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五章 强吻刁蛮女
章节列表
第十五章 强吻刁蛮女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爷爷养育阿刃十年,竟是为了用他换那「七道天心」?
这件事虽然已经变成事实,但阿刃仍然感觉难以置信,此刻他屈辱的跪在一个从未见过的人面前,脑中几乎被一种难忍的愤懑与自怨自怜的感觉添满,再没有其他感觉。
室中沉寂半响。
一双干瘦宛如十龄小儿的手抚上了阿刃的头顶。
“孩子啊。”
与刚才的冷言冷语不同,这声充满慈爱的呼唤让阿刃想起了爷爷。
阿刃愕然抬头,迎目看见的是一双满是怜惜的眼睛。
“你知道么?抚养你长大的人,曾经是我最疼爱的弟子,他最聪明、也最懂我的心思,而如今,他又送一份我无法拒绝的礼物……,唉。”
悠悠长叹声起。
老人干瘦的手微微一动,阿刃只觉有股沛然之气突然从顶门灌入,自己体内的「伏养心决」应声而动,想要与之抗衡,却仿佛是一瓢撒进河里的水,一下子便被这股宏大的气息吞噬的干干净净。
“果然……。”老人轻声低语。
阿刃心头疑惑,却猛得感觉老人灌入的柔和之气突然刚强起来,轰然一声,在自己的心神间炸响一个惊雷,激荡声中,他便昏了过去。
…………
不知过了多久。
一种很痒很痒的感觉搔扰着阿刃的鼻孔,虽在昏迷中,但阿刃还是忍不住一个喷嚏打出来,接着,阿刃便悠悠转醒。
身下的感觉很硬,似乎是躺在石地上,阿刃不舒服的扭扭身子,缓缓张开双目,睁睁看见的是蔚蓝天空,和天空下那张姣好的脸。
那张漂亮的脸正俯看着他,距阿刃的脸是如此接近,以至于双方都能感觉得到彼此的灼热呼吸。
一双弯弯若月牙的眼睛里盛满笑意。
阿刃睁开眼,闭上,再睁开,很是迷惑的样子。
两人都不言不语,过了好一会儿。
“喂。”阿刃终于忍不住开口道,“你不觉得我们靠得太近么?”
“不觉得呀,有什么问题么?”皇甫歌无辜的回答着。
“问题是,地面太硬,我躺着不舒服,想要起来,你又拦在那里,我没办法站起来。”
“哦。”
皇甫歌悻悻的应了一声,不再抱膝蹲在阿刃身边,而是站了起来,弯腰把手伸给阿刃。
阿刃犹豫了一下,便一把抓住皇甫歌的柔嫩小手,借力站起。
站起身来,阿刃左右张望,见自己是身在济世医家那山谷的入口处,脚下踩得就是那方圆百余米的光滑石面,而前次看到那些帐篷以及热闹人群已经消失不见,偌大的石质广场上,就只有他与皇甫歌二人。
回忆起来,自己是被那个干瘦老头弄晕的,他就是济世家主,那爷爷交待自己的事情呢?那个什么「七道天心」呢?
“何刃,你要这个?”
沉浸在思絮里的阿刃被皇甫歌的声音惊醒,循声望去,便见皇甫歌手持一个巴掌大小的锦盒站在那里。
“「七道天心」?”
“什么七道天心,不就是七根破针么。”
皇甫歌满不在乎的评论着济世医家的镇世之宝,然后又随随便便的把锦盒扔给阿刃。
阿刃一把接过,心中不禁愕然,这么容易么?刚才见到针盒在皇甫歌这刁蛮女孩手里时,他不禁猜测她会出什么难题才肯把针交给自己,现在竟然这么随便的扔过来了……,这女孩的心思,还真是难猜啊。
“才见面就要分手。”皇甫歌扔过针盒后,有些幽怨的看着阿刃,下一句话让阿刃大惊失色,“不如我们来个吻别吧!”
哈哈哈。
看着听了这句话兔子般远循而去的阿刃,皇甫歌笑得前仰后合,不能自抑。
听着背后传来的银铃般清脆的笑声,阿刃突然感觉自己很窝囊,竟然被一个女孩子给调戏了!
说起来,有什么啊,不就是接吻么?
这动作阿刃曾在电视上见过,两个人,青年男女,把嘴凑在一起,没什么了不起的,而且,这种事情是女孩子比较吃亏的,自己怕什么?
如此想着,阿刃放慢了脚步,听着背后传来那肆无忌惮的笑声,不禁心头有些恼怒。
遂转身,盯着笑声不断的皇甫歌,一步步走了回去。
哦?
皇甫歌看见阿刃竟然走回来了,还一副誓死如归的表情,不由得笑意更盛。
阿刃的确是被皇甫歌的笑声惹怒了,他气冲冲的走到皇甫歌面前,不由分说,一把捏住眼前女孩的下巴,把自己的嘴对着目标,一口亲了上去,把皇甫歌的笑声淹没在他的嘴里。
唔……。
皇甫歌被阿刃的突然袭击搞得有些晕,她月牙般的眼睛瞪得如同一轮满月,感受着嘴上传中的温柔触觉,一种没来由的心慌意乱弄得她脸红扑扑犹如火烧。
阿刃几乎是用咬的,把自己的嘴放在皇甫歌的唇上,感觉软软的,很温柔。
这没什么啊。
阿刃亲了一下之后,就要把嘴挪开。
没想到,皇甫歌突然微张小嘴,把自己的柔嫩小舌硬塞进了阿刃嘴里,阿刃猛得感觉到一个滑滑的东西冲进自己的嘴里,而且还在不住搅动,搅得他心头一股闷热闷热的感觉骤然冲上脑际,「轰隆」一声,阿刃只觉似乎自己整个人都滑进了一个非常炽热的狂乱之所,身体每个部份都在沸腾,他也情不自禁的把自己的舌头凑了上去……。
蓝蓝的天空下,他和她交换了自己人生里的第一吻,虽是戏言所至,但终究算是一个承诺,至于将来,他们在乎么?
时间似乎很短又似乎很长。
两人的狂热终于有了尽头,皇甫歌感觉一阵气闷,不禁伸手推开了阿刃。
阿刃被推开,愣愣的看着面红耳赤的皇甫歌,似乎还在回味刚才的温柔。
“坏蛋!亲起来就没个完,快把我憋死了!”皇甫歌嗔道。
“我…,嘿嘿!”阿刃开始傻笑。
一个吻骤然拉近了二人的距离,在他们彼此眼中,对方已经有了不同的定义吧。
不过皇甫歌不愧为皇甫歌,此女的反应大大不同于普通女孩,只见她定定心神,上前大咧咧的拍拍阿刃的肩膀,道:“我不会白占你便宜的,你现在是我的人了,我会对你负责的。”
一句话说得阿刃几乎跌倒,他看着颇具男儿气概的皇甫歌,心中哀叫难道这辈子都注定被她调戏?
这可不行。
阿刃也定定心神,凛然道:“这句话应该我说,我会对你负责的!”
“不对,是我对你负责!”皇甫歌不应。
“我对你负责!”阿刃叫着。
“我对你……,算了!”皇甫歌觉得自己应该让着阿刃,“反正以后不许你在外面沾花惹草的,听到没有?”
听了这话,阿刃眼前突然浮现出林紫宁的影子,想了想,他自己也觉得奇怪,姐弟之间也不会有什么吧?
看着阿刃犹疑的神情,皇甫歌脸色突然阴沉下来,她指着阿刃叫道:“你在外面还有别的女人!”
“才没有。”阿刃急忙否认。
“就有!”皇甫歌几乎要哭了。
就这样,二人纠缠了好一会儿,一面是想扮演一个情人的皇甫歌,一边是思想传统、觉得自己亲了别人就要负责的阿刃,两个人都尽力扮好自己的角色,一时间玩的不亦乐乎。
半个小时后,阿刃才辞别依依相留的皇甫歌,踏上了归途,而皇甫歌,也许这爱玩的女孩明天又想演另一个角色,便忘了阿刃吧。
阿刃独自上路,一个人走了一会儿,突然觉得少了些什么,环顾四周,这才兀然惊觉,林成一没在谷口等他。
进谷前,林成一与阿刃约好在谷外守候,这时怎么不见了,难道出了什么事?
阿刃急忙转身向回走,他觉得即使是林成一有要事离开也会在那处留点信息,告诉他发生了什么事。
他刚转身,就看见了一个青年人站在一棵树下,苦笑着望着他。
这人阿刃记得,就是一直随在林成一左右的那个青年人,那个回答自己下人不需要名字的青年人。
“你?”阿刃疑惑的看着他。
“阿刃少爷刚才走的太匆忙了,没有看到我。”那青年善解人意的替阿刃开脱。
阿刃不由得一阵脸红,刚才他先是被皇甫歌的一个吻弄晕了头,再与其纠缠了好一会儿,整个人都神情恍惚,以至于这人站在那么明显的地方都没看到,真是丢脸。
阿刃干咳一声,替自己遮掩,又想起来还不知道林成一的下落,便忙问道:“义父呢?”
“林董事长有急事,先回去了,他吩咐我在这里等候阿刃少爷。”
“很重要的事么?”
“只是一点家事,没什么。”
哦。
阿刃点点头,接着颇感兴趣的看着这个与自己年龄相当的青年人,笑道:“咱们可是要同走一段路的,你是不是应该告诉我你的名字了?总不能让我一直「喂、喂」的喊你吧。”
那青年也笑了,轻声道:“我叫林海。”
“林海、林海。”阿刃念了几声,向其伸出手来,“我叫何刃,很高兴认识你。”
林海瞧了瞧阿刃,见其面上挂着人畜无害的笑意,这才伸出手握住了阿刃的手,“我也很高兴。”
随后,两人并肩而行,阿刃是那种与什么人都能交上朋友的乐天性格,林海虽然拘谨,但在阿刃满不在乎的个性影响下,话也逐渐多了起来。
“林海,我觉得很奇怪呀,为什么你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呢?”
“我是和林董事长及阿刃少爷一起来的。”
“怎么可能?来的时候就我们两个人……,哦,我知道了,你是在暗中跟随的,你们还有不少人吧?也对,怎么说也是与「济世医家」齐名的「天命林家」,没几个人跟着义父就怪了。”
林海微笑着点头。
“还是不对啊。”阿刃又想起疑惑之处,“义父叫你们跟着我就好了么,为什么要自己跟来呢?”
“林董事长担心少爷的安全。”
阿刃听到这回答,心头涌起几分感动。
“我说,林海老兄,不要叫我少爷好不好?我觉得很别扭啊!”阿刃向林海抱怨着。
“不行,阿刃少爷。”
“你这个古板家伙,我一定要帮你改过来!”阿刃盯着林海,发誓。
林海笑而不语。
“叫我阿刃!”
“阿刃少爷。”
“阿刃!”
“少爷。”
“你气我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