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章 上古神迹
章节列表
第六章 上古神迹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片刻之后。
“竟然敢动我的人!我杀了他!”皇甫歌怒发冲冠。
“喂喂喂,稍安勿燥、稍安勿燥。”皇甫歌的冲动性子着实让阿刃头疼。
刚才皇甫歌被骗到皇甫平泽近前,一问才知皇甫平泽并没有找她,此刻皇甫容那小子也已经消失无踪,皇甫歌暗叫不妙,皇甫容一向是跟在皇甫仁P股后的哈巴狗,此时用计骗她,莫不是皇甫仁要对阿刃动手?
此念一出,皇甫歌急忙赶回临山亭子处,便见到阿刃脸上青淤,一扭一拐的往山下走。
皇甫歌情急相询,阿刃不说什么,只道被恶狗咬了一口。
山中何来恶犬?
皇甫歌冰雪聪明,也猜到了必是皇甫仁动的手,此时她还不知道皇甫仁欲杀阿刃,只道是挟私报复。
阿刃也不明说,只是在心头皇甫仁那个名字下狠狠记上一笔,心道待自己武功复原,嘿嘿,活撕了这小子。
不管怎么说,皇甫歌还是为皇甫仁敢动阿刃而出离愤怒,拍案而起,就要去找皇甫仁算帐。
若是让一个女孩子替自己出头,那自己就用不混了。
阿刃是如此想的,所以他极力阻拦皇甫歌,皇甫歌的性子火爆,又怎肯相让,一时间二人纠缠不清。
“十五丫头。”
两人正在纠缠着,一个苍老的声音突然**二人之中。
皇甫歌一愣,手脚不再动作,而是规规矩矩的立在一边,恭声道:“爷爷。”
阿刃讶然回头,就看见济世家主皇甫超尘这老爷子立在那处,此刻皇甫超尘面上不再是阿刃常见的肃然,而是带几分轻松笑意,看他瞅着皇甫歌的眼色,便知他应是极为疼爱这个孙女。
“有男朋友了,也懂规矩了,很好很好。”皇甫超尘似乎是在调侃自己的孙女。
若是普通女孩子,被自己的爷爷这样调笑,早该扑到老人怀里撒娇了,可是皇甫歌的反应不同一般,她只是「嘿嘿」几声干笑,像是一个男孩子被自己的长辈嘲笑他找了女朋友一样。
“借你男朋友用用好不好?”皇甫超尘又笑。
“随便拿去用。”
皇甫歌口中,阿刃似乎成了一个物件儿。
阿刃哭笑不得的看着这祖孙俩,没想到平时不苟言笑的皇甫超尘在与皇甫歌相处时,竟是如此随便。
“孩子,我带你去一个地方,那里有你要的东西。”
皇甫超尘向阿刃说了一句,也不待阿刃回答,转身就走。
阿刃心中疑惑,但他也正有几个问题要问皇甫超尘,此刻好不容易等到他出现了,自然不能放过,于是他随着皇甫超尘的脚步而去。
“我……。”阿刃追上皇甫超尘的脚步,正要开口。
皇甫超尘却打断了他的话:“我知道你有问题要问,可你不用问,到了地方,你就会看到答案。”
阿刃听皇甫超尘的语气决然,知道现在问不出什么来,虽然心中狐疑,也只得无奈的应了一声。
不知道怎么的,自从心中对这老人的仇恨被化解后,阿刃面对皇甫超尘时就有了几分敬重,也许是因为他不计前嫌为自己疗伤,也许是他对爷爷的那份关心……。
阿刃随着皇甫超尘,延着碎石铺成的宽阔路面,一路来到谷中最北侧,也就是阿刃第一次遇见皇甫超尘的地方。
那个宽敞的院子,那棵高大的愧树,和那间供着一位老人像的祠堂。
皇甫超尘一路先行,进了院子,直奔那祠堂而去。
进了昏暗的祠堂,皇甫超尘终于开口,却是一句不相干的话。
“这是济世医家之始祖,皇甫济世。”
皇甫超尘对着那持书卷的老人之像深深一拜。
哦。
阿刃应了一声,上下打量几眼这个老人像,见其身形高大、面容慈祥,额下几绺长须,一双眼睛似带着悲悯之意注视着这个人世间。
阿刃不信神,从小爷爷就教他这世上神鬼不足信。
可眼前之像与神鬼有别,阿刃想想,还是恭然一拜。
一个以医道著称的世家始祖,想必手下救过无数苍生吧,比那些只懂得享受俸禄的鬼鬼神神不是强得太多,值得他一拜。
“跟我来。”
皇甫超尘拜过之后,转身绕到塑像之后,阿刃急忙跟上。
转过塑像之后,一个通道出现在阿刃眼前,那通道口足有三米见方,以斜角向地下延伸,黑沉沉的不知通向何方,洞内虽有几处微弱光亮,但似乎是由于通道太长,以致于光亮发散不远,便完全泯灭在无边黑暗中。一眼望进去,看着通道深处那有若实质的黑色,让人顿生一种对于未知的恐惧。
皇甫超尘毫不迟疑,迈步进了这条通道。
“喂。”
阿刃跟上,终于忍不住心中的疑惑,叫道“皇甫……老头,你要带我去哪?”
他不知道称皇甫超尘为什么,直呼姓名似乎太没礼貌,只好称之为「老头」。
“你爷爷还没被我逐出门墙,按照辈份来讲,你应该称我为师公,或者你跟着十五丫头叫也行。”
“这个么……。”阿刃总觉得叫不出口。
“你的身体恢复的怎么样了?那「怀抱天下」之气,可有异动?”皇甫超尘突然关心起阿刃的身体来。
“没有,跟死了一样,这、这是怎么回事?”
阿刃听到皇甫超尘问他「怀抱天下」心决之事,这才想起整个医谷也只有眼前老人告诉他,他的内息究竟是怎么回事。因为据皇甫歌讲,这「傲世四决」的最后一决,「怀抱天下」心决,是向来只有医家之主才能习练的功法,阿刃当时听了不禁咋舌,暗想当年爷爷偷书之举,所闯之祸着实不小,与之相比自己也是小巫见大巫了。
“怀抱天下之决,初习时会有「寂生散灭」四异象,过了这四关,才算是入了门,你气息成形时无人指导,先历「生劫」,又入「寂劫」,次序癫倒了,也不知是福是祸。”
听着老人淡然的口气,那「不知是福是祸」几字,分明是说他乱练心决,将有大祸临头,阿刃听了,不禁一惊,随即又认为这老头是在吓唬他,也没当一回事。
二人在这长长的通道中渐行渐远,两壁上的灯光虽亮,却也照不清远方,眼见脚下的通道渐渐斜度增加,而前方仍不见任何异状,仍是一溜阴沉沉的黑暗,阿刃不禁有些惊疑,他自觉已经走了千余米,还没到头,那这洞究竟有多深啊?阿刃虽是胆大,但仍觉有点不安,况且这洞里极为安静,除了两人踢踢踏踏的走下级级台阶的脚步声,一息声音都没有。
“皇甫……,你要带我去哪?”
阿刃被这寂静逼得受不了,只好开口说话,弄出点声音来。
“知道医家为什么在此处开山立谷么?”
“不是什么医家家主才知道的大秘密,我怎么……,咦?难道就是因为这通道尽头的东西?”
“没错。”皇甫超尘很欣赏阿刃的聪敏反应。
“你再猜猜这底下是什么东西?”
“那怎么猜啊。”阿刃摇头,一点提示都没有,怎么猜?
“想想我说过的话。”皇甫超尘却来了兴趣,要与阿刃玩这个游戏。
“想不起来。”
阿刃闷声回答,可是脑中还是不由得回忆起皇甫超尘曾与他说过些什么。
两人见面也不过两次,第一次初见不算,到了第二次,阿刃欲杀皇甫超尘,皇甫超尘也不责怪,只是跟他说那针确是祖传之物,还道「此针却非医书所载之针」。咦?
记着他还说过,「那七道天心岂是凡人可以拿到的」这样的话,而就在刚才,他又说过「带你去看你想要的东西」。
再想想看,阿刃从小练习的「针守妙决」中,记载着医家自古以来便守护着黄帝所制神针。
书中所载是「守护」二字?想想看,那医书中的确是「守护」二字,为什么用这两个字呢?阿刃现在才有点疑惑,难道?
想到这,阿刃愕然住足,诧声道:“难道、难道这下藏着真正的……。”
皇甫超尘也住足不前,他回头,眼中流露着几分激赏。
“闻一知十,果是天资超卓,楚汉你找了个好传人啊。”
皇甫超尘的这番话似乎不是对阿刃说的,阿刃也没答话,可是心中思绪万千,既然有真的黄帝所制神针,为什么还要交那仿制的针给他?既然自己已经相信了皇甫超尘借与他的七道天心,的确是医家祖传之物,皇甫超尘又为什么带他来此?所谓凡人拿不到又是什么意思?
皇甫超尘继续前行,阿刃心中虽有千般疑问,也不知从何问起,只好随着皇甫超尘走去。
真象,应该就在终点。
在通道中渐行渐远,不经意间,有种奇异的声音悄然响起,初时那声音极微小,阿刃以为是自己的错觉,渐渐那声音开始真真切切的回荡在长长通道中,阿刃这才确定它真的存在。
初听时,仿佛呼吸,可是什么样的动物才能发出如此磅礴的呼吸声?那声音一起一落之间,「哗然」之声顿作,仿佛是轰然作响的涨落潮水。
越往前行,这疑似呼吸的声响便越大。
连带着通道周围也出现了异象,阿刃已经注意到了,越往深处走,这通道就越是光明,可这遍撒四周的光亮根本不是从石壁上的灯上散出,而是来自通道的尽头。
这光很诡异,仿佛是有根巨大的红烛燃在通道尽头,随着那起起伏伏的呼吸声,烛火明灭不定,照在阿刃周围的光明也跟着涨落不停,时而强烈,时而柔和,在阿刃眼前明明暗暗、吞吐不停,细细瞧来,自然可以看出那光的进退与那呼吸声的吞吐保持的是同一频率。
阿刃越往前走,心中越是愕然,隐约觉得前方似乎有一个不合世间常理的东西存在着。
“前面是什么……东西?”
阿刃先是想问「前边是什么动物」,又突然觉得这么问不妥,可那光亮和声音却都像是活的一样,他只好用「东西」来代替。
“到了就知道了。”皇甫超尘头也不回。
阿刃强忍着,才没把「废话」两个字吐出口,他对皇甫超尘遮遮掩掩的态度不满,闷哼一声,也不再问。
两人又走了十多分钟,这时那潮水般的呼吸声已经到了震耳的程度,而那光明,亦是无孔不入的充斥在整个空间里,照得这通道犹如白昼,这光亮本身也有稀奇之处,它虽亮,却不刺眼,柔和的仿佛是情人抚过爱侣身体的手。
由于周围是如此明亮,以致于当阿刃再走几步,一下子闯进这个偌大的空间中时,还有些不明白自己是不是到了通道的尽头,因为这里也处处皆是光明大盛,仿佛白昼。
不过当他抬头仰望时,看到了头顶那仿佛苍穹一般高高横斜的无边黑暗,洞中光明再盛,也无法照亮那厚重如浓雾的黑暗,可见上方空间是多么悠远,而洞顶,更是藏在黑暗以外的不可见处。
阿刃看过之后,不禁愕然,心中醒悟到这是一处可以用夸张二字来形容其广大的地下洞穴,可是理智上还是无法接受,这东西是怎么挖出来的啊?
眼睛渐渐适应了那强烈却不刺眼的光明后,阿刃四处打量,他先看到自己脚下是带着某种白色纹理的黑色石头,这黑石地面极为平整光滑,似乎是人力的杰作,却又不像是从别处撒拣取石板铺成的,因为并没有拼合的痕迹,难道是就地取材用什么东西将这黑石削制而成?
阿刃脑中掠过这个疑问,再看这黑石向四面延伸,一直伸进那光明最亮处,那里的光明已经犹如实质,无法看透其中有什么,只看到白色的光聚成了一个偌大无比的光团,这光团还在不断的膨胀收缩,仿佛一个充满生命力的光质心脏,一伸一缩间,发出潮水般的「哗然」之响。
又像是一团巨大的白色火焰在热烈的燃烧着。
往后看时,阿刃辨认出自己与皇甫超尘进来的那个方形洞穴,这三米见方的洞口就像是一粒微不足道的白色芝麻,沾在擎天般高耸的黑色石壁上,石壁广阔的没有边际,上方隐入黑暗中,左右伸展很远后也是模糊在一团黑色中,依稀略见弧形。
这似乎是一个圆形的空间,阿刃无法了解它有多么的大,只觉得它很夸张,似乎能把整个医谷装下。
而那吞吐的光团,又是什么?
阿刃心中有百般疑问,想问时,却只见皇甫超尘在停留一瞬之后,又是举步前行,直奔那白光聚成的光团走去。
“喂!”
阿刃大喊,声音却被潮水般的呼啸声淹没。
这里这么吵,怎么说话?
阿刃心中疑惑,也听好放弃询问,加快脚步,跟上皇甫超尘。
皇甫超尘不理阿刃的种种手式怪态,一路疾行,片刻间已经到了那光明最浓烈处。
到了光团前,这才看出它是那么的巨大,有点阿刃在城市里仰看摩天巨楼的感觉,皇甫超尘也不停留,向前一步,便消失在光团里,仿佛被那团光明吞噬了,阿刃不禁愕然,想了想,还是硬着头皮闭眼往里一闯。
仿佛是挤过了一团柔软的棉絮,阿刃闭眼闯入后,骤觉身体一松,想了想他才知道这感觉从何而来,那吵闹无比的潮水声竟然消失了!
这里安静的犹如无人旷野,阿刃讶然睁眼,便见到一副极为诡异的画面。
天是白的,地是黑的。
他和皇甫超尘,似乎是被一个足有百米大小的巨碗扣在里面,这个碗是用宛如实质的光明制成的,而脚下,是刻着繁复纹理的黑色石头。
白与黑是这个空间的主色调。
“这是一个连名字都被忘掉的古老阵法,它的年龄大过世界上任何一件文物,在如今这个时代,没人能够操纵它,它是有生命的。”
走在前面的皇甫超尘突然冒出了这句话。
阵法?
那是什么东西?
阿刃脑中出现一个很大的问号。
“我四十岁时,做为家族指定的继承人,父亲带我来到这个地方,你知道我当时是什么感觉么?”
皇甫超尘看向阿刃,眼中流露出怀念的神色。
“嗯?”阿刃疑惑。
“我觉得自己的整个世界都被颠覆了,从小到大,我学的都是一种叫做科学的东西,它可以分析出世界上一切东西的因果,也可以理论上推导出如何建立或者毁灭世界,它应是无所不能的!可笑的是,立志把自己儿子培养成一个学者的父亲,家里却藏着这么一个可以完全颠覆科学理论体系的奇怪东西。”
“知道这个空间的面积有多大么?”
“我告诉你,它和上面的医谷同样大小,这是我用一年时间测量的结果,只不过它是圆的,而医谷是方的。”
“一个圆和一个方形,两者的面积相差不超过千分之一米。”
“古时的皇甫族人,是怎么样建立这个医谷?又是怎么样凿开这个空间的?又是通过何种方法将二者之间面积差距计算的如此精确的?这根本就是一个个不可能完成的工程,即便是放在现代,也不可能!”
“而这团光,家族志上记载,是仙人所建之阵法……,唔,就是指地上的这些花纹,这团光是这个阵法运作的产物。”
“阵法,只在神话故事里出现的东西,竟然真的出现在我面前,可是除了这个唯一答案,我根本无法做出别的解释。”
“这种已经无休止的运作了上千年、而且仍然能够再运作几千年的能量,除了神话,又能从哪里找出解释?”
“而这一切,都是为了另一个更加神奇的东西设计的。”
说着,皇甫超尘向阿刃神秘一笑,向前走去。
如果说因为学识的关系,阿刃在初见到这个空间和这一切无法理解的东西时还不算惊讶的话,那皇甫超尘的这句话,就把所有不可理喻的东西灌进了阿刃的脑子里。
阿刃不信神佛,至于神话故事里的神仙鬼怪,阿刃虽然听过,但听过也就是听过,不可能把它当真。
此刻,一个说是仙人留下的东西确确实实的出现在阿刃面前,阿刃也觉得不可思议。
可这惊讶并没有持续多久,一是阿刃并没有接受过太过系统的现代科学教育,反而容易接受许多稀奇古怪的东西,二是阿刃对任何事都不抱成见,所以对任何东西的接受能力都是超强的。
神仙就神仙,这世界不是还有外星人么?
阿刃是如此想的。
于是阿刃略整心情,跟上皇甫超尘,对于他口那个「更加神奇」的东西很感兴趣。
向前走到这个空间的正中心处,越往那处走,黑石地面上的白色纹理越是繁杂,还有许多奇形怪状的字迹出现,那字迹的色彩是淡金的,与白色的刻纹相衬,让人一看之下,有种头晕目眩的感觉。
阿刃看得头晕,急忙抬头不看。
抬起头,他便看到了另一副更加奇妙的景致。
有几个金光闪闪的东西在他面前飞舞,看不清有几个,因为那几个东西犹如蜜蜂一般,飞速四处穿行,速度快到能在空中拉下淡淡的金色划痕。
偶尔,这几个东西会猛得停下来,齐心协力的共同发出一阵金光,那金光虽然猛烈,却是出不了三丈之地,便被什么东西挡了回去。
阿刃心中大奇,仔细观瞧,这才发现原来地上黑石有蹊跷之处。
繁杂的纹理、淡金的字迹,到了那金光飞舞的区域处已经消失不见,只余七个金字在最里端围成一个圈,那金字光芒灿烂,犹如用最浓稠的金液融成一般。
金光飞舞,却突不出这个圈子。
而每当那几个东西金光大燥时,阿刃所处的这个空间便猛得一涨。
阿刃猛然醒悟,原来那白色光团的一涨一缩,都是因为这几个小东西的躁动。
那么,这个空间、这所有的东西,都是为了这几个金光闪闪的小东西设的?
这几个东西又是什么?
阿刃刚要开口询问,心中却灵光一闪,记起入洞时皇甫超尘问他的话。
莫、莫非这才是真正的「七道天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