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七章 奇迹
章节列表
第七章 奇迹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这就是真正的「七道天心」,真正黄帝所制能解世间百病的神针。”皇甫超尘如是说道。
阿刃听到皇甫超尘的话,一丝带着苦涩的笑意自嘴角泛起。
眼前这「七道天心」是神话里的东西,那医书中记载能解世间百病的「换日」之法也是神话里的东西,而爷爷和自己,妄图以凡人之力获得这些仙人才能拥有的奇迹,企不是痴心妄想。
爷爷啊,你想用自己的生命换来一个奇迹,这努力,全是白费啊!
“楚汉是外家弟子,是不能继承医家家主之位的,他也没机会见到这些东西。他不知道,能救药王的只有眼前这些神针,而这些黄帝亲手磨出的神针,自医家之祖皇甫济世将它们封印在此之后,几千年的时间里,根本就没有任何一代家主能够使用,又怎么能救得了药王……。”
皇甫超尘用叹息般的语气说出这些话。
“那你为什么带我来这?我也不是医家之人。”
阿刃平静的问道,既然一切已经真象大白,这只不过是老天爷开的一个玩笑罢了,也不用责怪任何人,他现在只感觉到一种浓浓的悲哀和疲倦。
爷爷曾想用他来换那「七道天心」,现在既然那针非爷爷企望的东西,承诺自然也就无效,他也不用臣服于医家。
“你所修的「怀抱天下」心决,是代代医家之主才能修练的心决……。”
“这我知道,我可以把它还给医家。”
阿刃的语气异常平淡,仿佛废掉自己武功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皇甫超尘微微摇头,继续说道。
“其实,医家之祖立下规矩时,并非是只有医家之主才能来这。而是修成「怀抱天下」心决的医家弟子,必须来这里一次。在来到这里的医家弟子之中,只有医家之主可以选择是否要经历考验,其余的弟子,没有选否的权利。”
“考验?”阿刃不解。
“你看。”
皇甫超尘指着那金针飞舞之处,阿刃凝神看去,这才发现,那方圆三丈之地,黑色石地上虽然没有花纹与字迹,但散落着不少的堆状白色粉末样东西,仿佛是一堆堆的石灰。
那是什么?
阿刃眼中的疑惑更深。
“这些都是医家历代最杰出弟子的尸骸。”皇甫超尘语声中透出浓浓的悲哀,“他们都是当代天资最超卓的人物,有人在十五岁的弱冠之年便修成「傲世四决」。于是,他们就要遵循着祖先的遗训,到这里来接受「七道天心」的考验,考验他们有没没有继承黄帝衣钵的资质。”
“结果,他们都化成了这一堆一堆的尸骨。”
“医家历代以来,有无数本该在世间成就一翻作为的杰出子弟死在这里。”
“这黄帝所传神针,就像是一个诅咒,牢牢的套在医家的头上。”
“谁愿意看着自家子弟枉死?可是祖训不可违。于是,「傲世四决」的最后心决便成了只有医家之主才能修行的功法。”
“这不算违背祖训,历代医家之主,却也很少有人去接受所谓的考验。”
皇甫超尘向阿刃诉说着医家千载的秘密,阿刃听了,心中涌起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原以为这「七道天心」是医家之宝,没想到竟然是一个拿不到的宝贝,不仅如此,它还成了扼杀医家杰出弟子的陷井,因缘流转,世事奇妙,谁能想得到。
想到这,阿刃心头一动。
“你带我来这,是要我接受考验?”
阿刃向皇甫超尘冷冷问道。
既然这是一个已经流毒世间千载、祸害了无数人的陷井,阿刃决不认为自己有破解它的资格,自己无父无母、出身贫贱,也不可能和上古神人黄帝他老人家有什么亲戚关系,若是皇甫超尘逼他接受那乱七八糟的考验,那比废他武功还狠,分明就是要他性命。
“你不是医家弟子,我怎会逼你。”皇甫超尘笑笑,“这是你爷爷终生梦寐以求的东西,我只是想带你来看看。”
我日。
阿刃在心底暗骂。
只是看看?千年来医家之主才能见到的东西能让一个外人随便看?看皇甫超尘这老家伙又提起他爷爷,说什么「梦寐以求」,爷爷的确是舍了性命也没抓住它的影子,想想爷爷对自己的恩情,还有爷爷苦挨二十年所为的是什么?
这一切,都在逼阿刃做一个决定。
而皇甫超尘,就是那个罪魁祸首!
你这个老狐狸!
阿刃瞅着皇甫超尘那深不可测的眼神,不禁在心底冒出这么一句。
“你是医家之主,怎么没遵着祖训进去玩玩?”
想着皇甫超尘设局逼自己去死,阿刃冷言讽刺道。
而皇甫超尘的一句话,却着实让他吃了一惊。
“我进去过。”
眼前老人如此说道,阿刃不由得大奇。
“那你怎么没……。”
一个「死」字没有出口,眼前这狡诈的老头虽然让阿刃气愤,但他毕竟做过自己爷爷的师父,还曾经救过自己,阿刃恩怨分明,自觉不能对他太无礼了。
“怎么没死是吧?”皇甫超尘突然笑了,“只差那么一点点就死了,我现在这个身体,就是它给我留下的记念。”
听了这话,阿刃带着几分讶然,仔细看了看皇甫超尘,这个老人,不到自己胸口的身高、枯瘦的身体,记得当时他还奇怪,能生出皇甫平泽、皇甫嫣然那么俊秀人物的皇甫超尘,怎么会是这个样子?
原来是被眼前这东西害的呀。
这个认知让阿刃更郁闷,眼前这玩意儿真是害人不浅,如果进去之后,三下五出二就把人「喀嘣」了还好,要是像皇甫超尘一样,或者比他还惨,弄出什么畸形的样子来,那还不如死了干脆呢!
不知道那个时候皇甫歌还会不会喜欢他,想着这个暴力的世家女,阿刃脑中又浮现出另一个俏影,林紫宁呢?要是他变成皇甫超尘这个德性,林紫宁会不会嫌弃他呢?
都说人死前会想起自己一生所经历的事……。
阿刃脑中掠过这句话,又是一惊,难道自己真的就要挂了?
“好了,现在东西已经看过,咱们走吧。”皇甫超尘转身要走。
“等等!”
皇甫超尘的惺惺作态终于让阿刃忍不住了,他指着皇甫超尘气道:“你这老狐狸!明知道我一定会进去还说风凉话,如果我死了!一定变鬼缠死你!”
“你要进去?”
皇甫超尘一副极其无辜的神情,“这里面危险的很……。”
“闭嘴!”
阿刃大叫,神情有点慌乱,似乎有千万个的念头在脑子里纠缠着。
“如果我挂了,替我跟皇甫歌说点什么,嗯,就说我二十年后又会长这么大,让她等我,嘿嘿,她如果像她妈妈一样耐老的话,那时候还能看。”
“这个东西。”阿刃从脖子上解下林成一给他的玉质小球,“还给我义父林成一,天命林家的那个,你应该认识,跟他说如果他再娶老婆的话,肚子里生下的第一个男孩肯定是我。嘿,我这辈子做了这么好事,一定会生在富贵人家的。”
“对了,我姐姐林紫宁,她的「血疾」已经被我用针守妙决治得差不多了,你找个人帮她调养调养,我真奇怪,以你的本事治她的病没问题吧,为什么不出手呢?算了,不管了,肯定是你们两家有恩怨,我也管不着。”
“跟我姐姐说,其实我有点喜欢她,可惜下辈子就是真兄妹了,唉,也没办法。”
“跟林海说一声,对了,你不知道林海是谁,就是那个总跟在我义父身边,很臭屁,总带着一脸欠扁表情的家伙,跟他说他再这样的话,一辈子都找不着媳妇。”
“还有你,皇甫老头,你和你们家的皇甫仁,我变了鬼一定缠死你们,让你们一世不得安宁。”
“记住了吧?”
阿刃仔仔细细叮嘱过后,也不管皇甫超尘脸上哭笑不得的表情,双手伏地,摆出短跑运动员的姿势,然后猛得大喝一声,跑前几步,扑进那边由七根金针织成的金光之中。
骤觉一阵痛入骨髓的剧痛。
阿刃在扑向了真正的上古神针「七道天心」所织成的微型金色风暴,之后几秒钟,阿刃除了痛,没记得其他事情,因此关于整个事情经过,他逼问了唯一的旁观者——皇甫超尘很多次。
以皇甫超尘能看出子弹轨迹的犀利眼神,理应看到了在阿刃身上发生了什么事。
以下是他的说法。
阿刃用很笨拙(阿刃:……)的姿势扑到金光之中,一瞬间,那些金针猛得光焰大盛,仿佛就像是一桶油浇在了金色的火焰上,赤金色烈焰吞没了阿刃。
七根上古神针以无法看清的速度在阿刃身上来回穿梭,而阿刃呢,顷刻间就被这些挟着憾山之威的金针撕碎。
是的,撕碎了。
皇甫超尘甚至可以看到阿刃的身体犹如一只被扯烂的布娃娃一样,残肢四散,还撒落了漫天的鲜血,那情景,仿佛空中爆开了一朵淡金色的大花。
这里就有一个疑点。
一个非常大非常大的疑点。
众所周知,世界上所有人的血都是红色的,皇甫超尘这翻讲述中的阿刃,在被神针撕裂后,竟然爆出了淡金色的血,这让在旁边仔细聆听自己被害经过的阿刃很是不解,顺道也怀疑起了皇甫超尘的眼睛是否有近视远光斜视白内障等诸多毛病。
皇甫超尘用很郑重的语气保证自己的眼睛没有任何毛病,阿刃那时的血也的确是金色的。
阿刃不信。
皇甫超尘便叹息着说你不信我也没办法。
让我们重新回到阿刃被撕碎的那一瞬。
阿刃被神针撕裂后,体内流出淡金色的血,更让皇甫超尘惊奇的是,这些阿刃身体内泼洒出的血并没有如同寻常液体一样散落,而是像是一条条柔长的丝带一样,连系在阿刃的残碎肢体之间,仿佛阿刃身体原本的主要支撑物不是骨肉筋络之类的固体,而是这些淡金色、绵长、柔韧、仿佛实体一样的血液。
接下来的画面,仍然让皇甫超尘诧然。
只见那些淡金色的血液用极好的弹性将阿刃被撕碎的身体拉回来、拼在一起,就像被拉长的橡皮筋又缩回到原本的长度。
这样一翻折腾,描述起来要用很多字,似乎时间很长,但其实算起来也不过几秒种的时间。
用简单的话来讲,就是阿刃冲向、冲至、冲出那一片金光四射的危险区域。
阿刃当时也打着自己的小算盘,上古神针「七道天心」被仙阵囚禁的地方不过几米方圆,他如果切斜角,划一个内切弧线,从边上掠过的话,瞬间进入瞬间出来,这是经历了考验,如果自己真是那传说中的黄帝继承人,那就中了天底下最大的奖,能拿到神针完成爷爷的夙愿,当然那个可能性是极小极小的。如果不是,兴许还能留下一条小命。
于是,在感觉到一阵深入骨髓的痛楚之后,阿刃冲了出去。
站在危险区域以外,阿刃并不知道自己身上发生了那么恐怖的事,而是闭着眼睛感觉着。手?脚?脑袋?个子也没矮?连牙齿都没缺?似乎有点凉……,哈哈!没死!
阿刃猛得睁眼大笑,笑声欢畅,为自己历劫仍在而兴奋。
咳!咳!
几声干咳打搅了阿刃的庆祝,阿刃看向皇甫超尘,笑道:“这鬼东西也就那么回事,你看我进去出来,没事吧?难道我就是那个什么黄帝继承人?根本就不可能吧!哈哈,你家老祖宗在骗你们呢!”
“你不觉得冷么……。”
皇甫超尘口中吐出一句奇怪的问话。
阿刃脑子一时没转过来,他仔细想着这句话,也的确感觉有些冷,便有些低头疑惑的看向自己。
一看之下,阿刃大惊。
自己的衣服呢?!
他看到自已光溜溜的站着,浑身上下没有一丝遮掩之物,胯间那亲爱的小兄弟因为兴奋,骄傲的抬起了头,扬头挺胸的足有尺长。
我日。
那个破陷井分明是个专脱受害者衣服流氓陷井!
阿刃在心里大叫,他情急之下,忙用手遮住了自己的要害部位,火烧P股似的开始左右寻找自己的衣物。
却见偌大的空间里除了他和皇甫超尘,在黑白色彩之间,空旷干净的连点灰尘都没有,更别说几件衣服了。
“老头,快给我件衣服!”
阿刃向皇甫超尘急道。
哦。
皇甫超尘淡然应了一声,眼神儿却一直跟着阿刃左右乱晃的身体,神色间露出探究之色。
“你这色老头!看什么看!自己没有啊!”
阿刃见皇甫超尘只是答应,也不把衣服给自己,还盯着自己看,不由得大怒,索性也不遮遮掩掩了,放开手,大摇大摆的走到皇甫超尘面前。
阿刃的身体由于从小练武和长时间进行体力劳动的原因,长的极为匀称,可是皇甫超尘注意得似乎不是阿刃的壮硕身体,看着气乎乎的阿刃,他静静的说道。
“你身上的东西,是先天就有的么?”
“东西?”阿刃思想略一歪,一下子就想到下三路去了,以前在工地上听过的黄色笑话可不少,也有污辱对方东西太小去做过手术之类的黄段子,想到这,他不禁怒气上涌:“老子天生雄壮,你管得着么!”
听阿刃这番怒语,皇甫超尘不禁面露笑意:“你看看你自己。”
“我有什么好看的!”
这么说着,阿刃还是低头瞅瞅自己。
却果然瞅见稀奇之处,只见自己**的身上,有许多斑斑纹纹的污迹,黑乎乎的缠在各处。
咦?虽然好久没洗澡了,也不至于这么脏吧?
阿刃疑惑之中,下意识的想去擦除手臂上那条污痕,而把手臂抬起细看之后,却见这污迹有些不同寻常之处,似乎是一些斑杂而又有层次的黑色纹理,其中还有几个淡金色的东西,是字么?
擦了几下,没有丝毫效果,那些黑色东西像是刺青一样顽固的留在阿刃身上,他不由得心中大疑。
这番慌乱中,阿刃的眼神儿不小心瞄到了地面黑色石头上的白色纹理,脑中顿掠过熟悉之感,一个念头涌上心头,他大惊,立即伏在地上对比自己手臂上和地上的刻纹。
竟然神似至极!
不过地上是白色的纹理,而他身上是黑色的刺青。
阿刃被惊得说不出话来,他急忙查看自己胸口、四肢,所有能看得见的地方,除了手足,到处都是黑色的、和石地上有许多相同的刺青。
“这是他妈的怎么回事!”
阿刃终于忍不住心中的惊讶,破口大骂。
“是啊,真奇怪。”
不知道什么时候凑到阿刃身边的皇甫超尘,用欣赏奇迹的口气感叹着。
“我问你!”
阿刃气极,想去抓皇甫超尘的领子,却被皇甫超尘一手拨开,两手相交之际,皇甫超尘骤觉一股中和平淡的内息自阿刃手中涌出,不由得心中一愣。
阿刃却没注意到这些,他大叫道:“皇甫老头你快给我个解释!老子身上被你们老祖宗沾上什么了?是什么鬼东西?!”
皇甫超尘听了阿刃的责问,面露思索之色。
“我认为,虽然在理论上那种可能性不存在,但事实又证明了它的确是发生在你身上,所以……。”
“少啰嗦!”阿刃神情激动,“你也从这里出来过没死,我看看你身上有没有?”
说着,阿刃又要来抓皇甫超尘,皇甫超尘被阿刃的激动弄得有些错愕,他一边挡开阿刃的手,一边解释:“我身上没有,真的没有。”
“没有?那你给我解释解释,我会不会明天暴死街头,或者是身体缩啊缩啊缩成你这个德性。”
原来阿刃是担心这是某种诅咒或者什么未知的带着恶意的东西的后遗症。
“你听我说。”
皇甫超尘竭力安慰阿刃,然后说出了让阿刃不解的话。
“原来我觉得你就是「七道天心」的拥有者,是几千年以前黄帝所选的继承人,现在看来,又似乎不是。”
听眼前这老头说他曾经以为自己是黄帝神针的继承者,之后又认为不是,阿刃不禁来了兴趣,他静静的盯着皇甫超尘,等着他的下文。
“家族志上记载,神针继承人若是出现,收走了「七道天心」之后,将有异象出现。”
“异象?什么样的?”
阿刃觉得所谓的异象应该是打个雷下个雨之类的,所以当皇甫超尘说出下一句话后,他差点被呛得背过气去。
“就是这里……。”
皇甫超尘朝上方比划了一下,“这个空间的顶部炸开,整个医谷陷入这里,群山崩裂,坟埋一切。”
说起天崩地裂的医谷末日,皇甫超尘口气淡得像是讨论今天晚上吃什么,阿刃听着,一时间瞪着眼睛说不出话来。
“当然,家族志上也说了,那时候这个上古仙阵会以大能力把所有生物送走……。”
“我靠!”
阿刃觉得眼前这老头分明就是疯子,拿全谷那么多条人命开玩笑,把希望寄托在一个虚无缥缈的破阵法上,要是这已经转了几千年的鬼东西一旦失效,岂不是害了所有人?也幸好自己不是什么黄帝继承人,逃过一劫啊。
他也知道了皇甫歌与皇甫嫣然的恶劣性格是从哪来的了,这些皇甫族人,没一个正常的!
“我跟你没法交流……,来,老头,借我件衣服,我要回家了。”
阿刃动了回家的念头,家,自然是指他和爷爷生活了十多年的城市。
皇甫超尘脱下一件外衣给阿刃,这衣服太小,阿刃穿不上,只好把它打结围在腰间,勉强遮掩一下关键部位。
“你知道我为什么认为你是神针继承人么?”
皇甫超尘突然问道。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阿刃被皇甫超尘弄得有些害怕了,只是一个想当然就把他弄到这来接受必死无疑的考验,还要承担着把整个医谷弄塌、会砸死上千号人的风险,这样的事情,再来一件都嫌多,这老头的怪异想法实在多的吓人,刚才他又说自己体内有什么能把裂开四肢胶回去的金血,说不准他一时兴起,就把自己给解剖了,这可不行!
想到这,阿刃急忙准备开溜。
可皇甫超尘还在继续说:“你来到医谷的那一天,这些神针就变得异常,你刚才看到的和听到的,那些剧烈的声响和光芒,都是从那时开始的。”
啊?
这些话让阿刃一惊,不由得停住了脚步。
“那个声音,和不断膨胀收缩的光,以前从来没有过?”
皇甫超尘点头。
阿刃愕然。
两个人就在这无言的气氛中出了这个碗型的白色空间,来到那个如医谷一般大小的地下洞穴时,阿刃惊讶的发现,那些如海潮一般的呼吸声已经消失了,而身后的白色光球,也安静如熟睡中的初生婴儿。
偌大的地下洞穴中,静谧的犹如无人旷野。
“这?”阿刃疑惑,那些声音和光消失的这么突然,难道真和他有什么关系?
“你和这里有某种联系,可你又不是神针继承人,你的身世……,你应该好好查一下。”
皇甫超尘知道阿刃是孤儿,他认为阿刃有什么稀奇的来历。
听了这话,阿刃心中一动。
亲生父母,他早认为自己的亲生父母已经死了,即便没死他也当他们死了,要不然也不会把自己扔在孤儿院里,现在从种种迹象看来,似乎自己这个人真有些蹊跷之处,要不然那个所谓的上古阵法和黄帝神针也不会有那么大的反应。
自己,究竟是什么人呢?
带着这些疑惑,阿刃和皇甫超尘离开了这个神奇的地方。
“咦?我的内气恢复了?”
“是。”
“哈哈,太好了!”
“你不要太过份。”
“你怎么知道我要干什么?”
“嗯。”
“嘿嘿,放心,老头,给你面子不会弄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