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章节列表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今夜的雪,可能是入冬以来最大的一场,纷纷扬扬的从天空中直堕下来,似乎要把整个世界都埋葬在自己身底。月色早就被漫无边际的云层遮挡住,可借助雪层上映出的晶莹微光,依然能看清这个人世间,在纷飞的雪中,一切都带着朦胧的静谧美感。
「砰」。
一声闷响惊醒了这份宁静。
在那边,一溜长长的高墙之下,一个大约十岁左右的男孩拍拍自己身上的残雪,站了起来。
他回身看看自己住了四年的地方,「啐」了一口,再恶狠狠的一脚踹在墙上。可以看到,男孩的脚下,用大理石铺成的墙围之上有一行镂金的大字。
「爱心福利院」。
“早晚一把火烧了你!”
男孩恶毒的诅咒着,然后转身离去,脚步一跛一跛的,似乎在刚才跳下孤儿院的围墙时扭伤了脚。
爱心福利院,位于这个城市的最南端,所在之处地少人稀,在这种午夜时分,更不可能有什么公交车之类的交通工具,男孩也知道这一点,所以他径自走上直通市里的公路,似乎是要靠双腿走完这条成年人也需要三个小时才能完成的路程。
“唉哟!”
刚刚走到路边,男孩就被不知道什么东西绊了一下,这孩子脾气极为暴燥,被绊后口中咒骂着,用脚狠狠的踢了几下绊倒他的东西。
几脚踢飞了积雪,现出了下面的东西来,是、是一只手?!
这只手从积雪中伸出来,再往地上仔细瞧,依稀可以看到竟然有个人被埋在雪中。
男孩「呀」了一声,蹲下身子,几下扒开积雪,雪地中出现一个须发皆被雪染白的老年人,那人脸色铁青、双眼紧闭,男孩用手碰碰,皮肤也是冰凉的,好像已经死了。
如此孤单的夜里,遇到一个死人,男孩却并不害怕,只见他熟练的用指头在老人鼻孔按了一会儿,又趴下身子伏在老人胸口听听,脸上露出一丝喜色,然后开始用他的一双小手不断的用力在老人胸口揉搓着。
几分钟以后,男孩脸上已现汗渍,老人的紧闭的眼睛终于难以察觉的动了一下。
男孩没注意到,还是毫不气馁的用力揉搓着。
“孩子。”
蚊呐般的声音从老人口中发出,男孩听见后,喜上眉梢,起身就要向福利院跑去,也不顾自己是偷逃出来的,就要回去找人来救老者。
“不、不要。”
老人竭力喊着。
男孩停下了脚步,蹲回老人身边,疑惑的看着他。
老人已经没力气说多余的话,只是从嘴中蹦出几个单字,「药」「怀里」「吃」……。
男孩聪慧,听懂了老人的意思,伸手从老人怀中摸出一颗赤红色的小丸子来,老人艰难的点点头,男孩看了,便把这颗药塞进老人嘴里。
可老人被埋在雪中已久,不单四肢僵硬,舌头都没办法动,根本吞不下药丸。
男孩见那药丸仍在老人喉间,不由得一阵焦急,他眼珠转了转,索性一下伏在老人身上,用口中的津液一点点的帮老人把药咽了下去。
见男孩这番动作,老人无神的眼中流露出一种感激之色。
赤红小药丸效果极佳,片刻功夫,老人脸上的铁青之色已然尽退,丝丝红润爬上老人苍白的脸庞。
“孩子,你救我一命,能不能再帮帮我。”
老人已经能开口说话,但语声仍然微弱。
男孩点头。
“别问为什么,用雪把我藏起来,埋的好一点,别让人看出来,如果有人找我,只随便说我往别处走了就好。”
一口气说出这么多话,老人体力不支,声音越发的细微。
男孩真如老人所说,也没问为什么,只是一把雪一把雪的将老人重新埋起来,雪还在下,顷刻间便扫平了雪面上的痕迹。
做完这一切,男孩自觉诸事已了,便迈开步,想重新继续自己未完的旅程。
就在这时,一阵机车的咆哮声由远而近,「吱嗄」一声急停在男孩身边。
机车上,坐在后边的人掀起了头盔,是一个漂亮的青年女子,她奇怪的打量了一下男孩,似乎不明白为什么在这种风雪深夜,会有一个小孩独自走在街上。
“小朋友,你怎么自己在街上走?”
男孩不答,闷头走路。
“小朋友,你……。”
漂亮女子似乎很是关心这个孩子,可前面骑车那人不耐烦的开口了。
“九妹!咱们还有事!”
“遇上这样可怜离家出走的孩子都不管,你还是医家的人么?”
被称为九妹的女子很愤怒,并且已经认定男孩是因为离家出走而流露在街上,似乎还想把男孩送回家去。
“哼!”骑车之人一声怒哼,“东西丢了,你还有心情管别人?你知不知道如果那东西追不回的话,家族要受多大的损失!”
女子听了这话,不语,看看男孩,又低头想想,犹豫不决。
“好了好了,咱们先报警,让警察来处理这事。”骑车男子提出解决办法。
“好吧。”女子无奈点头。
拿出手机报警后,女子又塞给男孩一些钱和一张卡,跟男孩说一定要跟她联系,在骑车男子不耐烦的催促中,这才随口问了男孩一句看没看到一个老人。
男孩点点头,随手一指,意思是向那个方向去了。
骑车男子看到后一阵埋怨,说九妹耽误时间。
两人争吵声中,机车咆哮着开走。
男孩继续走路,走了一会儿,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后面跟来,男孩回头,愕然看到那个被他埋掉的老人精神奕奕的赶了上来。
老人冲男孩亲切的笑笑,抚着他的头顶。
“孩子,你救了我,以后就让我照顾你好不好?”
“好。”男孩干脆的答道。
“真是个奇怪的孩子。”老人笑道。
一老一少,两个人,在这风雪之夜,越行越远。