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八章 此情谁人可承
章节列表
第十八章 此情谁人可承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如同以往的千百次经历一样,阿刃走进家门就看见了爷爷,爷爷亲切的招呼他,阿刃随口答应,上前几步坐在爷爷身边。
祖孙二人,彼此都感觉到了那久违的温暖,时光仿佛也在悄悄倒流,回到那过去十年,那三千多个一老一少相依为命、彼此就是对方一切的日子。
可是,已经发生的事情谁也无法抹杀。
阿刃违背誓言为林紫宁治了病,一切便走上了无可挽回的既定之路,祖孙两人短短的心神恍惚,那温暖的天伦之乐,也不过是风中的烛火,转瞬即逝。
咳!
爷爷突然剧烈咳嗽起来,咳得声嘶力竭,喘不过气。
“爷爷!”
阿刃急忙帮爷爷理顺胸气,爷爷这是陈年痼疾了,但他从来不让阿刃为他针灸,也不知为什么。
“没、没事。”
剧烈咳声中,爷爷摆手示意自己没事,随即,悄无声息的一掌印在自己胸上,脸上一阵如醉酒般的醇红掠过,呼吸便稳定下来。
阿刃见此情景,却是大惊!
蒙面劫走他怀中「七道天光」时的爷爷,也曾用这种方法止咳,那是喷血而止的结果虽然看起来惊人,但实际对身体并无太大损害,只是逼出了五脏内因以前伤势积压的淤血,是极为高明的手法。而此刻,爷爷掌力之下,不伤不损,反而精神亢奋,不就是回光之色?这、这不就是说现在是伤势已经积沉至肺腑之中、积重难返的将亡之时!
“爷爷你?!”
这些念头在心中转过,阿刃震惊至极,瞅着爷爷说不出话来。
“好孩子,爷爷没事。”爷爷细语安慰阿刃,随即眼中又流露出怀念之色,低语像是说给自己听似的说着:“如果有事,也是爷爷自己希望的结果。”
“阿刃,听爷爷说个故事好不好?”
看着满脸不在乎的爷爷,阿刃的脑袋几乎要冒烟了,现在哪是说故事的时候,明明应该打120叫急救车,爷爷在搞什么?
“稍安勿燥、稍安勿燥。”爷爷安抚着阿刃的慌张与责怪,“爷爷的病,是要靠你治的。时间还早,爷爷要告诉你一些事情,这些事在爷爷心里憋了整整二十年,再不说出来,爷爷会被憋死的。”
瞧着爷爷脸上的郑重,虽然心中焦急犹如火燎,但以多年来他对爷爷的了解,知道自己是无论如何也说服不了爷爷,便只得不情不愿的应了一个「是」字。
“阿刃,你现在也应该知道了,这个世界并不像看上去那么简单,有许多个隐藏势力躲在人们视线之外,他们之中最有代表性的,都囊括在一句话里。”
“「天有三界、世隐五流」。”
听着爷爷徐徐道出的话语,阿刃像是坠进一个奇异无比的梦境里。
“爷爷便是五流中人,要讲的故事,也和五流中一位才华盖世的大英雄有关。”
“这五流之名,分别为济世、天命、药门、四方、神鬼,五流之间源远流长,同是上古传下的种族,彼此之间有千丝万缕的联系。爷爷所说的那位英雄,便是出身在隐世药门。四十年前,「济世医家」与「隐世药门」,其实只是表里之分,实力冠绝五流。直到那位英雄成为药门之主药王,不甘臣服于医家之下,便携众脱离医家,也至使一直引领五流的医家衰败,医家与药门的恩怨也就此产生。”
爷爷长叹一声,讲出了改了自己一生命运,也改变了孤儿阿刃命运的一段往事。
那个率众脱离医家的药王,是个惊才艳绝的人物,他带领隐世药门另辟天地后,短短几年前,便创下了不逊于五流中其他四流的基业,其他四流看着这个奇迹的发生,渐渐心生忌妒。而且最让他们担心的,药王一直遵守的祖上留下的希望,那就是终于一天,要一统五流。
他有这个野心,也有这个能力。他的麾下,聚集了无数的豪杰之士,而最其中出名的,就是他座下三个弟子,人称「岁寒三友」。那是一个群星灿烂的年代,他就是群星中最辉煌的一轮明月,月光遍撒之地,无人不心悦诚服,甚至有许多四流子弟都背离家族,投到他的帐下。
可惜的是,辉煌只有一瞬。
四流中的两家终于按耐不住,他们不能容忍一个威胁一天天的坐大,便用了各种龌龊手段。离间「岁寒三友」,让其中二人为一个女子大打出手,之后,岁寒三友便永远的失去了其中的「松」,错杀了「松」的「梅」被药王撒泪亲手格杀,「竹」负气离去。
随后,两家又倾尽全族之力,伏击隐世药门。
药王力战群雄,以一人力毙两家十大高手,被惊为天人,谈笑间便退了敌人,虽保住了药门一脉,但其实在连场搏斗中,药王已身受重创。
药王的伤很重,药家千顷奇药也只能保他不死,要想痊愈,必须借助「济世医家」传说中的一种针决。
可是药王,这个才华盖世的英雄,他有着绝世之才也有绝世的傲气,怎肯向别人低头?即使是自己亲哥哥执掌的医家也不行,他甚至禁止门下弟子与医家接触,从此闭关锁门,隐流医家真的就些隐于世间,不见踪影。
「岁寒三友」中的「竹」,在负气离开药门后,又觉后悔,听闻二流袭击药门之事,急忙回援,可惜晚了一步,那时事情已经有了结果。他知道药王之伤需要「济世医家」来治,便提出要去求援,药王不允,「竹」百般苦求,药王仍不答应。
百般无奈之下,「竹」只好离开药门,拼着被药王逐出门墙,来到医家求援,没想到医家家主竟然不应。
在「济世医家」大闹一翻之后,「竹」被驱逐出谷。
无奈之下,「竹」只好另寻蹊径,他改换面容,自毁武功,千方百计混进了「济世医家」,化名为皇甫楚汉,在医家一隐就是十年。「竹」是极其聪慧的一个人,他以旁家弟子的身份,竟能得到医家家主的重视,甚至收他为入室弟子,「竹」终于到了能接触医家最高典籍的地位。可是,医家家主对他言道,最高典籍「偷天针决」只能传给医家家主。
即便是终有一天他能得到医家家主之位,可是身患重伤的药王又能等得了几个十年?
「竹」不得不走出最后一步,窃走了偷天针决最玄妙的「针守妙决」。
十多年前的那个雪天,「竹」被医家之人追捕,一个小孩子救了他,「竹」也改变了这个小孩子的命运。「竹」没想到,这个小孩天资聪敏至极,「竹」自己因资质所限无法学习的「针守妙决」,这小孩竟在十年间完全学会,这也让「竹」把一腔希望都寄托在他的身上。
而当这个孩子长成之时,针决也成,其后发生的一切,都在「竹」的算计之中。
遇上林紫宁是巧合,可即便没遇到林紫宁,「竹」也会想办法安排那孩子为林紫宁治病,目的是为了林成一手上的「还恩铁卷」,有了它,那孩子才能以客人的身份走进医家,面见家主,并且提出医家家主无法拒绝的条件。
没想到那孩子做得更好,他被「天命林家」最有可能的继承人收为义子,并且与皇甫家的那个女孩相处的……很好。
听爷爷说到这,阿刃不由得一阵脸红,想来与皇甫歌的热吻,爷爷是尽收眼底了。
略带笑意的看着阿刃,爷爷接着讲道。
至于半路截走「七道天心」,那是因为他对「天命林家」不放心,昔日偷袭药家的二流之中,虽然没有林家,但他怀疑其中必有其推波助澜,若是知道阿刃去医家求「七道天心」是为了给药王治伤,难免会横生枝节。
“阿刃,别怪爷爷。”一口气讲了这么多的话,爷爷脸上已经现出灰败之色,死亡的阴影已经缠住了他。
阿刃现在心里百味掺杂,一个改变了他一生命运的人,又是安排了他一生命运的人,是感激、是怨恨、还是应该做出其他表情,阿刃也不知道现在自己什么感觉了。
咳!
爷爷又开始咳了起来,这次的咳声,仿佛是濒死的野兽发出的最后咆哮,凄凉而又绝望。
“爷爷!爷爷!你没事吧?你的伤要怎么治??你快说啊!”
看着咳出血沫的爷爷,一切顾虑都被阿刃抛在了九天外,他此刻没了任何其他想法,只有一个念头盘旋在脑际,只要爷爷能好起来,别说是给人做徒弟,就是为奴为仆,他也一口答应,永不反悔!
“用「七道天心」,「针守妙决」七决合一,偷天……。”
爷爷的咳声中,似乎有一丝微笑存在,他好像很满意自己的伤势,真是见鬼了!阿刃慌忙拿起小坑上的针盒,翻开,摸出那七根乌黑的针。
“能治好我的伤,就能治好药王的。”爷爷真是在微笑。
慌乱中,听到这话,阿刃突然想起一直以来爷爷喝的药,和他总是不让自己为他看病的事,难道?!
这个想法惊得他一时愣在那里,他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的爷爷,一字一字的说道:“爷爷,你的伤,是自己弄的?”
“咳咳,没错,整整做了十年,才伤得和药王他老人家差不多,挺费劲的。”爷爷笑得很欣慰。
“爷爷!你、你为什么这做么!”阿刃听到这话,简直是在怒吼了,竟然把自己的身体伤害成这种样子,阿刃气得手脚颤抖。
“医家给的针,未必是真的,用假针来施用七决合一,你知道什么后果,我不能让药王承担这样的风险。”爷爷淡然道。
值得么?!
阿刃脑中蹦出一个巨大的问号,为了一个人,做到这种地步!自毁武功、忍辱十年都已经到了极处,又含辛茹苦的陪养一个继承人来,这已经是无法形容的情义,最后,竟然、竟然自毁身体,拼着性命与十年的苦痛,只为了一个人?!
这世间,又有什么人能承受得起这份恩情啊?
“阿刃,静心,爷爷等着你呢。”
爷爷平静的说道,阿刃含泪看着自己的爷爷,心中充盈着一种能湿润大地的情绪。
他收敛心神,一一拿出七根长短不一的针,摆在爷爷身边,轻声道:“爷爷,你躺好。”
不知道怎么的,此刻,阿刃突然觉得很骄傲,为了自己的爷爷,为了这样的情谊,阿刃觉得不论自己是否赞成这一切,都要用最尊敬的态度来对待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