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章 莫欺少年穷
章节列表
第六章 莫欺少年穷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这是林紫宁第三次见到这黑黑的臭小子,第一次他无礼对她,第二次他害她跌伤,而第三次,却是被当做救治自己的希望请来,这让骄傲的林大小姐不知道拿什么态度面对他才好,于是索性噘起嘴巴冷哼一声,算是打过招呼了。
呵呵,阿刃尴尬笑笑。
“宁儿,对待客人要有礼貌。”林成一在旁提醒林紫宁。
“哼!他算什么客人!”林大小姐白了阿刃一眼。
“不好意思。”林成一向阿刃道歉,“这丫头被我惯坏了。”
“没事没事,我不会在乎的。”阿刃摆手。
“哼哼!”林紫宁继续冷哼。
林成一见二人之间火药味颇重,急忙转开了话题,他朝着阿刃问道:“治小女的病,需要多少时间?还需要什么别的东西?”
“只要一间静室就可以了,至于多长时间……。”阿刃在心中琢磨着,才道:“以我现在的针力,大概要三个月左右。”
“这么久啊。”林成一沉吟道,“不知对日常生活有没有什么要求,或者有什么需要忌讳的?”
“是这样的,三月之中,需要行针三道,每道针法不同,所忌之处也不同,行针之时,我会提醒林小姐的。”
“那好,是否可以现在就开始?”林成一眼中流露出渴望之色。
“也可以。”阿刃应道,接着他显出不好意思的神情,又道:“我有一件事想和林伯伯单独谈谈。”
“好的,宁儿,你先出去。”林成一立即答道。
“哼!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林紫宁气乎乎的走了。
“有事请说。”林成一道。
“治小姐的病时,前几针到是没什么,可是到了驱散经络内寒毒,重整五行之气时,必须用到「守虚」一针,此针一百一十八势,遍历人体一百余处穴位,必须、必须要患者……。”说到这里,阿刃尴尬的笑着,没说下去。
啊?
林成一面现惊讶之色,接着阿刃的话试探着问道:“裸身相对?”
“穿着簿沙也可以。”阿刃急忙摇头。
“这样啊。”林成一掐着下巴思考,以女儿的性格,估计听了这话连病都会不要治了,那可不行,先骗着她吧。
“没问题的,到时候一定没问题的。”林成一的话听起来像是安慰自己。
“林伯伯,作为医者,我必须跟你说,如果事到临头骤然停止治疗的话,林小姐体内的「血疾」又会复发,而且比以前更严重,再让我治的话,我连一成把握都不会有。”
“嗯。”林成一重重点头,心想不行到时候就是用强迫手段也要治好女儿的病。
“还有一件事。”阿刃又道,“我刚才看了爷爷留给我的信,他让我跟林伯伯借一样东西。”
听了这话,林成一笑道:“你爷爷他知道我?他让你跟我借什么?”
“是的,我曾经跟他提过救治林小姐的事,他应该是这么知道的,可是……。”阿刃脸上也泛出疑惑的表情,“我不知道爷爷从哪里晓得你有一块叫「还恩铁卷」的东西,他要我向你借,何伯伯,你有么?”
听得这话,林成一脸色忽变,他勉强压下心中的惊疑,心道阿刃的爷爷、这个在垃圾场里人称何伯的老人,究竟是什么人物,怎么会知道自己有这个东西?
「还恩铁卷」算是一个神秘世家对外发出的誓言,这个世家拥有贯绝天下的医术,但从不轻易出手救人。凡是持有这个东西的人,都可以要求这个世家做一件事,大多数「还恩铁卷」都被用来要求这个世家救治绝症病人,几乎都是医到病除。近些年来,唯一一次失败就是对林成一的女儿林紫宁的病情束手无策,不过也正是因为有这个世家对林紫宁病情的尽力维持,林紫宁才会直到今天还安然无事,可毕竟没有治好病,因此林成一送回的「还恩铁卷」又被退回,仍在林成一手中。
心中念头百转,林成一犹豫了片刻,终于没问任何问题,而是一口答应道:“我有这个东西,要不要现在就给你?”
“不用。”阿刃似乎只把这东西当作一个寻常物件,毫不在乎的说道:“阴历六月十五那天给我就行。”
六月十五?
林成一暗自点头,何伯果然是知道那个神秘世家的底细,六月十五正是那个世家大开山门,召各地弟子回本家叙职和接待外界有求之人的日子。
“对了,林伯伯,您的功夫是哪里学的?太厉害了,除了爷爷之外,我从来没遇到过像您这么厉害的人。”
“雕虫小技,家传的一点功夫,没什么了不起。”林成一笑道,接着假装不在意的问道:“我和你爷爷,谁更厉害一点。”
“恐怕是爷爷厉害一点吧。”阿刃毫不犹豫的回答,“我在他手底下一招都走不过。”
哦。
林成一心中暗凛,阿刃的功夫他也见过,那套武技可说是极尽变化之能事,虽是刚劲有余,柔韧不足,但想来也是阿刃没练到家的缘故,他自问要击败使这套功夫的阿刃的话,至少要五十之数,若是只擒不伤,更要百合之久,而这样的功夫儿在何伯手下竟然走不过一招?
何伯究竟是什么人?
阿刃又是谁?
那套超越那个神秘世家的神奇针术又是从哪里来的?
望着眼前这个在垃圾堆里长大的、却丝毫不带委琐之气,反而在言谈话语之中,拥有一种能让别人感觉得到他的真诚、让人觉得与之相处会很安心的少年,何成一眼露思索之色。
当天晚上,阿刃便开始为林紫宁进行治疗,地点是在林家的一个僻静小院里。
整座林家大宅建于城市东侧一座起伏较缓的山上,山名「临香山」,风景秀丽、傍水而立,是一处绝佳的游览之地,临山而建的座座大宅,也聚集了整个城市最有身家的上层人士,每个在官场或者商场上有些成就的成功者,都以在此处拥有一处住宅为荣,甚至有人打趣道,炸了一座临香山,等于炸掉了整座城市一半以上的财富。
林家大宅就位于临香山风景最佳的位置上,整座宅院足有万余平,院内除了种种风格迥异却又搭配的无比协调的各色建筑外,更是夸张的掘出了一处小湖,因引江水入小湖,湖内是活水,清澈见底,有时还能见到鱼虾嬉戏。整个大宅,可称得上是一处活生生的世外桃源。
阿刃原本以为自己曾经工作过的邦亚酒店就已经够豪奢的,见到林家大宅那一刻才知道一山更有一山高,有钱人就是夸张啊。
为阿刃准备的小院,就是位于那个小湖的一间小屋。
初看去这间小屋是由茅草盖成,与外边围的一圈竹篱笆构成了一幕农家景致。进去才知道,每根草、每根木头都是用奇特的建筑材料筑成,摸上去温凉润手,还有特别的温度调节装置,可以自动或手动进行调整,让屋内气温始终保持在最适合人体的温度上。
屋内摆得是仿古布局,桌椅屏风一应俱全,据介绍,这些都是真真正正的明代家私,每一件都有几百年的历史,而凑成可以摆满整间屋子红木家俱,则花了林成一天文数字的金钱。
那个数字令阿刃听了倒抽一股冷气。
“请进吧,何先生,小姐在里面等你。”
常跟在林成一身边等候吩咐的年轻人恭敬的对阿刃说,阿刃曾问他的名字,那年轻人笑着说下人不需要名字。
“好。”
阿刃推开小屋内间的木门,走了进去。
林紫宁穿着一身单簿的贴身衣裤,正坐在一张木椅上等着他,见阿刃进来,林紫宁别过头去,似乎对阿刃的印象并不好。
阿刃才懒得跟她计较,只要拿起手中的针,他就是医者,面对的人不分男女老幼,都是病人,这是爷爷曾经告诉过他的,一个医者的自觉。
“林小姐,我们将要进行的是第一个疗程,时间长短视你的反应而定。首先,在前三天,我将会用针刺激你胸口、下腹以及四肢的经络,让所有淤毒活跃起来,同时用「承平」针护住你的心腑,你记住,在这三天里,不能有剧烈的动作、不能有过激的情绪反应,否则一切前功尽弃。”
听着阿刃不带一丝感情的严肃话语,林紫宁眼中掠过一丝愕然,之后,她也意识到这不是她呕气的时候,眼前只有医生与病人,没有被欺负的千金小姐与住在垃圾堆的顽劣小子。
“是。”林紫宁点头应道。
“好,现在请你脱掉外衣,躺在床上。”
林紫宁面色微红,还是脱掉了上衣,内里只穿了一件短短吊带背心,依阿刃的话平躺在木榻上。
眼前人儿漂亮的面孔,充满诱惑的高耸胸部,这一切美妙的景象,足以对一个十**岁的青春少年构成致命的吸引力。但阿刃不为所动,十年来的日日修炼,虽然抹不去一个少年对异性的自然冲动,但当他拿起针,身体中「伏养心决」自然动转时,任何情景都不能令他动摇。
“你要静心,如果做不到的话,我可以帮你昏睡过去。”
“不要。”林紫宁叫道。
“那好,你尽量吧。”
阿刃无所谓的点头,随后从怀中摸出了他的针囊,摊开在床旁的木桌上,屏息静气,伸手摸过一支针,瞧准林紫宁肩上的穴位,就要下针。
蓦得,突然一阵吵闹声传进来。
阿刃听了,不由得皱起了眉,不是说这里绝对安静么?怎么搞的?
躺在床上的林紫宁听了这吵闹声,却翻起身来,急忙拉过自己的衣服穿上。
这时,一个身影带着急促的脚步声闯了进来。
他是一个身形高大的俊秀青年,眉角神采飞扬,英气逼人,此刻正用极其气愤的眼神儿盯着阿刃和林紫宁。
“你在做什么?”
这句是责问林紫宁的,林紫宁原本有些不安,但听得这句有责怪之意的话语,神情也愤怒起来。
“我做什么你管得着么?”
“我……。”
那青年正要开口,却瞥见了一脸无所谓的阿刃,便立即将口中所说的中文换成了英文,大声叫嚷起来。
林紫宁也用英语回答。
两个人就在阿刃面前,你一言我一语的辨论起来,神情中没有丝毫忌讳。
阿刃在两人之间,本想避嫌退走,听得二人说了几句之后,神色却开始阴沉起来。
“二位。”
阿刃突然开口,一口流利的英语,惊得林紫宁和那青年闭了嘴,呆呆得看着阿刃。
“你们是不是认为垃圾堆里出来的小子不懂英文,就可以在他面前随便说话?”
哼哼。
阿刃冷笑着,转身走了。
林紫宁看着阿刃离去的背景,一阵羞红涌上了脸庞,刚才自己说了些什么啊?虽然都是些气话,但是那些「就是喜欢这黑小子你管不着」「他是垃圾堆出来的我也喜欢」之类的话,让当事人听了,自己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