉从心底泛起,那边有个清洁大堂的工人,他的脸阿刃还记得,是与他一同进入邦亚工作的一批人之中的某一个。世事奇妙如斯,几个月前自己还是一个清洁工,如今却成了这个酒店的座上之宾,义父曾对自己言道说自己的成就不会低于世上任何一个人,这话,也许说得对呢。
跟着刘总经理一路前行,路上所遇酒店员工均恭恭敬敬的向这个刘总经理打招呼,刘总经理向他们微微点头示意,姿势含蓄而有风度。
看着这个姿势,阿刃脑中灵光一闪,他记起在什么地方见过这刘总经理了。
就是以前在亚邦酒店做清洁工,最后的一堂陪训课,这个刘总经理亲自来跟他们讲过话,当时是组长告诉他们这位是整个亚邦酒店的最高负责人时,他们还一阵惊奇,管这么大酒店的人来亲自给他们上课?于是他们看着刘总经理的眼光跟看上帝似的。
对着阿刃他们那热烈的掌声,刘总经理就是用这个点头的姿势来回应的。
想到这,阿刃不禁失笑。
这时三人已经进了电梯,阿刃笑着向刘总经理开口道:“刘总经理,还记得我么?”
刘总经理还未答话,皇甫歌却疑道:“你们认识?”
“认识。”阿刃越想越觉得世事奇妙,笑容很开怀。
“我也觉得见过您。”刘总经理摇头,似乎不相信自己的记忆:“我的记忆力非常好,我能叫出酒店里每个员工的名字,并且知道他们的生日,可是对于您,我却开始怀疑自己的记忆。”
“不用怀疑,我就是你见过的那个人。”
“何刃?”刘总经理迟疑的叫出这个名字。
阿刃微笑着点头。
刘总经理的惊讶溢于言表。
“你们真的认识啊?”皇甫歌备感惊奇,“快跟我说说,怎么回事?”
“这个故事很长很长,有机会讲给你听。”
阿刃笑着,笑容不再是那么飞扬,而是沉淀下来,有了几分感叹世事苍桑的成熟味道。
电梯到了最高层,走出电梯,三人到了总经理办公室,这里有另外一个中年人等候着,他戴着金丝眼镜,很有书卷气的一个人。
“这是许律师。”刘总经理给阿刃皇甫歌二人介绍。
阿刃点头示意,然后向皇甫歌叫道:“丫头,这下可以告诉我究竟什么事了吧?”
“嗯。”
皇甫歌点头。
“这位许律师所在的事务所,负责管理医家一部分的固定资产,主要是在世界各地的酒店,而刘总经理负责的这个亚邦酒店呢,也是医家的资产。”
“哦?”
医家挺有钱的么,阿刃如此想着。
阿刃其实无法理解,一个在世间绵延数千年的家族应该有着怎样深不见底的实力,想想看,如果一个人可以长生不死,他借着无比渊博的经验和可以失败无数次的资本,能在人世间建立多么伟大的功业。
而济世医家呢,他们有盖世无双的医术,有人才辈出的家族,数千年下来他们积累的东西可用恐怖二字来形容,阿刃所见的医谷,只不过是这块万年浮冰稍微浮出水面的一点。
财富势力,这两个世人竟相追逐的东西,在千年前已经被医家之人弃如废履,因为他们拥有的实在太多了,多到再增加下去都没有意义的地步,于是他们不再追逐这些,可是即便如此,祖辈留传下来的财富也滚雪球似的越积越多,眼前这个亚邦酒店,也只不过是九头牛身上的一根毛,还是自然脱落的那根。
所以,当皇甫歌轻描淡写的说出以下话语时,阿刃却很是吃惊。
“这些酒店中的大部分,包括眼前这个,都是以前你爷爷拥有的,你爷爷没被划出医家名册,所以至今这些东西还是他的,现在他已经去世,这些东西就应该转到你名下,许律师,你把资料给阿刃看看。”
“是。”
戴金丝眼镜的许律师拿着一个本子来到阿刃跟前。
“世界各地的酒店,共有五十九处,这是详细的清单,总资产约合九十六亿美元。还有皇甫楚汉先生名下的一些存款,大部分是各个酒店的红利,已经十多年没有动用,总数是十三亿三千六百万美元。至于其他的部分,由于我不是负责主管,所以无法向您报告详细帐目,这部分资金约有八亿七千万,是本家其他产业的利润分红。”
一大堆的零塞进了阿刃的脑子里,阿刃有些难以消化。
“请您在这里签个字,然后我再把这份文件送到本家,经那里核实后,您就可以随意动用这些资产。”
接过许律师手中的笔,阿刃犹豫片刻,突然笑了,说了一句让在场诸人吃惊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