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八章 有怨报怨有仇报仇
章节列表
第八章 有怨报怨有仇报仇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既然已经决定离开医谷,有些该做的事情就得做完,现在阿刃功力尽复,一试之下还犹胜从前,听皇甫老头说是突破了「怀抱天下」心决的试炼期,进入了「有容乃大」初段境界,那么在阿刃胸中孕育了许多天的那份计划,也到了实施的阶段。
所谓「有怨报怨、有仇报仇、不是不报、时候不到」。
现在时候到了,医谷内便刮起了一阵名为「复仇」的旋风,所到之处人扬马翻,医谷的历史翻开了最黑暗的一页。
以下是得知阿刃欲报复曾经欺负过他的人时,皇甫歌的反应。
“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欺负皇甫家的人!”
“哦?”
“我顶多替你打听他在哪,告诉你他的生活习惯,再提供给你一些必备的工具,必如泻药迷魂香七步断命散长剑短刀血滴子之类的,最后帮你把风放哨,不能再多了。”
“嗯。”
有了皇甫歌的一旁协助,那些曾经对阿刃有轻辱之意的医家弟子很是倒霉。
给过阿刃脸色眼色皮肤色,总之是那种不怀好意的神情的,一次拳打一分钟。
说过一句刻簿话的,拳打三分钟。
欲动手的,拳打脚踢五分钟。
诸如此类的,阿刃就像是一个追讨高利贷的黑心流氓,在医谷内处处流窜作案,把一众心高气傲的医家少年弟子搅得惶惶不可终日。
打,他们打不过。
阿刃这臭流氓身怀「傲世四决」,这功夫可不是谁都有资格修炼的,在本代,只有廖廖几个家主入室弟子能够习得,而那最后一决「怀抱天下」心决,更是家主才能修行的绝学。
他们只会一套「沾衣八打」,这是入门武技,医家每人都会,也不像皇甫歌那个变态似的家伙能把「沾衣八打」练到那种能和「傲世四决」媲美的境界。
而且阿刃也不跟他们正大光明的单挑,在阿刃看来,所谓报仇,就应该穷极一切手段。
打比自己弱的对手虽然爽,但如果再把对手捆起来随便凑,岂不是更加舒服?
在阿刃的这种理念之下,他们只有更惨。
很快的,阿刃名单上那几个人都被他欺负遍了,因为皇甫凌对他有救命之恩,他自觉有点对不住皇甫凌的缘故,他放过了几个和皇甫凌关系比较近的医家弟子。
也正是如此,在被欺负的医家弟子去找谷内主事者皇甫平泽讨个说法时,皇甫平泽不咸不淡的应了几句,说什么阿刃和医家关系特殊,这是医家内部矛盾啊,自行解决之类的。
阿刃很快从皇甫歌口中知道这一切,他很奇怪,自己与皇甫平泽关系可以说是恶劣,为什么皇甫平泽会维护他呢?
他本来就想大闹一翻,若是惹出了处理不了的人物,就撒丫子跑路的,现在的状况还真让人迷惑啊。
皇甫歌笑着解决给阿刃听,医家宗主皇甫超尘膝下虽有九名继承人,但其中最有能力争夺医家下代家主之位的,只有老大皇甫立言与老三皇甫平泽,医家上下也在这种影响下分为三个宗系。一边是支持皇甫立言,以外家门人居多。另一边支持皇甫平泽,大多是本家弟子。最后一系是左右不靠的,诸如皇甫嫣然与皇甫歌。
现在被阿刃找麻烦的尽是与皇甫仁走得比较近的医家弟子,而皇甫仁正是皇甫立言的大儿子,这些人都是靠在皇甫立言那一边的势力,因为以上原因,加之又有皇甫超尘对阿刃行为的默许,皇甫平泽才懒得理阿刃的胡闹。
在皇甫平泽看来,阿刃闹得越厉害越好,只要欺负不到自己头上,这医谷就随阿刃折腾去。
阿刃听了皇甫歌的解释,撇撇嘴,暗道老子给人当枪使了。
于是阿刃停止了他的报复,噢,不对,还有一个人阿刃留在了最后,那个家伙叫皇甫仁。
皇甫仁,这个差点杀了阿刃的家伙,阿刃要留在最后品尝。
此刻,皇甫歌的香闺之内,二人正进行着让某人听了一定会胆寒的对话。
“我看把他扔在粪坑里泡一会儿,再吊给大家看!”皇甫歌的主意很毒辣。
“泡一会儿不够,泡上一天,吊起来倒是不错,还是要扒光了再吊才够劲。”阿刃在皇甫歌的计划上添砖加瓦。
“小子,你真狠!”
“丫头,你也不差。”
坏心肠二人组惺惺相惜,不知道身在医谷的皇甫仁此刻会不会感觉浑身发冷。
「啪啪」。
就在这时,有敲门声响起。
阿刃和皇甫歌俱是面色一凛,皇甫歌向阿刃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悄悄的走到门边,偷眼看外边是谁。
阿刃拎出一把伞和几包石灰,站在皇甫歌身后警戒着。
这几日里,虽然阿刃和皇甫歌把那些医家子弟折腾的够惨,那些医家子弟也没少反击,虽然武功上打不过阿刃、玩卑鄙又玩不过皇甫歌,但他们会学,诸如一些敲门后待对方开门后泼凉水,或是在对方上厕所的时候扔点蛇虫鼠蚁之类的小东西去陪他们玩之类的手段,他们在亲身体验之后,一一学会,而且还想报复在阿刃身上。
阿刃怎能让他如愿,用他的话来说,跟老子玩路子,你们还嫩得很。
这一来一回的对战过招,却让皇甫歌直呼过瘾,玩得比阿刃都兴奋,甚至都不想呆在幕后做狗头军师了,阿刃怕她惹麻烦,毕竟皇甫歌还是医家的人,与家人闹僵对她不好。
可皇甫歌还是耐不住寂寞,出手狠整了皇甫仁最忠心的走狗——皇甫容一次。
既然皇甫歌已经暴露,此刻有人来敲皇甫歌的门,难保不是皇甫仁那边的家伙来报复,自然要小心。
伞是用来挡暗器的,石灰是拿来应付群殴的。
却见皇甫歌在朝外瞄了一眼之后,面露讶色,随即站起身打开了门,阿刃一见皇甫歌这翻动作,知道来者没有恶意,便放下了手里的东西。
门开了。
一个阿刃想不到的人走了进来,竟是皇甫凌。
阿刃见了皇甫凌,心中又是讶然又是欢喜,自从那次在悬崖石亭上救了他之后,皇甫凌已经好久没出现在他面前,对于自己一时气愤怒骂皇甫平泽,结果生疏了他很欣赏的皇甫凌这件事,阿刃心里还有点悔意的。
此刻见到皇甫凌出现在自己面前,他不由得心生欢喜。
“十五妹。”皇甫凌也不向阿刃打呼,让阿刃对他的笑容没了着落。
“仁哥儿刚才向父亲提出要出谷,父亲答应了。”
“啊?这家伙要跑?”皇甫歌一惊。
皇甫凌来这里似乎只为了说这句话,说完之后,转身就要走。
“凌兄……。”阿刃叫了一声,却不知说什么好,道歉么?说不出口,想说点别的,一看皇甫凌那冷冰冰的面孔就没了言语。
“父亲说,何刃这小子就是一个流氓。”皇甫凌看着阿刃,嘴角泛起一丝笑意,说出了不相干的话。
自己是流氓?
阿刃感觉这评语不错,自己似乎真有当流氓的潜力,对于皇甫平泽的评价,阿刃只有苦笑。
而皇甫凌在说了这句话之后,脸上的表情一变,阿刃熟悉的笑容又回到他脸上。
然后,皇甫凌冲阿刃竖起大拇指,接着那手又狠狠的握成拳头,做了这一翻动作之后,便转身走了。
阿刃也没挽留,只是在脸上浮起了一抹会心的笑意。
皇甫凌还是他朋友,竖拇指是说他这几天干的好,拳头则是希望他狠狠的教训一下皇甫仁。
知心朋友之间,几个动作表情就足以明白对方的意思。
“走了,我们去送送仁少爷!”
阿刃一拉皇甫歌的手,二人同时露出可称为「阴险」的笑容。
进出医谷的通道,当然不是只有阿刃走过的那一条,平常医家弟子来回经过的,是另一条直贯内外的地下通道,谷内入口处是在医谷西侧。
皇甫仁此刻正在这里,等着守卫这条通道的医家弟子检查他的出谷路引,凡是在医谷的医家弟子,若是要出谷的话,必须经过谷内执事的批准。
皇甫仁心中很愤怒,连日来的遭遇让他认清一个事实,那就是自己暂时斗不过那个卑鄙的流氓何刃,为了暂避风头,他只好以出外帮父亲处理家族事务为由申请离谷,自己竟然被一个外人逼得不得不逃出医谷,简直是耻辱!早知道拼着家主责罚也把这流氓摔死!
“仁哥儿,东西没问题,你可以出谷了。”
守卫通道的医家弟子对皇甫仁言道。
皇甫仁正欲进入眼前的通道,突然听到一阵嘲讽似的笑声在背后响起。
接着,他听到了那个让他愤恨不已的可恶嗓音。
“仁少爷,这急匆匆的是去哪呀?”
“何刃!”
皇甫仁骤然转身,怒道:“你不要太过份!”
“过份?”阿刃嘲笑的看着皇甫仁,“什么叫过份?趁我武功不在要把我丢下悬崖算不算过份?如果不算的话,我今天也做一点不过份的事。”
啊?
与阿刃同来的皇甫歌听着阿刃的话,这才知道那天在悬崖石亭上皇甫仁竟然想杀阿刃,不由得向皇甫仁怒目而视。
“皇甫歌!你还是不是医家的人?”皇甫仁见皇甫歌的表情,不由得更加愤怒,“那天这小子闯谷时想杀我你也知道,我找机会除掉他有什么不对?你这几天帮着外人欺负自家人也就罢了,现在这种情况,竟然还是如此偏袒他!你简直疯了!”
“他是我男朋友,我就要帮他!”皇甫歌最不容别人指责她,不禁怒道:“今天我还就是帮他欺负你了!”
“来吧!”皇甫仁一怒,摆开姿势就要与皇甫歌开打。
「啪啪啪」
清脆的掌声响起,阿刃拍着手笑道:“我真不知道仁少爷还有一种叫「骨气」的东西,好,今天就冲你这句话,我跟你单挑。”
“丫头,你别插手,我和仁少爷玩两手。”
阿刃对皇甫歌笑道。
嗯。
皇甫歌不情不愿的应了一声,退到一边。
阿刃上前几步,笑着,用商量般的语气说道:“本来我真的打算恢复武功后就弄死你,但第一这是在医谷,是你家,我怕杀了你自己也不能活着出去,第二看在皇甫老头和丫头的面子上,我只打断你一条胳膊吧。”
“放屁!”皇甫仁也口出脏话了,“有种上来试试。”
阿刃嘿嘿一笑,扑了上去。
皇甫仁凝神迎战。
其实,这场比试的胜负完全没有悬念,阿刃自从在那个阵法中折腾一翻之后,内息不但恢复还比以前进步很多,他现在的武功,已经超过皇甫仁太远,「快意恩仇」「逆水行舟」「十方棋」这「傲世四决」中的绝强武技一展开,皇甫仁完全没有还手的余地。
没到二十回合,阿刃就逮到机会在皇甫仁肩上拍了一掌,凿山般的劲力涌至,立即响起清脆的骨碎声,皇甫仁一声惨叫,退了几步,抚着断掉的胳膊,恨得双眼发红,狼一样盯着阿刃。
“好了,我的帐算清了。”阿刃拍拍手,无礼皇甫仁的目光,“你如果还想找我算你那笔帐的话,随时欢迎,不过,你要选选地方,在医谷外的话,我绝不会留手。”
“何刃!”
就在这时,一个严厉的声音响起,阿刃循声望去,便见皇甫平泽快步赶来。
“你太过份了!”
皇甫平泽厉声道,说着话,他几步赶到皇甫仁跟前,扶着皇甫仁关切的问:“阿仁,你没事吧?”
“我没事!”
皇甫仁强忍要怒吼的冲动,在他看来,皇甫平泽这老家伙根本就是与阿刃一伙的。
“来,我帮你接骨。”皇甫平泽似乎很是关心皇甫仁。
“谢谢三叔。”
皇甫平泽扶着皇甫仁远去了,临走前留给阿刃那个充满恨意目光,让阿刃知道自己与皇甫仁之间,没完。
不过也无所谓,阿刃以前是从心眼里瞧不起皇甫仁,现在觉得他还有点骨气,可是还是不够看。
这时,有人拍拍阿刃的肩膀,道了一声。
“干的好。”
阿刃回头,看见皇甫凌笑着望向他。
“谢谢指点。”
阿刃也向皇甫凌笑道。
“爷爷说了,你们该走了。”
“我们?什么意思?”
“医谷被你们闹了个天翻地覆,再不走的话,你们都可能把医家烧了,所以,爷爷要你们立刻就走。”
“我也打算随时走的,可是,为什么是「我们」啊?”阿刃疑惑。
“怎么?不喜欢我跟你一起?”皇甫歌想揪阿刃的耳朵。
“不是不是。”阿刃急忙躲闪,“我只是有点奇怪,难道皇甫老头这么着就把孙女给我了?”
“什么叫把我给你,明明你就是我的。”皇甫歌要分清主次。
“唉,丫头你别闹,我跟阿凌说几句话。”
“不行,你把话说清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