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章 断你子孙根
章节列表
第二章 断你子孙根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这个城市的北区,有一片棚户区,这里是整个城市的生活垃圾集中地,也集中了城市中生活水平最低的一群人,他们居住在城市最污腻的一角,大多以拾荒为生。
高温下,垃圾堆散发着令人窒息的恶臭,这在常人眼中避之不及的东西,却是拾荒人眼中的宝贝,在这里他们能找到生存的希望。一车垃圾运来,早已等在那里的几个人不待垃圾倒落,便爬上车去挣抢着一些饮料瓶子、纸箱等比较值钱的东西。
这时,一道人影径自穿过这片区域,飞奔而去。
车上翻捡着垃圾的几个人停下来,大声向那个人影招呼着:“阿刃,怎么跑这么快?又闯祸了?”
“没有。”
阿刃回答时,已经跑出了好远,车上拾荒几人又听他喊着:“别和我爷爷乱说!”
“不会了。”一个中年女子向阿刃的背影喊着,“我儿子的脚还有些痛,晚上过来帮他看看!”
“好!”
远方的阿刃向中年女子挥挥手,表示知道了。
阿刃在这个大垃圾场中穿梭着,沿着垃圾堆出的小路七拐八转,来到一片木板搭成的简易房前,他停下脚步,调匀呼吸,这才掀开硬纸片做成的门帘,进了一间小屋。
“爷爷。”他叫着。
小屋内极其阴暗,阿刃一时看不清东西,揉了揉眼,才看到自己的爷爷正坐在那铺小坑上,喝着一碗黑乎乎的汤汁。
“爷爷,你又在喝那种东西?我都说了不要喝了,对身体有害的。”
阿刃不满意的叫着,他爷爷却急忙一口将整碗药灌进喉咙里,脸上泛起极为痛苦的表情,那药非常苦。
阿刃急忙上去帮爷爷抚摸胸口,半响,爷爷才喘过气来。
“阿刃啊,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看你五息不调,是不是跑回来的?又闯祸了?”
阿刃偷偷乍舌,吱唔了几句,爷爷也不深究,只是叮嘱他这么大的人了,不要再淘气。
阿刃急忙点头答应,闲聊几句之后,他问出了心中一直掂念的事情。
“爷爷,「眉悬冰珠、手热如赤、四体隐有血痣盘横」,是不是「血疾」里面最严重的一种?”
“对。”爷爷点头,“是针守残篇上所记的「阴极失衡、动静不宜」,像你说的那种症状,患者恐怕只有年余好活,怎么?你遇上这种病人了?你没有出手救治吧?”
“没有!”阿刃急忙摇头,“爷爷叮嘱我的话,我一直记得。”
之后爷孙二人聊聊家常,阿刃没敢告诉爷爷自己今天闯的祸,怕爷爷担心,同时在心里暗叫可惜,林大小姐那么漂亮又富贵的人儿,竟然只有年余好活,真是太可惜了。
正在闲聊间,屋外突然传来一阵鸡飞狗跳的喧闹声,爷俩面面相觑。
阿刃急忙跑出去观瞧,半响,才回到屋内,用极为厌恶的语气说道:“那帮家伙又来了。”
爷爷听了,用手抚着自己孙子的头,平静的笑着:“阿刃,世上总有不平之事,这些委屈暂时忍一忍吧。”
阿刃扭头愤然不语,心中暗道他们不要太过份,否则今天一定要给这些无赖好看。
在这世上,总有一些吸血虫似的恶心存在。比如在这个大垃圾场里,处于城市生活最底层的人们生活已经很不容易,每天只为一口饱饭忙碌着,可偏偏还有那些无耻之人,不去努力工作,仗着自己身强力壮来欺榨另一些与自己处境同样悲惨的可怜人,这样的人,称之为「人」都污辱了这个字。
喧闹声接近了阿刃居住的小屋,听着屋外传来的哭声,阿刃听出是邻居王大嫂的声音,她家没有男人,孤儿寡母相依为命,不知又受了什么欺负。这么想着,阿刃心中冒火,一挺身就要站起来,却猛得感觉爷爷的手突然沉重的像一座山,压得在自己肩上,动弹不得。
“爷爷!”阿刃委屈的叫着。
爷爷面色黯然,只是摇头。
这时,簿板做成的简易房门被一脚踢开,一个五大三粗、满脸横肉的汉子闯了进来。
阿刃的爷爷急忙恭敬的招呼着:“三哥您来了?”
“老何头。”被称为三哥的王三一边挖着鼻孔,一边嚣张的叫着,“老子今天过生日,拿礼金来!”
“三哥。”老人为难的哀求着,“您前两天不是才过完生日,怎么又……?而且我这两天有病,也没出去捡东西,能不能免了这一回?”
哼!
王三冷哼,抬腿踢到了屋内仅有一张小桌,再斜眼瞅瞅双眼冒火的阿刃:“小免崽子,想揍老子啊?快拿钱来,要不然老子废了你!”
阿刃怒极,心中念头一转,下了个决心,随后脸上绽出讨好似的笑容,只见他从一只破旧的保温壶中倒出一杯水,陪笑着走上去。
“三哥您别生气,我再想想办法、想想办法,你先坐这喝水。”
“这还差不多。”王三大咧咧的重新坐下,拿水喝了一口。
“阿刃,别胡闹。”爷爷知道阿刃忍不住了,不禁急忙开口阻止。
阿刃装作没看到爷爷警告似的目光,趁王三一口水入喉之际,伸右手在他胸口疾点一指,同时左手摸出一只细若牛毛的长针,在王三的腰部轻轻扎了一下,这两下动作都在须臾间完成,动作快得让人吃惊。
喝下这口水,王三只觉得有个冰凉的东西在自己腹间盘旋,接着,这股寒意直透下腹,在下体处猛得爆起一阵冰寒,冰得他几乎窒息。
他刚想呼痛,这感觉又兀然全部退走,消失的干干净净,似乎从未发生过一般。
嗯?
王三摇摇脑袋,瞅瞅四周,心道是不是这里太阴了,自己有点着凉?
还有点不舒服,王三自觉不太对劲,索性站起身来,摞下一句明天再来,便走了。
阿刃恭送着他,心中偷笑不止。
送走了可怜的家伙,阿刃回身就看见了爷爷严厉的责备目光,满心欢喜一下子消失无踪,他不敢抬头去看爷爷的眼睛,只是低头诺诺的言道:“我是看他太过份了……。”
“你下的什么针?”爷爷冷声问道。
“癸水「续命」……。”阿刃头垂的更低。
“中针者会怎样?”
“续命针是续补人体内五行所属之气的法子,一针尽而五行生,增减如意,王三体内肾气强盛,我补了水极气,并把这寒气引向他的下腹,水极火生,会、会……让他终身不举。”
“阿刃啊,你太狠了些吧。”爷爷摇头叹息。
“爷爷,他一直想欺负王嫂子,刚才我都听说他,他晚上要来找人,这家伙要干坏事,我就绝了他的根,我看他怎么干!”
阿刃抬头愤然叫道。
爷爷只是叹了口气。
一直到晚饭,爷爷都不再和阿刃说话,阿刃虽然心中无愧,但的确是违背了爷爷不准他施展针术的告诫,自觉对不住爷爷,也是不敢和爷爷说话,小屋内的气氛,一直显得很沉闷。
临到傍晚,阿刃说了一句去给人瞧瞧病,借机溜了出去。
阿刃来到中午叫他给自己孩子医脚的中年妇女家,她儿子不满十岁,前段时间因在高处玩耍跌伤了脚,阿刃帮他推拿了几次,逐渐好转,现在又推拿了一次,已是痊愈了。
告别一直热情留他吃晚饭的孩子母亲,阿刃并没有回家,而是一路跑回了自己所在的工地。
这时已经暮色四合,星子开始在墨蓝色的空中狂舞,满街毗连着明亮的路灯,阿刃一路走着,心中忐忑,不多时就到了他工作了将近半年的建筑工地。
现在正是晚饭时间,工人们各自端着自己的饭盆,三三两两的聚集在工地四周,一边聊着天,一边吃着饭。
看着畏畏缩缩的阿刃来到,工人们一下子炸开了锅,纷纷吼叫起来,大意不过是称赞好小子色胆包天有前途,或者是询问林大小姐肤质怎样摸起来手感如何,一时间,阿刃似乎成了众人的英雄。
阿刃在众人的吵闹声中几乎昏了头,他扯开嗓子问到了工头不在之后,甩开凑趣的众人,一溜烟跑进了工地的深处。
跑进工地深处,夜色中,阿刃看到前方有个人影,他独自坐着,手中夹着一点猩红的火光,显得很是孤寂。
“师父。”阿刃叫道。
“是阿刃啊。”那人影站起来,欣喜的挥着手要阿刃过去。
“师父,对不起,我闯祸了,工头有没有难为你?”
阿刃自觉对不住师父,在垃圾堆里长大的阿刃,除了爷爷教的一些不准施用的针术之外,可说是一无所长。这些年爷爷的身体每况愈下,已经负担不了爷孙二人的生活,阿刃在十六岁时便不得不出来找工作,可他也只能干一些体力活,又常被人骗,辛苦干活还得不到工资。直到遇上了好心的木匠吴长青,吴长青在某工地见这孩子可怜,便收他为徒,在什么地方干活都带着阿刃,让他有些微簿的收入供祖孙二人糊口。
而今天阿刃闯了大祸,那工头又一向刻薄,恐怕是会迁怒于阿刃的师傅吧。
“没事的。”吴长青笑了,“手艺人走到哪里都饿不死。”
阿刃听出来了,工头果然开除了吴长青,自责之意涌上心头,堵得他说不出话来。
“孩子,别替我担心。”吴长青摸摸阿刃的脑袋,“我这么大年龄了,再也禁不起奔波,准备回家养老了。倒是你没人照顾不行,我有个同乡,正在一个酒店当厨子,我已经把你介绍给他了,明天你就可以去见工,记住了,到那里别像在这边那么玩劣了,多做事少开口……。”
听着吴长青的遵遵教导,阿刃只觉阵阵暖流涌在心间,一时间酸楚的气味冲上鼻头,忍不住落下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