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章 小子无礼
章节列表
第一章 小子无礼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烈日当头,眼前这个方圆十余里的庞大建筑工地中,数千名建筑工人在顶着酷暑辛勤工作着,他们工作的平时更卖力,因为工头已经提醒过,今天,会有大人物来检查工程进度。
一辆黑色奔驰静静的停在了工地的大门口,轿车停下的地方,负责此项工程各部门经理以及工地的主管人员已经在那里等了好久,此刻望着奔驰车来到,都强自振奋精神,擦擦额头上被三十多度高温蒸出的汗水,挺直身体。
轿车停下,立即有身着黑西服的保镖从奔驰后面的另一辆车中走来,打开奔驰车门,诸人屏息静气的等待着。
这个工地是林氏集团开发的,提起林氏,这个名字在本城乃至整块大陆都着赫赫的名头。林氏涉足的商业范围极为广范,从建筑、运输、金融到各种经济实体,其集团主席林成一以其独到的眼光与手腕在各个领域大展拳脚、无往不利,短短十余年时间,已渐有成为跨国集团的雄厚本钱。看着今天的林氏,谁能想到林成一二十年前初到这个城市时,只是一个怀揣着二十块钱的穷困少年。林成一的发迹史,被称为商场上的一个奇迹。
而车上坐着的,是林氏集团的唯一继承人,林紫宁林大小姐。
在工地上担任职务的,都是林氏企业下层的工作人员,平时根本没机会见到身家亿万的林氏企业继承人,此刻林大小姐亲自莅临建筑工地这种与她身份极不相衬的地方,让这些人不由得有些诚惶诚恐。
在众人的瞩目下,林紫宁下了车,看着她,大家都在心底惊讶的「啊」了一声,估计想的都是同一句话,林大小姐长的与其父亲完全不像。
林成一林董事长的相貌若是用一句很时尚的话来形容的话,就是长的很有个性,换而言之就是极丑,丑得惊人,丑得不怒自威。
而眼前的林紫宁,却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女孩子,「漂亮」在这个时代已经是一种烂俗的形容词,也道不尽眼前这女孩的独特之处,她身上有种出众的气韵,一望便知是在极为优越的学习历程中养成的优雅淡定。淡眉清眼,配上眉心的那粒红痣,应该是很清丽的面容,却在一颦一笑中,让人感觉到有些很沉重的东西笼罩在这个富贵女孩眉眼间,这一点忧愁让她看起来颇为成熟,总之,这个女孩看起来赏心悦目。
林紫宁下车后,一干人等立即围上前去,恭敬的打着招呼。
“这位是关经理吧,你好。”林紫宁笑着伸出手去,然后又一一和在场诸人握手,并且能叫出每个人的名字与职位,这让在场诸人心中一凛,心道这个女孩子有点门道,也少了几分因其年轻而心生的轻视。
工地的总负责人,关经理引领着林大小姐一路向工地内部走去,一面介绍着工程的进展状况,而林紫宁一路上提出的几个问题,每每让众人惊讶,都在怀疑或者是林紫宁事先做了功课,或者她真的是一位很懂得工程的管理者。
“这是整个园区的中心建筑物,高度接近百米,将是本市最高的、也是标志性的建筑物,目前已进入完工阶段,正在粉刷表面……。”
关经理站在整个工地最高的建筑物前,正在兴高采烈的介绍着,很不巧的,一个不幸的意外发生了。
「碰」一声闷响。
一个油漆桶,从高空中直堕而下,不偏不斜,正好落在关经理面前,溅出了满桶的白漆。
幸好关经理身高体胖,替正位于他侧方的林紫宁挡下了大部分的飞溅物,尽管如此,林紫宁那身漂亮的黑色休闲装也被淋上了点点白漆。
高空飞物?
出了这种意外,所有人都惊呆了。
半响,关经理才伸着脖子大喊起来:“许工!许工!怎么回事?!”
一个干瘦的中年人立即应声跑来,伸手擦着也不知是因为情急还是因为天热而淌落的汗水,立到关经理面前,嗫嗫着说不出话来。
而林紫宁,也不在意身上被溅的污迹,只是带着怀疑与质问的皱着眉。
“关经理,这种事情常发生么?这样的话如何保证工程质量与施工人员的安全?做为工程负责人,你有没有对施工人员做过安全相关的陪训?”
这几个问题问得关经理直冒汗,他恨恨的盯了一眼工头许工,暗道这种关键时刻你给老子出这种纰漏,老子回头就开了你。
工头看出了关经理眼中的浓浓恨意,暗叫这下不妙,情急之下,他开始伸着脖子大喊。
“阿刃,快给我滚下来!”
其实不用他喊,闯了祸的那个工人已经从楼上爬了下来,是一个黑黑的健壮小伙子,此刻已来到近前,看着自己闯下的滔天大祸,抚着脑袋愣愣的说不出话来。
“你个臭小子!”徐工一巴掌拍在那个被称为阿刃的工人头上,“活儿都不会好好干!卷铺盖回家种地去吧!”
关经理帮腔叫着开除了他,两人实际上都想以此转移林紫宁的注意力。
“等等。”林紫宁却为二人的激动叫了停,“这不关他的事。”
说着,林紫宁把视线停在了工人阿刃乘座着滚刷墙面的工具上面,那是一个用绳子连着的简陋平台,挂在高处的一个滑轮上面,乘着它,一个人就可以把自己吊到高处。
“你们就用这种东西粉刷墙面?”林紫宁问阿刃。
阿刃急忙点头,林紫宁没注意到这个叫阿刃的黑小子正在用一种很奇怪的无礼眼神仔细打量着她。
“关经理。”林紫宁面色一凛,“我记得工程支出中有一项电动升降平台的费用,东西在哪?”
听了这话,关经理急忙解释:“那个是最近才追加的费用,设备正在运送途中。”
哦。
林紫宁点头,又道:“设备未运到期间,不能再进行这样的工作,免得出现安全问题。”
关经理连声答应。
“至于这个工人。”林紫宁指着阿刃,“这不是他的问题,不要开除他。”
关经理正要点头,接着,他就像是看到了极为难以置信的情景一样,张大了嘴,却说不出话来。
林紫宁也有种奇怪的感觉,似乎有人握住了她的手……,不可能吧!谁会这么大胆?林紫宁愕然回头,看见了一幕令她不敢相信的情景。
所有随行人员都看到了,感觉都是同样的不相信,见到了外星人也就这种感觉。
这个画面就是,那个闯祸的工人,叫阿刃的黑小子,此刻正把住林氏集团唯一继承人、身家亿万的林大小姐的纤纤玉手,尽情把玩着,一边抚摸,还将其贴在自己脸上蹭了蹭。
太过难以置信的画面,惊得诸人都没有了反应。
林紫宁心中涌起一种似在梦中的感觉,她自小便是金枝玉叶,享受着公主一般的贵族生活,读得也是以保守闻名的某贵族大学,从来没遇到过、甚至没有想过这种事情。现在,她唯一的反应,也只想像普通女孩一样大喊色狼,然后揍得这小子不成人样。
林紫宁刚要喊,阿刃的无礼却更进一步,只见他的手,竟然摸上了林大小姐的额头,那颗俏生生的红痣上。
摸了后还点点头,自言自语:“果然是凉的。”
“你!”
林紫宁怒气直冲脑际,小脸被气得痛红,抽回被握着的手,顺道「啪」一声甩了个巴掌在阿刃脸上。
如此清脆利落的一巴掌,打醒了阿刃,也打醒了所有人。
大家口中嚷着,不约而同的伸手抓向这胆大包天的小色狼,一个个都没了身为斯文人的矜持,均是一副誓要把阿刃五马分尸的愤恨表情。
“我不是、我不是故意。”
阿刃的辩解,看起来那么无力,而且也立即淹没在众人的声讨中,面对着这些气势汹汹的面孔,阿刃只觉阵阵胆寒,他退了几步,一转身,就要开溜。
“抓住他!快抓住他!”
愤怒的吼声,直透云霄。
三十多度的高温中,这个工地中,出现了一幕让人捧腹的画面。
十多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在拼命追着一个皮肤黝黑的健壮小子,虽然被这么多人追逐着,但这小子滑溜的像一只被放生在水沟中的泥鳅,左拐右转,在工地中利用种种地形将身后诸人越甩越远,眼看这小子就要溜走,工头开始大声吆喝,于是许多个建筑工人也加入进这场追逐赛中。
阿刃见情势越加不妙,干脆径直跑出了工地,沿着马路一路狂奔。
追逐者们在这场比赛中输得很惨,他们停住脚步,低头弯腰拼命喘着气,再抬眼看看越跑越远的阿刃,不由得在心中怒骂跑得这么快怎么不去参加奥运会?
“快快,上车追!”
一个聪明的家伙提醒着,立即有几个人钻上车,汽车急速起动,却被站在马路中的一个人拦了下来,那人竟是林紫宁。
“不要追了,也没什么大事。”
林紫宁淡然道,心道这场闹剧该结束了。
虽然表面上平静,但林紫宁心中不知有多么愤怒,想想那只无礼的手,再加上自己辛苦保持的形容被一朝损坏,这让她牙齿痒痒的想要吃人。
气愤之下,头脑中那冰冷的重压感也越来越沉,压得她喘不过气来,一阵晕眩感涌上,林紫宁身体晃了几下,几乎倒下,身后保镖立即围上来,将她扶进车中。
这该死的黑小子和该死的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