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章 恩怨难明
章节列表
第三章 恩怨难明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这里伸手不见五指,处处皆是无际黑暗,阿刃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他不知道自己将要去向哪里,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坚持。蓦然,前方出现了一丝光明,一个人影在那处光明里清晰起来。
慈祥的笑容,满头的白发,是爷爷!
阿刃猛得发足狂奔,想要靠近爷爷身边,却在跑了几步之后,骤觉脚下一空,整个人都滑向无边的黑暗深渊中……。
“爷爷!”
阿刃猛得坐起,冷汗津津自额上划落。
被噩梦惊醒的他,意识还停留在那可怖的梦境中,一时间没注意到身边的人,直到神志渐渐回归,知道刚才那只是一个梦,周遭的呼唤声才传进他的耳朵。
“阿刃!你没事吧?你吓死我了。”
这声音清脆入耳,宛如风中相撞的银铃。
阿刃听着,有些迟顿的脑子半响才把这声音与某张面孔合在一起,脑中的那张俏脸又与他此刻床前之人的面目重合,丝毫不差。
“皇甫歌?”
“我在什么地方?”
阿刃才想到这个问题,四周环顾,这是一间粉着淡淡黄色的房间,屋里摆设精致小巧,还有几只毛茸玩具住在墙角架子上,似乎是个女孩子的房间,隐约还可嗅到一丝轻柔的香气。
“这是我的屋子呀。”
回答了阿刃的问题,皇甫歌面露不豫之色,似乎有很大的不快在心头。
“你怎么可以这样!”
皇甫歌看着茫然的阿刃,终于忍不住责问。
“我怎么了……。”
阿刃刚要反驳,昏迷前的往事历历在目,自己硬闯济世医家,差点杀了皇甫仁,和皇甫平泽动手,又对医家家主破口大骂,这一切,在自己看来仍不解气,而在皇甫歌看来,怕是很让她愤怒吧。唉,不管怎么说,她也是济世医家的人,即便自己与她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到了关键时刻,她的心,还是向着济世医家的。
如此想着,阿刃的心猛得冷了起来。
再想想那个自己以为是爷爷朋友的皇甫嫣然,也竟然是背后偷袭自己,哼,医家!果然没有好人!
“你要杀皇甫仁。”
皇甫歌皱着眉头盯着阿刃,“你太冲动了,完全不用那么着急!”
啊?!
一句话说得阿刃如坠云里雾里,眼前这女孩究竟是什么意思?
“我们可以用别的办法么,比如趁他离开医家的时候暗中偷袭,或者在他日常饮食里下慢性毒药,那家伙医术不高,武技也很差,窝囊废一个,三五下就弄死他了。”
讶然之下,阿刃情不自禁的张大了嘴,暗叫自己没听错吧,皇甫歌是在与他商量如何做掉皇甫仁么?
“你又骂爷爷是乌龟王八蛋,还说三叔是小乌龟,这就有点过份了,他们都是乌龟,我是什么?你亲了我,你又是什么?”
皇甫歌面现怒色,盯着阿刃。
这件事比要杀皇甫仁还重要么?
阿刃有点迷茫,不过还是试图解释:“我、我只是随口说的,没有别的意思……。”
“最不能容忍的是!”
皇甫歌没理阿刃的解释,继续诉说着自己的愤怒。
“你竟然叫我妈妈做姐姐!你什么意思?啊!你说啊!你想当我叔叔么?”
皇甫歌出离愤怒,俏目圆睁,似乎就要抡拳头上来给阿刃几下狠的。
阿刃被皇甫歌的怒气吓得有点呆了,脑子反应也有点慢,想了想才理解到皇甫歌的意思。
这么说……。
“皇甫嫣然是你妈妈?!”
阿刃突然惊叫。
“怎么着?”皇甫歌斜眼瞅着阿刃,一副「有什么不满咱们就单挑」的挑畔神情。
“不对不对不对。”阿刃连连摇头,突然想起一个问题,“你说皇甫嫣然是你妈妈,那她今年多大?”
“那个老女人?她三十五。”
三十五,完全不像,皇甫嫣然看起来就是个二十出头的少女。
“那你多大?”阿刃又问道。
“十九,怎么着?嫌我年龄太小?”皇甫歌又怒气上涌。
“不是不是。”阿刃有些奇怪,为什么和皇甫嫣然以及皇甫歌对话时,总是找不到重点呢?
“你说她是你妈妈,那么,她在十六岁时,就……。”阿刃迟疑着。
“她是个笨蛋,十五岁就被人拐跑了,然后那人又不要她了,她就回到医谷生下了我。”
皇甫歌用谈论「今天天气好不好」的平常语气说着自己的身世。
“哦……。”这样的语气以及内容让阿刃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就在这时,一个带着几分嗔怪的柔嫩声音传了进来。
“皇甫歌,你又在编排我的不是,等下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话语声中,绘着卡通小熊图案的珠串门帘被一掀而起,俏丽如二八佳人的皇甫嫣然走了进来。
“哼!自己做出的笨蛋事就不要怕人说!”皇甫歌余怒未消,愤愤的扭过了脸,不看她的妈妈。
“我不做笨蛋事哪来的你?你这个不孝子!”皇甫嫣然怒道。
“除了把我生下来你还做过什么!皇甫嫣然,你说说看?”皇甫歌转头盯着皇甫嫣然。
“我每个月初一十五还去看看你呢!”皇甫嫣然很是有理的样子。
“你也好意思说!”
皇甫歌霍然起身,撸胳膊挽袖子似乎就要和皇甫嫣然大战一场。
那边皇甫嫣然也是横眉怒目,满脸「东风吹战鼓镭」的决绝表情。
“二位、二位。”阿刃无奈的叫着。
“什么事!”
这下母女二人却是齐心,同声向阿刃吼着。
“能不能先解决我的问题?”
“你有什么问题?”皇甫歌诧然。
“首先呢,请这位皇甫嫣然解释一下,为什么要偷袭我?”
阿刃嘻笑着问道,但眼中的那抹凌厉之光却是慑人心魄,对于被人背叛这件事,阿刃是第一次经历,心中的愤恨也是可想而知。
“这个……。”皇甫嫣然无视阿刃眼中的厉光,似乎在想怎么解释。
“是啊!你快说!为什么偷袭阿刃?”皇甫歌也愤然责怪皇甫嫣然,似乎她与阿刃是同一战线的。
“没你的事!”皇甫嫣然先是向皇甫歌怒哼,然后转头跟阿刃言道:“你不觉得你体内有点不一样了么?”
听了这话,阿刃下意识的运起体内新生的「怀抱天下」之气,却突然有一脚踏空的愕然,体内空荡荡的,竟然什么都没有!
“你!你废了我的武功?!”阿刃怒极,盯着皇甫嫣然。
“你想到哪去了。”皇甫嫣然的神经很是大条,阿刃的愤怒完全没影响到她,只见她无谓的挥挥手:“你「济世决」未成,竟然敢用「寂灭」之法逼出「怀抱天下」之气,没因为精气干涸挂掉就已经万幸了,还敢强施「傲世四诀」,你知不知道你差那么一点点就要爆体而亡了!”
“还敢说我偷袭你?真是好人没好报,我是在救你,你知道不?”
“而且我还千辛万苦的请到爸爸来疏理你体内的散乱之气,现在你的武功不是被废了,是藏起来了,你没发觉体内的经脉通顺许多么?”
听皇甫嫣然如此说着,阿刃忙用心神探测自己体内经脉状态,果然,已经不再像是几日前那么虚弱干枯,而是渐有复苏之象,在这以前,「怀抱天下」功成后,阿刃体内所有经脉气穴五脏六腑因为一个月的不饮不食几乎枯亡,都是被新生的那股充满生机的内息支撑着,阿刃曾以为这是「怀抱天下」之功法的必然之势,现在才想起,按照人体五行生灭之道来看,那的确是已近衰灭之色。
而用心神细察亦得知,那「怀抱天下」之气,并非消失无踪,而是隐在体内各处,埋藏的极深,是在做着修复体内经络的努力。
这么说的话?是眼前皇甫嫣然救了自己?
阿刃心中疑惑顿生,自己来医家报仇,为什么医家反而救治自己?
这时,皇甫嫣然凑近阿刃,用颇感兴趣的探寻眼神看着他:“听爸爸说,你好像已经一个多月没吃东西了,你不饿么?”
一听这个「饿」字,阿刃脑中嗡然一响,立即有股无法忍耐的饥火直冲脑际,一个月不饮不食,虽然体内生机可以用内气维持,但那种与生俱来的生物本能、那种需要进食的本能,在压抑了这么久之后,猛得爆发开来,将会强烈的让人吃惊。
「咕噜噜」一声长长闷响,回荡在屋内。
皇甫嫣然皇甫歌愕然相对,这才意识到是阿刃的肚子在叫,两人不由得相对大笑,相互搀扶着,笑得喘不过气来。
阿刃窘得说不话来,这事情实在太诡异,虽然他是为爷爷寻仇而来,但既然人家救了自己,也不能立即就翻脸吧,实在要想个办法寻医家家主出来才好,是是非非,论个清楚,报应,总该来的。
皇甫嫣然笑了半响,强忍住笑意,走到屋外去端来一碗小米粥,递给阿刃。
“这么久没吃东西,先喝点粥吧,慢慢喝,小心肠胃受不了。”
阿刃欲用手接碗,这才发现自己腕间插着静脉注射的针头,抬头一看,一瓶药水挂在床的上方。
“哦,那是普通的葡萄糖,补充体内养分的,你晕了这么久,不补点东西身体会垮掉。”
“我晕了多久?”阿刃一边问,一边用小勺将温凉适度的小米粥往嘴里塞。
可是,接下来皇甫嫣然的回答几乎让他一口粥呛在嗓子眼里。
“七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