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六章 秒杀
章节列表
第十六章 秒杀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走过这个山口,就能看见停车的地方,少爷不用心急。”林海恭声道。
两人同行两日,现已穿过了车辆难行的山岭荒野,这两天里,阿刃感觉自己的火气越来越大,倒不是因为别的,就是为眼前这性格温吞如水的可恶家伙,和他在一起,实在是让阿刃有在荒野里暴走的冲动。
在「少爷」这个称呼的问题上,阿刃是彻底服输了,无论他好言相劝也罢、恶语相激也好,林海都欣然受之,最后一声「少爷」便将阿刃彻底击垮。
而在其他方面,阿刃从来都不知道天底下有性格这么好的人,随便你说什么、做什么,林海总是微笑着将所有他认为应该做的事情做好,而他做的事,都是为你着想,你想到的,他做了,你想不到的,他也做了。
这么说吧,林海可能是一个好助手、好徒弟、好儿子,但绝对不可能成为阿刃的好朋友,阿刃这几天的努力都是白费劲,这让阿刃有种巨大的挫折感。
此刻听着林海的温言相慰,阿刃懒懒的应了一声,提不起和他说话的兴趣。
两人徐徐前行,转过山脚,前方不远处果然停着一辆车。
阿刃心中一直在考虑一些事,现在他已经拿到爷爷信里所说的「七道天心」,可是下一步要怎么做?爷爷在信里没有提及。阿刃相信,爷爷一定会亲自出来与他见面,交待给他。而地点,当然是在祖孙二人同住了十年的垃圾场小屋里。想到已经许久不见面的爷爷,一种亲切的眷恋感便油然而生,阿刃不由得加快的脚步。
就在这时,阿刃突然听到走在自己后面的林海叫了一声。
「小心!」
能让沉着冷静的林海讶然出声,此事定是非同小可,阿刃脑中转过这个念头,身体便有了动作,骤然伏身,小巧灵动的「沾衣八打」中最适合防御的「圆」字决与骤然发力的「冲」字决齐齐用出,整个人蜷成一团,溜滑滑的滚向一边。
即使是阿刃如此迅捷的反应,也没能脱出那人的袭击范围,刚刚蜷身脱走,阿刃便觉一股巨力击在他的肩膀上,虽然被「圆」字决化掉了一部分,但其余力道仍打得他痛入骨髓。
阿刃正是逃向林海所在方向,见阿刃遇袭,林海已经猛得前冲,将逃出的阿刃拦在身后。
“你是谁?”林海面色阴沉的对着那个偷袭阿刃的人,那人身着黑衣、黑巾蒙面,将整个头脸都笼罩在内,只留眼部的两个孔洞。
“这是天命林家的码头,阁下最好知趣避走,否则的话……,哼哼!”
林海如此威胁着,在他身后,阿刃站起身来,一边揉着感觉很痛的肩膀,一边帮着腔:“就是,你这无耻贼人竟敢偷袭我,最好立刻就滚,要不然你就惨了!”
这种行为实在不符阿刃的性格,阿刃对待欺负自己的人,一向都是眦目必报,此刻挨了欺负还不想还手,究其原因呢,其实只有一个。
那就是这家伙实在是太强了!
阿刃现在想来仍觉胆寒,刚才若不是林海提醒,自己实在是不可能躲过那一下无声无息却又重如泰山压顶般的偷袭,要是被这一掌拍实了……,摸摸自己被余势扫了一下便疼痛刺骨的肩头,暗中估计着,阿刃觉得不是吐两口血就能应付了事的,非要伤及五脏六腑不可。
遇上比自己弱而又试图骑在自己头上的人,阿刃只有两个字,「欺负」。
要是遇上强的,那就只有跑了。
“嘿嘿,天命林家,嘿嘿。”
那黑巾蒙面之人听到林海威胁之语,嘿嘿讽刺似的笑着,言词之中对天命林家很是蔑视。
“你!”
温文如林海听到蒙面人讥讽笑声,心头也不由得怒火猛升,家族荣誉,这个东西甚至高于他的生命,怎容别人轻视。
林海怒喝声中,跨步上前,就要拉开架式与蒙面人较量,在他身后的阿刃却陷入了沉思之中,这笑声、这语音,怎么听着有些熟悉?
就在这时,出乎二人意料的事情发生了。
只见在笑声中,那蒙面人突然咳嗽起来,咳声由弱而强,逐渐激烈,仿佛是一连串被点燃的爆竹,停不下来。
阿刃与林海想对愕然。
那蒙面人似乎对自己的身体极为不耐,止不住的咳声中,他恶狠狠的一掌拍向自己胸前,「哇」一声吐出大口鲜血,染红了脚下的草地。
吐出了这口鲜血,蒙面人的咳声也停了。
他的呼息有些急促,可能是内腑受了创伤,作为医者的阿刃,脑中迸出这个念头。
不过,容不得他多想,那蒙面人似乎也觉自己有伤在身,不能和他们耽误时间,便一步步的直逼过来。
气势惊人!
蒙面人只是简简单单的走来,却让阿刃和林海骤觉眼前是一只凶狠的野兽,露着锋利的牙齿,逼向犹如猎物一般的他们。
啊!
林海虽性子平和,但他的忍耐力较习练以平心静气为主「伏养心决」的阿刃稍弱一些,蒙面人的几步之间,他已经无法忍受这仿佛是**裸被摆在老虎嘴里的感觉,猛得冲前几步,大喝一声,拳脚并用,顷刻间已经攻出五拳三脚,招招不离蒙人左右,势如暴雨来袭,无端猛烈!
“咳咳,「冲七星」,好小子,咳,小小年纪,了不得!”
一个个语句从蒙面人口中蹦出,蒙面人似乎连说话都费力,却是那么轻易的拨开了林海的攻击,仿佛是在跟自己家养的小猫玩耍一样。
啊!
林海再声怒喝,攻势又变,拳脚之间的繁复程度又厚一分,化出漫天拳影脚痕,直压那蒙面人。
“咳!「乱八卦」?林家也是人材辈出啊。”
蒙面人还有余力感叹,林海的如山海般壮阔的脚拳功夫儿对他似是一点威胁都没有。
已经施展出自己最高武技的林海,此刻骤然有一股挫折感塞满胸膛,这么多年的苦练,连敌人的衣袂都沾不到……。
“别泻气,你这个年龄,练成这样已经不容易了。”
像是在教导弟子一样,蒙面人说出这样的话,同时,他双掌突然划出一个笼罩林海的大圆,林海那狂暴如斯的拳脚之风,竟然立时终止在这个圆里!
蒙面人一手格挡住林海的拳脚,另一手轻轻拍在林海的脑上,林海只觉一阵昏黑的感觉袭上脑际,便人事不醒了。
“「圆」……字决?”
阿刃刚才正想上去帮忙,却看到林海的拳脚之间,根本没有自己插手的缝隙,两个武技殊源的人联手,恐怕反而会缚手缚脚,他没想以的是,林海那么凌厉的攻势,竟然就如此轻易的终止在蒙面人随手划出的圆里。
而这个圆,阿刃直觉似的领悟到,就是「沾衣八打」中的「圆」字决。
这个蒙面人,竟然能把小巧的近身武功用成这个样子,绝对让阿刃看得目瞪口呆!以前阿刃在见到皇甫歌用「沾衣八打」时的那种惊奇,比之现在,差得太远了。皇甫歌用的是阿刃可以领悟的东西,而这个蒙面人使用「圆」字决的境界,却是阿刃作梦都没梦到过的。
神乎奇迹!
“你、你是皇甫家的什么人?”
阿刃见那蒙面人又朝自己走来,慌忙拉开架式。
“皇甫家答应别人的事情又反悔,简直无耻至极!”
阿刃心中认定眼前是皇甫家的人,来的目的也无非有两个,一是他,二是他怀中的「七道天心」。想到济世医家的背信弃义,阿刃不由得义愤填膺。
看着紧逼而来的蒙面人,阿刃晓得他不会善罢干休,索性先下手为强吧!
双拳紧握,挺身前冲,拳路化为「快意恩仇」,这一路激荡迅猛的攻势就挥了过去。
「快意恩仇」,拳路由「针守妙决」中的「守虚」一式化出,攻敌不备、攻敌必救,讲得就是一个快字,自从阿刃练成以来,不过出手两次,一次对义父林成一,一次对皇甫仁,均是师出有功,打得对方措不及防。
而这一次,却是大大的失利。
只见那蒙面人伸手一刁,竟然奇准无比的在漫天拳影中捉住了阿刃的手腕!
阿刃不由得大惊,同时,一种异常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
要知「快意恩仇」拳势一百一十八路,攻敌何处,打向何方,全凭施用者一念而定。即使是熟悉这套拳路的皇甫族人也不可能在一招之间制住阿刃,唯有一个既熟悉阿刃个性又熟悉这套拳路,还与阿刃交手过无数次的人才能做到。而这个人,也曾经很多次用同一手功夫挡下阿刃的「快意恩仇」拳路。
那个人就是,阿刃的爷爷。
心神电转,阿刃越看越觉眼前之人的身形熟悉无比,一声「爷爷」就要出口。
而那蒙面人没容他多话,伸手便劈在他的后颈,阿刃骤觉一阵眩昏,在这一瞬间,阿刃还能清楚的感觉到,那蒙面人从他怀里摸走了装着「七道天心」的针盒,并在他耳边低语一句。
“老地方见。”
随后,无边无际的黑色便吞噬了阿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