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七章 与往事干杯
章节列表
第十七章 与往事干杯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不久之后,意识便重新回到阿刃体内,那或许是他爷爷的蒙面人并没有对他下重手,阿刃抚着有些酸痛的脖子,呻吟一声,坐起身来,脑中产生的第一个想法就是自己最近走的什么狗屎运啊,怎么晕了又晕!
林海不知道怎么样了?
阿刃想及林海,急忙环目四顾,结果立时被周围的情景吓了一跳。
远远近近,他周围竟然聚了二十多人,此刻见他醒来,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阿刃身上,阿刃也看着他们,一张张有些熟悉的面孔……,阿刃记起来了,这些人有大部分都在林家大宅附近出现过。
那么,他们就是随行保护林成一的「天命林家」族人?
正在思索间,林海分开诸人来到阿刃近前,带着关切的神情问道。
“你没事吧?”
“没事。”阿刃揉着自己的脖子,“就是被人打晕并且抢走了宝贝,我没事,一点事都没有。”
“你还有闲心开玩笑。”林海伸出手把阿刃拉起来,哭笑不得的望着他。
“那又能怎么样?”阿刃无奈的摊手,“知道那家伙是谁么?”
“不知道。”
提起那蒙面人,林海神色黯然,施尽浑身解数竟在其手下走不过一合,这个事实对他是一个很大的打击。
“有什么啊。”阿刃大咧咧拍拍林海的肩膀,“我也是被他秒杀的,想想我这么天才横溢的武者都和你同一下场,你还有什么灰心的?”
林海被阿刃的自夸弄得不禁莞尔一笑。
“他袭击我们的时候,林家族人已经查觉并且赶来支援,可惜没来得及,于是便转为对他的拦截,在这个过程中,有十二个人和他交过手,均是被一招放倒,据这十二个人说,以他的招式推断,这人极有可能是……。”
林海说到这里,没有继续讲下去,阿刃看着他,为之了然,已经明白他想说什么,便低声道:“「济世医家」。”
“对。”林海也低声道,“极有可能。”
阿刃心中知道,凭着蒙面人临走时的一句老地方见,他已经可以断定是他爷爷,可爷爷为什么要费这一翻周折呢?在林家的保护中将东西夺走,又假装不认识阿刃,甚至还显露出与医家类似的武功。这一切都可以证明一个事实,爷爷虽然希望「天命林家」保阿刃取到「七道天心」,但事成之后,想阿刃将林家甩开,单独与其做一些事情。
望着满心为他焦急的林海,阿刃自觉对他不住,但爷爷的吩咐又不能不从,只得在心底暗叹一声。
“既然是皇甫家将东西取回,那说明他们不愿将东西借我,算了,我们回去吧。”阿刃劝道。
“这怎么行?!”
林海的反应比阿刃想像的要激烈。
看着阿刃惊讶的目光,林海神色一愣,说话语气也转缓:“这么回去的话,少爷您爷爷的吩咐怎么办?”
原来是为我担心啊,阿刃不由得有几分感动。
“想想看,如果真是医家将东西取走,他蒙着面,咱们没有证据。即便是咱们找上门去,又能怎么样,难道用自己身上的伤来证明他是医家之人?或者,咱们有能力打进医家,把东西抢出来?”
阿刃的问题问得林海一阵颓然,打进「济世医家」?那需要调动「天命林家」全部人马才行。
“既然这样,我们留在这还有什么意义,而且爷爷的信中也交待过,若是医家不愿将东西交给我、或者途中横生枝节,就要我回去拿他的另一封信,他另有安排。”
其实根本就没什么另一封信,阿刃是在安抚林海。
“好吧。”林海立即明白事情不再可为,也不再争辩。
一行人遂沿着来时之路返回城市。
到达城市,已经是一天后的事情了。
阿刃回到林家,出乎意料的是,他并没有见到林成一,听来接他的林紫宁讲,原来是林家本家有事急召林成一回去,这才将阿刃扔在医家不顾。
林紫宁听阿刃提起「七道天心」被抢一事,不禁扼腕叹息,言道若是父亲在的话,这事绝不会发生。
若是义父在?
阿刃想起这个可能,不禁在心中比较义父和爷爷的功夫,两人较量的话,唔…,义父在百招之内会败。
林紫宁又百般安慰阿刃,阿刃心头感动,也越来越愧疚,又牵挂着爷爷吩咐的与他见面之事,便借口去拿爷爷留下的信,出了林家。
“林海,这是私事,不要跟着我。”
“是,少爷。”
林海驱车将阿刃带到市中心,阿刃便支开了林海,随后自己一人来到了他曾经居住十年的城北垃圾场。
物是人非。
回到这个地方,阿刃有种莫名的亲切感,可是这个地方对他却感觉陌生了。
几个熟悉的拾荒者走过阿刃面前,阿刃招呼一声,满面笑意的问他们最近如何,过得好不好?
那几个人应该是认出了阿刃,至少阿刃是这么觉得的,可是接下来他们的反应,却让阿刃难以理解。
一种像是奴才碰到了主子似的讨好笑容浮现在他们脸上,他们唯唯诺诺的笑着,笑容硬得像是放了七天的硬馒头,手足无措,不知道摆在哪里才好。
“喂!你们怎么了,我是阿刃啊,总替你们看病的阿刃啊!”
阿刃现在还不知道,一种叫做阶级的东西已经横在他与以往的熟悉人事之间,处于城市最低层生活的贫困人民,对这种东西又是特别敏感,此时一身华服的阿刃对他们来说,不谛于外星人驾临,他们又怎么敢与他随便说话。
阿刃见与这些人实在说不出所以然来,便向他们道了声再见,那几个拾荒者如蒙大赦,飞快跑了。
一路上,阿刃承受着这些拾荒者如同观注异类般的目光,心中有些了然,也有些悲哀。
走近自家小屋,阿刃碰上了一个人,一个他愤恨已久的人,那个一直欺负附近拾荒者的地痞王三。
嘿嘿。
阿刃在心中阴笑,现在他可不在乎狠狠的揍一顿这个无耻东西,只要王三敢跟他瞪一下眼睛,以往的恩怨都会在拳脚中有个了结。
可让阿刃没想到的是,这个王三,见到阿刃走来,神色间的慌张犹如见了老鹰的兔子,那份震惊写在脸上,让人觉得他是不是会就此吓昏过去。
阿刃越走越近,王三便越来越慌,阿刃走到他跟前,王三这家伙,竟然双腿一软,「扑通」一声跪倒在阿刃面前。
嗯?
这一跪,跪得阿刃无趣至极,现在对着王三,阿刃就像是对着一团恶心至极的排泄物,别说是揍他了,就算是看一眼都觉得想吐。
“你又来欺负嫂子?”
阿刃冷冷问着。
“没、没、没……有。”王三结巴的厉害,阿刃想到自己竟然被这样的家伙欺负了那么久,不禁气不打一处来,想打又怕脏了自己的手,不禁怒喝一声。
“滚!”
“是、是……。”王三急忙站起来,歪歪斜斜的跑了。
驱走了王三,阿刃看见以前的邻居王嫂子正站在她家门口,畏缩的向他笑着。
“嫂子。”阿刃笑着向她打招呼。
王嫂子犹豫着向他笑笑。
“最近还好吧?那个王八蛋又来欺负你?”
以往十年住在垃圾堆的日子里,阿刃与爷爷与临家这位王嫂子相交颇深,两家相互帮助,王嫂子还曾经戏言认阿刃为弟弟,交情不可谓不厚,可是现在,王嫂子那副表情,阿刃觉得一定是有什么事情才让她和垃圾场所有人变成这样。
“怎么了?你怎么那么看我?我不就是穿了套新衣服么?”阿刃打趣道。
“阿刃……。”王嫂子迟疑着,“你被林成一收了干儿子?”
嗯?
这消息传得这么快?
阿刃点点头。
王嫂子想笑,却笑不出来,一种讨好似的表情出现在她脸上,看着这张与其他人没什么两样的脸,阿刃突然感觉自己已经与以往的一切彻底分隔开来,一道不可能添平的鸿沟出现在他与以往的人事之间。
唉。
阿刃又与王嫂子闲聊几句,其实是他在唱独角戏,王嫂子根本不敢搭话,阿刃自觉无趣,便与她道了别。
旁边便是他曾经生活十年的小屋,虽然此刻他不再属于这里,但一份割舍不断的情谊,还是牢牢的牵扯着他。
阿刃迈进这阴暗的小屋,心神一阵恍惚,仿佛回到了过去十年的某一天。
他上工回来,兴奋的走进家门,而爷爷,正依偎在那个小土炕上,微笑着望向他。
“阿刃,你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