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一章 有女野蛮
章节列表
第十一章 有女野蛮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一个短发齐肩的秀气女孩,微翘的小鼻子,弯弯的眼睛中闪动着狡黠的神采,几绺不安份的刘海在额前散落着,一看就知道这是一个机灵百变的难缠少女。
“皇甫歌!”
和阿刃同时从地上爬起的皇甫仁高声怒叫,此刻他衣襟散开,满头的灰土,看起来很是狼狈。
“你怎么、你怎么……!”
皇甫仁指着那名为皇甫歌的女孩的鼻子高叫,气愤无比。
“怎么不帮你是吧?可我为什么要帮你呢?给个理由先,我是来处理叛徒的对吧?我们执法堂有我们执法堂的规矩,你不指出哪个是叛徒我怎么好出手呢?万一伤到了无辜的路人甲乙丙丁就不好了么?即使伤不到路人,伤到花花草草也是不好的嘛?悟空啊,我跟你说,你这么急燥的性子可得改改,要不然以后走到街上难免会被人痛扁,你看你看,我还没说完,你就被人揍了……。”
女孩口齿伶俐,一大串莫名其妙的话叽哩咕噜的倒出来,说得皇甫仁面色紫青、头上几乎冒烟,说得阿刃张目结舌,呆在一边。
“闭嘴!”
皇甫仁高叫,今天他似乎一直都在大喊大叫。
“这个就是偷学医家医术的叛徒!你快点抓住他!”
皇甫仁几乎要被皇甫歌气疯了,他在心中狂喊为什么这个月本城的执法巡视人会是这个大麻烦?为什么自己明知道她是个麻烦还要请动她?为什么自己不能等到下个月再处理这件事?他简直倒霉透了!
哦。
这次皇甫歌倒是没废话,而是上前几步,颇感兴趣的打量着阿刃。
阿刃对这女孩的拳头心于余忌,急忙摆出架式。
“我挺喜欢你的,黑小子!”
看了一会儿,皇甫歌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这让绷紧身体的阿刃差点错力跌倒。
“我要把你抓回去陪我玩。”
又是一句不可思议的话,她是神经病吧,阿刃猜测着。
阿刃这么想着,不由得有点走神儿,这时,皇甫歌动了。
进一步,疾快无比的一脚当头劈下。
「沾衣八打」中的「落」字决!
阿刃失神之下,一时间躲闪不及,只好身形猛挺,「冲」字决急展,用肩膀顶上皇甫歌力道未尽的劈腿,同时肩头摇动,「圆」字决化解了撞在肩头的力量。
“好家伙!”
皇甫歌兴奋的叫着,双腿犹如穿花舞蝶一般化出了漫天腿影,脚脚不离阿刃左右。
阿刃左挡右拦,越打越是心惊。他从来都不知道,原来「沾衣八打」可以用成这样,许多变化是他想都没想过的!而且在一连串的攻击中,眼前的女孩子从来都没用过双手,只是腿影舞动,就打得阿刃防不胜防。
又是一腿横踢过来,明明阿刃看出这是「冲」字决,去拦挡时,腿势急转,又化出了「回」字决翻踢阿刃的上身,阿刃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转过身形应付这一腿,皇甫歌却以另一腿为圆心,跳舞一样优雅的用出了「圆」字决,然后身形猛起,当头又是「落」字决一脚。
两决并用,三决并用,甚至有时四决并用!
阿刃才知道,小巧灵动却比「针守妙决」后四决威力相差甚远的「沾衣八打」,若是练到像眼前女孩的程度,将完全不逊于后四套武技。
不过这个认知也帮不了阿刃什么,在皇甫歌的咄咄进攻之下,他已经败势渐露。
苦苦支撑的阿刃被女孩逼得心头火起,他是一直担心用「快意」或是「逆舟」这两套武技的话,将会耗用体内大部分的内气,那样会耽误林紫宁的治疗。
现在看来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若是被眼前这个疯子和白痴抓走的话,不用说医治林紫宁,就是自己的安全也没办法保证。
于是,他猛然一声暴喊,拼着承受皇甫歌的一腿,借力退后几步。
静息凝气,双掌合并胸前,微微瞌目。
“有新花样了?”
皇甫歌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随即不管不顾大咧咧的上前一脚踢来。
腿势及身,阿刃突然蹲下俯身将双手互逆在身体四周划出一个圆来,这姿势恰恰避过了皇甫歌的一腿,随后,阿刃右掌疾伸,从斜下直拍皇甫歌的肩头。
这一掌拍的极妙,皇甫歌不由的轻噫一声,从未用过的右掌击出,抵挡住了阿掌的掌势。
喝!
阿刃低喝,皇甫歌只觉一股凿石般的巨力涌出,不由得站不稳身子,「蹬蹬蹬」倒退几步。
“厉害呀!”
皇甫歌叫着,露出了见到猎物般的喜色,又冲上来。
阿刃「逆舟」掌法疾展,两人就要撞在一起。
这时,一道身影从天而降,左抵皇甫歌,右挡阿刃,暴喝声中,将二人同时击退。
见到这人,阿刃露出欣喜的表情,皇甫仁的脸色却极其难看。
“好一个济世医家!竟敢到我家里来抓人,是不是欺人太甚了?”林成一冷哼,其势逼人。
“不是这样的,林伯伯……。”皇甫仁急忙解释。
“别这么叫我,我可不是什么皇甫家公子爷的长辈,担不起,也怕传出去惹人笑话,说我林成一的晚辈竟然逼到家里来抓人!”
“林伯伯,真是不是你想的那样,这小子学的是医家武决医术,偏偏他还不承认自己是医家弟子,所以……。”皇甫仁似乎极怕叶成一。
“不必多说。”林成一冷哼,“这笔帐记下了,要不是顾及五流同道之谊和你一直以来为宁儿治疗的情份上,我就立即废了你,想信你们皇甫家长辈也说不出一个不字!”
“……是,晚辈这就告退。”
皇甫仁见多说无用,林成一在这,即使是武力强攻也必定拿不下那小子,更何况林成一还算是他的长辈,顾及同道之谊,他绝不敢在林成一面前乱来。
“喂,黑小子。”皇甫歌有点难过的瞅着阿刃,“他太厉害了,我打不过他,有机会我再来找你玩啊。”
这女孩绝对是个麻烦,阿刃听说这麻烦以后要来找自己,也只当没听见,抬首望青天,哼着歌。
皇甫家二人去了。
林成一朝阿刃报歉笑笑,道:“对不起,阿刃,我以后会加强戒备,绝对不会再让人闯进来。”
嗯。
阿刃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