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一章 少年轻狂
章节列表
第十一章 少年轻狂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一米多高的木篱笆,阿刃纵身即过,落地悄然无声。
趁着这阵小猫引起的混乱,阿刃将身形隐在窗户下面的草丛里,尽力隐匿自己的气息,「怀抱天下」心决几乎静止不动,压抑了内气,五觉的灵敏度便大大降低,幸好屋内几人在谈话时没有避讳,阿刃还能听清。
一声长叹,似乎是叶成一的声音。
“寿长老,这件事绝不能牵扯到小女身上,咱们还是另想他策吧。”
事情和林紫宁有关?阿刃心头一紧。
“成一,我知道宁儿自幼体弱,可是事情既然已经走到了这一步,要是就此放弃,大好江山白白送人不说,你也未必能全身而退啊。”
一个稳重的语声回答了叶成一,应该就是叶成一口中的「寿长老」。
“不行。”
叶成一淡然否决,随着这声回答,叶成一起身走到了阿刃所隐伏的窗前,阿刃吓得急忙将身子尽量缩在草丛里。
“这件事没得商量,我会另寻他法,哼哼,他做的这么绝,我也有应对之策,最后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
什么赌局这么严重?阿刃心头掠过一个疑问。
“成一,你别太顽固了,这件事对宁儿来说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多经历些磨练,对她也有好处,宁儿不是也主动提出要参加么,你……。”
阿刃心中的疑惑越来越重,真想跳进去问个明白。不过,也只是想想而已,屋内几人,阿刃虽未亲眼想见,可是只凭体内「怀抱天下」心决所发出的阵阵警示,便让他知道自己是绝对打不过的,即便是打得过,这也没法打啊,叶成一是自己义父,大家都是亲戚,要是暴露了他在此偷听,虽然不能把他怎么样,这脸可就丢大了。
没办法,阿刃只好凝神细听,欲从只言片语只寻出珠丝马迹来,然而,就在这时,一个毛茸茸的小东西拱到了阿刃埋身的草堆里。
阿刃用眼角余光一扫,竟是小猫黄鹂,这小家伙似乎不满阿刃刚才对它的****,来报复了。
黄鹂乖,别闹别闹。
阿刃心头一急,忙用眼色通知这小家伙别和他闹,甚至还想用眼色告诉小猫明天就请它吃红烧狮子头做补偿。
可是黄鹂似乎没办法理解眼前这家伙的眼色,即使理解了,估计它也未必会原谅阿刃。
所以,小黄鹂左右拱拱,在阿刃身上一路攀爬。
阿刃不敢用力动弹,他知道,以屋内诸人的实力,只要他略微发出一点异响,便会被发现。
他只好用可怜巴巴的眼神儿盯着爬到他脸上的小黄鹂。
小黄鹂猫嘴一张,阿刃以为它要叫,不由得心头一紧,没想到这小家伙居然没叫,而是一口咬在了阿刃的鼻子上。
痛。
阿刃心底直叫。
这还没完,咬住了阿刃的鼻子后,小黄鹂四只猫掌齐用力,在阿刃脸上扑腾起来,也许看在是熟人的面子上,这小家伙并没有把锋利的爪子伸出来,而是开玩笑一样玩着阿刃的脸。
痒。
好痒。
阿刃只觉阵阵难忍痒意直透心底,痛可以忍,痒却比痛难忍千倍。
终于,阿刃忍不住「扑哧」一下笑出声来。
刚一出声,阿刃就明白事情不妙,立即腾身而起,双脚一蹬木屋墙壁,整个人飞射而出,同时,用力一拧小猫黄鹂的脖子,小家伙立即发出一声惨叫。
这声惨叫与刚才的那声差不多。
埋伏在四周的守卫,本来听见异响就要出手,却听到了刚才让他们虚惊一场的猫叫,手下动作不禁慢了几分。
而阿刃就趁着他的这瞬间的迟疑,一纵身,连滚带爬的冲出过去,眼看竹林就在眼前,只要进了林子,就一切好办了。
阿刃飞纵的身影称不上漂亮,将「沾衣八打」的「冲」「圆」二诀融入身法的结果就是,整个人时而缩成一个飞速弹射的球,力尽时再飞扑而出,又像是一条饿极的犬科动物。
短短三十余米的距离,阿刃在眨眼间便急掠而过,速度不可谓不快。
可即便是如此不顾仪态的飞速逃逸,也没能逃得出去。
就在阿刃距竹林一步之遥时,一个人影猛得出现在阿刃面前。
“闪开!”
阿刃憋住腔子嚷了一句,挺身一个劈腿落下,「沾衣八打」的「落」字决,丝毫不留后路的一腿,威势惊人!
“医家子弟?”
眼前那胖胖的人嘀咕了一句,同时,似乎是毫不在意的双手互挥,舞出一个太极模样的手势。
阿刃一腿劈下,却觉无处使力,似乎踢在一堆绵絮之中,然而就在他力尽之时,一股大力猛得自腿下涌出,阿刃险些被这力道击飞,幸好体内「怀抱天下」之气自然而动,仿佛能包容一切的气息化解了那股力量,阿刃一惊,急忙借力抽腿而退。
“傲世四决!?”
拦住阿刃那人一惊。
阿刃退后,未敢稍停,急忙换了个方位向东边冲去,那里是湖水,也算是一条活路。
然而,又有一个人影出现在阿刃面前。
“傲世四决?老寿,你没搞错吧,这世上除了医家那老头,哪有人……,咦?还真是傲世四决!”
这人的声音苍老爽朗,他拦住阿刃后,似乎是为了刚才那人的一句「傲世四决」而心动,口中话语不停,拳脚也是不停的向阿刃攻去,阿刃无奈,见这人的攻势猛烈,只好一展掌势,「逆水行舟」之掌连连击出,抵住了他的攻击,那拦路之人见识颇广,一见阿刃的掌势,口中讶然出声。
“闪开!”
眼见再打下去就要露陷,阿刃一阵心急,体内「怀抱天下」气息急转,身形却是悠然而止,拦着阿刃那人略一迟疑,攻势便有了破绽,阿刃散布在他左右的气息猛得抓住了这一闪而逝的弱点。
气机带动之下,阿刃骤然跨前一步,右腿似是笨拙的直踢而出,姿势虽然难看,踢得却是那人不得不躲的弱点。
那人为了避开这一脚,不得不倒退一步,闪出了空档,
“十方棋?!”
在那人惊疑的叫声中,阿刃飞身掠过,身形急展,就要扑向湖水,而就在这时,有人说了一句让他之前所有努力全都白费的话。
“阿刃,别胡闹,快向两位长老道歉。”
听了林成一这话,阿刃几乎一个跟头跌倒在地,怎么自己如此掩饰还被义父发现了?
讪讪的摸着自己的脑袋,阿刃慢慢的转过身,对着林成一嘿嘿傻笑。
“义父你怎么知道……。”
“你小子化成了灰我也认得出。”林成一无奈的摇着头,暗道这小子也真是无法无天,什么地方都敢闯。
这时,两个阻拦阿刃的人来到近前,借着屋中透出的微弱光亮,阿刃可以瞧出,这是两个老人,一个胖胖的,笑眯眯的,好像个大肚弥勒佛,另一个体形高大,虽是须发均白,但精神矍铄。
“这小子是你的义子?”那个胖胖的老人语中透着几分惊讶,“怎么用的是医家的傲世四决?”
林成一没有回答胖老人的话,而是先向阿刃介绍两位老人。
“这是寿长老,这是福长老。”
阿刃很有礼貌的向两位老者打招呼,同时在心中暗道这是什么名字。
“这是我的义子,何刃,至于他为什么身怀医家的傲世四决,这个故事很长,我们以后再说。”
介绍完毕,林成一也不给阿刃说话的机会,正色道:“阿刃,天色不早,你回去休息吧,我们还有事要谈。”
“义父!”
阿刃不满的叫着。
“究竟有什么事能牵扯到姐姐?为什么不告诉我?我也是您的儿子,难道不能代替姐姐?”
听了阿刃这话,林成一毫不动摇,那个胖胖的老人,也就是寿长老却是神色一动。
“成一,既然你不想牵扯到宁儿,为什么不让这小子出战,他功夫不错、人也机灵,能派上用场的。”
“不行。”
林成一又是一口回绝,“阿刃不算是天命林家的人,我不能把他扯进来,这件事不用再提。”
“义父您……!”
阿刃被林成一的固执气得直跺足。
“阿刃,义父这是为你好,林家纷乱太多,一旦牵涉进来一辈子都脱不了纠缠,我真的不愿意把你扯进这些麻烦里。”
林成一的诚挚话语让阿刃心头一暖,他也见识到了林成一的固执之处,眼见再说下去也没用,阿刃心头郁闷,转身便走,同时,撂下一句话给林成一。
“义父,这件事我管定了,您不许也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