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九章 死别
章节列表
第十九章 死别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在这世上,本就没有那万灵之药,均是一种医法对应着一种病症。阿刃所习偷天针决,妙就是妙在将人体化为五行气血之格,再配合上千般变化的针势,可以说对任何病疾,都有着一定的应对之法。
如此务实的「针守妙决」,却在最后一篇中,记载着一种天方夜潭般的神奇针法。
针决名为「偷天」,这种针法便是「换日」。
偷天七针决中,承平理气、延生养命、伏养为功法仍有一针之位可寻、守虚针直指人体气血亏淤、抱气针控制气血流动、续命针统筹五行大局、回天针为逆命针,这七针决,各对应着种种不同的病症,可以配合施用,但理应是无法容为一体。
可这换日之法,却要把这效果迥异的七针决合七为一。
对此法的介绍,针守妙决上是这样说的:「换五行、更三宝,以七针之玄妙,怯世间百疾。」
意思就是说,只要把这七决合一,借助「七道天心」这医家至宝的威力,就可以尽去百病,让患者洗筋换髓,获得一副崭新的躯体。
是不是太夸张了?
这种说法,完全颠覆了阿刃仅有的一点医学常识,因此他总对着这所谓的「换日」之法抱着很大的怀疑。
而此刻,爷爷却把他的生命完全寄托在这种有些虚无的针法之中,阿刃虽然心中极为不安,但也强迫自己相信,换日之法是真的,这世界上就是有这么神奇的事。
“爷爷,要开始了。”伏养心决气息几转,阿刃持针的手稳定下来。
“来吧。”爷爷解开胸衣,露出胸膛。
爷爷也知道偷天针决中换日之法的施针过程,「换日」之法的七针,完全忽视了人体其他穴位,只把针位定在胸腹中,这也是极不合理的事情……。
阿刃脑中涌起这个念头,随即他急忙摇摇头,即然决定要用此法,就一定要相信它是真的,绝不能心生怀疑。
“阿刃,看你的了。”
爷爷平静的微笑着,合上了眼睛。
“是。”
阿刃心神一定,体内「伏养心决」的自然之气延伸到手中「七道天心」上。这「七道天心」,七根长短粗细迥异的针,与阿刃自小养成的「本命针」形态完全一样,都是「针守妙决」上记载的样式。
可与阿刃的「本命针」不同的是,内气流入针中,竟然延着奇异的路途百转千迥,平空强壮了许多。
果然有效。
阿刃心中暗喜,内气在「七道天心」中转折一番之后,强大了不止一星半点,若是在给林紫宁治疗时有这「七道天心」,他完全有把握将林紫宁体内的病疾驱除的干干净净。
既然「七道天心」有这种不可议的效果,那「换日」之法八成也是真的。
胸中信心猛增,阿刃手起针落,第一针「承平」已经扎在爷爷胸上。
承平针疏理五行,逆则激发五行之外的杂气,共有七十二针势,不需使用内气,为外针。
转眼间,七十二针已尽过,将最后一针定在爷爷的胸口处,在换日之法中,以承平为开局,是为了安抚五行之气。
随后是「伏养」,伏养虽为功法,但仍有一针之位可寻。
这一针驻在五行正中,携着伏养内气留在病人体内,可左右支撑、补施针者内气之不足。
再来是「延生」,延生为内针中的第一针,针势冗长,若是施用,则是日日必行之功,但效果极好,可助人体健寿长,远离百病。
在「换日」之法中,「延生」一针功在沉寂体内血气,让人体内血气几乎停止流动,只留一点点可以维持人体不灭生机的余焰。
接着「守虚」针,直指人体气血亏淤,将人体内沉寂气血化为稳定的和谐状态。
「抱气」针,驱走人体中这一团气血,也就等于驱走人体内的命之精华,这时病人陷入假死之态,只有那一点灵识不灭,也是全靠施针者的内气维持着。
「续命」,重划人体五行之格,这就仿佛是在拆毁了旧有的气血通道后,在一片空空如也的土地上规划建筑物,这是一个全新的格局,只待新生居民、也就是人体内的新生气血来居住。
「回天」针是逆命针,这一针势只有七针,却是偷天针决中最耗心神的一式,因为它要逼出人体所藏至深的先天之气,利用这一口至精至纯、又最适合病者身体的活命之息来改变人体格局,至于效果如果,要看人体的体质如何,基本上是病人越老,这一口先天之气越不精纯,效果也就越不好。
而「换日」之法中的「回天」针,功效也差不多。
但它在逼出人体内先天之气的同时,也能聚集「七道天心」的奇异能量。这从黄帝手中磨砺而出的七根针,带着现代知识无法理解的磅礴生命之气,「换日」针法过后,「七道天心」便会将这股生命气息灌入人体之中,借着已经形成的通道,完全替换人体内虚弱的气血,按照针决所说,换日之法过后,病人不止是病怯身康,而完完全全的拥有了一副崭新的、充满生机的躯体!
这是多么神奇的事情,阿刃现在又是多么希望那传说中的奇迹能发生在爷爷身上。
连施七道针决,阿刃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被抽空了一般,大滴大滴的汗水从额头上滚落,阵阵昏黑的晕眩直袭脑际……。
不行,不能晕!
阿刃一针插在自己腿上,长针入肉足有三寸,剧痛袭来,他的精神不禁为之一振。
他睁大眼睛,紧紧盯着爷爷的面孔。
只见一点点、一丝丝的红晕爬上了爷爷的脸。
多年未见的健康之色在爷爷肌肤上蔓延。
过了一会儿。
爷爷慢慢的睁开了眼,一双眼中精神奕奕,完全不像是一双老人的眼睛。
“爷爷!”阿刃的兴奋得高喊。
“阿刃。”
爷爷的神情中有一种奇特的东西,可是阿刃没注意到,只见他搂过阿刃,拥在自己怀里。
“这些年,爷爷真是对不住你,真的,爷爷对不起你,为了救药王,我毁了你的一生……。”
“不!”阿刃急忙否认,“爷爷您别这么说,没有您,我现在恐怕还在孤儿院里看那个老虐婆的脸色。”
“你走到哪里都会有出息的。”爷爷看着阿刃,不禁想起了十年前雪地那个倔强的孩子,“爷爷虽然对不住你,但是人老了,就脸皮厚了,我就厚着脸皮要你原谅我。”
“听爷爷一句话,一定要忘了五流之间的恩怨,阿刃,我和你本来就是两个不相关的人,我身上背负的东西,你不应该继承。”
“天命林家也好,济世医家也好,他们都对你不错,你也是他们希望的人才,去哪里都好,爷爷衷心祝福你。”
“能救得了药王固然好,可若是救不了,爷爷也不会怪你。”
“不管怎么说,我希望你去替我看看药王他老人家。告诉他,弟子何问竹永远记得他的恩情,现在就要去阴曹地府为他开路了,嘿嘿,在地府里,我们「松竹梅」三兄弟再聚,定能替他老人家打下一片天地,等着他驾临鬼域,我们再霸江山!”
阿刃伏在爷爷怀中,听着爷爷的教诲,心中的诧异越来越重,到了老人家说出要去阴曹地府那一句,阿刃愕然抬头。
他难以置信的看到,爷爷脸上的健康之色完全消失,丝丝铁青死意已经爬上了老人家的脸庞!
那死亡的气息是那样明显,以到于当老人家挥着手掌,充满雄浑霸意的吐出一句「再霸江山」之后,竟然就那样的靠墙坐着,一动不动了。
寂寂十年的老人,终于在临终一刻,显露出他前半生的傲世风采。
那一年,「松竹梅」相遇在药王门下,三人各持已才,欲挑战药王,文武两道、奇术异法,药王任君挑选。「松」谈计谋说棋局论时势、「竹」虽年少但实为不世出的武技天才、「梅」善五行习循术,药王一一应之,谈笑间败尽三人。三人同伏药王,药王亦惊三人之才,邀三人平坐,四人在连天傲雪中煮酒论天下,说英雄、时无英雄,药王酒意狂傲,戏言天下英雄无他一合之敌,三人同声喝彩。
那时,最年轻的「竹」年少飞扬,为药王豪气所激,抬手与两位义兄击掌盟誓,言道:“我「松竹梅」三兄弟在聚,定能为你打下一片江山,让这个天下,恭候着你的驾临!”
言犹在耳,岁月已迁。
匆匆二十载转眼即过,这个自毁武功改容易貌、在济世医家隐忍十余年的武术天才,这个在垃圾场里苦挨十载的老人,这个自残躯体十载、只为替药王试针的忠心弟子,就这么无声无息的走了。
不知道他是否为自己的选择而后悔。
他选择了药王为师,换来了盖世的豪情,也换来了半生的苦难,本来应该在世间成就一翻作为的他,最后只能默默无闻的死在一个最贫贱的地方。
阿刃手足冰凉,他无法相信这个事实。
那个前一刻钟还和自己笑语相嘱的爷爷,在后一刻,竟然就那么突然的不动了。
不可能,爷爷不是死了!
阿刃跟自已拼命摇头。
偷天针决有用,「七道天心」是真的,换日之法的神奇之处他刚才已经体会到,这「针守妙决」是黄帝留下的东西,不可能不灵,没道理不灵!
阿刃猛得扑上前去,欲将自己体内仅余的全部伏养生气完全灌入老人体中。
却仿佛是碰到了一块铁壁,无缝可入……。
人死之后,百窃闭、五行荒、经脉全乱,阿刃脑中掠过这个念头,然后他开始恨起自己来,为什么要知道这个事实?为什么!
恨恨的一掌拍在自己头上,阿刃被剧痛激得猛然清醒起来。
不对,一定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从施针者的角度而言,这个换日之法虽然荒谬,但运针时才发觉确实有道理可言,而这个道理,就建筑在「七道天心」的神奇效果上,若是没有「七道天心」,就真是……。
「七道天心」是假的!
阿刃猛得想到,于是,一切前因后果都联系起来,为什么医家会那么轻易的把东西交给自己,为什么爷爷刚才会露出那么奇怪的表情。
爷爷也一定知道了,针的假的。
是自己害了爷爷!
这个认知如十吨大锤般敲在阿刃心头,仿佛敲碎了他的所有感觉,直到片刻之后,才有那如果撕心裂肺般的痛感涌上来,痛得他仰天狂号、痛得他几乎想把自己撕烂!
终于,本就因为连施针决而虚弱的身体承担不了这么激烈的情绪波动,阿刃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孤孤单单的夜里。
这个简陋的小屋里。
阿刃失去了他一生最重要的人。
不知过了多久,阿刃清醒过来,梦中,似乎还有爷爷的盈盈笑语,而醒来,就只能见到那一具冰凉的身体。
阿刃终于哭了,他抚着爷爷的身体,哭得心神俱裂。
哭得又昏了过去。
就这样的醒了再晕,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次。
才有人注意到了这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