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章 无尽武道
章节列表
第四章 无尽武道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阿刃没有想到,自己这一晕,竟然就是七天。
这七天中,不知道那个东西……还在不在?阿刃想此这事,急忙伸手在身侧一摸,摸过之后,神情稍安。
东西还在,报仇也希望也在。
“你先喝了这碗粥,喝过之后,我父亲会来看你。”皇甫嫣然道。
阿刃三两口吞下碗中的稀粥,觉得腹中饥饿稍解,但那粥着实少了些,阿刃摸摸空空如也的肚皮,寻思着是否再讨一碗来安慰肚中的饥虫。
听皇甫嫣然说她父亲要来看自己,也没在意,只是随口问了嘴:“你的父亲是?”
“就是我爷爷呀。”皇甫歌插嘴。
这我知道。
阿刃跟这小妮子着实搅不清,可是皇甫歌的下一句,顿让他心中一惊。
“济世家主,皇甫超尘。”
阿刃心中虽惊,但面上声色不动,只是略带讶然的问道:“济世家主要来见我?”
“咦?”皇甫嫣然讶道:“你不是吵着嚷着要见他老人家么,怎么现在这种表情?”
阿刃急忙笑笑:“我要还东西给他,现在东西不在了,不知道怎么办好。”
“你说的是「七道天心」?”皇甫嫣然疑道。
嗯。
阿刃点头,虽面色平静,但心底紧张至极,他把手伸进衣内,慢慢的解下了一个东西。
“那东西不就在你枕边么?”
听得此言,阿刃转头一看,见那针盒果然在自己枕边,不禁失笑:“原来在这,那济世家主呢?他在哪?”
“应该快到了吧。”
皇甫嫣然此言未落,便见门帘挑动,一个身形极矮的老人慢慢走了进来,以前阿刃与济世家主皇甫超尘见过一次,但那是在暗室中,此刻到了光亮处,才能看清这统领整个济世医家的老人的长像。
身形极为瘦小,约莫只有一米五左右,头顶毛发稀疏,皮肤褶皱干枯,可背挺的极直,精神也很矍铄,举步行走之间,虽是缓慢,却带着一股悍然之风,仿佛是领大军纵横世间的无双将领,这种气质,决不是普通老人能有的,想来也是这位引领济医家数十年的老者的独有风采。
皇甫超尘走近,皇甫歌皇甫嫣然二女虽然性子不拘,但也不敢多言,只是肃立两旁。
皇甫歌朝阿刃做了一个鬼脸,皇甫嫣然……也做了一个。
这母女二人做母女不合适,做姐妹倒是正好。
“你要见我?”皇甫超尘的嗓音有些沙哑,他那不带一丝感情的眸子,似乎黯淡无光,却仿佛能看透阿刃的一切心思,阿刃不由得心生寒意。
“我来还你东西。”
阿刃强自安定心神,伸手拿过「七道天光」的针盒,像是要递给皇甫超尘。
皇甫超尘却是不接,眼中掠过一丝嘲笑之意。
他知道了?
阿刃脑中掠过这个念头,随即心下一横,猛然用劲将针盒甩出,直砸皇甫超尘!
皇甫超尘也不躲,针盒撞在他的胸口,滚落地上,散出几根针来。
啊!
皇甫嫣然母女大惊,一句责问就要出口,可是接下来的情形,却更是惊得她们说不出话来。
只见阿刃手持一柄不知从何处拿来的枪,直指皇甫超尘脑门!
“我爷爷,来向你讨命!”
阿刃恶狠狠的吼道,接着,手指掰动,轰然一声爆响,一颗子弹以常人无法看见的速度,射向皇甫超尘。
在这一刻,阿刃心中充满了报仇的快感。
在来医家之前,他已经估量到,以自己的实力,就算再强上百十来倍,也不可能在强手如林的济世医家里讨得便宜,要想报复,唯有出奇制胜。
何为奇?
在现代社会,为什么武技这种流传了上千年的民族精萃会渐渐凋零,那是因为有比拳脚功夫更具杀伤力的东西出现了。
现代化的科技,现代化的武器,哪一种不都比苦苦练上几十年的功夫更厉害?
阿刃抱着这种想法,他在出城之前,装做急病发作,上了一辆巡警车,然后出其不意的击晕了车上的警察,抢到了一把警察的配枪。
这也是阿刃的运气好,本城刚刚颁发了一项规定,规定有部分巡警可以携带枪支巡查,若是在以前,普通警察都是不配枪的。
阿刃也不知道这些,他把枪藏在身上,朝着自己的复仇之路进发了。
此刻果然出奇制胜,阿刃只等着子弹从仇人的头上穿过,所溅出的血,足以安慰爷爷在天的亡灵了吧。
可是他没有记起,前次与林成一同来医家时,他曾问过林成一能否躲过子弹,林成曾这么回答他。
为什么要躲?
的确,为什么要躲。
子弹从脱出枪口到行进到皇甫超尘身前,理应只有思维几转的刹那时间,可是阿刃,在心情紧绷之下,竟然出现了一种奇异的感觉。
这就是他仿佛能够看到那枚子弹的轨迹。
一幕连着一幕,时间仿佛是录制着影像的胶片,一格一格的缓慢前行着。
阿刃可以看到空气被飞速行进的子弹撕裂,荡漾出的涟漪仿佛是石子落在水面上。
也可以看到,皇甫超尘的手指慢慢的,仿佛是夹起一件寻常物件那般,将那枚子弹用食指和中指轻轻夹起。
然后,时间又恢复正常的流动。
“真是奇怪。”皇甫超尘毫不在意的摇着头,并且在叹气,“我救了你,你反而要杀我,你爷爷平常就是这么教你的?”
阿刃完全被刚才的诡异景象惊呆了,听着皇甫超尘提及自己的爷爷,胸中恨意猛增,他怒吼道:“爷爷教过我,有恩百倍偿,有仇十倍还,我杀了你就会自杀,咱们一了百了!”
吼声中,阿刃手指连连抠动,数声轰然之响,枪中余下的几颗子弹全数射向皇甫超尘。
可是每颗子弹都如第一颗一样,仿佛是一只只乖巧的小蜜蜂,听话的被皇甫超尘收在手中。
“那倒不必。”一边抵挡着阿刃的袭击,皇甫超尘一边淡然道:“我不必死,你也不必死。”
阿刃再抠板机,只听枪膛中啪啪作响,知道子弹已经射光了。
报仇的希望,也就这么没了?
阿刃此刻已经明白,枪支对于真正的武功高手,实在构不成任何威胁,而自己,面对着害死爷爷的仇人,真的就是这样无能为力么?
想到这,他不由得浑身无力,跪倒在床上,满心都是失望与对自己无能的痛恨!
皇甫超尘站在阿刃面前,制止了身后皇甫嫣然母女的惊呼之后,静了片刻,突然问道。
“你觉得是我害了你爷爷?”
阿刃猛得抬头,眼中的恨意如刀,似乎想扑上来将皇甫超尘撕碎,口中发出困兽一般的厉吼:“你给了我假针!”
“针是假的?”
皇甫超尘眼中掠过一丝讶然,他接过皇甫嫣然在地上拾起的「七道天心」针盒,拿出其中一根凝神看了看。
“你为什么说它是假的?”皇甫超尘问阿刃。
“你还敢说!”阿刃听见皇甫超尘不咸不淡的问话,怒冲脑际,就要扑向皇甫超尘,却被皇甫歌一把拥住,阿刃现在体内气劲全无,被皇甫歌抱得动弹不得。
阿刃此刻已经听不进皇甫歌在耳边带着哭音的劝阻,只是高声叫着:“针是假的!换日之法害了我爷爷!我要杀了你!”
“换日之法?”
皇甫超尘喃喃低语,突然一伸手按在奋力挣扎的阿刃肩头,阿刃只觉一阵清凉气息入体,不仅制止了他的癫狂,还上涌脑际,将他的激动情绪稳定下来。
接着,皇甫超尘凑在阿刃近前,紧紧盯着阿刃的眼睛,正色道:“这就是「七道天心」,是医家千百年来流传下的至宝!”
皇甫超尘眼中有阿刃不得不相信的肃然,冷静下来的阿刃,可以从皇甫超尘的眼神辨别出他的真诚。
没错,阿刃现在的一条小命都掐在皇甫超尘手心里,皇甫超尘何必骗他,有这个必要么?
如果皇甫超尘没有骗他,「七道天心」也是真的。
为什么爷爷会死?为什么换日之法无用?难道医书是骗人的?难道自己和爷爷都在朝着一个虚无缥缈的目标努力?如此想着,阿刃不由得呆住了。
“可这「七道天心」并非医书上记载的黄帝所制之针。”
皇甫超尘又说出了阿刃难以理解的话。
“那上古神针,岂是随便寻常人等可以拿到的?”皇甫超尘如此说着,面上亦有几分失落之色。
“医家千年以来,流传的就是这副针,它就是「七道天心」,我没有骗你。”
皇甫超尘瞅着阿刃,神色突然温和起来。
“至于你爷爷的死……。”济世家主声音低哑,“我很难过,他曾经是我最喜欢的弟子。”
一直以强硬之态面对阿刃的皇甫超尘,眼中突然流露出浓重的哀伤,这份悲伤是那么明显,以致于那个引领济世医家数十年的强势老人好像消失了,现在阿刃面前所站的,只是一个痛失子侄的老人。
皇甫超尘转身离去,步伐间有几分苍老之意,阿刃仍可见听他口中的自语。
“楚汉啊,你不会明白,那个人,救不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