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七章 林中论武
章节列表
第七章 林中论武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微微晨光在竹林中摇曳,被横斜的竹叶拦碎后零零落落的撒在阿刃身上。
阿刃肃立在竹林里,体内「伏养心决」运转流畅,伴随天地间最精纯的一丝自然之气应机而动,潮起潮生潮散朝聚,「伏养心决」的气机就犹如在大自然力量影响下的海潮一样,不用刻意去影响它,只要找到大自然拥有脉搏,随着它起舞就可以了。
慢慢的,体内气机积蓄到了顶点,阿刃立地挺身,摆出一个奇怪的姿势,接着,一招一式的练起了一套拳法。
他的动作非常缓慢,而且显得异常吃力,仿佛每个动作都需要用浑身的精力来完成。
「针守妙决」有七种针法,承平、伏养、延生、守虚、抱气、续命、回天。
第一针承平最简单,只是普通的针灸之术。而第二针伏养,说是针法,实际上是一门以自然为师的独特气功,伏养功成,才可以继续学习第三针。
承平、伏养、延生,这三针的施针之术又构成了一套速度奇快的武学,「沾衣八打」。
到了后四针,一针难如一针,「回天」一针耗了阿刃两年功夫才略有小成,而这四针所包含的拳掌腿心四种武决,更是深奥无比,阿刃现在练习的,正是四决中的拳决。
阿刃正在练拳,突然,一个浑厚的声音响起。
“这拳法不错!阿刃,和林伯伯比划比划吧。”
说着,林成一从竹林深处走来,到了阿刃身侧丈余远,拉开了架式。
“林伯伯,这拳法我还不熟……。”
“难道你还怕伤了我?”
林成一见猎心喜,也不由阿刃分说,跨步挺身一掌击来。
阿刃团身挺腰,沾衣八打的「圆」字决挡开了这一掌。
“不对,换你刚才练的那套拳!”
林成一口中叫着,一招紧似一招的逼来,阿刃无奈,没想到这身家亿万的大富翁还是一个武痴,或者是太久没人跟他动手、一身武艺空负的原因?
没办法,阿刃只得疾退一步,伸拳摆出一个奇特的姿势,左拳收在身侧,右拳伸直,双拳均是拳心朝上,仿佛是送什么东西给人的样子。
林成一正要逼来,忽得发现阿刃摆出了这样一个奇怪姿势,表面看来,这姿势进攻防守都不便利,可似乎又包含着危险的讯息,看得他不由一愣。
“我来了!”
阿刃高叫,挥腰旋身,左右拳姿势变换,眨眼之间,就跨过了他与林成一间短短的距离,拳头砸向了林成一头部。
这一拳不带丝毫劲风,仿佛只是不懂武功的人随手挥来,却来势奇快。
林成一想试试这拳有什么厉害之处,索性不躲,抬手一挡。
他只觉阿刃的拳头里猛得爆出一股洪水般的巨力,击得他手臂一软。
“好。”
林成一叫着,凝力在手臂中,抵消了这股力量,没想到,阿刃拳中旧力方竭、新力又生,一股股的力量不断涌来,三道力量之后,林成一已然力竭,他不由得讶然,奋力一振手臂,弹开阿刃的拳头,身形后缩,脱出他的攻击范围。
退了一步,还没等林成一为这招叫好。
但见阿刃脚步迅速移动,左拳右拳一招招一式式长江大河般涌出来,速度快极不说,每一式与上一式的衔接之处,仿佛已然料定了对方的反应,一拳拳的击在敌人必守之处,打得林成一措不及防,左拦右支的狼狈无比。
狂风暴雨般的攻势持续了三十余招,阿刃的动作竟然没有重复过,林成一被这一套组合技打得叫苦连天,几乎想就此认输,但想想自己的身份,还是开不了口,竟自苦撑着。
就在林成一心中叫苦的时候,阿刃却不打了,只见突然他抽身后退几步,扶着一棵竹子弯腰大口喘气。
“不行了、不行了,累死我了,不打了不打了!”
林成一见阿刃停了手,心中庆幸,再下来自己可不知道能撑得过几招,这套拳路实在是太乱来了,根本不讲招数,简直是胡撑蛮缠一样。除非拼着被阿刃揍上几拳,才能反击回去,可虽然阿刃的拳头伤不着自己,但挨上一两拳的毕竟面上不好看,传出去也叫人笑话……。
这么想着,看着阿刃累极的模样,他又很奇怪。
“阿刃,我看你刚才练拳的时候动作那么慢……。”
阿刃真是累极了,他索性坐在地上,听到林成一问话,他道:“我刚才是在练针。”
“练针?”
“对。”阿刃点头,“「守虚」针共有一百一十八种针势,每一针都对应着人体内的气血亏淤之处,我刚才看起来是在练拳,实际上每一个动作之后都会考虑相关一针下去,人体内气机百变,会有怎样的状况发生,所以练的很慢。”
“那你刚才那套拳法?”
“那其实是「守虚」针的施针手法,只不过是把针势换成拳法。但相比考虑人体内的气血变化方式,设想对手的应对招数就容易多了。我一拳下去,等于一针扎在对手身上,对手就那几种应对方法,我就可以先一步攻击他的必救之处。这针法麻烦,换成拳法也麻烦,一招一招连着不断,打起来太累了。”
“的确是很麻烦的拳法。”林成一听了这介绍,有些哭笑不得,“叫什么名字?”
“「快意」。”
“快意拳,这名字,挺有气势的。”林成一道。
“还行吧,就是太麻烦了,我总叫它麻烦针麻烦拳。”
“哦……,这名字也不错。”林成一想笑。
闲聊几句之后,林成一想起什么似的说道。
“对了,宁儿想请你吃顿饭,为昨天下午的事情道歉。”
道歉啊。
阿刃听着这句话,坐在地上抬眼望天,和煦的阳光撒在他身上,却温暖不了他的心。富贵家的小姐为什么要向一个穷小子道歉呢?不是因为她做了对不起他的事情,而是因为她有求于他,若不是这样,谁又会理会他这样的、从垃圾堆里走出来的家伙。
“不必了,林伯伯。”阿刃摇头道,“我会继续替林小姐治病的,不用她向我道歉。”
“阿刃!”
听了这话,林成一突然沉声叫道,阿刃惊讶看着他,发觉林成一眼中竟有严厉的责备之色。
“你觉得我是为了宁儿的病情才故意讨好你,让她向你道歉?”
林成一的神情让阿刃觉得有些畏缩,想否认,却又觉得自己就是这么想的,为什么要否认呢?
“阿刃,从第一次遇见你,我就很欣赏你,我觉得你不是池中之物。这几天的接触下来,这种感觉更深,你拥有神奇的针术、有超人的武学,我昨天甚至得知你会说一口流利的英文。我不知道在那么恶劣的条件下,你爷爷是如何将你陪养成功的。只凭这些特质,你完全可以在今天的社会上获得巨大成功,更何况我相信你还有我不知道的长处。”
爷爷的陪养?想起这个词,阿刃现在仍觉得胆寒。
十年里他每日的睡眠不超过五个小时,自从开始认字起,每天都在背诵那本医书上的字字句句,真到梦中也能将这些晦涩难解的语句诵出。而刚刚修炼「伏养心决」的那次,为了找到大自然的节奏,他在河水差点被溺死、在台风天跑上天台与巨风共鸣、在暴雨中苦苦忍耐,这惨况足足持续了三个月,这才入了「伏养心决」艰难的修行之路。而后学习的七道针决,最简单的针决三十八个手势,最难的一百一十八道,每个针势应对在什么情况之下,又是一次难到极致的记忆旅程。因为没有病人可供验证,他必须由难入易,先习武决再从武决摸索回针势。特别是后四针,每次练习都是一次对记忆力与身体的苦苦煎熬。想对于这些,所谓的外文学习不过是正餐前的开胃小菜了。
因为与外界接触的少,他一直以为所有的医生都是这么练出来的,所以每次经过医院看到穿白大褂的医生都像是看到上帝一样崇拜。
直到最近他才得知自己是不同的,而究竟有哪里不同,需要别人来告诉他。
“你是一个奇迹!”林成一这么告诉他。
“你现在还不了解自己的价值,但我告诉你,你不逊色于世上任何一个人,你将来的成就可能超过所有人,而现在你最大的错误在哪里,你知道么?”
阿刃被林成一的夸奖弄晕了,他不知所措的摇头。
“你把自己看低了,你觉得宁儿瞧不起你,你也觉得自己应该被她瞧不起,所以你不愿意接受她的道歉。你错了,你应该记住,你不低于世上任何人,无论是多么富贵显赫的人,你只需要平视他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