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章 生离
章节列表
第二十章 生离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阿刃的哭声惊动了临屋而住的王嫂,她不明白为什隔壁会传出这种伤心欲绝的号哭声,但也不敢去查看,直到几个小时之后,这哭声还在继续,她终于忍不住开门看了一眼。
她看到了昏倒的阿刃和已经没了生气的何伯。
立即惊得她双腿发软,各种想法在脑子里乱作一团,好久以后,才想起应该报警。
于是,半个小时后,呼啸而来警车将阿刃和何伯的尸体带走了。
警察们面对着这种情景,一个明显是哭晕的大孩子和一个身上插着七根针的尸体,他们也无法确定究竟是怎么回事,是意外?是他杀?
在无法确定的情况下,阿刃暂时被当做嫌疑犯关在医院。
幸好在慌乱中,王嫂子还向警察说道眼前这个年青人是林成一的义子,林成一的大名在本市无人不晓,在将阿刃做为嫌疑犯拘在医院之后,警察局便将此事通知了林宅。
林成一不在,林紫宁听到这个消息后大惊,急忙驱车赶往医院。
此刻已是深夜,林紫宁闯到医院,便看到了死气沉沉的阿刃躺在病床上,有几个警察在周围守候,而阿刃,虽然已经清醒,但整个人都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双目圆睁,一点神采都没有,空洞得让人心疼。
“阿刃,你怎么了?”林紫宁满心焦虑的问着。
阿刃没有反应。
“阿刃,究竟发生什么事了?你快跟姐姐说啊!”阿刃的木然让林紫宁害怕。
阿刃还是没有反应,双眼愣愣的直视对面,似乎看透了芸芸世间这层表象,正在目送着爷爷走上天堂。
“爷爷究竟怎么了?为什么、为什么会出这种事?”
林紫宁已经从警察口中得知阿刃的爷爷已经去世,这样的事情,林紫宁也觉得不能相信,虽然未曾与阿刃的爷爷见过面,但从各种描述中可以得知,那是一个隐居在市井中的高人,怎么会、怎么会在突然之间就去世了?
听到爷爷这两个字,阿刃的眼中突然浮现出一种绝望般的神色,仿佛是落入猎人陷井中的无助野兽,他闷嚎一声,伸手在自己胸口就是一掌。
这一掌,用的是「逆水行舟」之法,重如凿山。
立即击得阿刃自己一声惨哼,口角溢出血来。
“阿刃!你干什么?!”
林紫宁骇然,猛得扑了过去,一把抱住阿刃,厉语中带着哭声。
“没、没事。”阿刃眼中的悲哀之色让人不忍目睹,“只是这儿有点闷,吐点血就好了。”
阿刃甚至露出一丝笑容来安慰林紫宁,可那是什么样一种笑容啊……。
笑过之后,阿刃又晕了过去。
先是耗尽全身精力用出偷天针决的「回天」一式,再因为爷爷的去世而悲恸欲死,几度哭到晕厥,体内本就积淤了种种不调之气,幸好有以养身为主的「伏养心决」尽力维持着,此刻「伏养心决」被阿刃自己一掌击散,种种伤势同时爆发。
这一晕,阿刃就到了生死关头。
阿刃自己也知道,可是这一刻,他真是觉得生无可恋,索性跟着爷爷一起走吧。
不知道晕了多久。
直到阿刃感觉到有种异常凉爽的感觉抚摸着他的头,像是一只手,一只很粗糙的大手,是……爷爷?
接着,这怡人的凉爽又透体而入,化做一股醇厚至极的磅礴之气,贯穿阿刃的身体每个部分,种种不适之处,均在这气息下消散的无影无踪。
这股暖意在阿刃身体上停留了好久,恋恋不舍的不想离去。
终于,一声若有若无的长叹之后。
阿刃只觉身体一空,那份感觉已经脱体而出,像是要离他而去。
“不要!”
阿刃骤然睁目大喝,他不顾四周之人的惊讶眼神,猛得从床上蹦起来,伸手在空中急探,像是要握住什么。
“等等!爷爷等等我!”
阿刃可以确定,刚才那感觉就是爷爷在自己身边。
随着阿刃这声急切喊声,平静的室内骤然升起一阵轻微的凉爽之风,这风起得蹊跷,也去的离奇,在绕着阿刃转了一圈之后,便平空消散在空气里,不留一丝痕迹。
“爷爷……。”
阿刃跪倒在病床上,泣不成声。
“阿刃……,你还好吧?”
原本就守在阿刃病床的林紫宁,见阿刃的奇怪举动,不禁有几分担心,她试探着问着阿刃。
“爷爷走了。”
阿刃抬头望向林紫宁,双眼泪流。
“老人家已经去了,他也一定不想看到你这么伤心的,阿刃,你、你别哭了。”林紫宁眼圈一红,也陪阿刃掉下泪来。
“爷爷刚才回来看我了……。”
阿刃指着天空,哭声中带着几分欣慰。
“……阿刃,死者已逝,你、你别太难过了。”
林紫宁难过的看着阿刃,只当阿刃是悲伤过度,有些糊涂了。
阿刃知道林紫宁不信,可是在那阵爷爷化成的微风中,一声「傻孩子,爷爷走了」温柔入耳,阿刃决不会听错,不过,这样的事不需要别人相信。
阿刃只需要知道,爷爷走了,可人死有灵,灵识一定存于天地间某处,终有一天,当阿刃也踏上这条不归路时,便是祖孙二人重逢之时。
知道这些,便也够了。
阿刃哭了一会儿,哭累了,又睡了。
望着昏睡中阿刃满面的泪痕,林紫宁心底骤然生出一种有些疼痛的怜悯之意,眼前这个大孩子,从此以后便再没有任何亲人,孤零零的走在人世间。
不,不对。
林紫宁突然摇头,他还有我,还有父亲,自己和父亲便是他的家。
如此想着,林紫宁轻轻的用毛巾擦去了阿刃脸上的泪痕,再拿起他的手,捂在自己的胸前,如同一个姐姐对待自己可怜的弟弟一般。
一日后,阿刃伤愈出院。
那么严重的伤势,竟在一夕之间完全愈合,这让医院所有医生大跌眼镜。
至于阿刃解释成是自己爷爷回来治好的他,这种说法……基本上没人相信。
警察局方面也已经解释清楚,经法医鉴定,老人家是自然死亡,也就是人体耗尽了上天赐于的养份,老死了。
听到这个说法,阿刃脸上虽然不动声色,但是他紧握的拳头中,指甲已经深深的陷入了掌心。
老死的……。
自己用针决逼出了老人家体内仅有的一点先天之气,那一点气息只够支撑着爷爷说几句话,此后五行难继、三宝皆空,看起来虽然是自然死亡,但是他知道,如果那七根针是真的,依「回天」之决所述,爷爷绝不会死!
爷爷的死,要有人负责!
心中虽然下定了这个念头,但阿刃没有跟任何人说。
几天后,办完了爷爷的葬礼,一个简简单单的仪式,仪式上只有阿刃、林紫宁以及林海三人,送别了这个苦守半生的老人、这个不逢其时的武学天才。
拿着爷爷的骨灰盒,阿刃的面色很平静。
可是第二天,他便悄悄的离开了林家,只留下了一封信。
信中他感激林氏父女对他的照顾,并言此恩当容后报。
林紫宁握着阿刃留下的信,眼眶湿润,以往两人相处的情景历历在目,此刻阿刃离去,也不知能否会有再见之日,想到这,一股锥心的疼痛袭上胸口,这时林紫宁才意识到,她对阿刃,也许不是姐弟之情那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