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九章 回家
章节列表
第九章 回家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这个城市北侧郊区有一个公墓群,这里埋着许多普普通通的人,他们生前默默无闻,死后也只能在这么拥挤的地方找一块安眠地,这其中,就有阿刃爷爷的墓。
给爷爷选择墓址的时候,林紫宁曾提议在临香山人称「贵人陵」的地方为爷爷找一块墓址,阿刃毫不犹豫的拒绝了,他用爷爷这些年的积蓄,在最普通的地方为爷爷找了一块小小的住处,阿刃觉得,爷爷更喜欢这样。
大理石的墓碑,上面用朱红色字迹写着「何问竹之墓,孙何刃泣立」。
碑前还有一束白玫瑰,花已经干枯,似乎几天前有人来祭拜过阿刃的爷爷。
阿刃跪在墓前,点燃了几张纸钱,衷心希望爷爷在另一个世界过的好,阿刃以前是不信神的,但自从爷爷去世后,他却开始相信了。
这时,他身边跪下了一个人。
“丫头?”阿刃的语气有些疑惑。
“他是医家的长辈,我想拜拜他。”皇甫歌轻声道。
阿刃默然,胸中有几分温暖。
纸钱化成了灰烬,火苗渐渐微弱,活着的人想给死者送去的,不是钱,而是对他们的思念,也不知另一个世界能不能感觉到这份温暖。
“丫头,你知道爷爷在医家时是怎么样的么?”阿刃低声问道。
“知道一点。”
“皇甫楚汉,外家弟子,四十岁拜在皇甫超尘门下,为当家医家宗主最后一名入室弟子,天资过人,习医家武决五年,武技已为医家众弟子之冠,授其拳掌腿「傲世三决」,三年内其武技必超宗主……。”
“这是家族志上对你爷爷的记载,爷爷亲笔写的,短短八年武技就能直追宗主,他真是一个奇迹似的天才。”
皇甫歌由衷的感叹着,谷中医家众人常言她是一个习武的天才,她也有些自信满满,可是自从知道了以前曾有一个叫皇甫楚汉的医家弟子,能惊才艳绝到这种程度,她那份得意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爷爷……。”阿刃心中涌起几分自豪。
“而且,你知道么,直到今天,宗主也没把你爷爷划出医家弟子名册。”
“嗯?为什么?”
“我不知道,十年前的事情大家都不说,发生了什么,医谷里的年轻一代都不知道。”
阿刃一阵沉默,医家对于爷爷,似乎真的是情深意重,这层表象的底下,又究竟隐藏着什么呢?
就在这时,阿刃的心思一动,心头像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直觉似的抬头望向另一边。
那边有一个女孩子。
一身黑色衣裙,衬出了她手中那束玫瑰花的苍白。
是林紫宁。
“阿刃。”林紫宁慢慢的走过来,脚步虽慢,眼中的那份激动却是无法掩饰的。
阿刃看看爷爷墓前摆着的花,又看看林紫宁手中抱的白玫瑰,心中涌起几分感动。
“你一直在照顾爷爷?”
阿刃来的时候已经看到,爷爷墓前一尘不染,似乎常常有人来打扫。
这时林紫宁已经走到近前,她把花放在碑前,恭身一拜。
“你不在老人家跟前,我就替你略尽心意,不然的话,老人家一个人会觉得寂寞的。”
“谢谢。”
阿刃站起身来,面对着林紫宁,不知道说什么好。
林紫宁也看着他,眼中流露出几许温情,虽然只分别了一个月,但这一个月所经历的事情太多,林紫宁以往那平静的生活已经消失无踪,她有些怀念从前,也开始怀念起阿刃来。
“你瘦了……。”
林紫宁的手指轻轻划过阿刃的脸,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做出这个动作,只觉得眼前这人真是消瘦了很多,让人心疼。
阿刃享受着这份温柔,轻声笑道:“一个月没吃饭,当然会瘦了,不用这么担心,你看我不是好好的。”
“喂!”
一个恼怒的声音猛得插入了两人的默默温情之间。
“阿刃!这位是谁啊?怎么不替你女朋友我介绍介绍?”
皇甫歌在「你女朋友我」这几个字上加重语气,似乎在给阿刃贴标签,标签上还写着「此物有主,女性勿近」几个触目惊心的大字。
“女朋友?”林紫宁皱起了眉头,上下打量了怒气冲冲的皇甫歌几眼后,开始温言柔语的劝阿刃:“弟弟呀,你可不能随随便便的交一些乱七八糟的朋友,特别是那些脾气非常坏还特别喜欢动手动脚又长不大的小孩子,最好离她远一点。”
咦?
林紫宁怎么知道皇甫歌脾气坏还喜欢动手动脚?
阿刃这个念头刚冒出来,便得到解答。
只听皇甫歌怒道:“姓林的,你少在那胡说八道!阿刃什么时候成你弟弟了?我又什么时候变成脾气很快的家伙了!”
“你没有变成脾气很坏的家伙,因为你本来就是脾气很坏的家伙,不可能再坏了,至于阿刃,他本来就是我弟弟。”想起阿刃与她认了干亲然后替她治病的经历,林紫宁腮边飞起一抹嫣红:“我认识他比你要早得多,这里哪轮得到你大呼小叫的。”
“林紫宁!”皇甫歌脸色阴沉,“你这个病歪歪的家伙,我以前是让着你,别以为我好欺负,你离我的阿刃远一点!”
“你的阿刃?”林紫宁掩嘴失笑,“真好笑,你和他有什么呀?就变成你的了?”
听了林紫宁的询问,皇甫想起什么似的,也是一阵娇笑,笑得双眼弯成了月牙:“我和他亲过嘴,怎么样?”
林紫宁一愣,看看脸皮微红的阿刃,也明白这事是真的,不由得心头一阵烦闷,口中还不服气:“你以为是小孩子过家家呀,亲个嘴就定了终身了,说你是小孩子你还真是不懂事,我和阿刃之间……,哼哼,你问他我们之间发生过什么!”
一半是因为和皇甫歌置气,一半是真的不愿意阿刃被皇甫歌抢走,林紫宁说出了让自己脸色发烧的话,这话威力却是非常的不小。
只见皇甫歌看看脸红的阿刃,再看看脸红的林紫宁,神色大变,伸出手就要揪阿刃的耳朵:“你们之间有什么?啊!快说!”
“那是为了给姐姐治病啊。”阿刃一边解释,一边闪躲着皇甫歌的手。
“啊!”皇甫歌一听这话,二人间真的有些什么,急得几乎要哭,她小孩子似的站在那里直跺脚,眼圈痛红:“我不管,你对她做过什么,对我做一次!我不管了!”
这个么。
阿刃挺为难的。
想了想,阿刃决定还是绕过这个难堪的话题。
“你们两个认识?”他问皇甫歌和林紫宁。
“以前爸爸带我去过他们那个破山谷。”林紫宁笑道,与皇甫歌交手大获全胜,这让她心情愉快。
哦。
阿刃想起来了,林成一提到过,他曾经带林紫宁去济世医家求医。
想起林成一,阿刃突然记起自从那次进了医谷之后,就再也没见过义父,又听林海说义父在处理一些家族中的事,不知道情况怎么样了?
“义父还好吧?”
阿刃笑着问道,本来以为能得到满意的答复,却发现林紫宁眼中现出一丝忧虑。
“爸爸挺好的。”
这个回答有些问题,一定有什么事在困扰着林紫宁,阿刃可以感觉到。
“出了什么事?”
“没事,真的没事,你不用担心。”
这么说就更有事了,阿刃心中掠过这个念头,也不直言,他笑道:“那我去看看义父吧,好久没见他老人家了。”
“好啊。”林紫宁一口答应,答应后却是面色一变,像是后悔自己答应了阿刃。
阿刃却没给她反口的机会,起身便要走。
“阿刃!”
皇甫歌上前几步,拉住了阿刃。
“怎么了?”
“不要去林家好不好?”皇甫歌极少用这种温柔的商量语气说话,这让阿刃很是惊讶。
“丫头!你转性了?我是去看看义父,没什么的,咱们一起去。”
“我不想让你去!”
皇甫歌恢复了本来面目。
“别胡闹!”
阿刃面色一整,对于皇甫歌,他知道她任性调皮,因此小事大事他都可以让着她,但是这些涉及到他最关心的人的问题,他不希望她干涉他。
“好了好了。”皇甫歌看到阿刃神情肃然,也知道自己阻止不了他,便不甘心的应道:“凶什么凶,我跟你去就好了,去那个暴发户家里瞅瞅去。”
皇甫歌和阿刃之间的关系很有趣,平常,阿刃觉得自己要让着皇甫歌,毕竟她是女孩子么,而且比自己小,到了阿刃坚持的时候,皇甫歌就觉得自己应该让着阿刃了,她想毕竟自己说了要对这家伙负责么,让着他是应该的。
所以两人之间极少发生矛盾。
阿刃中间走着,左边皇甫歌,右边林紫宁。
一路上,两个女孩子还不停的斗嘴。
“你说谁是暴发户?”
“你们家喽,不是么?”
“胡说,我们才不是。”
“就是。”
以五流之中渊源最久的济世医家来说,只有近千年历史的天命林家的确像是个暴发户,可是在奉上古神人黄帝为先祖的济世医家面前,这世上又有多少人不是暴发户?
出了陵园,阿刃惊讶的看到,陵园周围停着许多辆黑色轿车,还有许多个身怀武功的林家熟面孔在左右守候着。
究竟出什么事了?扫个墓还要如此之多的大批人马跟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